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17 通话(三更)
    “你还没有安全到家,我睡不着。”

    第五念眉眼含笑,“等我回去给你唱摇篮曲啊!”

    第五意墨撅起了小嘴巴,“妈妈,我都长大了,不需要摇篮曲。”

    “好吧,那你先试着睡睡,等一下我回去你还没有睡着,我们一起睡。”

    “好吧,那你开车要注意安全。”

    “好。”

    过了几秒钟,小家伙也没有挂断电话,第五念不由得发问,“意墨,你怎么了?”她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小家伙不适应新的环境,“是不是不喜欢现在的幼儿园?”

    “这里没有轩奇,没有爸爸。”

    第五念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想到身后的宋莫兰,脸色莫名的红了几分。

    宋莫兰心想,这句爸爸应该说的是尘儿。

    “妈妈。”小家伙心里好像有些憋得慌。

    “什么?”

    “我们真的不能和爸爸生活在一起吗?”

    第五念干咳了几声,意墨很少会有这么沮丧的时候,多半是在幼儿园受了委屈,所以这个时候她也顾不上身后的宋莫兰了,尽量将自己的声音放得轻柔一点,“意墨,是不是遇见了什么事儿?”

    第五意听到妈妈这么问,立刻哽咽了,在电话那头缓了好半响,才开口说道,“妈妈,我没事儿。”

    许是音响声音的效果特别好,连宋莫兰都能听到孩子难过的情绪,即使没有看见对面那个孩子,也会因为他的乖巧懂事而心疼,左右不过四五岁的孩子,并不能像大人一样会控制自己的情绪,去隐瞒自己的难过,可是关键时刻还是会说我没事儿,这样的孩子成熟的莫名让人心疼。

    连她都想看看这个孩子到底长的什么模样,肯让自己的儿子百般的维护。

    第五念想了想,然后问道,“是不是和幼儿园的小朋友相处的不愉快?”

    第五意墨沉默了片刻,不知小脑袋瓜在想什么,“妈妈,是不是爸爸的家人不接受我的存在?”

    小家伙的情绪异常低落,差一点就纠痛了宋莫兰的心。

    第五念拧眉,“胡说,我们意墨这么可爱,谁见到你都会喜欢你的。”

    “我是你的儿子,你当然会这么说了,如果真的是因为我,妈妈就和爸爸的家人说清楚,我并不是妈妈的亲生孩子。”第五意墨坐在床上垂头丧气的继续说道,“这样爸爸是不是就回来了,我有爸爸了,然后幼稚园的小朋友就不会不和我玩儿了。”

    第五念双手握紧了方向盘,蓦地红了眼眶,“意墨,你听妈妈说,小朋友不和你玩儿不是因为你没有爸爸,可能是因为不熟悉,我们意墨歉让,友爱,他们早晚会喜欢意墨,会真心愿意和你做朋友的。”

    宋莫兰眼底闪过一丝柔光,第五念没有教育孩子不要和那些小朋友亲近,反而是告诉他只要你谦让,友爱,小朋友早晚会喜欢上你的。

    这一点,令她很是赞赏,毕竟小孩子的心思是最单纯的,你怎么教导,他就怎么听。

    父母才是孩子最好的榜样,她的家教令她很满意。

    第五意墨抿了抿唇,“嗯,妈妈,我知道了,这事儿别和以萝妈妈说。”

    “为什么?”

    “我怕她听了会哭。”

    “小鬼,你担心她知道了难过,就不担心我会伤心吗?”第五念满嘴捻酸,酸的要死掉了,绝对是吃儿子的醋了。

    “才不是呢,你伤心我也会难过,可是以萝妈妈的另一半连个影子都没有,但是妈妈你就不同了,你有爸爸啊!”

    “你这理论一套一套的,我说不过你了。”

    “妈妈,你专心开车吧,我先睡觉了。”

    “好。”两人挂断了电话,第五念没有解释,宋莫兰也并没有过多的追问,倒是悄悄的记下了意墨的名字。

    气氛又回归了平静,直至将她送回了军区大院,目送着她走进了戒备森严的院落,她才驱车离开。

    回到家的时候,以萝趴在桌子上,埋首在一堆账单之中,许是新工作太过繁重,都将工作带回家做了,做了一半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恬静纯然的睡颜,有些许的碎发遮住了小脸,第五念已经有些后悔了,因为自己的事情,放弃了a市的一切,让他们母子俩跑到这里来适应新的环境。

    从一对账目之中拿出她未做完的账,第五念扫了一眼,将计算机关闭音效,然后开始算起了账目。

    大概一个多小时算完账,然后从沙发上拿出了一条毛毯轻轻的披在了方以萝瘦弱的肩膀之上。

    第五念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气,随后去了意墨的房间,小家伙睡着了,眼角挂着可疑的泪痕,明明知道那些小鬼只是孩子,可是依旧还是会生气,没有爸爸的孩子就那么好欺负吗?

    她深深的能够体会到,自己懂事以来所面对的嘴脸,没有爸爸的滋味有多么的难过,明明爸爸还在,她却被叫成了野孩子,每次家长会,去的人都是霍姨,爸爸永远是缺席的那一个。

    以前她有不满,有不甘,可是她如何去恨一个深爱妈妈的爸爸,也的确是因为她的到来,爸爸才会失去心爱的妈妈。

    想到以前的种种,第五念很是无助。

    她无数次的安慰自己,爸爸不是不爱她,只是不知道该如何爱她。

    没关系,她相信,爸爸总有一天会明白。

    第五念抚摸着儿子的睡颜,满是愧疚与自责。“意墨,或许是妈妈错了,不该为难你和以萝。”

    她一夜未睡,翻来覆去睡不着,她不知道该如何说起自己的事情,更加不知道该如何面对闵御尘。

    早上顶着一副熊猫眼起床,下楼的时候,看见以萝还趴在桌子上睡觉,然后开始拿出食材下面条,多下了两个人份儿的,带出了以萝和意墨的早餐。

    许是闻到了饭香,方以萝揉了揉眼睛,看着铺满桌子上的账本,顿时吓得魂不守舍,“完了,我的账怎,怎么都做完了?”

    第五念懒懒的打了个哈气,“剩下的账我给你做完了,你看一下有没有不对的地方。”

    “你给我做完了?”

    “嗯,我看你那么累,就没叫你。”

    方以萝松了一大口气,像是泄了气的气球,顿时瘫软在椅子上,“我这几天被这些账本忙的晕头转向的,还麻烦你给做账,总之真好,我今天总算是可以交差了。”

    “你最好看一下,你们领导若是临时抽查,让你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怕你会露馅。”

    “嗯,谢谢你。你今天怎么起的那么早?”

    “嗯,一会儿要去看一个病号,所以就起早了,我下了面条,等一下你和意墨吃点,我先走了。”

    “好,一会儿路上注意安全。”

    “今天我去接意墨放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