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55 于小曼的死因
    155 于小曼的死因第(1/2)页

    天:

    第五念在网上查了一些关于最近人字路口出车祸的新闻,最近的一个十六七岁的初中生特别温和,孩子当场死亡。

    抬眼看了一眼时间,距离意墨独自一个人洗澡已经是一个小时以后了。

    敲了敲浴室的门,惹来小家伙立刻紧张兮兮的问道,“干嘛?”

    “你说你一个小屁孩洗个澡怎么那么长时间都没洗好?”

    “马上就好了。”

    “还有哪里没洗好,要不然我进去帮帮你得了。”

    第五意墨吓得立刻大喊道,“不要,妈妈,你先不要进来,我马上就洗好了。”

    “胡说,你洗了一个小时还没有洗好,是不是后背碰不到,妈妈进去帮你洗洗。”

    “别进。”只听见浴室里小家伙不停的拍着水花,急忙的喊道,“妈妈,你不许进来,我马上就洗好了,你知不知道男女有别啊!”

    “什么男女有别啊,你是我儿子,那么小的时候,你哪里我没看过啊,当时我还给你洗了你的鸟呢?”

    听到妈妈竟然把这样的话说的如此**裸的,第五意墨差点就要急的光着身子奔出来了,“妈妈,你别再说了,我真的要生气了。”

    果然是儿大不由娘,第五念轻哼了一声,“你这个不知好歹的臭小子,尿了我一身的时候是不是都忘记了,怎么现在就嫌弃上我了?”

    第五意墨穿着卡通版的睡衣走了出来,无精打采的说道,“妈妈,我错了,你能不能别回忆当初了?”

    “过来,我给你擦干头发才能睡觉。”

    意墨老老实实的坐在了床上,任由妈妈擦这头发,眼睛不经意间瞄到了她白皙的脖颈,“妈妈,你的脖子怎么了?”

    第五念抚摸着脖子,一时间没想起来这两天闵御尘极力的在她身上留下了痕迹,“没怎么,也不疼。”

    “怎么不会疼呢?你的脖子都红了,是不是被蚊子给咬的?”

    蓦地,就想到了闵御尘霸气的吻,怎么可能会不红不肿,顿时脸红的好像能滴水一样,眼神有些闪躲,不敢去看儿子单纯的大眼睛,生怕被他瞧出了什么端倪。

    “嗯,是被蚊子给咬的。”第五念顺坡就下了,生怕被小家伙纠缠,怎么被蚊子咬的。

    “可是,妈妈,这个季节怎么会有蚊子?”

    “谁说没有的,就是没咬到你而已。”

    第五意墨抓起了妈妈的胳膊看了看,很是疑惑的说道,“这个蚊子怎么钻盯着你的脖子咬?”

    “睡,睡觉,蚊子的事情我怎么会知道?”

    他乖巧的搂着第五念的脖子,“放心,今天晚上有意墨保护你,绝对不会让蚊子咬你的脖子的。”

    第五念干笑了两声,真是被闵御尘害的,尴尬癌都要犯了。

    “妈妈。”

    “嗯?”

    “妈妈,你以后会和爸爸生弟弟妹妹吗?”

    第五念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面对儿子的提问,她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的解释。摸了摸意墨的小脑袋,“以后的事情谁也说不好,我们快睡觉吧!”面对意墨纯净的眼睛,她撒不出谎来。

    “好。”

    翌日,第五念就投入到了工作之中,回到了缘起。

    见到自家的老大,袁起异常的激动,“boss,你总算是回来了,你不知道我和晓婷都吓坏了,还以为董宁儿的事情已经深深的刺激到你了,我俩再也不敢给你随意乱接单子了。”

    单晓婷忙不迭的点点头,“boss,你是不是生我们的气了,大半个月都没来了。”

    第五念娇笑的问道,“怎么?你们两个人怕我不给你们两个发工资啊?”

    “boss,你若是月底还不来,我可能就真的要担心了。”

    第五念没好气的翻着白眼,“得了,你果然是个白眼狼。”

    “别介,我也是真心关心你的。”

    “既然如此,你去给我调查在我家附近人字路口发生的一起交通事故的死者,大概是近期的事情,大约十六七岁,是个女孩子。”

    “怎么,我们又有生意了?”

    第五念耸耸肩,“我免费送上门的算不算?”

    “什么意思?”

    好不客气的拍了他的后脑勺,“你说什么意思,就是没钱拿。”

    袁起甚是委屈,没钱拿还不是你自己主动的,为啥火气这么大?

    单晓婷抿唇而笑,“活该。”

    两天不到的时间,袁起将自己调查的资料就整理出来了,死者,于小曼,十六岁,是附近二十一中的学生,今年高一。出事之前和妈妈吵过架,然后留书离家出走了,后来她妈妈在找她的途中出现了车祸,现在还躺在医院里,危险期还没有过呢?然后这个时候她就出了车祸,还是家中亲戚帮她妈妈办的葬礼。

    第五念很认真的听着,“那于小曼的爸爸呢?”这母女俩也太惨了,都出了车祸,孩子丧命,母亲却是昏迷不醒。

    “这个我打听过,于小曼他爸好像和小三跑了,然后就剩下她妈妈和她相依为命了。”

    “她妈妈现在还在医院的icu病房,并未脱离危险期。”

    第五念点了点头,“病房号多少?”

    “你不会是真的打算去看看吧?”

    “怎么?不行吗?”

    “boss,我可不记得你是一个这么富有爱心的女人?”

    第五念冷冷的扫过一抹狠厉的小眼神,“袁起,你说说看,我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能说实话吗……不是,我的意思是,我必须说实话,我们boss,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自然是我见过最善解人意,富有爱心的女人。”

    对于赞美的话,即使对方不是真心的,第五念也愿意听,笑着满意的点了点头,“嗯,非常好,以后见到我一回,你就要对我说一回。”

    袁起嘴角一抽,“boss,你不怕听恶心了?”

    “不怕,我很享受。”

    第五念拿起了车钥匙,直接去了医院,打听一下就知道icu病房在哪里了?

    于小曼的妈妈于静此时静静的躺在了病床上,紧闭着双眼,全程靠呼吸机,拔了氧气罩随时都有断气的可能。

    “妈,今天别怪我说话太难听,小曼都死了,我们这些做舅舅姨妈的已经够可以了,后事是我们办理的,现如今小静半死不活的躺在这里,你们知道一天的医药费有多少吗?妈,你也体谅体谅我和大哥好不好,我们都是辛辛苦苦赚钱的本分人,哪里有那么多钱打水漂?”于静的姐姐于萍激动的说着,这些日子以来她和大哥付出的不少了,毕竟他们也有家要照顾,也有孩子要养,这些年攒的辛苦钱也不能让自己的妹妹败光了。

    于静的老妈妈已经七十岁的高龄,这些日子尝过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痛,如今还要面对女儿的昏迷不醒,老天给她的打击实在是太重了,“老大,你说,你告诉妈,你是怎么想的?”

    于峰只是坐在医院走廊的椅子上不发一语,神情固然哀痛,可是这医院里的医药费每天都是吓死人的贵,“妈,明年小欢就要上大学了,我真的是拿不出……”

    老太太还不等听完这番话,立刻就哭了起来,“小峰,小萍啊,那里头躺的可是你们的妹妹,小时候你们一起闯祸,你们三个人我都打了,你们两个人怎么做的?把她护在了怀里,最后三儿一点事儿都没有,你们两个却是遍体鳞伤,小曼爸爸出轨的时候,是你们两个人拎着菜刀和木棍就冲了出去,我和三儿吓坏了,死命的抱着你们两个人,她是你们两个人最疼的妹妹,你们怎么就在这个时候犯浑了呢?我知道我一个老婆子没有钱,能不能就当妈求你们了,救救你妹妹。”

    于萍别过头去偷偷的抹眼泪,于峰更是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于家老太太却是哭的揪心一样的痛,第五念一直在看大屏幕,透过镜头反应过来,并没有看见于静的魂魄,大概是出了车祸以后,她的灵魂就被撞了出去,若是还不能灵魂归位,她恐怕也要坚持不了多久了。

    此时第五念只能装作自己是记者,但是很显然于家好像并不待见记者,面色都不是太好,唯有老太太还算是一个明事理的人,拉着第五念安慰道,“你别介意,记者来了一堆,该采访的也采访了,可是对方来头挺大,然后就被压了下来,没让发出去。”

    第五念点点头,面色有些尴尬,毕竟她也不是记者,到时候一样没有报道,岂不是令人很失望?

    不过这个时候,她也不敢解释了,怕于家兄妹直接给自己赶走了,问一些于静的出车祸的前因后果。

    十六岁的于小曼和别的正在青春期的孩子一样,会叛逆,会早恋,她以为爸爸的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