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2 一个笨蛋(六更)
    这两日,因为安豫的事情,第五念和闵御尘就住在了第五家。

    夜里睡得正想,第五姗姗就火大的冲了进来,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将被子直接掀开了,一把揪起了第五念的耳朵,疼的她哎呦哎呦的叫了起来。

    用力的甩开了第五姗姗的手,“第五姗姗,你是不是疯了?”睡得正香的时候,突然被人直接揪住了耳朵,任谁都会火大吧,更何况她现在还是个孕妇好吗?

    闵御尘看不见第五姗姗,但是却听见念念喊了一声姑姑的名字,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了。

    “第五念,你告诉我,安豫为什么要和我冥婚啊?”这些日子都没有这样的想法,怎么这丫头一去,那个闷葫芦就瞬间开窍了。这事儿多半就有第五念这个臭丫头的功劳。

    “他想给你上香,想给你好吃的呗!”

    “你”第五姗姗差点就气的活过来,注意到第五念身旁还有一个新上任的侄女婿,顿时脸红一片,她竟然忘了这个房间,这张床还有一个人,立刻拉起了被子,小心的给他们两个人盖上被子,干笑了两声,“姑姑吓坏御尘了吧!就当做了个噩梦,现在你们继续好好睡觉吧!”

    以前跑进来跑习惯了,所以一时间忘了念念结婚的事情,第五姗姗捂着娇羞的小脸,哎呀妈呀,侄女婿的八块腹肌真好看!

    闵御尘一把将第五念拉向自己的怀中,“既然姑姑走了,我们睡觉吧!”

    “太过分了,竟然以为我是幕后的主使者,我是那么缺德的人吗?”也许是怀孕的缘故,第五念好像变得爱唠叨了,那么阻止唠叨的唯一办法,那就是吻住那张唠唠叨叨的小嘴。

    “唔”第五念瞪着美眸。

    闵御尘的舌头轻轻舔过了她粉嫩的唇瓣,大手穿过她的头发,将她的小脑袋托举起来,使她更加接近自己唇,他的吻缱绻柔情,他的大手游走在她的身上,带来一阵阵的酥麻。

    他用闪闪发光的眼睛看着第五念娇羞的小脸,压低着声音说道,“念念,我想要你。”

    第五念面色娇红,如鲜艳欲滴的花瓣,“也不是不行,你再忍忍,三个月以后肚子里的胎坐稳了,就可以了。”

    他眼底掀起了一阵浓厚的**,他难受到整个身子都在发疼发胀,只能低下头吻住那张红艳艳的小嘴,就算是吃不肉,喝点汤总行了吧!

    第五念被他亲浑身血脉膨胀,与喜欢的人在一起亲吻,做更加亲密的事情,是一间很幸福的事情。

    所以当她也陷入了情网之中,自然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他翻身而起,深深喘息了几口气,准备去冲一个凉水澡。

    第五念却抓住了他的大手,低着头弱弱的说道,“其实轻一点也可以。”

    闵御尘眼底绽放出无数惊喜的小花朵,连笑起来的模样都带着几分傻气,那模样活像孩子要糖吃,最后得到家长的同意,眼睛里尽是浓浓的惊喜之情。

    他颤抖的手轻轻解开她睡衣的扣子,一触即发之前还略有不安的问道,“真的没事儿吗?”

    “轻一点应该没事。”

    “轻一点是有多轻?”闵御尘很认真的问道。

    第五念羞红着脸,一巴掌狠狠的拍到了他的胸膛上,不重不轻却带起了一阵火热,“你既然不知道就别做了。”

    闵御尘立刻说道,“不行。”

    这一夜,有人沉浸在爱之中,也有鬼发愁,怎么打消安豫冥婚的念头。

    大清早,方以萝带着意墨准备去幼儿园,刚出别墅区门口,车子就坏了。

    “以萝妈妈,我们打车走吧,要不然你会迟到的。”

    “也只能这样了。”

    方以萝牵着儿子的手,站在马路上堵车,期间被人捷足先登了四五回,赶上上下班的高峰期,想要拦一辆车相当的困难。

    再伸手,却拦下了一辆宝马车,车窗缓缓的降落,尽然映出了第五绝优雅淡漠的脸,方以萝心中一紧,根本没注意儿子的脸都快黑了。

    第五绝能够停下来,完全是因为那日姐姐和馨儿被困,给她打了电话后,她连想都没想的就来了,总归是欠她一个人情。

    所以,看见他们母子拦车,他就把车子开了过来。

    “上车。”

    方以萝下意识的后缩,虽然现在第五绝还是那副厌恶的表情,谁知道下一秒会对她露出一抹嘲讽的笑意。

    想到自己的时间有限,这可能是自己和他单独相处的机会,绝对不能错失,拉着还有些抗拒的意墨,坐到了后面的车子上,“谢谢你。”

    第五意墨板着一张小脸,好像更加不待见第五绝似的。

    方以萝将儿子的幼稚园帽子戴好,“意墨,妈妈上班要迟到了,你也会迟到,迟到不守信的人以后很难办大事,你知道吗?”

    第五意墨嘟囔着小嘴,“我知道了。”

    “你好乖,今天上学的杯子,手绢,昨天晚上都准备好了吗?”其实昨天晚上趁着意墨睡着后,她也都检查了,如今再问他只是为了让他加深印象,能够记得更加清楚而已。

    她只希望自己在有限的时间,能够教会儿子自立,至少懂得照顾自己,毕竟念念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家庭,分给意墨的关注会有所减少,如果他一直仰仗着父母,一辈子都不会长大。

    “嗯,我昨天晚上都有准备好。”

    第五绝透过后视镜看去,一大一小的身影令他想到了很小的时候,姐姐也会叮嘱自己这个,叮嘱自己那个,有一天晚上他迷迷糊糊起来上厕所,发现姐姐正拿着手电筒照着他准备好的东西轻点数目,想到那个时候的他们,第五绝眼底闪过一丝柔光。

    不论方以萝对自己做过什么,至少在他眼里看来,她算得上是一个好妈妈。

    将车子停在了第五意墨的幼儿园,方以萝带着孩子下车了,“今天谢谢你,再见!”

    “等等。”

    方以萝回眸,“怎么了?”

    “送玩她,我送你上班。”

    “不用了,太麻烦了。”

    “就当是我还你的人情。”

    “我什么忙也没帮上,不用还了。”其实说到底,方以萝还是挺害怕和第五绝在一起的,毕竟一想到他是小阎王,她就会吓到晚上连觉都睡不好。

    “我说送你就送你。”第五绝变了脸,那模样活似是阎绝再现。

    她吓得连连点头,“我,我先去送孩子。”

    第五意墨狠瞪了第五绝一眼,无声的说了一句,坏人!

    第五绝竖起了眉头,指着第五意墨胖嘟嘟的小背影,气的他差点就从车子上跳了下来,这个臭小鬼,竟然敢说他是坏人,他送他们母子上幼儿园,上班,他倒成了坏人了?

    随后拉着以萝妈妈冰凉的小手,“以萝妈妈别怕,他若是敢欺负你,我就告诉妈妈,让妈妈收拾他。”

    “意墨不许胡说,他怎么都是你妈妈的弟弟,是你的长辈,我们应该尊敬他对不对?”在方以萝眼里看来,毕竟他是意墨的亲生父亲,日后他们两个人会有很漫长的相处时间,如果现在闹得很不愉快,以后还不得成为仇人。

    “哦,我知道了。”

    “意墨,其实小绝叔叔很好,只是妈妈做了一些让他讨厌的事情,他也并非针对你,所以我们不生气好不好?”

    第五意墨虽然不懂,但是为了不让妈妈担心,他也会勉强努力发现那个人的好。

    “妈妈,再见。”

    方以萝将儿子送给了老师,然后就急匆匆的跑了出来,看见第五绝的车子还停在路边,默默的上了车,“对不起,让你等急了吧!”

    “你公司在哪里?”

    方以萝报了个地址以后,就老老实实坐的笔直。

    “你好像很怕我?”

    方以萝浑身一震,听到他说话的声音连身上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她是真的很害怕,连牙齿都在不停的打颤,可是面对他的质疑,打死方以萝都不敢承认,她害怕第五绝。

    连忙摇摇头,“没有啊。”

    “你不仅虚伪,又多了一项,还喜欢撒谎。”

    透过后视镜,方以萝同样也能看见第五绝的脸,充满了讽刺,那样子还真是特别像极了阎绝,忍不住回了一句嘴,“有人还说过我执着。”

    他拧眉,“谁?”

    “一个笨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