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2 其他的地方看完了(三更)
    “姐姐,悠悠姐是怎么受伤的?”

    “贪财,遇见打劫的人,死活不撒手,叫人给揍了。”第五念说起谎来面不改色。

    第五绝仅仅只是皱了皱眉头,随即便没有再说话。

    他知道姐姐没有说实话,隐隐感觉到,这件事情她想瞒的人只有自己。

    “你先带霍姨回家好好的休息,明天早上来换我。”

    “好。”

    待第五绝走后,第五念以血为朱砂,在空中随手画出金光微闪的符咒,启动的瞬间还能够看见转动的罗盘,正以一种飞快的速度转动起来,达到了极致,最后就隐没在了空气之中。

    看了一眼悠悠,眉头不再紧缩,渐渐有所缓和,摸了摸她的额头,稍稍还有点热,却不再像刚来医院时那般滚烫,她不由得松了一口气,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气,“你不用陪着我了,悠悠是个女孩子,你留在这里也不方便。”

    “你一个人在这里我也不放心,这样吧,我去顾南那里,你有什么事情就给我打电话。”

    第五念揉着泛疼的眉心,自知即使拒绝也未必好用。“好。”看了一眼点滴的容量,至少需要一个小时才能打完,她设置了一个十五分钟的闹钟,生怕自己睡着了。

    窝在沙发上小眯了起来,因为听不见鬼哭狼嚎,所以她几乎是闭上眼睛就睡着了。

    到顾南的办公室,他正泡面,还没来及吃,就被闵御尘抢走了。

    顾南眉头一拧,从办公装下又拿出了一碗方便面,决定不与他一般计较,“别告诉我,你今天晚上要在我这里窝一宿。”

    “你有意见?”

    “有意见有用吗?”

    “没用。”

    “上铺给你,我们互相不打扰。”

    两个人开始默默的吃着泡面,依照念念的解释,可见第五绝什么也不知道,起初他想询问第五绝,关于念念的情况,今日一见,就算是问了也没用。

    看来这事儿,还得他自己调查,或许可以找那位霍姨。

    拿出了手机,闵御尘开始翻找着外卖,点了两样粥,还有玫瑰花卷,蟹黄包,锁定位置以后,点击购买。

    “您已下单成功!”

    顾南不由得抬头看了一眼闵御尘,买的东西绝对不可能是给他们两个的,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那个女孩子,顾南有些不懂,“她到底哪里比祝心妍好?”自从韩潇媛死了以后,几乎所有人都认定了闵御尘早晚有一天会娶祝心妍的。

    “哪儿都好。”

    很少能够听到闵御尘如此认可一个人,“你说祝心妍若是知道你的想法,该有多么的伤心。”

    “与我有关吗?”

    “我们都以为这么多年你只是无法忘记韩潇媛,所以才不肯接受祝心妍。”如今再见他这副德行,哪里像是忘不掉的样子,分明是连韩潇媛长什么样子都忘了。

    “现在你们知道也不晚。”

    “你”

    “能说点别的吗?祝奶奶最多还能有多久?”他想到了祝奶奶,按辈分来算,是祝心妍的姑奶奶,此时就住在这间医院,当年祝奶奶的丈夫为国捐躯,后带着孩子移民到了国外,儿子闯出一片天地,也娶了合心意的媳妇儿,生下了一个可爱的儿子,本该是苦尽甘来的时候,却是没有想到,儿子和儿媳妇因为空难也丧生了,留下幼小的孙子,却是患有一种罕见的疾病,当时谁也不知道,祝奶奶坚强的挺了过来,谁能想到,唯一的孙子未过十八岁就死了,独留她一个人。

    人生最苦的事情就是送走身边所有的亲人,这个世上最后独留她一个人。

    祝爷爷就这么一个妹妹,自是心疼不已。

    在前几年将他从国外接了回来,安排人照顾着,如今祝奶奶的年岁大了,身体各项机能都在衰竭,大限将至。

    生老病死是无法避免的!

    今日八大家族的长辈来医院就是为了祝奶奶的事情。

    当年那场战役,祝奶奶丈夫的牺牲换来了其他人生还的希望,自然,她的身体状况也牵动着其他八大家族的老一辈人的心。

    “也就这两个月吧!”

    闵御尘颔首,“爷爷他们知道吗?”

    “我想咱们爷爷心里应该有数,只是到了如今这个局面,谁都不愿意面对而已。”

    此时正好送来了外卖,闵御尘提着外卖来到了乐悠悠的病房,正好赶上第五念醒过来,抚摸着乐悠悠已经不热的额头,“我给你订了外卖,你晚上肯定没吃饭。”

    “你没休息?”

    “等你吃完我就去休息。”说罢打开的盒盖,将外卖一一摆在桌子上,“过来吃饭吧!”

    第五念坐在了沙发的另一边,捧着温热的粥却是没有任何的胃口,甚至还有点作呕,面色略显几分苍白,将粥碗放了下来,“我没有胃口。”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第五念看向了乐悠悠,“可能是太过担心和紧张吧,我真是一点胃口也没有。”

    闵御尘将粥碗的盒盖盖上,“你就是太累了,放在一边,歇一会儿再吃吧!”然后坐在了沙发的一头,拍拍自己的腿,“你睡会儿,我帮你看着。”

    第五念懒洋洋的打了一个哈气,实在是困得扛不住了,“嗯,等她的点滴完事儿了,你就回去休息。”说罢便枕在他的腿上,窝在沙发上睡着了,闵御尘将大衣盖在了她瘦弱的身体上。

    轻轻的抚摸着她的头发,闵御尘的思绪却是不知飘向了何处?

    乐悠悠醒过来是因为胸口太凉了,企图抓起身旁的被子,却发现自己牵动了闷痛的胸口,然后骤然一疼,蓦地睁开了眼睛,望着近在咫尺的帅气医生,一副冷冰冰的表情,低头看向自己的小黑蕾丝,还有胸口上覆盖着碍眼的听诊器,不由得彻底黑了脸,强忍着痛意拉过了自己的衣服。

    “帅哥,想看老娘的胸,能不能问问我本人的意见?”

    顾南看了她的胸口一眼,淤青已经全部显现出来,可见就没有半点美感,“我想看的是你的伤痕。”

    “为什么专看胸口?”

    “其他的地方看完了。”

    “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