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6 道别(二更)
    第五念将自己的护照,证件随身带在身上,可以随时随地就离开。

    当天下午,毛集就打来了电话,说是夜里九点钟左右会过来,让他们准备好。

    意墨小小的脸上还挂着一丝的无措,看着妈妈苍白的脸颊,有太多话想问,却是不敢问。

    第五念朝着儿子招招手,“意墨,你来。”

    意墨坐到了她的身边,肥胖的小手摸了摸妈妈的脸,有些委屈的问道,“妈妈,我们离开真的不告诉爸爸吗?”

    第五念顿时哽咽了,现在只要提到他,就会难过到要窒息了,可是在孩子的面前,她却什么都不能表现出来,轻轻的拍着意墨的小身子,“意墨,妈妈有自己的苦衷,等你长大了,以萝妈妈会告诉你的,但是现在还不行。”

    “我不懂。”

    “小家伙,你只要知道妈妈这么做,是为了爸爸好。”

    “妈妈,我要走了,能不能告诉轩奇?”

    陈轩奇是闵御闻的儿子,依照闵御闻的个性迟早要让孩子认祖归宗的,告诉他就等于告诉了闵御尘,自己在哪里,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的为难,“意墨,等过两年我们再联系轩奇好吗?暂时不能让他们知道我们在哪里?”

    第五意墨虽然还是不懂,可是见不得妈妈脸上难过的表情,连忙搂住她的脖颈,“妈妈,我什么也不说,谁也不告诉,你别伤心了好吗?”

    第五念抱紧儿子肥胖的小身子,不由得红了眼眶,“意墨,妈妈对不起你,给了你希望,又让你失望。”

    粉嫩的小脸上划过了一丝的难过,搂着妈妈的脖子,哭的泪眼朦胧的,“没关系,我只要妈妈好好的。”

    方以萝拎着行李箱背过了身子,没有人比她更加清楚,念念为什么非要离开闵御尘不可?

    记得那时,她生病的时候,念念放下一切照顾自己,隐隐约约能够听见她和另一个女人在聊天,从他们的话语之中听出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念念只能活到28岁,她满身荆棘,为第五念而来,她怎么能让她在28岁时就死了?

    不,绝对不能。

    深吸了一口气,恢复以往的平静,拎着行李箱进门了,“意墨,别赖在你妈妈的身上,她有伤你是不是忘了?”

    提到伤,第五意墨瞬间觉醒了,立刻从妈妈身上下来,“妈妈,你还疼吗?”

    第五念摇摇头,“不疼了。”

    “念念,你受了伤,我不在你自己可以吗?”

    “放心吧,我过几天就去找你们了,用不了多久。”

    方以萝叹了口气,“你的药我都给你分类了,记得要吃,其他的事情也别多想,也许车到山前必有路呢?”

    第五念心事重重的点点头,“我懂。”

    晚上八点二十分左右,门外响起了敲门声,方以萝起身去开门,门外站着一位五十岁出头的儒雅男子,岁月在他的脸上好像并没有留下多少的痕迹,他眉宇之间略显狂傲霸气,他看着方以萝笑了,“以萝,我们好久不见了。”

    “毛叔,想来我们也有两年没见了,你最近过的好吗?”对于京城的人,方以萝认识不少,但是熟悉却算不上。

    “我挺好的,我们的小意墨呢?”

    意墨朝着毛集挥挥手,“毛爷爷好。”

    第五念站起了身子,“麻烦毛叔亲自跑来一趟。”

    “不麻烦。”

    “你这是怎么了?”眼见她走路的姿势都不正常,毛集有些担心这丫头又捉鬼捉的太过卖力,不顾自己身体的安危瞎逞强。“是不是受伤了?”

    “没有,我身体倍儿棒,怎么会受伤呢?”

    “那你走路这么不协调是怎么回事,你说给我老头子听听。”毛集一生未婚无子,是真心的把第五念当成自己的孩子看待,因为第五姗姗的关系,那更是将她看成命根子了,对她的关心绝对比第五昇空这个父亲更加上心。

    “别,毛叔,你这么老当益壮,怎么可能是老头子呢?你在我心里永远都是最帅的男人。”

    “第五念,你别和我打岔,快让我看看你的伤口。”

    第五念尴尬了,蓦地脸儿一红,小手拍了毛集的手臂,“毛叔,你好色啊,人家伤的是胸口。怎么拿给你看?”

    毛集老脸又红了一回,“你说你捉鬼怎么伤了胸口?”被一个小辈儿调侃,果然是一件很让人脸红的事儿。

    “还不是那只鬼看见我波大,嫉妒我,就把我的胸口给挠了,养两天就好了。”

    见她说的如此不着调,毛集真是又气又急,“你这丫头,整天就和我没个整形的,就不知道给我省点心吗?”

    “好啦,人家下次会注意的,你就别担心我了,还不过来来见见我姑姑,你今天打扮的这么帅,我姑姑看见准保心花怒放。”

    毛集轻咳了两声,“你姑姑在吗?”

    “嗯,因为意墨在这里,怕吓坏了他,所以没让她出来。”

    想到要见姗姗,毛集忍不住小紧张了一回。

    整理了自己的领结,希望她能够看见自己最帅气的一面。

    第五念摇头失笑,却内心充满了苦涩,她不知道死去的姑姑会不会真正的解脱了,但是活着的人,真的太辛苦了,尤其是毛叔,明知道姑姑爱的人不是他,却依旧走不出姑姑的阴影,这辈子不结婚,只想守着她一个人。

    而她不想做那样的人,她只希望闵御尘好好的活着,有能力去爱另一个能够陪着他度过一辈子的人,哪怕她现在只是想想,都觉得自己快要疯了,她也必须要这么做。

    带着他来到了供奉姑姑的排位下,打开暗格,然后拿出精致绝美的骨灰盒,上面还有第五姗姗二十七岁最后一天照的相片,在那个年代,她一切都美的像是一副画似的。

    轻轻的放到了毛集的手中,“你可抱稳了,别把我姑姑一个踉跄就弄没了。”

    毛集瞪了第五念一眼,“你这孩子就知道逗弄我。”抱紧怀中的骨灰盒,他的心顿时落了下来,鼻头一酸,眼眶中有些酸意,“姗姗,我来接你回家了。”

    第五念深吸了一口气,不自在的别过头去。

    送他们上了车子,第五念站在楼下久久的回不过神来,终于将身边的人全部送走了,她的心也空落落的,拉紧身上的衣服,她暂时不太想回家,没有以萝,没有意墨,甚至连姑姑也走了。

    全世界又剩下她一个人了,被孤独的感觉笼罩着,她又来到了附近的小公园,坐在秋千上,那个原本属于自己的位置,看了一眼隔壁空荡荡的秋千,不由得喃喃自语,“悠悠,你说你走了那么久,怎么就不想我呢?连个电话都不给我,害的我都快要忘记你长什么样子了?”

    回答她的依旧是无声,就和往常一样。

    她低着头,情绪异常的低落。

    “魏玄熙,我也等不了你了,也许我们可能连最后一面都见不到了。希望你一切安好哎呀,我的妈呀!”第五念拍拍胸口,却因为受伤的原因,疼的顿时皱了眉,但是想到身旁那个突然多出来的鬼差,不由得恨恼的咬牙道,“你悄无声息的出现,你不知道鬼吓人能吓死人?”

    “不知道啊!”听听他回答的多么理直气壮,第五念气的直翻白眼。

    “算了,我懒得和你生气了。今天见到你正好,和你道个别,过两年阴间找你玩儿,你可得好好对待我这个新人,别给我摆谱啊!”她颇为轻松的口气,惹来w一阵蹙眉。

    “你要走了?”

    “嗯,要回京城了,我来这里本来就是为了儿时的玩儿伴,这么多年都等不到他,我也该回去了,毕竟身后事儿要交代清楚,遗产总要分分吧!”

    w抿了抿唇,想说点什么缓解一下这压抑的气氛,却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

    “你们鬼差是分区域的吧,想必我回到京城可能见到的人就不是你了,所以你也好好保重,争取任期圆满可以投胎。”

    w低着头,看不出脸上的表情,“谢谢你。”

    “不谢。”

    “祝你一路顺风。”

    “认识你那么久,每次都和我不正经,今天这么懂事我都有点不习惯了。”

    “总得在你临走之前留下一个好印象吧!”

    “也是。”

    “对了,你什么时候走?”

    第五念幽暗的眸子划过一丝精锐之光,声音略显沙哑,“有件事情要解决,处理完以后就走了。”

    “哦!”

    ------题外话------

    下章分手,跟上我的脚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