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4 被逼分手
    第五姗姗坐在沙发上,脸上的表情略显几分的凝重,想到之前w与自己说的命簿之事,这是他做梦都没有想过的事情,事后找了第五家所有的老祖宗商量了一下,既然地府隐忍不发,他们又不知道抢夺第五家命簿的人到底是谁?所以这件事情最好谁都别说,暂时由他们先调查清楚。

    命簿之事,事关重大。

    此事已经震惊了第五家上下86代继承人,但是他们毕竟是已经死去的人,有很多事情是被局限的。

    他们不知道那个夺走了第五家命簿的人到底是什么用意,如果只是为了拘魂的话,上有86代继承人各个都完好无损。

    第五家女人灵魂与别人有所不同,若是被有心人利用,化的可就不是厉鬼这么简单。所以第五家的女人必须做到冷心绝情,死的时候都不能对这个世界有所留恋,如果心有不甘,化为怨气,第五家女人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可怕的存在。

    所以,命簿必须找回来。

    必须查出夺走命簿的人。

    第五姗姗抿着唇,坐在沙发上愣了好久,才开口唤道,“念念”浴室传有哗哗的水声,“我都快急的上火了,这丫头怎么还洗上澡了呢?”

    此时第五念的手机叮当一声,第五姗姗保证自己绝对只是下意识的瞄了一眼,绝对不是有心看的,可是闵御尘三个字令她不由得瞪大了眼睛。

    第五姗姗企图拿起手机,双手却是穿过了手机,气的她差点就要抓狂了,握紧了拳头,汇聚一抹精光,再次拿起手机的时候,已经落入了她的手中,“有密码?真是的,这个破孩子设置什么密码,咦?生日不对,试试意墨的生日,小样儿,敢和我玩这招,你还嫩点!”

    握着手机,第五姗姗有些犹豫,“我看念念的手机是不是有点不好啊?可是这个丫头有什么事儿都不和我说,我就看一眼,事关闵御尘,到现在还没拿回休书,我多关心一下不为过吧!”边做自我边看手机,看了一条,两条,三条之后,第五姗姗的表情就更加的沉重了起来,握着手机的手几乎都在轻颤。

    从话语的亲密度,她已经不敢想象他们发展到了哪一步?

    往事一幕幕的重叠在自己的脑海里,她依旧还是会心痛难过,她不希望念念走自己的老路。

    握紧了手机,不由得再紧了紧,念念和闵御尘绝对不能在一起。

    再次睁开了眼睛,目光多出了些许的坚定。

    第五念围着浴巾,缓缓的走出了浴室,看见姑姑满脸的不开心,“姑姑,又是谁惹到你了,脾气那么大?”

    “念念,你过来!”她的声音多了一丝的凝重,是以往不曾听过的。

    第五念尚未察觉出姑姑的不对劲完全来源于她,还不知死活的开着玩笑,“姑姑,你今天很严肃,严肃的有点不像你了,等我一会儿,我换件衣服再出来。”

    第五姗姗看了她那身浴巾,想说点什么,终究是强压住了,“动作给我快一点。”说罢,直接扭头就离开了卧室。

    第五念总算是看出姑姑的不对劲了,轻蹙秀眉,手上不由加快了速度,迅速的换了一套干净的运动服走了出来,姑姑的脸色始终不太好,看来事情还挺严重的,若是放到以往,姑姑这个时候早就念叨她,你就不能快一点?拖拖拉拉的,哪里像个女孩子。

    心头泛起了不好的感觉,“姑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

    “第五念,当着列祖列宗的面,你给我滚下。”

    第五念一怔,连全名都叫出来了,可见是真的生气了,犹豫了片刻,终究是跪了下来。

    “姑姑?”

    “当着列祖列宗的面,告诉我,什么时候能把休书拿回来?”

    第五念听到‘休书’二字,脸色一白,抿了抿唇,也不知道该如何与姑姑说她和闵御尘之间的关系,可是这个时候,她却是想着隐瞒,“姑姑,应该快了吧,你再耐心的”

    “第五念,你还敢对我撒谎?”姑姑突如其来的怒吼震得第五念心神俱颤,她活了二十六年,姑姑是第一次对她发这么大的火。心头涌起了一丝的不安。

    “姑姑,我,对不起。”

    “第五念,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责任,忘了你自己是谁?忘了我曾经和你说过什么?”第五姗姗因为情绪激动,连灵魂都开始颤抖,泪水已经爬满了泛着透明的脸颊,“我们的生命如此有限,你不想着杀旱魃,却还想着风花雪月,你是不是想要气死我啊!”

    “姑姑,你已经死了!”

    “你还敢和我顶嘴。”

    “我错了,你别生气了好不好?”

    “我不管你和闵御尘什么时候开始的,现在你必须马上去和他断个干干净净的。”

    第五念立刻变了脸,“我不要。”

    “你知不知道自己什么情况,竟然还敢与人家谈情说爱?”第五姗姗的声音拔高了几分。

    “我不在乎朝朝暮暮,我就想在我最后的两年能被人疼爱,被人怜惜,我有错吗?”她说到最后不由得哽咽了。

    “你忘了自己的身份吗?你是第五家第87代的继承人,你责任是杀旱魃,得意换取功德,让我们第五家女人能够活过二十八岁,你活不到二十八岁,有什么资格去爱别人,你若是真的喜欢那个人,你就不该和他有牵扯不断的关系。”第五姗姗恨铁不成钢,对于念念的执着,她同样的痛心,曾经她也是如此想的,可最终还是要被现实拍灭。

    第五念握紧了双拳,“姑姑,你知道吗?我与他有纠缠不清的关系,还有姑姑的功劳。”

    “你第五念,你这孩子什么时候这么死心眼过?”就是这般可怕的执着,若是日后带有不甘离开人世,念念变成了另一个危害世界的魔鬼,那就会遭到第五家列祖列宗极力的追杀,她怎么忍心,看着念念长大,最后却要亲手将她毁灭于这个世间,连投胎转世的机会都没有。

    第五念站了起来,“姑姑,我想我们都需要冷静。”说罢,直接站起了身子,大步昂首的摔门离开了。

    “第五念,你给我回来。”

    ‘砰’的一声门被关上了,阻隔第五姗姗的怒吼。

    离开了家之后,她就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了,闵御尘在忙,她不想在这个时候打扰他。

    伸手去摸着裤兜里的手机,才想起来,她走的太匆忙,钱和手机都没带。

    想到这里,她不由得哑然失笑,难不成今天要露宿街头。

    家是肯定不能回去了,姑姑就等着她自投罗网呢?

    不知不觉的走到了闵御尘家楼下,抬眸看向了他的窗户,发现他房间的灯竟然还亮着,也许是上次走的时候忘记关了吧!如果他回来不可能不告诉自己的。

    抬起了脚步,最终还是决定朝着他家走去。

    第五念心乱如麻,不知道自己的脑海里在想些什么,在他的门口抱着腿蹲下,脑海中一片空白,偶尔回暖的思绪,她会想他现在做了什么?

    想到这里,她轻叹了一口气,爱情果然会让人变得不像自己。

    她知道姑姑这次肯定是动真格的了,如果自己不和闵御尘分手,很有可能她死了以后都不会搭理自己。

    在小绝还没有出现的时候,姑姑和霍姨是她唯一的支柱,霍姨像妈妈关心她生活上的一切,姑姑却像是老师一样的严厉,盯着她练功,每当她受伤回来以后,都会心痛的为她上药,只有受伤的时候,她才能见到姑姑温柔的一面,“叫你好好的练功,你却总是不听。”

    长这么大,从来没有忤逆过姑姑的任何事情,唯独闵御尘这件事情上,她却不想那么轻易的放弃。

    眼底泛着些许的水润,她不由得擦擦眼泪,“该死的,这个时候很想见他。”

    抬眼望向了门铃,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鬼使神差的按下了门铃,虽然认定了他不在家,可是内心还会有些期待。

    期待他下一秒能够打开房门,然后唤她的名字,告诉她,一定要坚持下去。

    想到自己的患得患失,第五念不由得失笑了起来,她怎么会变得这么不像自己?有点像是偶像剧的小女生一样的黏人,连她都快有点看不起自己了。

    当房门真的被打开的时候,第五念不由得抬起了头,可怜巴巴的望着伫立在自己面前的闵御尘,鼻头一酸,甚是委屈,泪眼朦胧,泛着水润的光泽,撇了撇小嘴,哽咽的问道,“你真的在家?”

    他略显几分意外,“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

    “不知道,就是来撞撞运气的。”

    “念念,你怎么了?”

    她摇摇头,从地上狼狈的爬了起来,却因为抱着腿蹲在地上时间太久了,有些麻木,两腿打晃的时候被闵御尘一把拉了起来,她扑进了他温热的怀中,耳边能够听到他低沉的声音,仿若是迷人的小提琴声线,直钻自己的耳朵里,迅速蔓延到心脏,骤然麻痹,分不清是疼还是酥麻。“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

    她抿了抿唇,逼回了自己的眼泪,“什么都别问我,你就这么抱抱我好吗?”

    闵御尘眸光一闪,决定什么都不问,将她紧紧的搂入了怀中。

    第五念第一次知道,原来自己是这么脆弱的人,被他一抱,就会特别的想哭。

    许久,闵御尘问道,“别在外面站着,你和我进里面坐一会。”

    她摇摇头,不想进去。

    “我陪你出去兜兜风?”

    第五念迟疑了片刻,随即点点头,似真似玩笑的说道,“能不能带我去一个没有人认识我们的地方。”

    闵御尘低头,轻吻着她的额头,“等我。”

    离开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闵御尘将车子驶向了滨海公路,本来想明天早上给她一个惊喜,带她去海边的别墅,可是她今天误打误撞的跑来了,全当是自己的惊喜提前了。

    坐在车子上的第五念不知在想着什么?

    头偏着,看着外面的夜景,也不知是否看进了心里去,闵御尘想问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看见她这副惆怅的模样,又是什么都问不出口,依照他对第五念的了解,她不想说的事情,就算是撬开她的嘴巴,都不会说出半句。

    “我虽然不知道你发生了什么事情,念念你不要忘记,你还有我,别一个人呢撑着。”

    第五念未动半分,思绪放佛已经彻底的防空了。

    闵御尘伸出右手,轻轻的握住了她白嫩的左手,第五念身体轻颤,侧目看向了身旁的闵御尘,想要给他一个灿烂的笑容,却是发现自己勉强撑起的笑容可能更加的糟糕,眸光闪过一丝的痛楚,她有千言万语,却是什么也不能说。

    “本来这个惊喜是想明天给你的,现在你来了,我提前给你了。”

    第五念动了动嘴唇,未说半句话,眼睛落到一旁的夜景,因为有路灯,她看的十分清楚,如此美的一条路,如果没有尽头该有多好,可是偶尔道边的小鬼不停的朝着她招手,无时无刻的不再提醒她,第五家的女人怎么能风花雪月?

    心中满是酸楚,顿时就没了欣赏夜景的冲动,慢慢阖上了眼睛,装作闭目养神。

    直到车子停在了海边的别墅区,在其中一栋白色别墅区停了下来,闵御尘温柔的别过遮挡她脸颊的头发,“念念,我们到了。”

    第五念睁开了眼睛,看着眼前陌生的别墅区,“这是哪里?”

    “你不是说想要有一所房子,面朝大海吗?”

    第五念一怔,没有想到她说的话,他会记得那么清楚,并且落实的这么迅速,眼底的柔光微闪。“这里很漂亮。”

    “别墅的大厅有一扇很大的落地窗,推开门后,你能够看见一处设计精致的阳台,下面就是波澜壮阔的大海,我相信你肯定会喜欢这里的。”

    内心涨满了感动,“谢谢你,闵御尘。”

    他抿唇,浅浅一笑,拉着她的手,朝着别墅走去,刷了脸,进行了验证,然后走进了院子里,景色别致,看来应该是找人修剪过这里的绿色植物,耳边还能听见大海浪潮的声音,听在心里甚是舒服,第五念竟是觉得内心一阵平静。

    闵御尘认证指纹密码锁,外面的大门轻轻的打开了,因为有人进入,廊灯自动感应,瞬间点亮了整个走廊的暖灯,他握着第五念的手,“我带你去看看阳台,我想你应该最喜欢那里。”察觉到她并未动,惊诧的回过头,“念念”

    第五念踮起脚尖,拉下他的头,在他的唇瓣上轻轻的印上了一个吻,她的粉嫩小舌划过他的唇瓣,换来他眼底刮起了一阵浓欲之色,声音嘶哑,“念念,你?”

    她第一次做这样的事情,全身紧张的细胞都在咆哮,她眼波流动,“闵御尘,我要你爱我!”

    他僵硬着全身,连动都不敢动,始终维持着哈腰的姿势,嗓音变得更加沙哑,略显嘶吼,“第五念,你在玩火!”

    其实她自己更加的紧张,尤其是看见他变得很不正常,放佛是蓄势待发的雄狮,下一秒就能将她彻底的撕裂,“嗯,我是在玩火,所以你要继续吗?”话落,换来他很是霸气的狂吻,恨不得将她融进了自己的身体里,看她这只小妖精还敢不敢玩火,太想考验一个男人的忍耐力,绝对是一件不明智的举动。

    只是,他强打的克制力在最后的关头还是唤醒了他的理智,用力抱紧了第五念,“不许玩火,你负担不起。”

    第五念浑身瘫软的趴在他的怀中,若不是闵御尘搂着她的腰,很有可能跌坐在地上。

    眼底划过一丝伤痛,克制不住大颗大颗的眼泪掉落,用力推开了闵御尘,说的很是豪言壮志,“既然你不想玩火,我就去找别人,我想这个世界上肯定是有人陪我玩火!”说罢,就要走。

    闵御尘的动作比大脑更快了一步,用力将门推上,她的话在脑海中炸裂,还有的是人陪她玩火?

    该死的,都是谁?

    他一定开枪毙了那些有的是人。

    “念念,你别逼我,你不知道我忍得多么难受。”

    “谁要你忍了,今天行不行,你给个痛快话!”

    ------题外话------

    谁猜中,到文文上传的时间之前答对的,筱萋会给奖励币,二更稍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