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0 悠悠被伤
    想到妈妈,不知何时陷入了沉思之中,连姑姑来都没有发现,第五姗姗看了一眼手札的书页,抚摸了侄女的小脑袋,第五念回神,看向了姑姑,“你什么时候来的?”

    第五姗姗回道,“来了一会儿了。”

    “想你妈妈了?”

    第五念低头看向了书页上的内容,此时便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了,明明刚刚有很思绪飞入脑海中,甚至想了很多,可是现在仔细回想起来,却发现自己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东方昇空与沐云瑶在第五家看来,就是个禁忌,谁谈论谁尴尬,甚至是没话。

    “念念,相信姑姑,你爸爸会回来的。”她的眼睛飘向了很远的地方,情绪异常的低落。

    第五念笑了笑,“嗯,我知道,好歹他也要回来见我最后一面吧!”

    “念念!”

    “好了,我是开玩笑的,对了姑姑,有件事情我想要问你。”

    “你说。”

    “你有见过被人控制的喜丧鬼吗?”

    “说的具体一点。”

    将那日在病房所看见的一切娓娓道来,隐去了所有人,包括闵御尘,唯独讲了那只喜丧鬼,“她的神智有些不清醒,像一个出生鬼,这只喜丧鬼我之前见过,并不是没有神智,姑姑可曾见过这样的喜丧鬼?”

    第五姗姗皱着眉头摇摇头,“有的时候我们一辈子都遇不见一个,毕竟喜丧鬼的形成是很难的,老天也不容许这样的存在,不得已才会存于世间,你说的这种情况更是前所未闻,我回去给你问问下面的小鬼。切记,遇见他们尽量躲着来,别傻乎乎的冲上去,折损了寿命,本来就剩下两年不到的时间,栽在喜丧鬼的手上不值得。”

    “我知道了,悠悠追着追踪鹤出去两天了。”

    “她回来到我牌位前上柱香,让我知道她平安归来了。”

    “嗯。”

    第五念纤长的手指摩擦着书页上的文字,眼睛却是飘向了远方,见她又失神了,第五姗姗不由得叹了口气说道,“念念,可是想他了?”

    她低下了头,有些话不知道该如何对姑姑说。

    不用想也知道的事情,最初的几年,她的情绪不比念念好到哪里去,想起来的时候就不停的掉眼泪,哪怕是现在想起来,还是会异常的难受,她不知道他一个人在异国他乡过得好不好,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么做是对是错,无数次拿起了电话,最终却是只能再放下,“念念,既然做了决定,就不要犹豫,休书之事,姑姑再帮你打听打听,我也深知你暂时放不下闵御尘,以后,以”接下来的话,她有些说不出口了,如果真的那么容易忘记一个人,她也不会编织了一场一场的回忆,现在其中无法自拔。

    第五念抬起了水眸,“姑姑,你可曾悔过?其实你们可以幸福的过余下的十年,最起码你们之间有一个美好的回忆,日后想起来也不会如此的难过。”

    第五姗姗怔怔的看着侄女,“悠悠那个丫头对你洗脑了?”

    “我”

    “念念,你可有想过,我与他或许会幸福度过余下十年,可是十年后呢,和我在一起深到不能再去爱别人,才是我心中最痛,二十八岁,说年轻也不年轻了,将一个人掩埋在心底,再去接受另外一个人,念念,你以为需要多久的时间?”

    姑姑的话,仿若是那洪亮的钟声,声声撞击着她的心脏,疼的不知所以。

    企图想要喝口水,却发现自己连拿起水杯的力量都没有了。

    “死了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活着的人,每日每夜的煎熬,全部的时间用来想念吗?”

    “姑姑,我又遇见了他!”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如果不仔细听,几乎听不到。

    第五姗姗眼睛里充满了不可置信,不由得苦涩一笑,“念念,有些事情可能真的是我们无法摆脱掉的,至于你想怎么做,姑姑都不会再插手了。”摸了摸她柔软的发丝,心中无限感慨,“我无数次希望自己的人生会出现奇迹,如今,我也恨不能你的人生出现奇迹。”

    “姑姑,我狠过心,逃避过,你说,安豫离开了你,就过得好了吗?”

    本来今日第五姗姗想提命簿之事,却是被念念的一句话打入了谷底。

    安豫,过的好吗?

    现在想起她来,是否还会有恨?

    当天夜里,乐悠悠是受了伤回来的。

    第五念将她扶进了房间,“你,你怎么受伤了?与喜丧鬼交手了?”

    乐悠悠捂着受伤的胸口,脸上毫无血色,忍不住轻哼了一声,“你当我傻啊,我可怕天谴,就是中途被一个妖怪拦了下来。”想起来那个贱人,乐悠悠不由得握紧了小手成拳,重重的砸在了床上,“该死的蜘蛛精,老娘下次见到她之后,坚决不能饶了她。”

    “蜘蛛精?”呼之欲出的答案,“我可能知道是谁控制了喜丧鬼。”

    “还真是你的旧识,一看见你的追踪鹤就要和我较量一翻,奶奶个腿儿的,根本不给我考虑要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一场大战就这么被乐悠悠轻描淡写而过了。“是谁?”

    第五念却是非常明白,悠悠肯定是遭遇了更猛烈的攻击。

    她的表情不由得多了几分的凝重,“旱魃的手下。”

    乐悠悠差点没从床上跳了起来,本想拍拍好姐妹,却因为伤势,惹来她一阵哀嚎,“旱魃有下落了,这是件好事儿啊!”她不怕旱魃有多么的厉害,就怕旱魃不出来。

    只要旱魃出来,合力击杀,念念就有活下去的希望。

    “当初我伤了黑曼,如今蜘蛛精伤你,不过是为了给我个下马威,这事儿必须要禀告给姑姑,旱魃捉住了喜丧鬼,肯定是有什么阴谋,我就说谁能有那么大的胆子,竟然不怕遭天谴。”

    “我总觉得喜丧鬼就是冲着你来的,你说你是不是上辈子得罪过人家?”

    “不论上辈子得没得罪过她,第五家与她只能存一个。”第五念看着她难受的滋味儿,“我还是带你去医院吧!”

    说到医院,乐悠悠敬谢不敏,那个地方闹腾着,根本不能让人好好的休息。

    摇着头死命拒绝,“我不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