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39 那我们就留下他(七更)
    直到一顿饭吃完了,第五念还是有些恍惚,就像是做梦一样的。

    早餐结束以后,宋莫兰把第五念叫走了,她优雅的修建花枝,第五念也就是递个剪刀,递个喷壶什么的。

    一时之间两个人相处的还挺默契,最先开口的是宋莫兰,“有一种爱情能够使相爱的两个人变得更好,而我一向相信自己儿子的眼光,他是一个有责任感的男人,会做到对你的承诺,虽然我不知道什么诅咒会这么强悍,但是我相信这个世界应该会有奇迹的存在,如果你也爱我尘儿,请你们珍惜最后的两年,别再折磨他了,如果你们之间真的有奇迹呢?”

    第五念的手微微一顿,红了眼眶,“阿姨,谢谢你的包容。”

    “不必谢我,其实我也没有那么容易接受,可是昨天尘儿喝的很醉,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无所不能的儿子可怜到让人心疼,刚才我也想不同意,可是他那么小心翼翼的护着你,我真的不想再伤他的心。”

    “我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谢谢你,阿姨。”

    宋莫兰笑了笑,“我想这声阿姨你可能叫不了几天了,依照御尘对你的紧张劲儿,恐怕明天就要拉着你去登记结婚。”

    第五念莫名的红了脸。

    想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阿姨,你这件事情能不能别告诉御馨?”

    “为什么?”

    “你也知道她正在和我弟弟交往,而我弟弟不知道这件事情,起初他连鬼都不相信,根本也不愿意听我说家族的事情,有些事情我想慢慢的告诉他。”

    宋莫兰轻叹口气,“成,我帮你暂时先瞒着。”

    “谢谢你,阿姨。”

    闵御尘是真的怕第五念会反悔,当天上午就拉着第五念去登记结婚了,“你是个军人,登记结婚不是要打申请报告吗?”

    闵御尘将自己准备好的手续放到了她的怀里,“我早就准备好了,只是你一直在逃避。”

    “对不起。”

    “现在还不晚,至少我总算可以光明正大叫你一声老婆了。”

    “你真的不后悔?”

    闵御尘摇头,“我只后悔为什么不能够早一点认识你,那我们就不会浪费那么多的时间了。”

    第五念上前,轻轻的环住了他的腰身,“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幸福的事情。”

    “念念,我们登记后,去接意墨放学,然后一家三口好好的庆祝庆祝。”

    “嗯!”

    “我给你安排了医生,明天我们去医院,其实妈妈就是妇科的医生,但是我无法告诉她这个残忍的事实,所以你暂且委屈一下,那个医生是顾南的师母,也是这方面的专家,她答应会给我们保密的。”他抱着她的手都在轻颤,他说出口的每一句话都像是刀子在割着心脏,亲手送走自己的孩子,这是他最不愿意做的,可是与念念相比,他宁愿什么都不要,也要她活着的,哪怕只能活到二十八岁。

    “对不起,让你陷入了两难之地,如果但凡我有一丁点的办法,我会保住他。”

    “念念,别去逼自己,我相信没有哪一个妈妈是不爱自己的孩子。”对于这个孩子,所有的愧疚由他一个人来背!

    “我妈妈很爱我,拼死了也想要生下我。可是她的身体太弱了,最终没扛住百鬼妖魔的争抢,最后死在了手术台上。”

    闵御尘一怔,“你和小绝”

    “我们是同父异母,但是小绝不知道,还以为我们两个人是同一个爹妈生,小绝是后来我爸爸的秘书抱回来的孩子,我不知道小绝的妈妈是谁。”

    “那你爸爸呢?”

    提到爸爸,第五念的心会忍不住的抽痛,“爸爸忘不了妈妈的死,他认为是我让妈妈香消玉损了,所以这么多年不肯回家,不肯见我,我知道,他不想面对我,不想面对妈妈的死。”

    “你你不怪他?”

    第五念笑着问道,“怪他什么,怪他太重情了?怪他太过爱自己的妻子?”

    闵御尘拉着她冰凉的小手,因为找了陈慕寒帮忙,所以他们登记结婚的手续办得很快,红底白衬衫的结婚照,加印了钢印那一刻,闵御尘才有种松了一口气的感觉。

    她终于是他的妻子了!

    陈慕寒挥挥手,“有空,你们两口子可得请客!”

    闵御尘笑出了一口白牙,看起来有几分的傻气,与那天晚上喝的伶仃大醉,哭的要死要活的人可真不同。“没问题。”

    陈慕寒不由的眯起了眼睛,结婚的人都会笑的这么傻,呃,姑且算是幸福吧!

    两人挽着手再出来的时候,外面已经被白雪覆盖了,走在没有脚印的雪地上,呼吸着空气的空气,连心情都跟着好了起来,他执起了她一双素白的柔荑,用呵出的白气为她取暖。

    “第六条,一起手拉手走在没有脚印的雪地里,用呵出的白气给对方捂手。”

    他低沉的声音噙着温柔,足以醉人。

    “你记得?”

    “是,我都记得。”他拦着她的腰,“老婆!”

    听到这个称呼,她却是打从心底升起了一抹感动,随即扬起了一抹甜甜的笑容,“老公。”

    他激动的眸子闪了又闪,闪了又闪,最终孩子气的又喊了一句,“老婆。”

    “干嘛?”

    “多叫我几遍。”

    “闵御尘,你怎么那么无聊。”

    他大步上前,将她搂在了怀中,很认真的思考了一番,“是有点无聊,但就是喜欢听。走,我们去接意墨放学。”

    “对了,你知道陈尤嘉母子要来京城的事情吗?”

    闵御尘摇头,“这件事情我还真不知道,轩奇早晚是要回闵家的,你也见过我爷爷奶奶,他们都是很随和的人,其实并不在乎什么门当户对。”

    “爷爷奶奶的确不在乎,但是你大伯母可不是这样的人,通过面相来看,她的算了,我还是不说他们了,说说我们晚上去吃点什么?”她想说她的命不太好,可是今天这么开心的日子,她也不打算说一些不开心的事情。

    晚餐后,闵御尘将他们一家三口送回了家,然后约定好明天早上会来接她一起去医院。

    第五念拉着意墨肥嘟嘟的小手,与他含笑挥手道别。

    眼见她进了别墅,闵御尘也坐上了车子,才反应过来一件很重要的事情,恨不能扇自己一个大巴掌,而他确实也是这么做了,‘啪’的一声打在了自己的脸上,为什么他都成为合法的,却还要自觉地回家,甚至一个人睡?

    越想越来气,他都快要被愚蠢的自己气到脑袋嗡嗡疼了。

    方以萝自己一个人随便凑合了一口,看见儿子回来了,立刻朝着他招手,“今天玩儿的怎么样了?”

    “以萝妈妈,我和爸爸妈妈玩儿的可开心了。”

    “就你嘴巴甜,妈妈给你做了甜品,去给你盛一碗。”

    “好,以萝妈妈的手艺最好了。”

    “我上去叫你妈妈下来,你自己一个人先在这里吃。”

    “嗯,好。”

    方以萝上楼,在楼梯口就听见了隐隐约约吵架的声音,不由得蹙了蹙眉头,应该是念念和姑姑吵起来了,她好像听见了什么怀孕?

    她不由得倒吸一口冷气,不会是念念怀孕了吧?

    想到这里,她顿住了脚步,本想掉头就走,此时却更加贴近门口。

    第五念本来今天心情很好,却是没有想到姑姑竟然看见了她放在另一个包里的诊断书,然后就开始追问她,“你告诉我,你是不是怀孕了?”

    对于这个孩子,她是充满了罪恶感,所以面对姑姑的追问,她沉默了。

    第五姗姗却是气哭了,“你糊涂啊,第五念,你说你怎么就那么糊涂,明知道我们第五家的女人生不得孩子,你还,你还怀了孩子。”

    既然姑姑知道了,第五念也不打算有任何的隐瞒,“姑姑,如果,如果我想留住这个孩子”

    第五姗姗狠瞪了她一眼,“你怎么那么天真,你以为你能够留得住这个孩子吗?第十一代,第四十五代继承人怎么死的,你别告诉我你都忘了?或者你想逼着我联合先祖一起杀了你。”这才是她最不愿意看到的结果。

    第五念低着头,“姑姑,我”

    方以萝冲动的推开门,望着第五念,很轻很轻的说道,“姐姐想留下这个孩子,那我们就留下他。”

    ------题外话------

    今天到此结束,我是真的累屁了,需要好好的睡一觉,明天继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