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88 猫妖
    晚餐,他做了一道牛肉咖喱,念念在一旁的洗胡萝卜,土豆,正准备拿起刮皮刀,一把被闵御尘夺了过去,“我来吧!”

    “干什么,我又不是连皮都不会刮?”

    “别不小心刮坏了,你去看看米饭有没有好?”说罢,认真且小心的刮土豆皮,看着他那副认真的表情,惹来第五念的心头一软,捧着他的脑袋,在他错愕的脸上印上轻轻的一吻。

    “你说我老公怎么那么可爱呢?”

    他微微一怔,嘴角微微上扬了几个弧度。

    第五念转身打开了电饭锅,香喷喷的米饭已经煮好了,颗颗饱满,粒粒洁白,拿起了一旁的筷子,抄了抄米饭。“米饭已经做好了,就等着你的牛肉咖喱了。”她转头,眼前多了一个饭勺子,只见里面静静的躺着一块牛肉,轻嗅之下,能够闻到牛肉香醇浓厚的香味儿。

    “真香!”

    “尝尝看,牛肉的味道怎么样?”

    他放在嘴边吹了吹热气,很自然的送到了她的嘴里。

    “好吃,但是还有点硬,我比较喜欢吃烂糊一点的。”

    “那就多炖一会儿。”

    “好,我出去摆盘子。”

    两人的晚餐虽然简单,但是吃的胜在温馨,甜蜜,有人曾经说过,有情饮水饱,原来真的是这样!

    吃过晚餐,第五念倚在沙发上翻看着今天他们沿途拍下的照片,闵御尘在厨房洗碗。

    “不用挑了,我把她全部洗出来,挂满整个墙壁。”

    第五念捂着小嘴笑道,“你果然是个直男,连拐弯都不会,真是土死了,挑几张就好。”

    “嗯,我记下了,过来吃水果吧!”

    她凑过去,张大小嘴,“啊!”

    闵御尘看她这副孩子般的模样,彻底无奈了,竟然不知道她也是撒娇,卖萌的鼻祖。

    电视虽然无聊,但是两个人的心思都不在这上面,光看着彼此就足以了,没事儿再玩一场气喘吁吁的亲亲,“我们”

    “我们去洗澡!”他轻轻一拉,就将第五念拉了起来。

    “不用了吧,其实我自己可以洗。”这两天在浴室解锁的姿势已经令她浑身都痛了,若是再来一遍,明天准保下不了床了。

    他咬了咬她白嫩的耳垂,“放心吧,今天在浴室就饶了你。”

    两人洗过澡后,她已经累得头重脚轻了,闵御尘将她轻柔的身子抱在了洗手台面上坐着,因为冰凉的大理石台面上还垫着一条浴巾,所以并不凉,他拿过一旁的毛巾,开始轻柔的给她擦拭着头发,第五念看着他的头发上也滴着水珠,从古铜色的脖颈坠落,顺着健硕的胸膛滑下,第五念也拿过了身旁的毛巾,对他的小村头擦了又擦。

    不经意间撞到了彼此的视线里,皆是笑了起来。

    “我再用吹风筒帮你把头发吹干了,然后就可以睡觉了。”

    她已经困的直点头了,闵御尘让她将脑袋靠在自己的肩膀上,将她的头发吹干了,才抱着她回到了卧室内。

    在宽敞的大床上,她眯着眼睛,翻了身子准备睡过去。

    闵御尘压着她娇弱的身子,手指穿过了她的柔软的发丝,缱绻温柔的吻落在了她的脸颊上,脖颈上,惹来她一阵的闪躲,第五念睁开了惺忪的睡眼,泛着莹润的水光,“你不是说今天晚上饶了我吗?”

    “在浴室饶了你,可没说在床上。”

    她不由得抓紧了一旁的床单子,“闵御尘,你是畜生!”

    “我是你老公。”

    “不是,你不是,你是小尘子。”

    “叫我老公。”

    “不叫,我也是一个有骨气的女人。”

    两人纠缠直至天亮,她老公也喊了,却是没有任何的效果,最后连公公都喊了,总算是能够换回他一丁点的理智,却更像是一头饿极了的野兽,将她拆食腹中。

    第五念真心觉得闵御尘太难伺候了,最后累的瘫软在他的怀中,极度虚弱的睡着了。

    美好的时间总是那么的短暂,今天晚上他们就要回市内了,想到即将面对姑姑的指责,不免有些抵触的心里。

    上午,两个人腻在了一起开始制定爱情条约,第五念咬着笔盖,不由得痴痴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笑你竟然真的陪我写这些无聊的东西。”

    闵御尘轻捏着她雪白的小鼻子,“知道无聊还让我写。”

    第五念撅着小嘴巴,“总觉得我们两个人该做几件傻事儿,这样才像是热恋啊!”

    他认真的点点头,“看来你觉得我这几天表现不够热情,让你没有热恋的感觉。”

    她蓦地红了脸,伸出素白的小手拧了他精壮的腰身,“你真是颠覆我对你的认知。”扭头不再去理会他,直接朝着冰箱走去,然后拿出自己要喝的酸奶。

    “媳妇儿,给我来一瓶橙汁。”

    第五念轻哼了一声,没搭理他。

    闵御尘轻咳了两声,“你写的第二条,冷战生气可以,但是不能超过三十秒钟。”

    第五念用力的跺了跺小脚,从冰箱里拿出一瓶橙汁,“给你。”

    他一把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怀中,将她圈在了自己的怀中,下巴顶着她的小脑袋,“你这项条约制定的特别好,我最喜欢这条。”

    “还喜欢哪一条?”

    闵御尘毫不犹豫的说道,“最后一条,其中一方若是有意外,另一方要好好的活着。”

    第五念将小脸埋在他的怀中,“老公,记得你说过的话,所以我们都要好好的活着。”

    本来他们打算晚上回市内,由于那个麻烦人物王老突然来到了a市,所以闵御尘下午就离开别墅了,第五念让他自己先去忙,她给袁起打了一个电话,让他来这边接自己。

    接到第五念的电话,袁起差点炸锅了,“boss,我这三天不知道给你打了多少的电话,去你家找你,你也不在,你说你跑到哪里去了?”

    “嗯,有点事儿,所以没回家,你先来接我吧!”

    袁起将车子停在了别墅区,不由得吧唧着嘴,“boss,你什么时候买的别墅?”

    第五念一把将他拉了回来,“走,我们回市内。”

    “好歹也让我参观参观你的新家啊!”

    第五念揪住他的耳朵,直接拎回了车里,“有什么可参观的,和别处都一样。”

    “这可是海景房,我就参观参观”眼见boss上了驾驶座,启动了引擎,袁起瞬间崩溃了,连忙迅速的跳上了副驾驶座,“boss,你这脾气也太急了,说走就走。”

    第五念没说话,启动车子,朝着家的方向驶去。

    “boss,你说你最近这几天也联系不上,那东方家都快急死了,你失踪了三天,东方家那个小祖宗可能就快要断气了。”

    第五念蹙着眉头,脸上挂着一丝茫然。

    袁起深吸了一口气,“boss,你该不会是将东方家小少爷的事情给忘的干干净净了?”

    抿了抿唇,“是有点想不起来了。”

    “东方家三代单传的小少爷,东方照,最近身体不好,所以一直在家休养,上一次你不是去瞅了一眼吗?你还问了我那只白猫是什么时候养的?”

    “嗯,有点印象了。什么时候养的?”

    袁起差点就翻白眼了,连什么时候养的都没印象了,还说自己有印象?“最近那位小少爷,东方照的情况已经非常不好了,所以boss你再不联系我,我真的很有可能会被东方家的人给剥皮了。”

    “问题在那只白猫身上,今天就去把那只猫妖给收了,想必它已经修炼成型了,吸了那么多的阳气总是要还回来的。”

    “原来是猫妖在作乱啊!”

    “先送我回家去拿道具,然后去东方家山顶的别墅。”

    “好嘞。”

    说句实话,其实第五念打开门的那一瞬间挺害怕的,怕姑姑就坐在房间里,一见面就要让她和闵御尘分手。

    推开大门,没有看见姑姑,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随后换上第五家女人的战服,纯白色旗袍的修饰,将纤细的腰身完美呈现,与旗袍不同的是,下身是荷叶裙摆,随着裙摆摆动的瞬间,能够看见内衬白色紧身裤,脚踝处还镶嵌着一团白绒绒的毛,脚上纤细的高跟鞋将她的身材衬托的更加高挑。

    她乌黑柔亮的头发放了下来,拿起化妆台上的口红,轻轻的涂抹了一层,立刻展现出她女人娇柔的一面。

    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她笑了笑,“还是我们第五家的老祖宗知道浪,这件衣服真好看!”

    她提起了工具箱,正好在门口碰见了以萝去接意墨放学回家,小家伙一下子就窜到第五念的面前,抱住了第五念,“妈妈,我想死你了。”

    一把将意墨抱了起来,“我儿子又长胖了,妈妈也想你了。”

    方以萝看见第五念穿了这套衣服,就知道她晚上肯定是有工作,摸了摸意墨的小脑袋,“意墨,下来吧,你妈妈一会儿有工作,我们别耽误她的时间。”

    意墨有些不舍的蹭了蹭第五念的脸颊,“妈妈,你要早点回来!”

    “好。”

    “念念,一切小心。”方以萝的美并不惊艳,却是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如沐春风,沁人心脾。

    “嗯,我知道了。”

    与他们两个人道别,然后匆匆的下楼了,却是意外的在电梯口遇见了安沛奕,不期然间对视,他吹了一声口哨,换来第五念的怒瞪,“你什么时候变成了一个登徒子?”

    “看见你这身打扮,我就变成了一个登徒子,你这是出去工作?”

    “捉一只猫腰,要不要一起去观摩?”第五念盛情的邀请,换来安沛奕双肩抖动了一下,连忙摆摆手,表示我们不约。

    第五念冷笑了两声,“胆小鬼。”

    “你”

    眼瞅着电梯合上了门,气的安沛奕用力狠狠踢了一下电梯门。“第五念,你这个不讨喜的女人。”

    车子驶向了山上的别墅区,车窗缓慢的降落,映入眼前的是山腰上雄伟豪华的别墅,院前的喷水池设计别致,从女神手上的水瓶涌出源源不断的泉水,浸湿一方的山脉,第五念看了一眼周遭的环境,靠山傍水,倒是聚灵气的好地方,却也适合妖居住。

    第五念下了车,抬眼看向笼罩在别墅上方的浓郁的绿色妖气,许是因为第五念的到来,弥漫的妖气风起云卷,朝着第五念愤怒的咆哮。

    此时东方家一家老小早已经在大门口等着了,见到了第五念那一刻,就差热泪盈眶了,东方家的老太爷看向了第五念那一刻,激动不已,“大师,你一定要救救我的孙子,我东方家就这么一根独苗苗。”上次大师来过,在床头贴满了符纸,当天夜里,照儿就醒了,找了一圈没看见东方照养的小猫,他们也没有当回事,就送人离开了。

    想着那只猫是一只十年的老猫,他们也没有当回事,却没有想到当天夜里,那只猫又回来了,少爷的病情加重了。

    “我先看看东方照的情况吧!”

    “也好。”第五念与袁起咬耳朵,“看见那只猫立刻告诉我。”

    “boss,你上次为什么不说是猫妖作乱。”

    “我还没有见到那只猫,不能就断定是猫妖,但是这里妖气弥漫,可想而知这妖至少有三百年了。”

    两人进入了东方照的房间,房间的窗帘是拉开的状态,之前有说过这间房间必须要有充足的阳光,只是妖气太过浓重,已经遮挡了阳关的摄入。

    从小箱子里拿出一道黄色的符纸,“给我拿一杯清水来。”手腕翻转,符纸燃了起来,化成了一团火焰,直接丢到了清水之中,本以为会有烟灰,发现符纸入水就消失不见了,众人不禁堪称奇迹。

    第五念上前,扶起了少年,喂他喝了一口符水。

    少年脸色苍白,发丝凌乱,眉目狂狷,霸气,因为睡着了,融合了张扬的五官,却多了一丝隽秀,平静,喂他喝了小半杯的符水,他勉强能够睁开眼睛,狭长的眸子睁开了一道缝隙,能够看见面前有一道白色的身影,隐隐约约透着几分仙气,娇柔的面容上是他很少见的灵气,他不由得勾起了唇角,随即又晕了过去。

    第五念拿出一张符纸,叠成了三角形,用红线绑了一道锁阳结,随后塞到了他的心房之上,“他暂时没事儿了,现在我们该去找那个妖怪了。”

    “妖?”

    “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东方照养的那只白色小猫应该就是问题所在。”

    “什么?”

    他们谁也没有想到,那只白色的小猫竟然就是猫妖?

    “东方照身上有很重的妖气,想必是那个小妖渡给他,最近这段时间,他是不是有受伤过?”

    说到受伤,众人不由得惊诧的看向了第五念,“大师是如何知晓的。”

    “如果没有那只小妖渡妖气给他,想必他活不到今天,如此算来也是东方照的救命恩人,只是人的身体怎么能够接受得了妖气,所以这段时间他总是昏迷的状态,若是妖气入体的时间再久一点,恐怕他依旧是命不久矣。”

    听到第五念的解释,东方家的老太爷和东方照的父母不由得后怕。

    “依照我的判断,猫妖可能也并不想伤害他,只不过是不得已而为之。”她的水眸转了转,不由得呢喃道,“只是,她把妖气都渡给了东方照,现在会躲到哪里去呢?”

    说到藏躲的地方,一直照顾那只小白猫的侍女说道,“小少爷若是下山了,必然会带它到附近的广场喂鸽子,那个小家伙好像特别喜欢粘着小少爷。”

    第五念看向了袁起,“布阵,别让那只妖怪再来接近东方照。”

    “boss,你放心吧,这里有我。”

    “那我先顺着山路走下去看看,拿一个小猫用过的垫子或者是猫食碗也可以。”

    片刻,就有人拿着猫食碗来到了第五念的面前,只见她打了一个响指,凭空出现了一只纸鹤,“闻闻那只小妖的气味儿,我们去会会它吧!”

    纸鹤绕着猫食碗转了一圈,然后扑闪着两只翅膀,所到之处一片碎光,第五念追着纸鹤而去。

    一路向着山路而下,走的第五念的腿儿都快要断了,好不容易来到了车水马龙的大街,远远的能够看见一处小广场,此时天色渐暗,有一群大爷大妈在跳广场舞,她的装扮虽然另类,但是在这片广场上,有些大妈穿的比她还花俏,所以倒也没有多少人注目,翻开了手表上的小盖子,罗盘的指针指着某一处轻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