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1 令人惧怕的第五绝
    见怪物越来越多,第五念的体力也越来越不支,耳边还传来了乐悠悠大喊的声音,“杨大师,我看见王青慧了,在你14点钟方向。”

    杨先从怀中抽出了一支毛笔,上面还沾染着红色朱砂,他的笔仿若游龙在空中游走,画着不知名的符咒,他满脸的坚毅,目光如深沉的波澜不惊的湖水,死死的锁在了王青慧的画板之上。

    乐悠悠为杨大师保驾护航,以便他可以更快的走到王青慧的身边。

    毕竟他们想渡鬼,而并非是除鬼,或许王青慧自己也不知道她此时的行为是错误的,而她只是很专注的在画画,画里有爸爸妈妈,有弟弟,也有她。

    第五念屏气凝神,汇聚灵力,然后整个身体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如同漂浮在空中的羽毛,她开始结手印,“临、兵、斗、者、皆、数、组、前、行、青龙出列!”当最后一个尾音落下,只见一条泛着金黑色光芒的巨龙从她的手上腾空而出,如黑色铜铃一般大小的眼睛,泛着幽深阴冷之光,它张着硕大的嘴巴在空中呼啸,朝着那些怪物奋力的撕咬,它所经之处的怪物全部变得支离破碎。

    经受不住庞大冲击力,第五念不由得后退了几步,落月立刻上前扶住了她的身子。

    担忧的问道,“偶像你没事儿吧?”

    此时闵御馨等人已经吓傻了眼,他们连揉眼睛的力气都没有了,他们刚刚看到了什么?

    龙?

    竟然是龙?

    那个只在神话故事里才会出现的龙?

    而他们竟然在现实的生活里看见了,巨大盘旋在肉眼能见的范围内,甚至绞杀了无数的怪物,连龙须摆动之间都能够看见它独一无二的龙威。

    那金黑色的巨龙还在嘶吼咆哮,它的龙威还在影响着这里的每个人,原来傲然正气也是能够看得见。

    只是青龙暂时只能控制得了一时,而这数以千计的怪物就这么不死不停歇的朝着这边疯狂而动。

    眼见杨先已经控制了王青慧继续作画,第五念再次结手印,加持青龙停留的时间。却不想此时电梯的叮咚声在此时响了起来,众人下意识的望了过去,眼瞅着巨大的怪物就朝着电梯口奔涌而去,首当其冲的是站在门口的第五绝。

    闵御馨与第五念等人吓得脸色惨白,第五念的声音都在轻颤,“小绝,让开。”

    方以萝收紧了怀中的红色锦盒,上前便要推开了第五绝,却没有想到硬是没有推开半分。

    闵御馨‘啊’的一声惊叫了起来,她吓得一张脸煞白,几乎不敢看接下来所发生的一切。

    第五念以灵力极速飞奔而去,闵御尘几乎是与方以萝同一时间去推第五绝,却是未曾撼动半分。

    浓黑的气雾从他身体深处窜了出来,他仿若是从黑暗地狱浴血而来的死神,他的目光幽森阴冷,泛着嗜血之光,与平常翩翩少年第五绝有所不同,此时到更像是一个人世间的终结者,只见他修长白皙的手指轻点,一道极暗之光闪过,所有的一切仿若是如风一般飘散在空中,挤满怪物的走廊瞬间消散的一干二净,连个渣都没有。

    第五念跑着跑着就顿住了,几乎是不敢相信自己眼前所看见的一切,神情还有些恍惚,眼前这个陌生的第五绝仿若不是她所疼爱的那个弟弟,像是一个陌生人,陌生到连她的心都有些惧颤。

    所有的人觉得这可比看见龙还要惊悚,闵御馨几乎是捂着自己的小嘴巴,震惊的看着第五绝,与记忆中那个唯美的少年判若两人,这样的第五绝令她异常的恐慌与陌生。

    或许在场所有的人都能够轻易的感受到内心的颤抖,莫名下意识的想要离他更远一点。

    方以萝却是惨白了一张脸,经不住的退后了几小步,内心却是不停的在咆哮,慌张布满了苍白毫无血色的小脸,他来了,是他,一定是他来了?

    那个人不是在地府里吗?

    他,他怎么会来到人间?

    又怎么会做了念念的弟弟?

    她克制不住内心的恐惧与害怕,她的身体对于这种害怕,已经达到了潜意识的轻颤,她会冷到牙齿都在打颤,这是从内心升起的恐惧。

    方以萝的这种感觉只有在面对阎绝的时候才会出现,身体的本能抵触,下意识的想要逃,生怕他转过头,睥睨冷漠的看着自己,阴冷邪魅的笑问她,“你可是玩儿够了?”

    她下意识的移动脚步,企图离眼前这个人远一点,现在仅仅只是个背影,她就已经怕到浑身发抖的地步。

    轮回多世,她记住的模样永远都是他成熟的面容,却从未对这张略显熟悉的稚嫩面孔有所怀疑,若不是那令人惊惧可怕的熟悉气息再次降临,她可能永远都不会知道自己阎绝已经来到了人间。

    第五绝的眼睛放佛已经容纳不下其他的人,他薄凉的目光触及到了角落的王青慧,身体就像是离弦的箭的冲到了她的面前,他如一个王者,睥睨着眼前渺小如尘埃的王青慧,嘴角上扬出一丝嗜血的弧度,修长雪白的手指轻点在她的头上方,隐隐能够看见一道聚黑之气凝结,所有人几乎能够猜得出下一秒王青慧就像那些怪物一样,随风飘散,也许她的下场就是永世不得超生。

    第五念大喊了一声,“不要,小绝。”

    他恍若是瞬间觉醒,他的大手微微一顿,眼神之中出现了几许的迷惘,再次怔怔的看着姐姐,脸色苍白,仿若是精力耗尽,最后却倒下,乐悠悠强忍着身体的痛意,冲到了他的身后,一把扶住了第五绝,担忧的唤了一声,“小绝,你怎么样了?”

    第五念冲向了第五绝的面前,强忍着难过,一巴掌轻拍到他的大腿上,语气不免有些哽咽了,“你这个臭小子,让你楼下等着我,你跑上来做什么?”

    第五绝错愕的看着第五念,眸子里瞬间聚集了一片浓厚的死亡之气,转动了几个来回之后,瞬间消散不见了,他叹了一口气,“你谁让你这一世是我的姐姐呢?”他的视线下意识的寻找到了某个熟悉身影,闵御馨飞奔而来的脚步一顿,顺着第五绝的视线,她看见了一个陌生的女子蹲在电梯的角落里瑟瑟发抖,再回眸看向的第五绝,他的嘴角勾起了一抹嗜血的弧度,然后便慢慢的合上了眼睛。

    闵御馨也顾不得其他,连忙冲到了他的身边。

    谁也没有想过,因为第五绝的出现,看似异常难解决的事情,就这么轻松的摆平了。

    闵御尘上前背起了第五绝,“剩下的事情杨大师断后,其他人去医院做一个全面的检查。”

    杨先轻唤了一声王青慧的名字,随后牵引着她来到了大厅,那里有等待已久的年迈父母,还有已经长成少年的弟弟。

    王青慧一如死时的样子,没有改变。

    但是父母却因为她霜白了头发,当她拿出那张自己画的最满意的画纸,面上会有些许的娇羞,随即扬起一抹纯真的笑容,“爸爸,妈妈,弟弟,还有我。”

    王青慧的父母听到这一句话,瞬间崩溃了,一个大老爷们捧着画纸,站在原地嚎啕大哭,娇柔的妈妈更是泣不成声,“慧啊,我的女儿是爸爸妈妈没有保护好你!”

    这样的场面,令所有人不禁动容。

    灿烂如一朵花般的笑容再次浮上她的面容,一道极为温暖的光打在了她的身上,杨先说道,“孩子跟着光走,下辈子你会托生到一个好的人家。”

    她的身影逐渐变得透明了起来,直至消失不见。

    至于其他人集体去了军区医院,因为八大家族的影响势力,在这里不会有人将今天晚上的事情泄露出去。在这里就医也是最为稳妥的。

    第五绝耗尽了体力,所以已经陷入了睡眠之中,可能睡饱了就会醒,而乐悠悠却是伤上加伤,又成功的住院了,短期之内不可能会出院。

    第五念仅仅只是轻伤,擦破了一点皮而已。

    至少有青龙护着,想伤她也是比较困难的事情。

    乐悠悠清醒后,环视了一圈,看见顾南优雅的坐在沙发之上,此时的他并没有穿白大褂,没有了那份冰冷与干练,倒是多了几分雅致,静静的翻动着医学书籍,她的心情立刻顿时不好了,这个男人在这里做什么?

    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顾南就知道,随即看向了乐悠悠,“醒了?”

    乐悠悠起身下床,见她要走,顾南站起身子拦在了她的面前,“去哪儿?”

    “去见小绝。”

    “陪着他的人多了,应该不差你这一个。”

    乐悠悠忍不住的牙疼,这个男人说话总是让人很窝火。

    “我就要去陪着他,该你什么事儿?”

    “不许,好好的休息。”

    “你是我的什么人啊,凭什么限制我的自由?”

    顾南想了想,从自己的大衣掏出了一个胸罩,一派镇定的说道,“我以为这是你对我的一种暗示。”

    乐悠悠不由瞪圆了美眸,她的胸罩为什么会

    之前,她好像是扯下来之后放回了衣兜里,视线触及到他的大衣,顿时红了脸,轻咳了一声,“当时我有用,后来用完了就顺手放回了衣兜,总之你别多想,这绝对不是一种暗示。”说罢一手抢过了自己的胸罩。

    顾南很认真的问道,“这也算是你的另外一种提示吗?”

    “别胡说八道,我说的当然都是真的。”

    顾南平静的看着乐悠悠羞红了小脸,然后淡淡的说道,“这一次拒绝你如此大胆的暗示,下一次我真不敢保证,你会不会还有更大胆的举动?”

    “你什么意思?若是不相信,大不了你签个字,我立刻转院,大不了我们以后老死不相往来。”这样的决心够不够?

    顾南微微眯起了狭长冷漠的眼睛,“就是我同意了。”

    “同,同意什么?给我签字转院啊!”她立刻喜上眉梢了,再看顾南也并不是那么碍眼了,连身体里的内伤都要渐渐痊愈了。

    他轻哼了两声,再次抢过了乐悠悠的胸罩,“我接受你的暗示,提示,好好休息。”说罢扭头就走,乐悠悠觉得自己整个人都不好了,甚至快要凌乱了,她觉得顾南夺走的不是自己的胸罩,而是趁机调戏了自己,顿时冲出了病房,远远的看着顾南进了电梯,“顾南,你个缺德带冒烟的贱人,马上把我的”触及到走廊的人甚多,始终没脸喊出他要归还的东西。

    乐悠悠用力的跺了跺脚,满脸涨红。

    顾南却是挥挥手,“晚上我值夜班,陪你。”

    面对好奇的小护士瞬间死了爹娘的表情,乐悠悠差点就要撞墙了,已经开始深深的后悔自己拿胸罩当做证明自己来过这件事情,就这事儿说出去,谁信啊!

    可是好死不死的,她怎么就揣到了顾南的兜里?

    有一个小护士偷偷的问道,“乐小姐,你和我们的顾教授在恋爱吗?”

    “谁?”

    “就是顾南教授。”

    乐悠悠一副好像吃了粑粑一样的表情,“那种人渣还做上了教授?你们医院是不是招揽不到人才了?”

    小护士立刻做起了小粉丝,气愤的掰着手指头细数顾南的优点“我们教授长得帅,温柔,优雅,说话的声音都好听,家世又好,最主要的是,他还是外科的权威,怎么就不能做教授了。”

    “你中毒太深了,他龌龊着呢。”

    小粉丝还有点腐女的个性,立刻兴奋的问道。“他对你怎么龌龊了?”

    抢别人的胸罩算不算?

    但是这事儿,乐悠悠没脸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