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1 一解相思之苦
    “我这人相信眼缘,初见我就觉得你让我有种很熟悉的感觉,所以我相信自己的直觉。”

    方以萝将自己的头靠在第五念的肩膀上,眼睛飘向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姐姐,我好想回到以前,可我又很怕,怕你会恨我。”

    第五念微微一怔,虽然她有时候也不解,以萝总喊自己姐姐,每当她叫自己姐姐的时候,心里都会有些难以言喻的疼痛,直觉告诉自己,她这声姐姐喊得是自己,可又不是自己。

    后来她想,很有可能她长得很像方以萝的那位姐姐。

    “以萝?”

    这声以萝唤醒了她些许的神智,怔怔的近在咫尺的第五念,眼底不由得划过一丝失落,“念念,我虽然不知道你遇见了什么难解决的问题,我可能也帮不上你什么忙,但是我希望你做的任何决定都不要让自己后悔,虽然我们都知道人会有下一辈子,可是下辈子你还会遇见你想要遇见的那个人吗?”

    第五念的心蓦地一颤,泛着莫名的疼意。

    “我记得自己在书本上看过一句话,无论爱与不爱,下辈子我们都有可能不会遇见。”

    她沉默了。

    “早点睡吧,明天早上不是要去上学吗?”

    “嗯!嗯?完了,我竟然忘记自己答应毛叔明天去学校报到了。”

    看着第五念从沙发上蹭的一下跳了起来,然后开始手忙脚乱的收拾书本,方以萝不由得轻笑了起来,“所以别迟到了,我真怕毛叔对你又是老套路,一哭二闹三上吊。”

    第五念扯出一副惨兮兮的表情,“我真的太想拒绝这老头了,可是我也怕死了她一哭二闹三上吊,顺便找我姑姑来教育我,我都这么大岁数了,唯一会的就是捉鬼,你说让我去课堂上坐着记笔记,还念书,简直就是无形的折磨。”

    “忍一忍吧,我相信以你的能力,一个学期准保可以大学毕业,好歹也得大学毕业啊!”

    唉,她都快死了,还考个屁大学,这事儿和毛叔一说,他肯定要瞪眼睛。

    第五念起来的时候,还有些睡眠不足,方以萝已经准保好早餐了,带着意墨去上学了,暂时只剩下她一个人了。

    失眠了一夜,有些睡眠不足,叼着面包片都有些昏昏欲睡。

    若是手机铃声响起,她恐怕就要趴在桌子上睡着了,胡乱的按下了接听键,“喂?”

    “姐姐,我在外面。”

    第五念瞬间清醒了不少,“什么?”

    “你今天不是要上学吗?我来接你,我们一起走。”

    “喔,我喝完最后一口牛奶,你等我一下。”

    “好。”

    急匆匆的吃完了早餐,顺便将桌子上的早餐撤了下去,然后刷干净碗,第五念奔出家门是十五分钟以后的事情,出了家门,第五绝坐在自行车上等着她,他就停在了大叔之下,太阳透过树枝撒下了零碎的阳光,他今日的穿着很阳光,很符合时下的大学生,“姐?”他朝着第五念招招手,仿若是漫画里走出来的翩翩公子,令人不由得心旷神怡。

    第五念抿唇而笑,内心充满了感动,在她的印象里,第五绝该是一团肉呼呼的小模样,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已经变成了挺拔的男子,高大足以能够将她拥入怀中,她的弟弟长大了,长成了一个很好的人,以后也会过自己的人生,这就是她对他的期望。

    踏前几步,来到他的对面,“你今天怎么这么环保?”

    “嗯,想带你感受一下大学生的氛围,别上了一回大学,连被男生带着骑单车的经历都没有。”

    听到他打趣自己,第五念气笑,轻轻捏了捏他的脸颊,换来他的闪躲,“姐,你能不能和悠悠姐改改这个毛病,能不能别动不动就捏我的脸,我都这么大了,被人看见多丢人。”

    “臭小子,打是亲骂是爱,你也不看看我有多么的爱你,我看你就是有了小女朋友,就忘了我们这些姐姐了。”她故意捻酸。

    第五绝叹了口气,“成,以后别当着人前捏我的脸。”

    第五念看了一眼后座,小绝很贴心的给她垫了一个垫子,她微微勾起了唇角,纤细嫩白的小手挽着他的腰,坐上了后座,“我们走吧!”

    说句实话,姐姐看起来的并不是那种纤弱的类型,可是坐在后面,他将自行车骑动的时候,才发现自己并不需要费多大的力气,“姐姐,你最近是不是没有好好的吃饭?”

    第五念轻拍了他的后背,“你这么小小的年纪,怎么像是老妈子一样,以萝也是这样,每天都给准备那么多的东西,我怎么可能吃得下?”

    听到他谈论方以萝,第五绝眼底划过一丝阴郁,“姐姐,你为什么那么喜欢方以萝?”虚伪,阴暗,充满了算计,他以为姐姐的眼光很独到,总会看见这个女人的真面目,却是没有想到,时隔快六年了,她好像更加依赖方以萝了。

    “我也很想问问你,你为什么那么讨厌以萝,她是有哪里得罪你吗?”

    第五绝怎么说,告诉姐姐,在她看不见的时候,她有多么的不堪,企图爬上自己的床,并且成功了,害的他现在对于其他女人都产生了一种厌恶,这种现象还是在御馨出现以后才打破。

    见他不说话了,第五念叹了一口气,“我也不是要勉强你的喜好,看人不能看一面,你想想她为什么这么做的目的,虽然我不知道你们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说因为你姐,也要和她好好相处吧,毕竟她是我儿子的亲妈。”

    第五绝蹙眉问道,“姐姐,你就从来不关心,她为什么要把孩子挂在你的名下?”这是他最无法理解的,姐姐现在还年轻,挂着未婚妈妈的名头,还有哪个男人敢做他的姐夫。

    “她对我提出的要求我总是无法拒绝,以前会好奇,现在不会了,我白捡这么大的儿子,你都不知道悠悠有多么的羡慕我。”

    他已经无法理解姐姐的思维了,“你以后怎么结婚?”

    第五念搂紧了弟弟的腰,将小脸深深的埋在了他的后背,声音透着几分疲惫,“小绝,姐姐这辈子都不嫁人,让你养我一辈子好不好?”

    第五绝心头泛着一丝的疼,“那御馨的大哥怎么办?”

    话题总算是绕到了关键问题上了,第五念掐着他的腰,换来第五绝的闷哼,眉头也仅仅只是皱了皱而已。“好啊,你这个臭小子竟然敢挖坑给我跳。”她就说嘛,这个臭小子怎么会那么好心送她去学校,原来是有目的在等着自己的。

    “姐姐,那天我去的晚点,所以很多事情都是听御馨说的,我觉得自己很失败,你恋爱了,我不知道,你失恋了,我不知道,甚至是为了什么失恋,我依旧是什么也不知道。”当时听说这件事情的时候,他有多么的震惊,甚至是脑海中一片空白,那一刻才明白,他对自己的姐姐太不了解了。

    “小绝,我很好,我和他可能是有缘无份吧!”

    “姐姐,你知道吗,你以前并不是这样的,遇见喜欢的东西会争取,哪怕不行也要撞撞南墙,至少证明自己努力过了,如果你真的喜欢御馨的大哥,为什么不努力争取呢?你是担心门当户对的问题?”他大概能够猜的到的问题就是门户之见,其余的真的想不到。

    “小绝,你要明白,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事情不是你争取了就会有机会,你别为我担心了,还是说说你和御馨的事情吧,姐姐很喜欢御馨,所以你不能欺负人家知道吗?”

    第五绝的心情更加沉重了,面对总是逃避问题的姐姐,他也不知道该如何的安慰了,“姐姐,我知道你有事儿从来不和我说,在你的心里,你一直把我当成那个还是会需要你保护的孩子,可是我已经不是了。”

    第五念搂紧他的腰,趴在他的后背上,红了眼眶,“小绝,姐姐累了,我们不谈这个好吗?”

    此时他已经骑着自行车穿过了校园,男的帅气斯文,女的漂亮娇媚,自行车所过之处,形成了一道亮丽的风景线。真的是非常唯美的画面,那个不是他们学校的校草吗?他最近不是和闵家的小公主在交往吗?怎么会明目张胆的载着别的女人,将闵御馨置于何地?

    将姐姐送到他们的教学楼,第五绝望着她离开的背影,心头的疑惑丝毫未解,更添一抹忧愁。

    骑着车子来到了和御馨约定好的地点,她早已经等在原地了,急的团团转了,看见男朋友来了,她立刻招手,“小绝,姐姐说了什么?”

    第五绝失望的摇摇头,“我姐姐什么都没说,你哥哥呢?”

    闵御馨轻叹了口气,“我哥的嘴巴比棒槌还硬,他不想说的事情,打死他都不会说的。你先把你姐的电话给我!”

    “你要做什么?”

    “当然是要给我哥一解相思之苦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