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197 分手(三更)
    对于第五念来说,该是她主动去找闵御尘的,却没有想到在街角的咖啡店偶遇了,还上演了一出捉奸成双的戏码。

    祝心妍挽着闵御尘的胳膊,与准备离开的第五念,正好两两相撞。

    第五念的眼睛移向了祝心妍挽着闵御尘的那只胳膊,明知道他们是假的,甚至是全身心的信任闵御尘,依旧觉得那条胳膊碍眼到了极点。

    祝心妍眼底快速的划过一道精光,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种万分紧要的时刻,在这个地方遇见了第五念。

    瞧着她脸色阴沉的模样,可见就是误会了。

    闵御尘还是那副面瘫脸,也不做任何的解释,只是淡淡的看向了第五念,那双眼睛连丝毫的感情都没有。

    在他的心里,这种事情根本不需要向她解释,她的明事理与冷静有的时候气的他牙根痒痒,这个时候说的太多,反而是个错误,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第五念苦涩一笑,这个男人真是单纯的让人心疼,就那么坚信自己会信他?

    可是今天若是错过这个机会,以后恐怕就没有了,就算是有,她也没勇气再来一次了。

    她相信,若是在这个时候坏了他的任务,他一定会对她失望透顶,而她就可以在这个时候全身而退,等到他再回头找自己的时候,已经错过了最佳寻找时机。

    瞧瞧,连老天都在帮她做决定,生怕她会反悔自己的决定似的。

    祝心妍挽着闵御尘的手略有些颤抖,生怕第五念在这个时候找事儿。毕竟楼上还坐着王老这样的人物,若是有个什么差错,他们三年的部署就会全部化为灰烬了。

    闵御尘与迎面而来的第五念侧开了个身子,让她先行。

    第五念走在他们两个人对面,却是顿住了脚步,双手环胸,冷冷的问道,“你就不打算向我解释一下吗?”

    许是没有想过第五念会这么做,所以闵御尘的表情略显几分错愕,祝心妍却是黑了脸,该死的,果然叫她坏事儿了。

    闵御尘到底是什么眼光,怎么会喜欢这么没有头脑的女生?

    “我在问你话呢?这个女人到底是谁?”她的手指指向了祝心妍,脸上带着几许不屑的表情,“你今天若不把话说清楚,咱们俩也就别浪费彼此的时间了。”

    闵御尘不由得怒瞪了眼睛,可能是做梦都没有想过念念会不相信他,抿着唇始终不说话,心头却是泛起了一丝不安,他企图上前一步,却是被身旁的祝心妍拉住了,小声的告诫道,“你想功亏一篑吗?”

    他顿住了脚步,黑色的皮鞋泛着黑亮的光泽,放佛能够与闵御尘此时的黑脸相提并论,埋伏在周围的人不由得将心脏提到了嗓子眼,生怕闵御尘会在这个时候做出不可挽回的事情。

    只见他扣住了祝心妍的手,不回头的朝着楼上走去,自始至终都不曾看过她一眼。

    祝心妍乖巧的依偎在闵御尘的怀里,对着自己的戒指轻声的说道,“马上给第五念安排一个可以调查的身份。”

    第五念背对他们,不由得红了眼眶,心中呢喃着,闵御尘,别回头,做你自己,别让我瞧不起你。

    低着头告诫自己,一切都过去了,从此以后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终究只能是两个世界的人。

    吸了吸鼻子,再次抬起头时,昂首阔步的朝着外面走去,将身后的一切全部留在这个令她伤心的城市。

    闵御尘,永别了。

    也许你会埋怨我不够信任你,不够懂事,但是没关系,我宁愿你下半生可以过的好。

    闵御尘快速的稳定了心神,决定将王老捉拿归案,好好的惩罚那个坏事的丫头,竟然胆敢不相信他。只是今天的事情透着诡异,在他的印象里,第五念是不会犯这样低级的错误。

    还不等他细想,他与祝心妍已经来到了二楼雅间。

    见到了传说中的王老,却因为楼下第五念闹出的那么一遭,惹来王老的怀疑,将本该到手的生意延迟了几日。

    闵御尘脸色不变,与王老继续谈笑风声,祝心妍也是挑着王老爱听的话说。

    途中王老无意识的安慰祝心妍,“男人嘛,总是逢场作戏的。”

    祝心妍甜笑的挽着闵御尘的手,“成功的男人总有几朵格外偏爱的野花,无妨,正牌依旧是我,有什么可怕的,想必王老也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吧?”

    王老神秘一笑,指着祝心妍笑道,“古浪啊,你可得管管你家这个调皮的丫头,竟然拿我开涮了。”

    古浪唇角勾起了一抹极浅的弧度,眼神略显温融,“让王老见笑了。”

    将王老送走后,他们一行人回到了古浪所住的别墅,关上门后,祝心妍就变了脸色,“闵御尘,你是怎么搞得,你知道王老我们部署了多久,若是被你的女朋友搞得这么轻易就放跑了这只毒枭,这件事情我一定会汇报上级。”

    闵御尘阴沉着脸,抿着唇不说话,就连猎豹中队全体人员的脸色都是冷如冰鞘,他们也不知道今天的第五念怎么了,之前在皖南边境那会儿,她就没有主动与他们相认,这一次怎么就非抓着老大要给她一个交代呢?

    他修长白皙的手指无规则的敲打在一旁的沙发扶手上,眼底划过一丝精锐之光,脑海中突然有什么东西炸裂开,蹭的一下站起了身子,“马上部署各个关卡,他们要跑路。”

    “你说什么?”祝心妍不由得变了脸色。

    “那位冒充的王老并不在,她见过念念,肯定是察觉到此事不对劲了,全体人员出动,必须将王老逮捕归案,安排守在边境的人将毒品一窝端了,至于王老必须全程搜捕他本人。”

    他们一向相信闵御尘的判断,所以全体人员紧张了起来,顺便通知公安局调派人员支援。

    第五念知道自己今天这件事情虽然有点不太冷静,可是时间紧迫,已经来不及她多想了,只希望暂时不能坏了他们的任务,回到家中决定收拾几件随身的衣物,已经不容许她耽搁太长时间了。

    回家随手打开了电视,主要是为了想要看看a市的时事快报,希望他们的任务进展顺利,不要因为她耽误了大事儿。

    打开衣柜,一边收拾衣服,一边听着新闻。

    “现在播报一条最新新闻,a市与b市的交界区发生了一起重大的枪战”

    第五念丢下了一副冲到了电视面前,仔细的看着新闻里的画面,有人被抬了出来,甚至还蒙上了白布,有几张熟悉的面孔,令她的心不由得提了起来。

    电话画面的人物从宋阳移向了乔挚亚,甚至是宋雨霏,甚至是祝心妍,可就是偏偏看不见闵御尘,只见他们每一个人的表情都很沉重,第五念的心不由的轻颤,她是想过要与他分手,可是没有想过会让他受伤。

    从怀中颤抖的拿起了电话,因为太过害怕,中途按错了好几个数字,一张俏丽的小脸上早已经爬满了泪水,闵御尘,你不能死,你若是死了,我怎么办?

    好不容易拨通了他的电话号码,却是传来他关机的语音。

    急的第五念又拨通了宋雨霏的电话,响了好久,才总算是接通了电话,第五念急切的问道,“雨霏,闵御尘怎么了?”她的声音多了一丝的轻颤。

    宋雨霏抿了抿唇,“他受伤了,具体情况我们还要去附近的医院才能知道。”这次他们家老大受伤了,与第五念绝对有逃避不了的关系,这个时候她虽然很生气,却不会失去理智,更加不想责怪第五念,毕竟事后他们老大还得心疼。

    第五念的手顿时无力了,连手中的电话都握不住了,落在的瓷砖地上,声音不大不小,足以令她的心再次萌生一阵钝痛。

    抓起了沙发上的包包和地上的电话,她冲下了楼,这一刻,她必须要见闵御尘,必须看见他完好无损才行。

    她不知道自己开了多久的车子,甚至也不知道自己擦了多少遍眼泪,一路跌跌撞撞的奔向了闵御尘所在的医院,在医院的大厅询问了当班的护士,跑错了好多条路,总算是找到了闵御尘的手术室,门外站满了人,见到她的那瞬间,纷纷朝着第五念投来责备的目光。

    第五念的心倏然一痛,冲向了宋雨霏的面前,红着眼眶问道,“他怎么样了?”

    “还在手术室,胸口中了一枪,具体的情况还要等手术后才能知道。”

    祝心妍抬眼看了一眼第五念,低下了头不知想些什么,许是终究无法忍受满腔的怒火,走到第五念的面前,深吸了一口气,“第五小姐,你知道他是一个军人吧!”见第五念低着头没回话,也不管不顾的继续说道,“他所面临的危险是你无法想象的,如果你不能信任他,对于执行任务的闵御尘来说,你会成为他的灾难。你知不知道今天因为你的不理智,几乎害了我们三年的部署全部功亏一篑?如果最后不是闵御尘抵死擒住王老,我们全体人员都要面临上级的惩罚。”

    ------题外话------

    我们念念

    唉,

    一言难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