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0 方以萝来了(三更)
    乐悠悠没有第五家女人的能力,可以召唤青龙,所以她的道法学的算是不错的,至少在关键时刻能够保命,本以为那么多年不用了,会有些生疏,却是没有想到,她再次用起来,却是娴熟不已。

    只是她没有第五家女人纯正的血脉,这些法术用起来的威力自然没有第五念的大。

    只见她剑尖划过之处,带着至阳之气,刺伤怪物的伤口仿若是腐蚀了一般,正在急速的萎缩。

    怪物会因为疼痛而悲鸣的嘶吼,天地之间为之变色,杨先抱拳,“感谢姑娘相救,朝阳落月将他们二人带去电梯口,劳烦姑娘为老道护法,我设个结界。”

    乐悠悠颔首,“成。”

    杨先甩开了道袍,迈着隐隐有些印象的罡步,随即用桃木剑划开了一处空间,半空中升起了八卦罗盘,天干地支的符字开始以极快的速度旋转了起来,他的手开始灵活的结手印,念着乐悠悠没听过的咒语。

    只见那只愤怒的怪兽朝着杨先生猛的攻击,对方好似未受任何的影响,依旧照做自己的事情,乐悠悠却是提着桃木剑愤然而起,斗了几个来回以后,她的体力已然有些不支了,只求杨大师能够快点将结界设好,要不然他们两个人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

    强忍着口腔内的血腥,强压着想要喷血的冲动,乐悠悠迅速结手印,“天道无极,乾坤五行,万法归一,诛邪!”

    一道金光从桃木剑喷涌而出,她护在杨大师的面前死战,他如此信任的把性命交到了自己的手中,她绝对不能辜负了这份信任,乐悠悠喉头一甜,喷出了一口鲜血,喷在了胸口,仿若是星星点点的红梅,竟是那般的妖冶。

    杨先蓦地睁开了眼睛,澄清且明亮,声如洪钟,“姑娘,让开!”

    乐悠悠一听这话,狼狈的滚回了一边,将整个战场交给了对方。

    杨先定手印,嘴里冒出了金光四闪的字符,虽然听不懂,却是觉得他自有一股强大的力量,从他瘦小的身体里迸发出来,形成了一道极其刺眼的屏障,将那些怪物阻隔在了另一个空间。

    眼见结界起了效果,杨先一把拉起了倒在地上的乐悠悠飞快的朝着电梯口狂奔而去。

    在电梯口巧遇了第五念,发现她正黑脸的看着那个挂在墙上的胸罩,与它一旁的四道符纸相比,竟是说不出的讽刺,陈慕君和叶挺在这个时候顾不得其他,倒是朝阳和落月不由得脸红了,偷瞄了好几眼硕大的罩杯,真大啊!

    意识到自己想了什么,连忙晃了晃脑袋,念了几句,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心无杂念,心无杂念。

    第五念磨了磨牙,“乐悠悠,我问问你,大拇指上的红线是用来做什么的?”

    乐悠悠尴尬不已,本就受伤了,脸色更加的绯红,她干咳了两声,“我忘了,忘了。”说罢一把扯下了胸罩塞到了自己的大衣口袋里。

    第五念回眸,触及到她流血的嘴角,担忧的问道,“你受伤了?”

    乐悠悠擦了擦嘴角的血迹,“不碍事,我们赶快撤离这里吧!”

    杨先也非常的赞同,“只怕我的结界维持不了多久了,先将这些孩子安全的送出去,然后我们再回来会会那个女鬼。”

    第五念平静的脸上划过了一丝沉重,“电梯门已经打不开了。”

    “我靠,为什么?”

    “刚刚来到这一层,听见了你们的声音,下电梯之后,就再也打不开电梯门了。”

    “那我们怎么办?该不会真的要交代在这里了吧!”

    “如今之计,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等!”耳边呼啸嚎叫的声音几乎就要盖过了几个人的耳朵,好似听不见这个世界原本的声音,第五念结手印,将杨先大师的阵法又加持了一遍。

    听到第五念还能如此淡定的说出这句话来,乐悠悠差点没把自己的胸罩掏出来甩在她的脸上,“等,我们等什么?”

    第五念开始娓娓道来,王青慧的故事!

    站在大厅的第五绝已经等不及了,不信邪的将电梯都快要坐穿了,就是找不到人,不由得想起了悠悠姐临走之前交代的事情,也不做任何的犹豫了,拨打了方以萝别墅的座机,此时已经是凌晨三点钟,若是这件事情再没有得到解决,天亮就会有学生使用教学楼,听他们说,这样的事情绝对不能曝光于公众的视野里。

    所以,他找方以萝已经成为了必然。

    她的声音略显几分睡意,声音带着一丝轻软,第五绝说不出心头的滋味儿,只觉得这样的她有着说不出的熟悉。

    “喂,你好?”

    “是我!”

    方以萝一怔,拿起了电话,掐了掐自己的脸,很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这个世间,第五绝怎么会给自己打电话?

    他明明讨厌自己讨厌的要死,一般有事都会给念念打电话,怎么会突然给自己打电话呢?

    许是没有听到方以萝的声音,第五绝蹙眉,再次问道,“你再听吗?”

    方以萝连忙‘嗯’了一声,“你姐”

    “我找你。”不给她多余的时间发问,立刻说道,“我姐和悠悠姐有了危险,到现在已经找不到人了,他们也许会有什么危险。”

    方以萝不由得握紧了电话,软腻的语气已经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无比的严肃,“站在那里等我。”说罢,电话就被挂断了。

    第五绝拧眉,他连地址都没说,她怎么找过来?

    还不等他再次拨通了电话,方以萝已经手抱着一个红色古老的锦盒,穿着一身舒适的家居服站在了他的身后。

    第五绝惊骇的后退了一步,“你”

    她拧眉,“你姐在哪里?”

    此时闵御尘也注意到了这边的骚动,连忙大步的走过来,见方以萝微微一怔,刚刚他还注意着第五绝的动向,怎么一会儿的功夫方以萝就来了,并且还没有惊动任何的士兵?

    方以萝深深的闭上了眼睛,用自己的心去感知第五念的方位,大约三十秒钟左右,她睁开了一双布满担忧的眼眸,大步昂首的朝着电梯走去。

    回眸看了一眼第五绝,“你要上去吗?”

    “我,我刚才”

    方以萝紧绷着一张小脸,“我可以带你上去。”

    闵御尘一把拉住了第五绝的手腕儿,“顺便也带我上去吧!”之前电梯他也试过了,与第五绝一样,就像是被那个世界排斥了似的。

    她没有拒绝,闵御尘回头交代了韩之寒,“人带到了就现在这里等着。”

    韩之寒颔首,对于他这般关怀着另一个女人,非常不齿。

    听完了王青慧的故事,众人沉默了。

    阵法加持一再加持,早已经是千疮百孔了,只是斗了这么多只怪物,依旧没有个尽头,他们也是真心的累了,几个人快速的合计了一番,只能找到背后的神笔马良,唯有阻止她不停的作画,才能保住一条小命。

    “杨大师和悠悠去找王青慧,这些怪物交给我了,至于朝阳和落月,你们就负责保护他们几个的安全。”

    “是,偶像。”

    眼见结界已经出现了裂纹,恐怕就要抵挡不住那些疯狂的怪物,第五念以血轻点四方手链上的红宝石,紧咬着下唇,“朱雀,我真的急需你的至阳之气,所以别拒绝。”她以灵力渡法,从红色的宝石之中射出一道极为红艳之光,只见那道光芒注射在九阳神鞭之上,泛着鲜红欲滴的火焰,整个鞭身好像被火焰包围了似的。

    此时朝阳与落月已经将他们几人圈在了结界内,席地而坐,默念着经文。

    第五念甩开了长长的辫子,此乃九阳神鞭,又渡了一层至阳真气,此鞭一甩,自然是威力十足,眼见她如此生猛,很快杀出了一条血路来,杨先与乐悠悠见状,立刻冲向了怪兽涌来的方向。

    众人只见自己的眼前一花,第五念的九阳神鞭已经挥舞出了漂亮的弧度,那些怪物好像没有惧怕之心,就算是受了伤,只要身不死,依旧会爬起来攻击,玩儿是一个车轮之战。

    闵御馨看的心惊胆跳的,韩梦媛紧闭着眼睛,时不时偷瞄,这女人比怪物还要可怕。

    其他几位男生不由得咽了咽口水,想起昨天下午他们在内心的嘲笑,此时他们被保护了起来,看着她杀敌的手段,无疑不是在提醒他们到底有多么的白目。

    ------题外话------

    今天到此结束了,晚上筱萋要去干礼,为了存稿,我花钱卖给了别人,你们说我有多么拼?

    然而,我到现在都没有一个字。

    有点存稿就有点事情耽误,我存稿怎么那么困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