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3 否则我会发疯的
    闵御尘拉着第五念坐在走廊里,拉着她素白雪嫩的小手,目光平静无波,“你就没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

    第五念点点头,他眸子里闪过一丝的欣喜之情,“还真有。”

    “什么?”

    “陈家韩家的钱你帮忙催一催,别让我等的太久了。”

    闵御尘脸色微微一变,“就这个?”真想撬开她的小脑袋看看,里面都装了什么?

    “什么叫就这个?钱对于我来说可是天大的事情,马虎不得。”至少,她还要给意墨存老婆本呢?

    闵御尘抿了抿唇说道,“我会帮忙去催促,可是你真的没有别的事情告诉我吗?”

    第五念怔怔的看着闵御尘,很认真的摇了摇头,“真的没有了。”

    “念念,如果你想起有什么没和我说的,一定要告诉我,不论什么时候都行。”

    “闵御尘,你是不是想和我说什么?”

    他嘴角勾起了一抹极浅的弧度,摇摇头说道,“我以为你有话想对我说呢?”

    他的眼眸深邃幽暗,第五念一眼望去,差点就要沦陷其中了。

    “念念,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看着他们两个人,有事儿会给你打电话的。”他低着头,看不出丝毫的情绪,但是第五念却能够感受得到闵御尘很失落,甚至是失望。

    “我可以睡陪护床,回去了也睡不踏实。”

    “我看着你睡着了再回去陪御馨。”

    第五念一向知道,他是一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无奈只能乖乖的躺在床上,闭着眼睛睡觉,许是真的累了,没用多久就睡着了。见她睡熟了,闵御尘安静的退出了房间,在走廊看见了穿着白大褂的顾南。

    “她什么都没说?”

    闵御尘摇摇头,“没说,再给她几天时间,纸包不住火,早晚都会让我知道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就像他不明白念念明明喜欢着自己,却总是想保持一定的距离。

    “闵御尘,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是个疼媳妇儿的人?”

    某人很不客气的白了他一眼,“不疼我自己的媳妇儿,疼你不成?”

    顾南轻笑了起来,面无表情的脸上多了几许的温融,这是平常看不见的,“我怎么记得你是前天值班,怎么这么快又值班了?”

    “你倒是关注我,我就喜欢值班你管得着吗?”

    “为了念念的那个朋友?”

    顾南没否决,眉眼间的笑带着几分愉悦。

    “你喜欢她?”

    “倒算不上有多喜欢,就是有几分的好感,先处处看。”听听他说的多随意,这话若是被乐悠悠听见了,说不定房盖都有可能掀翻了。

    “祝你一直都这么有自信!”

    “听你这话,我怎么觉得不是好话?”

    “我回去陪御馨了。”

    顾南提着保温杯,朝着乐悠悠的病房走去,推开门还能听见某人一边哧溜着口水,一边念叨着,“我要吃烤鸭,粉蒸肉,蒜香小排骨,水煮牛肉片啊,这医院真不是人带的地方。”

    他敲了敲门,乐悠悠蹭的一下从床上跳了起来,“若”惊见顾南来了,乐悠悠立刻变了脸,“怎么是你?”

    “怎么不能是我了?”

    “看见你心烦,快出去。”

    “我给你带了白粥,起来吃饭。”

    乐悠悠不雅的翻着白眼,一副不屑的口气,“我爱吃肉,不吃,快拿走。”

    “你受伤了,吃不得油腻的东西。”他倒了一碗白粥,放到了乐悠悠的面前,“吃吧!”

    乐悠悠就这么瞪着一双美丽的大眼睛死死的瞪着他,这是从哪里跑出来的怪物,“不要。”

    “听话。”

    乐悠悠深吸了一口气,“顾南,咱俩之间好像没有那么熟吧!”

    顾南挑挑眉头,“不熟还暗示我暗示的那么明显?”

    想到那个胸罩,她就不禁红透了脸,每一次都为自己那么愚蠢的决定而深深的懊悔。“我不介意你忘了。”

    “记忆太深刻,恐怕忘不掉。”

    此时病房大门正好被推开,顾若芯拎着一大堆的外卖挤了进来,“老板,我给你买的这些东西,都快要把北京城跑遍了,别说我大哥?”不怪顾若芯震惊,虽然会想过在军区医院偶遇,但是没有想过会在老板的病房里偶遇。

    “大哥,你,你怎么在这里?”

    顾南没搭理顾若芯,反正他那副很牛逼的个性,顾若芯已经习惯,毕竟这厮在家对待自己的亲妹妹顾小爱都是这种态度,她这个私生女在她的面前更是没有地位。

    顾若芯习惯了,乐悠悠可没习惯,毕竟是自己手底下的人,当着她的面受委屈了,绝对是她的奇耻大辱。

    “若芯,把我要的东西全部摆上。”

    顾若芯耸耸肩,“好,老板等我一下!”

    “不能吃,喝粥。”

    “凭什么啊!”

    “你身上有伤,这些全部是些油腻又很辣的食物,不适合你吃。”

    乐悠悠轻哼了一声,“不吃,我爬到了食物链的顶端,可是为了吃草,我就要吃肉。”

    “不行,喝粥。”顾南一向很固执,却是不善于言辞,就好比为了乐悠悠身体着想,却是说不出这样的话。

    顾若芯几乎是以一种震惊的目光看向顾南,这个男人是在关心他们老板吗?

    蓦地打了一个冷颤,简直就是太冷了。

    顾南放下白粥,丢下一句,“不识好歹。”随即扭头就走人。

    顾若芯看得出这个堂哥生气了,他一向是一个很少有情绪化的人,动怒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面对老板,他那副表情还真是精彩。

    “老板,你怎么和我这个堂哥凑合到一块去了?千万别告诉我,你们两个人恋爱了?”

    乐悠悠瞬间变了脸,“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那个自恋的堂哥。”

    “老板,其实你要是真喜欢,我也是举双手赞成的,你来了,我们可就是一家人了,我在顾家也有一个留下去的理由。”

    “顾若芯,你是白痴吗,你从哪里看出我和你那个面瘫堂哥有戏的?”

    顾若芯捧着近在咫尺的白粥,“我离开家门之前,他还亲自下厨熬粥呢,却是没有想到给你熬的?”

    “他熬的粥?”

    顾若芯忙不迭的点点头,“可不是,全家人还都觉得自己眼花了,不过他们可能做梦都想不到,这碗粥竟然是给你熬的,若是顾小爱知道了,说不定要怎么闹腾呢?”在顾小爱的眼里,她大哥就是神一样的存在,而其他的那些凡夫俗子是配不上她的大哥。

    “那我更加不能喝了。”

    “为什么?”

    乐悠悠突然变得神经兮兮的,然后在顾若芯的耳边小声且郑重的说道,“我怕他下毒害我。”

    顾若芯嘴角一抽,难为老板说的这么慎重,可是她为什么就是觉得像一场笑话呢?

    顾南做的白昼,她果真是一口也未动,倒是她单点的重口味麻辣小龙虾吃了不少,蒜香小排骨根本停不下来。

    吃到最后,若不是顾若芯拦着,恐怕还停不下来。

    后半夜,乐悠悠是被疼醒的,说不清哪里难受,好像是每一处都很难受,她实在坚持不住了,按了铃,等待医生的救援,当他看见顾南推开了房门,乐悠悠连死的心都有了,这叫什么事儿啊,老天爷是想要亡她吗?

    顾南上前,询问了几句,然后开始在她身上按来按去的,每按一下都疼的她死去活来的,他肯定是故意的。

    瞅了一眼桌子上的白昼,发现她一口也没动,手上的力气不由得加重了几分,换来乐悠悠龇牙咧嘴的叫喊着,“哎呀,疼,你下手得多狠啊!”也不过是几句话的功夫,乐悠悠的脸上已经是煞白一片。

    “为什么不吃粥。”

    若不是实在疼的受不了了,乐悠悠又怎么会按铃喊医生呢?

    “我怕你下毒害我。”

    即使疼的死去活来,有些实话也必须要说出来,她从小就有不畏惧强权这种美好品质。

    顾南变了脸,“你”他的手都不由自主的加重了几分,疼的乐悠悠抱着他的手臂,死活都不让他再按了。

    “别,别再按了,疼死我了,你这个公报私仇的小人”乐悠悠是真的被疼哭了,大把大把的眼泪坠落,就像是不要钱似的,浸湿了顾南的胳膊,他微微一顿,没有再继续下去,虽说加重了力气,但是不至于疼成她这副德行。

    “去做个全面的检查。”

    乐悠悠浑身一颤,震惊的问他,“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去做检查?”

    顾南冷冷的看了一眼乐悠悠,勾起一抹冷血的笑意,连句解释都没有,气的乐悠悠朝着他的背影丢枕头,“卑鄙无耻的小人。”

    一系列检查后,乐悠悠得到的结果竟是胃痉挛,当时的那个瞬间整个人都不好,白让那个该死的男人在自己的身上摸来摸去,而她却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得了胃病。

    接下来的日子,她也就真的只能与白粥为伍了。

    顾南临走之前,乐悠悠警告他,“这事儿别和念念姐弟俩说。”

    “必须有人在这里照顾你,以防你继续偷吃。”

    “我肯定不偷吃了,您老快走吧!”

    顾南朝着她伸手,“电话给我。”

    “干什么?”

    “联系你的家人。”

    说到家人,乐悠悠的眼底升起了一抹恨意,是顾南不曾看见过的乐悠悠,“多管闲事,我没有家人。”

    每个人都自己不愿与人说的事情,乐悠悠好像很忌讳家人,顾南收回了自己的手,“我看着你。”

    “咱俩非亲非故,这样不好。”对于喜欢公报私仇的小人,乐悠悠还真有点怕了顾南,现在做梦都是出院的事情。先暂且住在这里养几天,毕竟小绝还在这里。

    顾南挑眉,“你是在和我要名分?”

    乐悠悠拉着被子,瞬间蒙到了头顶,根本是懒得搭理他,这人太自恋了。

    第五念听到了唏嘘的声音,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前多了一抹熟悉的身影,她并不是很漂亮,可是那种婉约的气质说不出的优雅,回眸看见第五念醒了,眼底绽放着数不尽的喜悦,“念念,你醒了?”

    第五念看了一眼时间,现在才早上六点钟,“宁姐,你怎么来了?”

    “我见你好几日不来店里了,就打电话问了霍姐,她说你受伤了,我这部心急嘛,买了骨头,给你做了汤,也不知道你哪里受伤了,快让我看看。”说罢就拉着第五念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遍。

    “宁姐,我没事儿,悠悠的伤势比我重,我就是轻伤,擦破了皮。”

    听到她这么说,宁瑶还是有些不放心,拉着她的手嘱咐道,“你一定要多注意,这鬼有好有坏,别太心存善念了,到最后伤了自己。”

    “嗯,我知道,你来的这么早,程诺怎么办?”

    “走之前给他做了早餐,你就别操心了,我给你做了汤,还有水果粥,等一下你再去给悠悠送点,我看着小绝还在睡,医生说这种现象正不正常?”

    “他就是有点精神力透支了,修养个几天就没事了。”

    “太早了,悠悠那边你帮我带个好,你没事了,我就放心了,我回店里去了。”

    第五念有些不好意思了,“宁姐,真不好意思,还麻烦你跑一趟。”

    宁瑶一怔,随即嘴角勾起的笑容说不尽的苦涩,最后深深的看了一眼念念,微微勾起了唇瓣,“好好照顾自己,别让我担心,知道吗?明天早上我还给你们送早饭,白天店里太忙了,真的是抽不出时间来。”

    “宁姐,不用了,实在是太麻烦了。”

    “让我为你做点事儿吧,否则我会发疯的。”说罢,也不肯给第五念拒绝的机会,背着包扭头就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