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08 重逢(二更)
    虽然离婚了,闵御闻却没有着急的把陈尤嘉推出来,一方面防止别人说她是小三,另一方也在防备着自己的妈妈。

    他要为尤嘉铺垫一条平坦的回家之路,让他们母子不被人诟病。

    离婚的当日,他就带着离婚证去了a市,表明自己的决心,这辈子都不会让她再受任何的委屈。

    陈尤嘉看见离婚证的时候,百感交集,说不清心里到底是什么滋味儿?

    闵家的深宅大院岂是她这样的人能够走进去的,所以她还是会害怕,陈轩奇却是不能了解的妈妈的担心,只知道自己有好多的话想要对爸爸说。

    “爸爸,轩奇好想你。”

    听到轩奇那么甜腻的唤着自己爸爸,闵御闻的心都快要揉碎了,一把抱起了儿子,蹭了蹭他柔嫩的小脸颊,“轩奇,爸爸也想你了。”

    陈轩奇搂着他的脖子,“爸爸,我好难过。”

    “我们轩奇怎么了?”

    “意墨突然消失了,我找不到他了!”

    “意墨,是你小叔的儿子吗?”之前他见过,也很有印象,是尘喜欢的女人的儿子,如果他消失了,那么他的妈妈呢?想到这里,连忙追问身边的小女人,“意墨的妈妈也跟着失踪了?”

    陈尤嘉点点头,“我四处打听过,他们一家好像搬走了,就连曾经的缘起都关门了,我也找不到他们,轩奇想意墨了,所以总是追问我,意墨妈妈最近不是和你堂弟在恋爱吗?要不然你帮忙问问他,看看意墨是不是和你堂弟在一起。”

    闵御闻凝眉,怪不得堂弟这几日的脾气很是古怪,有些阴阳怪气的。

    “这事儿,恐怕我堂弟也不太清楚。走吧,我们带轩奇转转,我明天回京城去问问他。”

    “好。”陈尤嘉可以拒绝闵御闻的好,却不能代替儿子去拒绝闵御闻的父爱。

    看着他们父子两个人玩的那么开心,一时间也是百感交集,如果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该有多么的好?那么她也就没有那么多的顾虑了,他们一家三口就可以永远的在一起了。

    *

    今天算是八大家族小一辈人的聚会,好不容易聚齐了人,有人豪气的包下了京城的最大的六星级曼格丽酒店最豪华的融汇厅,各家名门公子,淑媛还没有到,服务员已经开始忙的不可开交了。

    闵御尘不想去,却是被自家堂哥拉了过去,主要用意就是想灌醉了闵御尘,看看这个臭小子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闵御馨挽着哥哥的手,“去吧,去吧,哥哥,晚上回来晚了,我们还可以一道回家,不是挺好的吗?”

    “御闻也去,你们也可以一道回家。”

    闵御闻轻咳了两声,“我恐怕不行,说不定还要和朋友喝多两杯,到时候还不知道谁要送咱们馨儿回家呢?”

    今日堂哥可是交代了自己任务了,她很关心,哥哥与那位姐姐相处的怎么样了,是不是真的像堂哥说的,人都失踪了,还是一个人硬挺着。

    无奈之下,闵御尘答应了。

    八大家族的朋友圈一听说闵御尘会去,本来一些不打算凑热闹的命门淑媛集体动了起来,又是买新衣服,又是做头发,又是美容的,集体都开始不消停了,倒是好过了美容院和各大商场。

    夜还没有降临,曼格丽酒店已经是门庭若市了。

    因为今天如此盛大的排场,酒店门前停满了各种豪车,停车小弟都快要忙不过来了,乐悠悠已经等得有些不耐烦了,“这群人是不是不知道老娘今天火大啊?”

    开车的第五念不由得抿唇而笑,“不就是小绝为了女朋友拒绝你的邀请吗?至于这么生气吗?”她这个亲姐姐都没有那么生气,她却好,活似自己的儿子被儿媳妇抢走的架势,差点就要抱着她哭了。

    “你懂什么啊,这是小绝拒绝我们的第一步,再然后他就会总拒绝我们。”

    “难道你不希望他有女朋友?”在第五念看来,如果小绝能够幸福,自然是最好的。

    “当然希望啊,可是我们看着他长大,还那么小的一团,突然长大了,还有了喜欢的女孩子,说不定哪天会结婚生子,去过他自己的人生,我的心就瞬间难过的不像话了。”

    “纯粹的老婆婆心里。”

    “总之有点小不舒服,但是咱们小绝的幸福还是最重要的。只是,今天怎么会这么多人,难不成全京城的人都跑到这里来吃饭消遣了不成?”

    “你先下车去看看你的朋友来没来吧,我等会停好车子了,去找你们。”

    “也好,若芯正好给我电话了。”乐悠悠晃动着手中的电话,“等会儿给你介绍个小妹妹给你认识,之前在英格兰她一直跟着我共事,在工作能力上绝对没话说。”

    “会捉鬼吗?”

    乐悠悠不雅的翻着白眼,“当然不会了,我亲生父母的家族搞得是金融好吗?”

    “金融,我记得好像是房地产,不对,是什么新科技?”其实第五念自己也记不住。

    乐悠悠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算了,你还是别费心去记了,你就记着,你的好姐妹我现在很牛逼,绝对可以让你在这个世界上横着走。”

    第五念扑哧一笑,“我可记住了,以后我也不用害怕会得罪谁了,乐大小姐你可要罩着我!”

    乐悠悠掐腰狂笑,“当然没问题了。”

    “得了,我不和你扯了,我去看看顾若芯到哪里了。”

    “嗯,等会儿电话联系。”

    乐悠悠滑下了接听键,“我到门口了,也不知道今天曼格丽怎么回事,人好多,连停车都费劲儿。”

    “老板,我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顾若芯有气无力,想到自己竟然蠢到和那些人的宴会撞到了一起,她的内心就是一片昏暗。

    “你怎么了?这么无精打采的?”

    “老板,本来我觉得安排在自家的曼格丽酒店没什么问题,可是你知道八大家族的那些公子哥大小姐也在这间酒店包场,我真是觉得自己蠢死了。”顾若芯因为私生女的身份,一直都被那些圈子的人排斥,见了面也总是冷嘲热讽的,一向她也不在乎这些,可是今天难得和老板,还有她的好姐妹出来吃饭,若是因为自己连累他们也被人侮辱,她就是真的难辞其咎了。

    “他们吃他们的,我们吃我们,有我在,他们若是敢欺负你,我绝不轻饶,再说了,我们在自己家吃饭,该他们鸟事儿?”曼格丽属于乐家的产业。

    听到老板的维护,顾若芯不由得一笑,“成,你在哪里了,我去接你。”

    “已经走到大厅了,你还是在二楼包间等我好了。”

    顾若芯挂断了电话,正准备掉头回包房等老板,却没有想到冤家路窄,竟然碰见了顾小爱和顾小路这对狼狈为奸的堂姐妹,身后还跟着八大家族其他的小公主,公子哥。

    见到顾若芯出现在这里,顾小爱想到了那日的狼狈,莫名其妙的被自己叔叔教训了,这笔账统统算到了顾若芯的头上了,指着他愤怒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顾若芯懒得搭理她,掉头就走。

    这么多人的面前,一个私生女对她如此无视,还让不让她在八大家族面前混了。

    “你给我站住。”

    顾若芯置若罔闻,离开的脚步根本就没有停下来。

    “小爱,你家若芯都是这么有个性吗?”

    “不会在家也是这副样子吧?”

    “你说你一个正经八百的大小姐居然被这种私生女压得死死的,我看了都心酸。”

    闵御馨蹙眉,这些人怎么都煽风点火呢,明知道顾小爱的脾气暴躁,“小爱姐,你别生气了,咱们还是进去吧,站在这里吵架总归是不大好,一会儿顾南哥哥出来了,肯定会生气的。”顾小爱天不怕地不怕,最怕的就是自己的亲哥哥,顾南。

    提到顾南,顾小爱的确有点心虚了。

    可是她今天被那么多人暗讽她离婚的事情,这口恶气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八大家族都连在一起的,所以她也不能朝着他们发火,只能让顾若芯成为自己的出气筒。

    “你给我站住!我让你走了吗?”顾小爱即使穿着高跟鞋,奔跑起来也是不费一点事儿,一把就揪住了顾若芯的头发,这一举动可谓是吓坏了所有人,在场的所有人都惊呼了起来,还是闵御馨最先反应过来,喊了一个好姐妹,“去找顾南哥哥过来。”话落,就冲向了前方,“小爱姐,你快点松手。”

    顾若芯疼的眉头直皱,眼见她的手死死的扣紧着自己的头发,扣住她的手腕儿,冷冷的说道,“松手。”

    因为头发被人抓在手里,顾若芯的举止有些受限。

    顾小爱却是得意的挑着眉头,“我就不松,看你想怎么样?”

    一群人眼见事情闹得有点大,生怕自己回家受罚,连忙劝着顾小爱松手,所以这个时候根本没看见有人从他们中间穿过,等到他们反应过来的时候,那个身穿粉红色连衣裙的女人已经上前抓住了顾小爱的头发,众人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气,这是什么情况。

    顾小爱吃痛的松了手,“痛,该死的,是谁抓着我的头发。”斜了对方一眼,顾小爱很确定自己不认识眼前这个凶神恶煞的女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谁?我命令你赶快放手。”最近她活的实在是太压抑,处处受气,她今天抓着顾若芯也只是为了出口恶气,谁让她是私生女,欺负她肯定不用理由。

    “不错,还有力气和我耍大小姐派头,看来你也不疼,那就抓着吧!”说罢,一路就要拖着顾小爱去自己的包间。

    闵御馨认出了眼前这个人是谁,“悠悠姐。”

    乐悠悠抬眼看向了闵御馨,很显然也认出了第五绝的小女友,“原来是小绝的女朋友,对了,小绝不是说和你一起来参加什么聚会吗?”

    闵御馨没有想过,那日见到的乐悠悠还有这么火爆的一面,“他,他公司还有点事情,说等一会儿晚点来。”

    “嗯,有时间咱们姐妹俩再聚。”说罢就拖着呜嗷乱叫的顾小爱走出了一米开外。

    乐悠悠如此粗暴的行为着实震惊了八大家族的圈子,“悠悠姐,你可不可以先放开小爱姐。”

    “馨儿,你认识这个贱女人?”

    闵御馨咽了咽口水,点点头。

    乐悠悠耸耸肩,却是松开了顾小爱的头发,趁其不备,照着她撅起的屁股就是狠踢,直接让她跌了个狗吃屎,因为上演了这么一处,四周早已经围满了人群。

    “御馨,告诉姐姐,她的名字。”

    顾小爱疼的骨头都快要散架了,想到自己今天这么狼狈,甚至还被一个无名小卒欺负,气的眼泪直掉。

    闵御馨是彻底被吓傻了,发现乐悠悠看着自己笑的如沐春风,立刻脱口道,“顾小爱。”

    “很好,顾小爱,你这个名字白起了,一点也没招人喜爱。”将顾若芯拉倒自己的身边,“看着你眼前的这个人,顾若芯,我乐悠悠的人,你若是再敢得罪她,小心老娘扒了你的皮,将你脱光了丢出喂乞丐。”

    顾若芯一怔,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儿,还从来没有人如此维护自己,或许别人不知道八大家族的势力,可是在华夏国,得罪八大家族任何一个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但是老板肯为她做到如此地步,怎能让人不敢动。

    “你,你这个蠢女人,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在华夏国还没有人敢得罪我们顾家的。”指着乐悠悠的手指都在轻颤,几乎是愤怒的嘶吼,“我让你在华夏国没得混。”

    乐悠悠挑挑眉,无所畏惧的模样实在是太让人来气了,至少顾小爱就被气坏了,再听她接下来的话,更是气到浑身都在颤抖,“还从来没有人敢对我这么说话,前两年有这么对我说话的人,现在坟头草都长高了好几米了,我叫乐悠悠,等着你的报复。”

    此时,融汇厅有很多人走了出来,目的是顾小爱和乐悠悠的方向。

    闵御馨见到自家哥哥来了,朝着他招招手,闵御尘瞄了一眼,朝着自家妹妹走去。

    顾小爱眼睛触及到了闵御闻,不想自己最狼狈的时候被他撞见了,顿时觉得脸面全丢尽了。

    顾南环视了一圈,看了一眼狼狈的妹妹,将平静如水的目光定格在了顾若芯的身上,询问道,“若芯,你说,发生了什么事情?”

    顾若芯耸耸肩,“你问他们吧,他们说发生了什么就发生什么了?”

    顾南的脸色顿时黑了下去,对于这个堂妹,他不太亲近,所以也拿捏不准她的个性,乐悠悠环胸,最看不惯这些人装逼的态度,“这位帅哥,我来告诉你发生了什么事情,顾小爱抓着若芯的头发,我就耗住了你顾小爱的头发,这事儿总得礼尚往来吧,顾小爱威胁了我,我也没示弱,告诉她,老娘不怕,就是这么回事。”

    顾南蹙眉,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当着他们八大家族的面还能保持如此粗俗的女人。

    顾小爱委屈的吸了吸鼻子,立刻变成了小可怜,“哥,顾若芯联合外人来欺负我,他们可都是人证,看的清清楚楚。”

    顾若芯冷笑一声,“顾小爱,你说错了一句话,我家老板不是外人,而你才是那个外人。”

    顾南冷冷的瞥了一眼顾若芯,不记得二叔家的私生女这么多话。

    不过顾家的笑话,还轮不到别人来看,“顾小爱,顾若芯,你们两个人回家。”

    乐悠悠不乐意了,“你是个什么鬼,敢命令我的人?”

    “这位小姐,这是我们顾家的家事,还请你不要插手,如若不然,我就请你出去。”顾南难得的好脾气也难以维持下去了。

    “狗屁家事,现在顾若芯是我的人,你们谁敢动她,我就和谁翻脸。”眼见乐悠悠掐起了腰,那活似黑脸包公的架势,不由得吓得其他人倒抽一口气,话说八大家族里排得上面瘫冰块脸的人就有顾南一个,和闵御尘,祝闲歌三人并列前三。很少会有人不知死活的去敢得罪这三个人,看见乐悠悠这么横,多少有些震惊。

    乐悠悠也算是第五绝的姐姐,闵御馨不希望乐悠悠吃亏,不免打圆场,“顾南哥哥,其实若芯根本不是来参加我们的聚会,而是和悠悠姐吃饭的,我们就这么让若芯回去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闵御尘看了一眼顾若芯和乐悠悠,妹妹能帮助他们说话,肯定有什么原因。

    顾南看了一眼闵御馨,“顾小爱,在我没生气之前,马上回家。”

    顾小爱面对爸爸妈妈还能据理力争,可是面对这个哥哥,可是大气不敢喘,即使不甘心,却也没有办法。

    乐悠悠叹了口气,“御馨,今天给你添麻烦。”不想让她为难,所以这事儿她也不打算闹僵了,对谁都不好。

    “没关系,悠悠姐。”小声的向哥哥解释,“这位姐姐是阿绝从小长大的姐姐。”

    “既然没事儿了,我们回去吧!”闵御尘一声令下,其他人自然也没什么好说的,掉头准备朝着融汇厅走去。

    “乐悠悠,你敢不敢告诉我,你这是在玩儿古惑仔吗?你自己以一单挑,打群架啊?”蓦地出现的惊呼惹来所有的回眸,很想看看这么神经大条的女人到底是谁?

    关键是当着他们八大家族的面,竟然什么都敢说,这个女人不是不怕死,就是脑袋不好用了。

    “拜托,我是傻子吗,单挑这么多人?”

    “我怕你冲动不是吗?再说”

    “念念?”

    第五念浑身一震,尽管身后的声音很轻很轻,放佛那声音钻进了她的心脏最深处,骤然一疼,她连回头都不敢,怕是自己的幻听,更怕是真的。

    “念念?”

    第五念阖上了通红的双眼,不是假的,是真的,他就站在自己的身后,站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本以为今生都不会再相遇,他们却在分手后的一个月又再次重逢了,老天爷是不是见不得她表面这般没心没肺,故意让闵御尘来考验她的。

    在场所有的人无比震惊的看着闵御尘,又看了看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女人,他们很确认闵御尘在看谁?

    他不是晚年冰块,不接近女色吗?

    现在一副深情款款的盯着一个女人看,是不是有点太惊悚了?

    他们更想知道,这个女人是谁?

    闵御馨吃惊的询问,“哥哥,你认识阿绝的姐姐?”

    此时此刻,闵御尘听不见任何的声音,在他的心里眼里,唯有第五念一人。

    第五念故意装作听不见,拉着同样好奇的乐悠悠,神色慌张的说道,“不是说要吃饭吗?走啊,我们现在就去!”

    眼见她真的要走,闵御尘上前了几步,语气甚是委屈的说道,“念念,你和我制定了条约,不论是生气还是冷战,都不要超过三十秒,可是现在已经超过一个月了!”

    第五念的心泛着难以言喻的痛,瞬间泪奔!

    ------题外话------

    今天的结束了,看完是不是很想寄刀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