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23 怀孕
    乐悠悠若不是太疼了,真的恨不得一拳抡起来,痛扁这种无耻的小人,看了别人的胸口还能这么理直气壮?

    “看完了能走吗?”

    顾南拧眉,“你的伤势很重,最近最好不要激动,心态放平和一点。”

    “你再不走,我的心态根本没法平和。”

    面对她的冷嘲热讽,顾南不为所动,在一旁的病例上不知记录着什么?

    闵御尘是早就醒了,因为第五念枕着自己的腿,所以没动。

    倒是乐悠悠见不得好友在这里熬夜陪着自己,“得了,沙发上那两个撒狗粮的,你们也赶快回去睡吧,我自己一个人能行。”

    顾南冷哼了一声,“你以为你是全球通啊,还你一个人能行,必须有人看护。”

    乐悠悠忍不住牙疼,对这个顾南真是说不出的讨厌,想也没想的拉住了他的冰凉的大手,“得了,老娘委屈点,就你看护了。”

    顾南不着痕迹的抽开了自己的手,“不好意思,我是今天值班的大夫。”

    乐悠悠冷冷一笑,“值班大夫啊,幸会幸会,今天可晚上就麻烦你了。”

    顾南淡淡的看了她一眼,然后掉头离开了。

    第五念今天睡得特别踏实,根本就没有清醒过来。

    乐悠悠拉上了被子,长吁了一口气,“等她醒了,就带她回去歇着吧!别在这里耗着。”

    闵御尘定定的看着乐悠悠,只见她皱着一张皱巴巴的小脸,侧过了身子,轻声的说道,“念念没让我说,我什么都不会和你说,毕竟我和她从小一起长大,我又不比霍姨是长辈,做错了什么事情,说错了什么话,念念也无计可施,而我,她可是真的会动手打我的。”

    闵御尘挑挑眉,嘴角勾起了一抹极浅的弧度,“那真是太遗憾了。”

    她轻哼了一声,“你倒是聪明。”

    “谢谢。”

    第五绝几乎是天一亮就来了,将姐姐换走,直到病房就剩下他们两个人了,“我姐说你是遇见小偷,人家抢包不给,所以被揍了?”

    乐悠悠捧着霍姨煮的汤,一边哧溜的喝着,一边点头说道,“嗯。”

    “我怎么记得你会点防身术?”

    “我会防身术有什么用,对方还是个练家子呢,不仅想抢老娘的包,还企图贪图我的美色,我自然是抵死不从,所以就被痛扁了!”她说的煞有其事。

    第五绝却是叹了口气,坐在了病床前,目不转睛的盯着很认真喝汤的乐悠悠,“悠悠姐,我是不是在你姐的眼里看来,特别的白痴,竟然会相信你们编的谎话?”

    乐悠悠放下了汤碗,“如果我说自己是被蜘蛛精所伤,你信吗?”

    第五绝忍不住开始有点头疼,“我知道你们都不想说,悠悠姐,你还是喝汤吧!”

    小绝啊,不是我们不想说,是说了你也不会相信,可恶,这个臭小子到底为什么见不到鬼呢?

    如果他能见鬼,这个谜底肯定早就解开了。

    说不定也更能接受方以萝,甚至是理解她所做的一切。

    因为这些日子,念念总是医院和家两点一线,所以很久没有上学了,东方照时间久了见不到第五念,不免有些急了,甚至做出跟踪第五绝这样的蠢事。

    为了甩掉东方照,第五绝回家的路程总是在变换,搞得东方照疲惫不已,却是无计可施。

    问了问身边的好友,“余焕,你说我这个小舅子怎么那么难搞定?”

    “阿照,人家好像根本不承认你是他姐夫吧?”

    “我一定会搞定我的女神,他叫姐夫是早晚的事情。”

    面对好友的自信,余焕透着一股深深的无力之感。

    霍姨给悠悠做了补身子的汤,还伴随着中草药的味道,第五念闻着口气中的味道,强压着难以言喻的恶心,趴在屋子里的马桶上吐了好几个来回了,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难受滋味儿。

    她蓦地想到了什么,冲回房间,拿起了手机看了看日期,算了算时间,骤然脸色一白。

    不,不可能。

    他们在一起也就两三天的功夫,怎么那么轻松就怀了?

    按压住内心的恐慌,她握紧了手中的电话,告诉自己,一定是最近太累了,压力太大了才会这样。

    对,一定是这样的。

    第五念只能如此催眠自己,安慰自己。

    即使如此,还是有些心不在焉的,提着保温杯去了医院。

    将车子停好,正准备朝着医院大楼走去,她竟然看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熟悉到令她所有的汗毛孔都在扩张,连想都没想就朝着那个身影追去。

    不知道自己阻拦了多少辆因为她的出现戛然而止的车子,也不知道自己恍恍惚惚看见的那么身影到底是不是他?

    明明十几年不见,她却是依旧能够认出那么高大挺拔的身影,令她的心都跟着瑟缩了起来,加快了脚步,她用力握紧了双手,红灯再次亮起来的时候,能够清楚的看见他随意飘来的注视,见到她的那一刻,对方的眼眸多了几分微闪,随即染上了一抹恨意与悲痛,惊得第五念蓦地退后了几步,浑身一软,直接坐在了地上。

    若不是因为有人拉住了她,恐怕就成为了方才疾驰而过的车下亡魂。

    一辆巴士驶过,第五念便再也看不见那个人的身影了。

    韩之寒本是跟着爷爷来看祝奶奶的,却不想在停车场看见神情恍惚的第五念,当他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的时候,他已经追上了第五念的脚步,甚至追了三条街。

    顺着她执着的视线看去,拥挤的街头,他甚至不知道第五念跟着是谁?

    就在她腿软的那一瞬间,他又是想也没想的将她拉起来,才没能让疾驰而过的车子将她撞飞了。

    再次低头看向她,泪水已经爬满了整张小脸。

    她握紧双手成拳,忍不住放声的哭了起来,他竟是恨她,哪怕仅仅只是一秒钟的对视,她依然能够感觉到他的恨意。

    明知道自己不该对他有任何的不满,在这个时候,第五念还是会觉得心好疼。

    “你”许是之前他们每一次相见,都是针尖对麦芒,她对自己没有什么好脸色,他亦是如此。第一次看见她如此失态的放声大哭,韩之寒竟是不知道该对她说点什么了?

    从怀中拿出手帕,“别哭了,丑死了。”

    第五念无动于衷,也不在乎任何人的眼光,满心的喜悦被那么怨恨般的注视瞬间熄灭了,如同冰水一般将她浇透了,现在不仅身体冷,连心都冷。

    韩之寒遇见这样的情况也不会安慰,给闵御尘打了一个电话,“你的女人现在坐在马路边哭,我发给你一个位置,你信就来,不信拉倒。”说罢就挂断了电话,然后发送了一个共享的位置,将手帕放到了第五念的手里,想到还在医院等着自己离开的爷爷,掉头就走了。

    第五念哭到后来没了力气,只是呆呆的坐在了公交车站的椅子上,茫然的看着前方。

    她抹掉眼角的眼泪,不由得笑了笑,“他回来了,我该高兴的,哪怕是恨我,怨我,他也是真的回来了,真好,我们小绝有爸爸了,我怎么能哭呢?”

    “对,我不哭,爸爸只是太爱妈妈了,只是太爱了”

    自以为自己已经抚平了内心的难过,当她看见闵御尘飞奔到自己面前的那一刻,她还是会忍不住红了眼眶。

    “念念?”

    第五念眨眨眼,想扯出一抹笑容告诉他,没事儿,却是发现一点点的弧度都异常的困难。

    他上前一步,将她搂在了自己的怀中,“你怎么哭了?”

    真好,他还在!

    她摇摇头,哽咽的说道,“没有,我是开心的,我们小绝的愿望就要成真了。”

    第五念变得沉默了,决口不提刚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将汤水送给了悠悠,也没有久坐,就回家了。

    闵御尘安排顾南,帮忙好好照顾病人,他先带着第五念回家。

    第五念来到了姑姑的牌位前,拿出了三炷香,低头一吹,无火自燃,然后恭敬的插在了香炉内,轻轻的说道,“姑姑,爸爸好像回来了,只是只是他好像还是不能接受我?”说到这里,她不由得苦涩一笑,小手抚摸着自己平坦的小腹,很害怕这里会有一条小生命,旱魃未除,她若是再怀孕了,事情只会越来越糟糕。

    第五念不由得拧起了眉头,“姑姑,你在不在?”

    第五姗姗没有声音,大概是不在,她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姑姑,我可能又要让你失望了。”

    她转身回了房间,将第五家手札由拿了出来,仔细翻阅了第十一代,四十五代继承人生产的描述,眼底染上了一抹浓重,只等明日一早用过验孕棒再说吧,也许上天对她并没有那么的残忍。

    翌日清晨,第五念捧着两道杠欲哭无泪。

    她只是想活下去,没有想到连老天爷都喜欢开玩笑,在她人生最后的两年,增添如此多的阻碍,看了一晚上的手札,她清楚的知道,这个孩子留也不是,不留也不是。

    继承人想要生下孩子何其的困难,或许孩子还没有生下来,她就得死在手术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