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79 惊现白虎
    m市地处偏僻,风大,阳光足,第五念已经做好了充分护肤的准备,顺便在路上的小摊贩上买了遮全脸的太阳帽,然后带上了超大的墨镜,如果她不说话,白昭昭都快要猜不出来眼前这个女人到底是何妨妖怪了?

    “你穿成这个样子……”他真的太想保持距离了,以免被人误会,他们两个人都是精神病。

    第五念摆摆手,“你就将一点吧,上次回去,我的皮肤都晒伤了,花了我好多钱美容,这一回说什么都不能再晒伤了。”

    白昭昭默默的挪开了自己的身子,以保持两个人之间的安全距离。

    第五念轻哼了一声,“死狐狸真骚包,竟然敢嫌弃我。”

    白昭昭眉头微乎其微的皱了皱,终究是什么也没有说,坚持圣人训,唯有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所以像第五念这样的人即使女人又是小人,他最好不要招惹。

    第五念死活不让白昭昭施展法术,坚持租一辆车子过去。

    看见白昭昭骑着三轮车的时候,彻底翻脸了,“我让你去租车,你这租来的是什么?”

    “给油也能跑。”

    这不是三轮蹦蹦吗?

    第五念抚摸着越加隐隐作痛的太阳穴,“你有没有搞错?”

    “你以为我想租这样的车吗?镇上根本没有别的车,你就将一点吧!”

    看着红色掉漆的三轮蹦蹦,第五念差点就要泪奔了,太崩溃了,这个m市根本就不是人来的地方。“我不将就!”

    “成,我带你用法术穿梭过去。”

    第五念吓得连滚带爬的跳上了三轮车后面的小翻斗里,撅着嘴巴表示自己的抗议,白昭昭懒得搭理她的不满,直接坐上了上去,驾驶着三轮车,扬起了黄沙,第五念差点没被呛死了,连连咳嗽了起来。

    “白渣渣,我现在不得不承认你长得很好看。”

    狐族走出来的男男女女,岂会有不好看的。

    只是第一次得到了第五念的表扬,白昭昭挑着眉头,“何以见得?”

    “你骑三轮蹦蹦其实挺好看的。”

    白昭昭抿了抿唇,好在他们在一处偏僻的小路,并没有人看见他现在这副鬼样子。

    因为凹凸不平的道路,小三轮果然变成了蹦蹦车,颠簸的她都快要吐了,简直就是太难受了,上次来晕法术,这次来直接晕蹦蹦车,希望这次来不会让自己失望。

    将蹦蹦车寄存在上次做客的老乡家里,询问了最近的干旱变化,老乡连连称奇,说是国家下了一场人工雨之后,地面就不旱了。

    第五念凝思了片刻,旱魃的能力怎么可能这么弱,下了一场人工雨之后,地面就不干旱了,在史书里的记载,m市的地面至少要干旱百年。

    尽管有太多的疑问,还是要去看看才能解答,第五念和白昭昭带着东西就进山了,对于上次交手过的地方,他们还依稀记得几分。沿着山路,虽然走错了方向,到底是在夜幕降临的时候,来到了那处干旱的源头,因为改变之大,山林葱郁,处处树木茂盛,哪里还有大旱的模样。

    第五念疑惑的自言自语,“难道是我记错了?”当时地面都已经干裂了,怎么可能才一个多月不见,这里又恢复了正常?

    “没有。”

    第五念抬眸看先了白昭昭,发现他修长白皙的大手抚摸着一棵大树,夜间的风吹拂过,树叶发出沙沙的摩挲声,若是明眼人仔细一瞧,还能够看见那棵大树有后缩的架势,很显然是吓到了。

    白昭昭手下刻印着他记录的标志,以此判断他们并没有来错地方。

    “这棵树竟然在短短的时间里成精了?”

    第五念的手还未碰触,大树浑身一抖,落下了漫天的树叶,好似在向第五念求饶。

    “这才几天的功夫,这座山都变的有些不一样了?”

    白昭昭蹙着眉头,“你见过这样的情况吗?”

    第五念摇了摇头,“姑姑说,这里隐藏着我们不知道的东西,只是不知道对于我们来说是好事儿一桩,还是坏事?”

    大手拍拍树干,它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本来想安营扎寨,可是依照现在这种情况,第五念根本就睡不着,拿起了罗盘和白昭昭在山上转了一圈,却是没有发现任何的异样,第五念找了一处地方坐下,累的有些气喘,“算了,我们还是找一块地方好好的休息休息吧!这么漫无目的的找下去,也不是个办法。”

    “也好,今天奔波一天了,你也累了。”

    两个人决定找一处地方安营扎寨,夜晚的风已经是冰凉刺骨了,好在她之前准备充分,裹着一件轻薄的羽绒服,坐在火堆旁边倒也不算是太冷。

    白昭昭正在下方便面,在这种饥饿寒冷交加的夜晚,再来一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外加一个鸡蛋,绝对算得上是一件幸福的事儿。

    捧着碗,第五念先喝了口汤,一阵阵的暖胃。捧着碗大口大口的吃着面,“白渣渣,我没想到你下个方便面都是这么的好吃!”

    “慢点吃,我下的不少。”

    “你不懂,时间久了,面就不好吃了。吃方便面就要趁热一锅端。”

    听到她的形容,白昭昭眉头一跳,这哪里是女人?

    吃过饭以后,白昭昭开始收拾行李,从虚空之中拿出睡袋,第五念却是拿着罗盘去四周转了转。望着火光的距离有点远,第五念收起了罗盘,深夜的山林已经是不能再前行了。

    她不由得失望的叹出了一口气,往回走。

    看来,明日只能往深的山林前行了。

    夜里,一个帐篷内,两个睡袋,白昭昭闭着眼睛,也不知道有没有睡着。

    第五念轻声唤道,“渣渣,你睡了吗?”

    白昭昭‘嗯’了一声。

    第五念不雅的翻了个白眼,“麻烦你装的像一点好吗?”既然装睡,就别出声音。

    “你有事儿?”

    “我姑姑找你到底去做什么了?”

    白昭昭始终闭着眼睛,半响才说道,“我答应你姑姑,不会说的。”

    “我姑姑能瞒着我的事情,也没几件,我大概能够猜得出。”

    白昭昭睁开了璀璨的水眸,侧目看向了第五念,却发现她始终看着自己,目光灼热,略带几分伤痛,他下意识的躲开了他的双眸,随即又闭上了眼睛。

    “本来我还不确认,但是从你刚才的表情,我也大概猜得出来。”她的声音低落沙哑,隐约能够听见一丝的失落。

    白昭昭的心蓦地一疼,“你……”

    “白昭昭,睡觉吧!”

    此时此刻,他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安慰她,有些话在喉咙里翻滚了几个来回,最终是又落了回去,久久之后叹了一口气。

    直到很久以后,传来她均匀的呼吸声,白昭昭才安心的阖上眼睛。

    翌日清晨,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白昭昭就起来了,想到昨天晚上她好像有些不开心,心里不知怎么就不是个滋味儿,赶早去了镇上买的早餐。

    第五念是闻着饭香起来的,外面简易的小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两碗粥,一盘拍黄瓜,还有一叠梅菜黄豆,外加四个香喷喷的包子,第五念不由的咽了咽口水,“白昭昭,你去哪里搞来这么多好吃的?”

    “早上起来的时候去镇上买的。”

    两人吃过了早餐以后,将东西收拾妥当了,便朝着森山林前进。

    第五念一直观察着罗盘,走在某一处停了下来,罗盘的指针开始不规律的转着。

    “这里有问题?”

    “嗯,我们暂时在这里休息一会儿,我四处去看看。”

    白昭昭看了看日头,“好,我去简单弄点吃的,下午我们一起去四周看看。”

    “好。”

    稍做休息了一会儿,午餐后两个人又开始四处的观察,直到来到了一处葱郁森森的树林,“这里竟然还有结界?”

    白昭昭修长白皙的大手轻轻拂过了无形的结界,汇聚灵力至手指尖,轻点了结界,却是没有想到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了弹了回来,只见他随手一挥,一股无形的气浪又被挡了回去,形成了一个巨大的裂缝,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就要闭合了,第五念想也不想的丢出手中的罗盘,阻止裂缝轻易的合上。

    从怀中拿出一张符纸,贴在了罗盘之上。

    迅速结手印,念了几句咒语。

    结界慢慢开始撑开了,露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口子。白昭昭见状,拉着第五念的手以破竹之势挤进了结界之内。

    “白昭昭你感觉到了吗?这里竟然有如此强大的灵力?”

    “嗯,就在不远处。”

    “我们两个人过去瞧瞧。”

    “好。”

    第五念深吸了一口气,这里竟是说不出的诡异。“天然的灵气,怪不得那些数都能成精。”

    “你说这里长此以往的呆下去,山林里一切有生命的东西会不会都成精了?”

    “不好说,我想这里肯定有旱魃想要的东西,我们进去先看看吧!”第五念话音刚落,就听见了一声凄厉的虎啸,震得他们两个人耳膜生疼。

    第五念与白昭昭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的朝着声音的来源狂奔而去。

    远远的能够看见一个黑色的影子漂浮在空中,第五念对于自己讨厌的人一向有很强的记忆力,这不是上次与自己交过手的小妖吗?后来被人给救走了,想到这里,她跑的更快了,白昭昭比她快了一步,上前拦过她纤细的腰肢,“这样更快一步。”

    因为他搂着自己太紧了,所以第五念的小脸几乎是贴在他的胸膛上,还能感受到他平稳的心跳声。

    远见地上一只成年的白虎正龇牙咧嘴的朝着那团黑影咆哮,身后还有一只幼小的虎崽,第五念手上的四方手链白色宝石蓦地闪了闪,第五念心中一紧,“白昭昭,快,那只白虎可是我的。”我去,原来这里竟然住着白虎。

    另一个女子缓步而来,面对白虎的咆哮丝毫不畏惧,上前欺身,她的目标竟然是白虎身后的幼崽。

    显然这个举动激怒了白虎,虎眼怒目,根根虎毛都竖立了起来,爪子紧紧的扣在了地上,压低自己的前身,下一秒准备随时进攻。

    黑影继续攻击,期望以此来转移白虎的注意力。

    “你们果然很无耻,两个人欺负两只白虎,真是没品。”

    黑曼与素颜被突然起来的女声打断了,皆是震惊的看向了第五念和白昭昭,毕竟这里他们设下了结界,普通人肯定进不来,能进来的必定不是普通人。

    只是他们做梦也没有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第五念。

    黑曼立刻变了脸,“该死的,又是你?”

    第五念轻哼了一声,“我不来,怎么会知道你们这么不要脸。”

    素颜凝眉,“黑曼,别和他们废话,立刻杀了那对白虎母子。”

    “那就看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第五念甩开了自己的九阳神鞭,“想动它,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了。”只见她的鞭子毫无预兆的甩了起来,黑曼没来得及闪躲,被她至阳的鞭子一甩,她嗷的一声叫了起来。

    “卑鄙。”

    第五念抬起了下颚,“谢谢夸奖。”

    白昭昭嘱咐她,“注意安全,我去对付另一个人,至于这个黑乎乎一团的丑东西就交给你好了。”

    被白昭昭说成是丑东西的黑曼立刻崩溃了,双手立刻聚集了浓黑的气焰,朝着白昭昭砸了过去,他轻松的闪躲过去,冷声的说道,“丑人的心肠更加丑陋。”

    “你这只死狐狸。”黑曼激动的冲到了白昭昭的面前,与他奋力厮打了起来。

    第五念冷冽的眸子扫过素颜,握紧手中的九阳神鞭,“你们果然不安好心,企图加害我第五家的神兽。”如果今天自己没来,白虎是不是就要被他们杀掉了?

    “是不是你们第五家的神兽还要两说,不过……我想很快这个世界上都不会再有白虎了。”说罢素颜扬起手臂,林家无风大作,卷的人心涣散,卷的白虎又在抵触般的咆哮,将小幼虎紧紧的护在了身后。

    第五念长鞭一甩,与她来了一个正面的交锋。

    白虎一得空了,叼着自己的幼崽掉头就跑,素颜企图上前,却是被第五念长鞭阻挡了去路。

    “旱魃倒是算了一手好牌,知道先来狙杀未归位的神兽,只是她应该不知道,我是一个极为护短的人,哪怕白虎现在还不是我的。”说罢,第五念冷冷的笑了,长鞭一甩,在空中划过了几道至阳之气,素颜难以靠近,所以狼狈的闪躲了起来。

    许是被第五念逼急了,素颜大怒,顿时化身成了原身,一只巨大无比的蜘蛛。

    庞大身子还能够看见绒刺一般的东西,感觉数不清的蜘蛛爪子攀附在了地上,豆大如灯笼一般的眸子阴森森的瞪着第五念,丑陋的嘴巴里还吐着白色的丝,第五念不由得干呕了起来,“你简直太丑了。”

    素颜阴骘的眸子立刻变幻成了另一种颜色,红彤彤的,第五念能够轻易的看见自己的倒影。

    只见她吐着白色的丝形成了一个巨大的球体,一甩头那个白色的球体就朝着第五念飞奔而来,她手中的九阳神鞭甩到了最高的树干之上,整个人腾空而起,躲过了白色球体的攻击,那摊白色落地,瞬间化成了一滩粘稠无比的粘液,被沾染的花草瞬间就枯萎了。

    第五念凝眉,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

    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纸,站在树干之上,迅速打起了手结,然后闭上了眼睛,静下心来念起了咒语,“东方青玄道法雷帝,南方火光震门雷帝,西方白煞吊星雷帝,北方被发震雷雷帝,中央戊己雷帝。五帝之君,五帝之名。吾统五令,火急奉行。”

    途中素颜以一种极快的爬行攀岩而上,却在碰触到第五念的时候,被一道极重的金光反弹了回来,她直线坠落,黑曼见状,心中一惊,堪堪躲过了白昭昭强势的攻击,随后飞身而去,狼狈的接住的素颜。

    这个时候,空中漂浮的那张符纸瞬间在空中燃烧了起来。

    四面八法涌来了奔腾的火焰,幻化成无数的火球,放佛长了眼睛似的,朝着黑曼与素颜不停的攻击。

    第五念将长鞭转换成了桃木剑,在剑身贴上了黄色的符纸,“受死吧!”

    素颜抱着黑曼掉头一转,随手一滑,瞬间一连下了多道结界,却是依旧挡不住破竹之势的第五念,她没有想过第五念的道行会这么深,拉着黑曼转身就跑,“快,我们先离开这里再说。”顿时化作了一团黑烟便消失不见了。

    第五念冲破了最后一道防线,却是什么都没有刺到,不由得气的直跺脚,“该死的。”

    白昭昭一把拦住她的腰肢,“走,我们追上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