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0 散修为(二更)
    两道身影在茂盛的树林之间穿梭着,途径某一处,四方手链上的那抹白越发的强烈了,第五年扯着他的衣袖,“走,我们下去看看。看书阁wwΔw.『ksnhu『.la”想到自己这么容易就找到了四大神兽的白虎,她就压抑不住内心的狂喜,这一趟总算是不虚此行。

    第五念晃动着手链,光芒闪向了某一处,“走,我们顺着这个方向去看看。”

    轻移着脚步,仔细分辨,还能够听见些许唏嘘的声音。

    许是感受到了危险的气息,对方发出低吼一般的声音,“滚。”

    第五念顿住了脚步,决定不再踏前了,“白虎?”

    “第五家的人?”他的声音透着一丝的浑厚,试探的询问。

    “第五家第八十七代传人,第五念。”报上自己的名号,久久之后得不到半丝的回应,不由得拨开了茂盛的树丛,一只硕大的白虎正在舔着地上的幼崽,仔细一看小白虎受了很严重的伤,身为父亲的白虎眼里闪过阵阵的不舍,他不停的舔着地上的幼崽,却因为自己也受了很严重的伤,没过多久就累瘫在地上,甚至呕出了几口鲜血。

    第五念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可怜天下父母心。

    只是小家伙伤的太重了,恐怕……

    这样的话,她还不敢随意开口。

    白虎目光爱怜的看着自己的儿子,虚弱的说道,“我从不愿束缚,若不是今日被逼不得已,我是绝对不会让你们带走我的儿子。”这里有天然的灵气,却是依旧没能盖住它身上的气息,看来他终究是留不住这个孩子。

    “你不是白虎?”第五念与白昭昭面面相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我只不过是一只修炼成精怪的老虎而已,只是这孩子从小就是神胎,只是它从出生就没有醒过来,直至来到这里以后,我才知道它是个什么样的存在?修炼了千年,他终于有了睁眼的机会,没有想到终究还是被他人所毁。”说到这里,白虎的眼中迸射出阴冷仇恨的光芒。

    小白虎始终闭着眼睛,满身的血,只有微弱的气息证明它还活着。

    第五念觉得自己就快要抓狂了,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白虎竟然是只幼崽?甚至马上就要苏醒了,却被旱魃给毁了。

    如今受了这么严重的伤,等他苏醒还不知道猴年马月,就算是苏醒了,也要给他时间成长,该死的,谁能来告诉她,还有两年的时间,白虎能长大吗?

    “你若是能够护它周全,我就用我的血与你缔结契约,让它可以归位,毕竟四方手链内的媒介更加适合他修养,待它日后醒来,一样会听你召唤。”

    第五念抿了抿唇,“你现在的伤势……”

    “我已经不行了,但是我的儿子必须活下去。”

    第五念以自己的鲜血点亮四方手链上白色的宝石,只见金光忽闪而过,却是没有照亮小小的白虎,因为它太过年幼,根本不知什么是契约,作为白虎的父亲,他可以用自己的鲜血与第五念缔结契约,“我以白虎父亲的身份,代替白虎与第五家第八十七代传人第五念,缔结永生永世的契约,他日除旱魃,为第五家所用。”

    他的话音落下,那道强烈的光亮已经打在了幼小的白虎身上,然后转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亲眼看见儿子进入一个安全的地带,他如释重负的松了一口气,只见他的身体渐渐的消融在空气之中,最后什么也不剩下了。

    白昭昭上前,“恭喜你,成功让白虎归位了。”

    第五念真是懒得朝他翻白眼,不由得叹出了一口气,“你觉得这事儿值得恭喜吗?”一只幼年的白虎,等到她死都未必能够见到它苏醒。

    该死的,第五念将心中的闷气全部归纳于那两只妖怪身上。

    不由得握紧了手中的宝剑,“妈的,今天不是他们死就是我亡,老娘非弄死这两只死妖精。”

    *

    乔挚亚将四周环视了一圈,树木茂密,天然的遮挡,若是有个什么万一,成功躲避敌人的攻击不算是什么难事儿。眼儿一眯,此处距离皖南境内不过五公里,这绝对不是一件好事儿。

    “王老,果然是有先见之明,此处甚好。”

    对方是一个五十岁出头的中年男子,但是偏偏喜欢别人叫他王老,此人好色,甚至是色胆包天,对于美女一向是来者不拒。

    比方说这样的场合,他都喜欢带着自己的新宠。

    怀中搂着一个波霸妹,大手不老实的伸进不该伸的地方,露出一丝残忍嗜血的笑容,“还好,不过我没有想到古先生亲自赴约,真是令我倍感荣幸。”

    “哪里,一直想要来见见王老,百闻不如一见,王老可比想象中要年轻。”

    “道上都说古先生能把死的说成是活的,以前不信,现在我不得不信。”王老,轻轻拍了拍身旁女人的翘臀,“去,让古先生看看我们皖南的好货。”

    波霸妹搔首弄姿,走起路来扭腰摆臀的,那模样好不风骚。

    边走边开始拖衣服,走到乔挚亚的面前,手托着自己的胸,走到乔挚亚的面前微微俯身,能够看清很深的事业线,然后微微露出里面白色的粉末。

    王老伸出一个‘请’的手势,“希望古先生可以喜欢。”

    只见乔挚亚神情不变,挥了挥手,招来身后的属下,“验货。”

    宋阳抽出了一把匕首,来到了美女的面前,用刀尖轻轻的刮了她事业线上的粉末,换来美女饥渴一般的呻吟,那声音就好像是小猫挠了似的,只见他冷着脸,未有半分情绪的外露,验过粉末以后,恭敬的说道,“先生,是真货。”

    乔挚亚满意的点点头,他递给了宋阳一个眼神,“不错,交钱。”

    就在此时,突然窜出了两个受伤的女人,一时间打破了这寂静诡谲的气氛,双方人马笔直的站着远处,谁也未动。

    闵御尘透过望远镜能够清楚的看见王老眼底划过一丝的错愕,在他的认知里,王老是一个心思缜密之人,他既然能够安排在这里一手交钱一手交货,足以证明这个地方是安全的,就算是真的有人闯了进来,也只能是王老自导自演了一手好戏而已,如今他都惊诧这两个女人的出现,足以见得,这人不是他安排,甚至连怎么闯进来的都不知道,他甚至有一个更加大胆的猜测。

    “小乔,计划有变,暂时停止所有的行动。”

    他利用望远镜继续观察,“立刻去调查那两个女人什么来头。”

    “是,长官。”

    闵御尘握紧了望远镜,“回来,不用了。”

    祝心妍微怔,拿起了望远镜,在镜头里竟然看见了不知什么时候又多出来的一男一女,男的不认识,女的她却是记得很清楚,闵御尘的女朋友。

    她不由的侧目,只见他目光如火烛一般滚烫,几乎是定格在了那个女人的身上。

    祝心妍抿了抿唇问道,“闵团长,你想怎么做?需要营救吗?”

    没人比闵御尘自己还要清楚第五念是做什么的,而她也不会无缘无故的跑到了这里来,只能充分的说明,刚刚那两个女人肯定不是人,如果连白昭昭也在,说明那两个女人绝对不是善茬。

    “的确需要营救。”脑海中立刻形成了一个计划,“全体人听命,集体护送王老安全离开,不得有误。”

    对于闵御尘的命令,他们从来不多问,有的只是无条件的服从。

    王老却是蹙起了眉头,突然多出了两个美女,今天这事儿透着几许的诡异,看来此地不宜久留了。

    黑曼和素颜觉得自己走进了一个前有狼,后有虎的危险境地。进不了,退不得。

    王老冷喝一声,“你们是什么人?”

    黑曼慌张的望了望来的路,生怕第五念不知道从哪里窜出来,她近日有一种不好的感觉,素颜抿了抿唇,眼前不过是几个人类,看来她只有把他们吃了,才能踏过这里。

    另一头是皖南的境地,只要她逃过去,想必第五念也会打怵。

    第五念提着桃木剑飞奔而至,“妖孽,你真的把老娘惹火了,今天非要让你有去无回。”

    对于又多出来一男一女,王老心生了退意。

    素颜立刻幻化成了原形,一个黑溜溜巨大无比的蜘蛛,顿时惊呆了众人。

    其实乔挚亚在听见第五念的声音之时,就已经知道眼前这两个女人不是什么好鸟,身体下意识的做出了腰逃跑的准备,所以当素颜幻化成蜘蛛的那一刻,他们的身子已经是拔地而起,朝着王老冲了过去,一路护送着他,“走,王老,我们送你离开这里。”

    王老被吓坏了,他活了这么大的岁数,竟然是第一次看见妖怪,他能说自己吓坏了吗?

    这事儿若是传扬出去,恐怕他也没脸在道上混了,不,是真正的王老没脸在道上混了。

    本来对这位古先生心有猜忌,如今因为他的鼎力相救,真的是一点怀疑都没有了,双双逃命去也。

    只是有些反应慢的,还是遭到了蜘蛛精毒液的腐蚀,瞬间变成了一副白骨。

    许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恐怖的画面,王老带来绝大部分的人都吓傻了人,好在猎豹中队的人已经是身经百战了,见过比这个还可怕的,此刻的蜘蛛精在他的眼里倒也没有那么的可怕了。

    第五念虽然也没有想到会再这里碰见这一群人,但是这一刻容不得她多想,与白昭昭开始应付着蜘蛛精。

    黑曼化作一团黑影,朝着那些落后的无辜人类奔去,成功的吸掉了他们的阳气,只听一声的哀嚎,他们已经倒在地上变成了一具具干瘪瘪的尸体了,只见黑曼的黑色影子变得更加厚实了,如气势磅礴的大山朝着另一群人攻击。

    第五念眼见她的目标是乔挚亚等人,立刻抽身,“白昭昭,这个丑恶的家伙交给你了,看来那团黑影留不住了。”说罢,朝着黑曼飞身而去,将手中的宝剑转换成了九阳神鞭,所到之处用力的抽打,在空气中炸裂成多多金红色的火花,“妖孽,胆敢伤人性命,你果然是活的不耐烦了。”

    “哼,今天我就是要让他们都死,你能拦得住我吗?”

    “你果真很嚣张,没听说过嚣张的人都死的很惨吗?”

    黑曼不予理会穷追不舍的第五念,心中唯一的念头就是吸取更多的阳气,只有这样,她才能拥有更加强大的力量,保护素颜姐姐。

    第五念将辫子一甩,那只神鞭放佛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追着黑曼,一把勾住了她那团厚实的黑影,只见火光四闪,第五念随手丢出一张黄色符纸,只听她惨叫一声,从半空中跌落了下来,倒在了地上打滚,第五念默念着咒语。

    她伫立在林间,随风摆动的发丝飞舞了起来,身穿一袭中式的唐装,裙摆如荷花的花瓣,下身是一袭白色绸缎的九分裤,脚上那双素雅的绣花鞋上沾染了山林间的泥土,她背光而立,桃木剑闪过一丝的金光,在符咒的吹动之下,已经散发着滚烫的火焰,第五念墨斗线,将黑影缠了起来,一个繁琐的花样绑法。

    黑曼惊恐的怒吼,“不,第五念你不得好死,主子是不会放过你的。”

    此时的第五念更像是地狱的使者,浑身的煞气大增,嗜血之光拂过了眼底,她红唇轻启,“老娘就讨厌你这种嚣张的个性,今日该死的本该是那位蜘蛛精,可是你非要痛下杀手,那我就只能先送你一程了。”话落,她纤纤手指弹开了泛着火光的宝剑,只见它迅速了没入了黑影之中。

    瞬间黑影被消散了,漂浮在半空之中,最后什么也不剩下了。

    素颜惊怒的嘶吼,“第五念,还我妹妹的命来。”

    第五念堪堪躲过素颜吐出的白球,白昭昭早已经幻化成狐狸的原型,飞身而至,第五念瞅准时机,翻身上了白昭昭的身上,搂紧了他的脖子,“白昭昭,我今日非要费了她一身的道行,我倒是想要见识见识旱魃女君身边都是什么样的人物?”

    白昭昭一飞冲天,发出嘶嘶的长鸣之声,周围不知从哪里飞来密密麻麻数不清的蜜蜂,见到素颜就像是见到了花朵一样,极力的冲向素颜,哪怕是被糊满了蜘蛛丝,甚至黏着在树枝之上,依旧挡不住如飞蛾扑火的蜜蜂,第五念引动雷火诀,手指翻飞,声音清脆,并伴有佛光金闪,“雷光猛电,欻火流星。付臣诸将,烈面南行。勾面使者,立荡乾坤。烈面使者,敷散干灵。掷目使者,撼动雷神。争目使者,烈阵布营。八杀威猛,追到翼星。神兵队队,九天敕命。敢不从命,破灭汝形。”

    天降金钟罩,将她彻底的笼罩在阵内,无形之中喷射的火苗灼伤了她的身子,一道道的闪电而过,雷声震耳,直击她的脆弱不堪的身子,其中不知被劈断了多少只蜘蛛腿儿?

    第五念的小手一挥,金钟罩骤然消失,独留素颜浑身虚弱的瘫软在地上,满身的伤痕,她恨恼的咬着牙,“第五念,千年前的耻辱,女君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只见她的小脸上挂满了冰霜,红唇轻启,“虽然我听不懂你说了什么,但是我很想告诉你,对于以前的前尘往事,我还真的不感兴趣,你家女君就算是自己倒霉吧!”

    “你……果真第五家的女人都是无耻之辈。”

    第五念汇聚了灵力,狠甩了她一巴掌,“骂我行,骂我家祖宗,你简直就是找死。”

    “有本事你就杀了我。”

    “想死没那么容易,本来今日该死的是你,但是你那个妹妹实在是太嚣张了,所以今日我就散了你一身的修为,回去给你的女君报个信,她想做什么,放马过来,毕竟几千年以来,是我们第五家女人追着她跑,说句实话,实在是有点累了,想继续做胆小鬼,我也落个轻松,但是最好给我滚回不周山,永生永世都不可再踏入人世间作乱。”

    “你,你别太嚣张了。”素颜脸色大变,无法接受自己信仰的女君被人侮辱。

    不过,她还来不及愤然反抗,只见白昭昭抬起了素白的手掌,用力的扣在了她的天灵感,她觉得自己的灵力在迅速的消减,全身像是被巨石碾压过,疼的她放声的尖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