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7 收尸(二更)
    阳光铺洒在图书馆内,他就像是一副油画里走来的偏偏王子,端是那般静静的坐着,修长白皙的大手翻动着书页,都异常的绝美。

    本是学校图书馆的窗帘,平凡无奇的白纱,在他如水的面容衬托下,提升了不知多少个档次?

    绝美精致的面容上,表情始终都是淡淡的,好似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的事情能够提得起他的注意,零碎的头发是现下最流行的发型,巧夺天工的五官放佛是上帝偏爱的杰作,一颦一蹙却是充满了极大的诱惑,周围的女生皆是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天生的尤物。

    第五绝,京城皇家学院的风云人物,现任学校的学生会主席。

    最擅长的是鉴定珠宝,从未失眼过,据说就没有能够难倒他的事情,不论是口才,骑马,射击,篮球,游泳,就没有他不擅长的运动。

    他精通六国语言,去年国外甚至有王室公主作为交换生来到皇家学院,惊见第五绝便一见钟情。

    可是他的性格好似与他的名字特别的相符,冷心绝情,连鸟都没鸟个那位公主。

    第五绝是一个相当有洁癖的人,很讨厌女生的靠近,所以爱慕他的女生只能退避三尺,远远的望着,只是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第五绝竟然同意闵御馨的靠近,最近两个人大有走得很近的架势,若是真的,他们也只能认命了。

    在京城天子脚下的这片地方,谁不知道闵家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

    尤其是做为闵家唯一的小公主,闵御馨绝对是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算得上是一位隐形的公主。

    这样的女人配第五绝,他们也认命外加死心了。

    闵御馨将一本书推送到他的面前,“阿绝,我选完了。”

    第五绝视线瞄了一眼书名,世界十大闹鬼之地。

    与‘鬼’有关的东西,他没来由的皆是一阵反感。

    见他变了脸色,闵御馨很是敏感,连忙追问道,“你怎么了?阿绝,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闵御馨没有时下女子的浓妆艳抹,可以算得上素面朝天,这也是第五绝能够接受她的原因,不会时不时被一阵刺鼻的香水味儿刺激到。

    他的声音很好听,不似堂哥阳刚,也不像哥哥的醇厚,虽然多了几丝稚嫩,其中却是透着丝丝的凉意,大夏天在他的面前,肯定不会中暑。

    “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吗?”

    闵御馨偏着小脑袋想了想,“我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很多说不清的东西,但是鬼这种东西我没见过,暂且算没有吧!不过,阿绝,你为什么问这个问题,很不符合你的高冷范儿。”

    第五绝没说话,将书本轻轻的合上了,“我们去吃饭,然后我送你回家吧!”

    闵御馨很是开心,“好啊,阿绝,你想吃什么,我请你好不好?”

    第五绝顿住了脚步,侧目看向身旁的这个小女孩,还不足他的肩膀高,不由得轻笑了起来,“放心吧,我已经在外面打工了,请你吃几顿饭的钱肯定有,不用担心我没钱。”每一次小心翼翼的保护他的自尊,甚至变着花样想着自己怎么拿钱,第五绝开始在想,自己难道真的很像一副穷酸的贵公子?

    阿绝笑起来真的很好看,虽然很想提醒她,可是闵御馨知道,若是自己这么说了,以后肯定看不见他的笑容了。

    素净的小脸上满是欢喜,“那我得好好的想想,我吃点什么比较好?”

    “想吧!”

    “那天我偶然看了一个电视剧,剧名是什么有点想不起来了,但是他们蹲在那里,捧着一碗油泼面,当时给我馋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第五绝挑挑眉,“你确定只要吃碗油泼面就够了?”

    闵御馨很认真的摇摇头,“当然不是,还得找个意境,我们最好蹲着吃,肯定别有一番滋味。”

    第五绝错愕的看着闵御馨,“蹲着吃?”

    “怎么样怎么样?是不是很重口味?”

    第五绝有点无语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她了。

    他的步伐很稳,走步都可以美出一个高度,闵御馨却是像个孩子似的,蹦蹦跳跳的,一刻也闲不住。

    w远远的看着,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

    极力控制自己身体的颤抖,想要再上前接近第五绝,却是受不住一股强大的气流涌动,直接将他弹了回去,他不禁颓废般的跌坐在了地上,以一种即不可思议的目光等着第五绝的背影。

    他的气场很是强大,竟然连他这个鬼差都控制不住的害怕。

    第五绝到底是什么人?

    远远的感觉到有人在看着自己,第五绝不由得回眸,平静无波的瞳眸泛着漆黑无比的光,身后没有人盯着他,难道是自己的感觉出错了?

    “阿绝,你怎么了?在看什么?”

    第五绝摇摇头,“没什么。”

    w一怔,被第五绝冷冷扫过的那一眼,仿若是直达灵魂的深处,好似一眼就被对方看穿了。

    他的头皮都开发麻,有一瞬间想要掉头就跑。

    w不由得苦涩一笑,怪不得第五绝不相信这个世界上有鬼,如此强悍的气场,连他一个地府正经外编的官职都害怕,更何况那些小鬼了?

    单单只是看上那么一眼,心神俱裂,谁还敢靠近他,又不是活的腻歪了。

    本想找第五绝好好的谈一谈,经过了这么一遭,w也只能作罢。

    他只能将希望寄托在那本丢失的命簿之上,希望能够从中找到第五家族的秘密。

    黑夜降临,夜正是汹涌,酒吧里的人疯狂的扭动着自己的身体,以音乐带给自己更大的动感。

    吧台前坐着一位风情十足的女人,身穿紧身的超短连衣裙,胸前波涛汹涌,露出很深的事业线,两条雪白的大腿交叠,坐在椅子上的翘起了二郎腿,轻晃的弧度不知晃瞎了多少男人的眼睛。

    她甩开了黑色的长发,露出了一张精致绝美的小脸,大眼睛扑闪着水润的光泽,紧紧咬着下唇,她的表情略显几分的惆怅,甚至是懵懂。

    轻晃了一下小脑袋,不由得嘲笑起了自己。

    果然是最近胡思乱想了,看来最近太过于沉迷在酒色里,连最起码的判断都丧失了。

    此时,走来一位绅士,深邃如海洋的眸子怔怔的看着对面这个妖娆的尤物,标准的英语,“来自东方的精灵,有幸能够请你喝一杯吗?”泰伦眨着自己的桃花眼,声音甚是醉人。

    女人微微眯起了眼睛,支着吧台,撑起了下巴,单单只是一个动作便是如此的醉人。

    “你你很眼熟?”

    泰伦微微一笑,“想必你肯定是认出我来了。”

    “你这么一说,最近好莱坞上映的绅士保镖好像是你主演的?”

    泰伦点点头,“看来我还是挺出名的。”

    “嗯,应该是吧。”

    此时酒保将两杯漂亮的鸡尾酒送到二人的面前,只见女人执起了杯子,一饮而尽,黑发倾泻,露出了雪白的脖颈。

    如此牛饮,着实震惊了泰伦,还从来没有看见有哪个淑女这么喝酒的?一般女孩子都会有防备的心里,虽然碍于他国际巨星的身份,有很多前仆后继的女人投怀送抱,他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厌烦了,想寻一个不是那么轻易摆平的女人,初见她闯入了自己的眼睛里,这么多男人都没有成功的请她喝到酒,不免觉得她或许不同。

    没有想到多少有些索然无味。

    “感谢东方精灵的信任。”他也学着她一饮而尽,却是没有了后半句。

    她不由得痴痴一笑,“我还以为你会邀请我去你家坐坐呢?”

    泰伦微微一怔,随即笑着问道,“你会去吗?”

    女人打了一个响指,“把我存的那瓶好酒给我开了,老娘今天要不醉不归,去他妈的男人,老娘不奉陪了。”

    泰伦被她突如其来的脏话打的措手不及,还从来没有见过哪个女人知道了他的大明星身份,还会说出这么一连串的脏话。

    酒保叹了口气,“你喝的太多了,不能再喝了。”

    “你懂个屁,一醉解千愁。”

    “可是你根本喝不醉好吗?”

    “快去,给我把那瓶好久开了,我要与这位泰伦先生好好的喝一杯。”

    泰伦绝对是骑虎难下,眼见女人一杯一杯的下肚,惊得他眼珠子都快要跌了出来,现在是怎样?用命在喝酒吗?

    他轻咳了一声,“东方的精灵,喝酒这么喝会伤身的。”

    “是不是男人?干了它。”

    “我想我可以用别的方面来证明我是不是男人。”

    她不禁嗤之以鼻,“若不是我今天懒得动你,你的鸟早就被老娘踢爆了,你还会有心情在这里陪酒?”

    好吧,堂堂国际巨星连陪酒这样的话她都敢说,泰伦已经觉得自己的颜面尽失。

    一把拉过泰伦系的很板正的领带,她微微眯起了风情万种的水眸,“小白脸不安好心眼。”

    泰伦深吸了一口气,告诉自己,身为一个绅士,不能和一个女人动怒,显得自己太没有品了。

    她松开了领带,拿起一旁的酒瓶子,咕嘟咕嘟的牛饮了起来,折射着灯光,能够轻易的看见她眼角的泪珠,晶莹剔透,不知怎么了,泰伦的心蓦地一软。

    躲过她的酒瓶子,“不是想要喝一杯吗?怎么自己独享了?”

    两人你一杯我一杯,喝到最后,嘴巴说话都发飘了。

    “东方的精灵,我,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不记也罢,我很快就要离开了这里。”

    “离开?”

    “嗯,离开这个令我伤心的地方,感谢你让我认清了现实。”

    “原来我只是个替身啊!”泰伦总算是明白了眼前这个美人举动处处充满着诱惑,却又没有下一步行动,不由得痴痴一笑,“东方的精灵,我竟然被你利用了。”

    “嗯,荣幸吧?”

    “还好,如果你肯为我留下来,我可能会更加的荣幸,说不定你想的那个人就会出现了。”

    只见她的目光飘向了很远的地方,放佛可以穿透大洋彼岸,看到另一头的世界。

    眼泪氤氲了眼眶,泛着点点的水光,“如果可以的话,还真想与你试试。”

    “为什么不可以?”

    她悠悠长长的叹息,“我们念念时间不多了,我必须得回去了。”

    念念?

    因为他的发音不标准,一连唤了好几遍,不由得轻笑了起来,“这是谁起的这么绕嘴的名字。”

    她不语,微微扬起了下颚,抬高四十五度,将眼泪重新逼回了自己的眼眶里,她不懦弱,她必须得坚强,所以不能哭。

    “东方的精灵,你回去干什么?”泰伦眨着桃花眼,笑着问道。

    再次抓起了酒瓶子,一饮而尽,一滴也不剩。

    随即豪迈的擦了擦的嘴角的酒渍,“收尸!”从椅子上跳了下来,伸手朝着小酒保招了招手,“告诉他,从今往后不用躲着老娘了,他如愿以偿了。”

    泰伦从桌子上挣扎的爬了起来,大声的问道,“告诉我,你的名字。”

    她背着他,越走越远,挥挥手,却始终没有说出自己的名字。

    她叫乐悠悠,是第五家收养的养女,认了第五姗姗为干妈。

    她被收养的那年,正好七岁。

    本来干妈是不同意的,第五家收养养女的标准该是不记事儿的孩子,她乐悠悠显然不符合标准,可是第五念坚持,就这么把她领养过来了,养在第五姗姗的名下。

    干妈对她给予了很大的期望,学习捉鬼,画符,布阵,只要第五念该学的,她也一样逃不掉,只为日后协助她一起除掉旱魃。

    果然第五家的老祖宗是有见解的,记事儿的孩子有太多的故事,也有太多的仇恨,她在十二岁那年,她祖归宗,回到了原本腥风血雨的家庭。

    将整个欧洲的华东股市搞得支离破碎,那段日子因为她的出现,破产的人比比皆是,自杀死掉要找她复仇的鬼也很多,只是谁也没有想到乐悠悠以十二岁的年龄站稳了脚,取得家族所有人的默认,正是回到乐家,拿下了绝对的主权。

    她依稀还记得,干妈曾经对自己说过的话,“悠悠,你知道我为什么同意念念,收养你吗?”

    “是不是因为我的聪明伶俐?”

    “你这个鬼丫头。”第五姗姗笑过之后,尽是苦涩,“她没有同龄的玩儿伴,照顾小绝已经够不容易了,哪里还有精力再养一个孩子。悠悠,干妈只求你一件事儿。”

    “你说。”

    “不管你有多么的忙,还是有多么重大的事情,哪怕是国仇家恨要解决,干妈唯独求你一件事儿,念念的最后两年,请你放下一切,回来,回到她的身边。”

    乐悠悠抹掉了眼角的泪水,如今想来依旧会痛。

    “干妈不希望她走的时候,身边连个人都没有。”

    干妈的话一直在耳边重复。

    “第五家的养女理应协助继承人诛杀旱魃,还有更重要的一件事情,那就是收尸。”

    酒吧顶层,男子身着一袭黑色剪裁别致的西服,出自贵族裁缝之手,衬得他的脸色异常的雪白,棕色的眸子微闪,执起一旁的高脚杯,里面有着鲜红血腥的液体,他轻晃着酒杯,嗅着血的味道,左耳耳边的黑色钻石发出熠熠的暗芒。

    “她走了。”

    男子狭长的眸子闪过一丝精锐之光,不由得陷入了沉思之中。

    站在他身后的男人挥挥手,示意他下去。

    小酒保恭敬的说道,“她让我给你带句话。”

    男子情绪略显波动,“说。”

    “从今以后不用再躲着她了,您如愿以偿了。”

    男子收紧了手中的高脚杯,眼底的暗芒一闪而过,随即又快速的回复了最初的平静。

    小酒保退了出去,身后的男人声音低哑,挣扎的试问,“如果先生想,我可以去把她找回来。”

    “不必了。”

    ------题外话------

    我们的悠悠出现了,抢红包大作战,你抢到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