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2 原来她才是套路的那一个(二更)
    第五念让闵御馨去病房好好的休息了,并再三保证,如果小绝醒了,一定会告诉她的。

    “馨儿,回去吧,小绝也需要好好的休息。”

    闵御馨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再次深深的看了一眼第五绝,总觉得他们之间的距离已经是越来越远了。

    第五念看了一眼闵御尘,“你也去陪着馨儿吧,想必她现在的心情肯定很乱,别太刺激她了,有什么事情等她日后情绪稳定了再说!”

    “等一下我再回来。”

    第五念颔首,“嗯,去吧!”

    她坐在了床上,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心底却是泛起了疑惑,小绝什么时候有这么强大的力量,为什么她一点也不知道?

    而今天的第五绝那么陌生,陌生到令她怀疑自己的弟弟是不是被人上身了?

    她趴在床边,握着第五绝薄凉的大手,此时就感受不到那些鬼叫声,小绝在的地方,那些鬼就躲得远远的,以前没有细想过,如今再想起来,却是充满着疑点。

    看来这事儿到时候只能问问姑姑了,迷迷糊糊的趴在了床边睡着了。

    闵御尘回到病房,见到爸爸妈妈要说教,甚至连爷爷奶奶都惊动了,立刻说道,“爸妈,你们别对馨儿说教了,她恐怕也吓坏了,等她好了再好好的教育她!”

    宋莫兰抿了抿唇没在说话,却是红了眼眶,闵御馨见状,立刻心疼的说道,“妈妈,你别生我的气了,我发誓下一次再也不会玩儿这么危险的游戏。”

    宋莫兰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你这丫头,还想有下一次?”

    闵御馨连忙举双手求饶,“不,不会了,我保证绝对没有下一次了。”

    “你肯定是吓坏了,在这里好好躺着,我和你爸爸就在这里守着你。”

    “妈,你和我爸爸还是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哥守着,肯定不会有事儿的,再说我根本也没有受伤,真正有事儿的是姐姐,她为了救我们肯定是累坏了。”

    提到第五念,宋莫兰此时心中是真的充满了感激之情,毕竟馨儿的命是她救回来的,怎么说都要好好的感激她才是。

    “爸妈,爷爷奶奶,你们放心,我在这里守着馨儿,你们还是回去吧!”

    闵奶奶摸了摸孙女的小脑袋,“以后可不许再让我们这么担心了!”

    “奶奶,对不起。”闵御馨有些愧疚的说道。

    “你现在没事儿了,我们就放心了。”

    宋莫兰扶着女儿躺了下来,为她盖好了被子,“你好好睡一觉,明天早上我就给你送好吃的。”

    “嗯!”

    闵雪松朝着儿子使了一个眼神,闵御尘颔首,随即看向了妹妹,嘱咐道,“我去送送爷爷他们,你给我好好的呆着,不许乱泡知道吗?”

    闵御馨知道哥哥是不希望她再跑去看第五绝了,不由得撇了撇小嘴嘟囔着,“我知道了,你就放心吧!”

    走出病房后,闵爷爷问道,“第五念到底是做什么的?”

    “陈爷爷没对爷爷说嘛?”

    闵仓不由得怒瞪着双眸,“自然是说了,可是我想听你亲口对我们说。”

    “念念家族世代就是捉鬼的,也常年与妖魔打交道,我第一次见到她是在我的梦里,梦里韩潇媛变成了喜丧鬼,要与我举行婚礼,是她与我拜了天地,企图以此骗过韩潇媛,拉着我出了梦境。”他一本正经的说着初见,若是此时第五念听见了,说不定会操起了棍子将他痛扁一顿。

    一个根本不记得的人,怎么就突然想起了那场梦。

    宋莫兰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潇媛她”

    闵御尘颔首,“念念说,她已经变成了喜丧鬼,人生大喜之时死去,因为心中的执念与怨气,所以才会变成喜丧鬼。”

    闵爷爷一直蹙着眉头,或许他心中还是有着不信,这事儿必须要问老陈,他一向就是管理这方面事情的专家,宋莫兰是完全的信服了,经历了今天的事情,这已经不是什么封建迷信的事情,而是真真正正的存在着。

    闵奶奶出身农村,年幼时就听过老人说起这样那样的鬼,自然是对这些事情很相信,她最担心的还是自己的孙子,“那这件事情怎么办?”

    “奶奶,你们暂且不用担心我,只要我不同意与她结婚,她暂时拿我也没有办法,更何况我虽然和第五念只见没有一纸婚书,但是我们秉承过天地,现在双方的配偶栏是我们彼此的名字,所以韩潇媛也只是心愿未了。”

    “对,千万不能答应,你若是答应了那个丫头,你可就真的要和她走了。”

    听到奶奶的话,闵御尘嘴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奶奶放心吧!”

    宋莫兰却是无法放下心,如果韩潇媛好好的,她自然是千百个愿意接受这个儿媳妇,可是对方都已经死了,尘儿还这么的年轻怎么可可能娶潇媛呢?

    闵雪松对这种事情将信将疑,毕竟没有亲眼所见。

    闵御尘想到之前韩之寒的叮嘱,“爷爷,韩潇媛的事情,你们暂时先不要和韩爷爷说,韩之寒知道这件事情,他说他有点事情没搞明白,所以必须弄清楚才能告诉韩爷爷。”

    “好,我们都知道了。”

    此时,陈家的老爷子,韩家老爷子匆匆的赶了过来,“好在,你们还没有走!”

    闵仓询问,“你们找我有事情吗?”

    陈家老爷子的工作就是与那种东西打交道,之前就听过杨先大师大为赞叹过第五念,做事做人都是顶尖的好,他当时就心动了,想要招揽这个人才,只不过却是苦于联系不到此人。

    如今她又救了自己的孙子,听着孙子描绘当时的情景,他差点都要激动的跳了起来,这样的人才他岂能放过?

    正好韩老头找他一起去向人家道个谢,他自然要把这件事情顺便提一提,毕竟谁不想有个铁饭碗啊!日后有保障。

    “闵老,你真是好福气,竟然有了这么厉害的孙媳妇。”陈家老爷子的话语中尽是满满的羡慕,绝对没有半点的愚弄之意。

    闵仓笑了笑,却是什么都没有多说。

    韩家老爷子拍拍老战友的肩膀,“老闵,虽然咱们结不成亲家,但是尘小子能够遇见合心意的女孩子,我也是真心替你们开心,走,我们要去好好的感谢你这个孙媳妇。”虽然鬼怪之说有些不太真实,可是发生过今天这样的事情,谁还敢说无稽之谈,毕竟陈老做的是什么,他们这些无比的清楚。

    “尘小子,你带路。”

    闵御尘颔首,伸出了一个请的手势,“爷爷,韩爷爷,陈爷爷,这边请,她现在守着她弟弟,就劳烦你们跑一趟了。”

    “你这孩子说的是哪里的话,你媳妇儿可是我们家的救命恩人,我们多跑一趟又不会断腿。”

    一行人到了第五绝的病房,第五念正迷迷糊糊的醒来,伸着懒腰,听到了门外的吵闹之声,她打开了房门,与带着一群长辈过来的闵御尘打了一个照面,“念念,韩爷爷和陈爷爷是专程过来感谢你的。”

    第五念一怔,“感谢我什么?”

    “你救了韩梦媛,陈慕君他们!”

    “哦,其实给我钱就行了。”

    听到她的说辞,所有人顿时一怔,唯有闵御尘还是那副眉眼含笑的表情,轻弹了她的额头,“在陈爷爷韩爷爷面前不得无礼。”

    第五念抿了抿唇,一副很认真的表情,“我是认真的,袁家,叶家的钱我都收了。”

    听到她如此坦率的回答,陈家老爷子率先笑了出来,“这丫头的个性,我喜欢。”

    闵仓平静的脸上看不出其他的情绪,倒是闵奶奶一直别着头,不停的抽笑,肩膀一直抖动个不停。

    韩家老爷子笑眯眯的问道,“你想要多少?”

    第五念淡淡的说道,“既然都认识,第一次价钱你们随便给吧,下一次我可就没这么便宜了。”

    韩家老爷子一把拍向了闵仓的肩膀,“闵老啊,你家这个孙媳妇可真是有意思,比咱们下头的那些小辈有意思多了。”

    闵仓没说别的,而是问了句第五绝的情况,“没事儿了,劳烦闵爷爷担心了。”

    “那别打扰他休息了,我们有什么事情在外面说罢!”

    第五念面色略显几分的抱歉,“不好意思。”

    陈老立刻上前询问,“我叫你念念怎么样?”

    面对如此热情陈老,第五念怔了怔,笑着点头,“请问您有什么事情吗?”

    “你既然有如此高深的法术,想不想为国效力?”

    第五念错愕的看着陈老,不太明白他说这话的意思,该不会是让想让她进入有关门吧?

    陈老已经开始侃侃而谈铁饭碗的好,有保障,吃喝不愁,退休还有退休金,每年还有年底奖金

    第五念干笑了两声,若不是看着他讲的太起劲了,第五念早就掉头走了,碍于长辈在场,她全程保持着皮笑肉不笑的表情。

    “陈爷爷,不好意思,我们第五家有规矩,不得进入官场。”这规矩可以先定!

    陈老一怔,“为啥?”

    “早先有先祖做过国师,后来订下了这样的规矩,官场是非多,我们家先祖便不再允许后代子孙踏入官场。”这事儿也可以先编,反正他们也不知道。

    陈老一脸惋惜,有些闷闷不乐了,“真是太可惜了。”

    “很抱歉,辜负了你的好意。”

    “不过,你救了我的孙子,必当不会亏待你,若是我们有解决不了的问题,我还能找你吗?”

    第五念挑眉,有生意找上门当然很好,立马掏出自己的名片,笑的甚是甜美,“陈爷爷,你放心吧,价钱好说!”

    “你这贪财的丫头,我还是第一次遇见你这么直白的孩子,不过我喜欢,比那些玩儿着虚头巴脑的强多了。”

    韩家老爷子接过第五念的名片,上面有一个二维码,“这个二维码就可以加你了吗?”

    第五念干笑了两声,“付款的二维码。”

    韩家老爷子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原来尘小子喜欢的是这种调调的女孩子,怪不得潇媛怎么做,都打不动他的心。将名片递给了身后的韩之寒,“之寒,可不许亏待了这个丫头。”

    韩之寒冷着脸收下了名片,“是,爷爷!”

    “感谢各位长辈的关心,站在外面也没个坐的地方,你们还是先回去吧,等日后有机会我会亲自拜访各位的。”

    不骄不躁,闵仓虽然对第五念并不是非常的满意,但是这性格是八大家族里绝对找不出来的,想着自己孙子喜欢,他也愿意多去了解她这个人。

    将他们亲自送上了车,第五念才和闵御尘回病房,两个人的病房很近,相当于斜对面,回去看了一眼睡得香甜的弟弟妹妹,两人坐在了走廊里聊天,第五念询问了王青慧现在可是被超度了?

    方以萝也不知道自己怎么跑回家的,推开了门看见了一抹虚化的身影,微微一怔,暗暗压住内心的慌张,轻唤了一声,“姑姑,你怎么在这里?”

    被唤作姑姑的鬼影正是第五姗姗。

    “我本来是想看看意墨的,然后发现你慌慌张张的离开了,你说你这个妈妈怎么那么粗心,就留意墨一个人?”

    方以萝脸上立刻浮现出了一抹惊慌,“意墨,对,我竟然把意墨给忘记了。”

    第五姗姗连忙叫住了她,“放心吧,小家伙还睡着呢,我一直在这里守着。”

    听到这话,方以萝一颗紧绷的心顿时放了下来,跌坐在了沙发上,“谢谢姑姑。”

    “我倒是没什么事儿,就是不知道你这么慌张的出去,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第五姗姗很担心她,所以刚才一直都在焦急的等待她回来。

    方以萝简单的交代了今天发生的事情,第五姗姗焦急的询问,“念念和小绝可是受伤了?”

    方以萝摇摇头,“没有,事情已经解决了。”

    “那就好,那你呢,你是不是受伤了?怎么无精打采的?”

    “我,我没事儿。”一想到第五绝就是阎绝,她到现在都在后怕,这一世,她不敢喜欢苏子寒,只是默默的守在姐姐的身边,本以为要很久以后才会遇见那个霸道的男人,却是没有想到他已经追着自己而来,甚至还投生在了第五家,当初他也早就认定了她会爬床是吗?

    她一直对第五绝都充满了抱歉,当年他酒醉,不过是个十四五岁的孩子,而她为了救姐姐实在是没有别的办法了,哪怕直至现在见到他,都是有怒不敢言,有气出不得,可是当他真实的身份揭开的那一刻,她突然发现,自己才是被套路的那一个。

    这一刻,她说不清心里的感觉,是感动,开心,还是该生气?

    第五姗姗看着方以萝的思绪不知道飞去了哪里,总觉得自己对这个孩子亏欠的太多。

    当初她生下意墨,第五姗姗才知道方以萝是为了念念而来,所以就有意无意的说到了,只有用过第五家两代女人的纯净之血才能生下真正的继承人,而她也真的去偷了,本想着她会再次爬上小绝的床,却没有想到小绝防着她,已经去了外地。

    小绝对她更是深恶痛绝,说是仇人都不过分。

    第五姗姗对于方以萝很抱歉,为了自己的侄女,的确是有利用的成分,但是她对意墨,对以萝的喜欢却是真心的。

    就是不知道日后小绝知道一切的真相,会不会原谅眼前这个傻女人。

    她比较看好小绝和以萝,毕竟意墨该有一个完整的家。

    方以萝回眸,看向了姑姑担忧的眼眸,勉强撑起了一抹笑容,“姑姑,别担心我,就是有个事儿没想明白。”

    “姑姑就是觉得对不起你。”

    她摇摇头说道,“姑姑别这么说,一切都是我自愿的,所以这件事情坚决不能让念念知道,你知道吗?否则念念会”

    第五姗姗笑了笑,“那丫头的性子最火爆了,说不定会砸了我的牌位。”

    “也许更糟,就算是有一天事情穿帮了,你也别承认,知道吗?”

    第五姗姗叹了一口气,“让你这丫头替我背黑锅不成?”

    “只要能救她,我愿意,让我做什么都愿意!”她现在只需要一个契机,必须再次爬上第五绝的床,这一次有了第五家女人两代的纯净之血,她就不信还救不活姐姐,若是连老天都不能让她如愿以偿,她也不介意将这个天下搅个天翻地覆。

    “以萝,如果有来生,姑姑愿意给你做牛做马,只是今生真的要委屈了你,牺牲了自己的幸福,我是太希望我们念念能够活下去了,真的是太想了”第五姗姗眼中闪过念念倔强的小脸,“她一出生就没有了妈妈,就连自己的爸爸都不待见她,八岁的时候又迎来了自己的同父异母的弟弟,她没有哭闹,而是小心翼翼的抚养弟弟成人,好不容易遇见了一个喜欢的人,却她这辈子实在是太苦了,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执着的帮助念念,但是我相信你是个好孩子。”

    “对不起,姑姑,我虽然不能告诉你原因,但是我可以向你发誓,我绝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她,其中也包括我自己。”

    方以萝回到了卧室,扭动着花洒的开关,她轻轻的合上了双眸,任由水流冲向她的身体。

    仿若是从遥远的天际传来的呼喊,“鲁含笑,吾等以鲁氏神脉再次召唤,请您速回!”仿若是钟声撞击着身体最深处的灵魂,她几乎就要感觉自己的灵魂被撞出了身体以外的地方,她极力的稳定心神,紧紧扣住自己的灵神,仿若是有种巨大的吸力,几乎就要将她整个都吸走了。

    她用力咬住了下唇,以疼痛来刺激着身体神经,证明自己是个有血有肉的人。

    不,绝对不能走,她不能被那些人轻易的召唤回去,那些人死活与她有何干系?

    她要留在这里,一定要留在这里,谁也不能阻止她留在姐姐的身边,就连阎绝都不行,那些人凭什么敢阻拦她?

    耳边那仿若是招魂似的召唤,慢慢的开始远去了,最后飘散在水流声中,她浑身虚弱的跌坐在了地上,大口的喘着粗气,想到那些人的执着,方以萝内心是充满了无助,素白柔嫩的小手捧着脸,任由泪水混着水龙头的水从指缝间流出,她无助的哭泣,以她的能力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她的时间不多了,如果到了要走的时候,还是无法救姐姐该怎么办?

    洗去了一身的疲惫,露出雪白的美颈,透过镜子,她看见自己通红的眼睛,想着等一下该怎么处理,才能不让儿子为自己担心。她的视线来到了下方,雪白的胸口上印着一个扇形的胎记,是阎绝当初为自己烙印的玉肌扇,她抚摸着扇形的胎记,感受上面的凹凸不平,那种痛好像是刻印在骨子里的,经不住浑身颤栗了起来,她不由得苦涩一笑,“阎绝,你到底要我拿你怎么办才好?”

    ------题外话------

    今天到此为止,没有三更,爆更在明天。

    对于qq上的章节重复,我没太弄懂是什么原因,你们可以详细的说明情况吗?我可以帮忙问一下编辑,因为潇湘是站,所以会有点时间差,但是不会相差多少,潇湘没有这样的状况,如果是筱萋人为原因,乱收费,潇湘的宝宝肯定会闹腾起来的,感谢理解的小伙伴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