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3 故伎重施(七更)
    今日本来可以早一点回家,许愿和方圆圆临时有事儿,将陪客户的事情就交给了他,他一向不擅长陪客户喝醉,所以几乎是全程黑着脸,惹来对方敬酒的人根本不敢再多说话了。

    他不经意一瞥,竟然意外的发现方以萝,他们两个人最近遇见的是不是有点频繁了?

    本来并不想做过多的关注,方以萝陪着领导,不停的被灌酒,甚至还遭遇了咸猪手,他想不看都不行了。

    蠢货,就不懂反抗吗?

    方以萝挡下了酒杯,“对不起,王总,我真的有点喝不了了。”她本就白嫩的小脸,此时因为酒精的作用一阵绯红。

    “那怎么行,小方,我们一见如故,你可一定要再喝一杯。”

    领导也加入了劝说的行列,“小方,别扫了王总的性质,要不再喝最后一杯怎么样?毕竟咱们的合约还得由王总签字。”

    方以萝强压着干呕,“那,那我去趟卫生间。”

    “好,我扶你去。”

    方以萝连忙摇摇头,从座位上站了起来,就有些天旋地转,她几乎是扶着墙离开的。

    方以萝的领导连忙朝着王总使了一个眼神,王总心领神会,立刻小跑追了过去。

    那位领导一伸手,喊了一声,“结账。”

    第五绝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果然是个蠢货,竟然主动羊入虎口了。

    方以萝的事情,他还真不想管,可是碍于姐姐这层关系,他又不能坐视不理。

    当着侃侃而谈的众人,他蓦地站起了身子,然后朝着卫生间的方向大步而去。

    刚走到了拐角,就听见一阵哀嚎,不由的加快了脚步。

    远远的就看见了方以萝拿着扫把,不停地抽打着那位王总,“不要脸,我都有孩子了,你还不放过我,我打死你这个死流氓。”

    “你们公司的合同不想要了是不是?”

    方以萝倚着后面的墙壁,这几番动作下来,导致她越来越想吐了,若不是刚才地上有一滩水,这个倒霉的胖子一下子摔在了地上,她很有可能真的会被占了便宜,一想到这种情况,她又拎起了扫把朝着那个王总呼过去,很显然肥胖的王总已经站起了身子,一把就扣住了她的扫把,顺势将方以萝往自己的怀里带。

    正想调戏怀中的小辣椒,却不想身后来了一道劲风,还不等反应来,那个拳头直接招呼到了他肥肿的脸上,此时的第五绝在方以萝的眼里堪比再生父母,哪怕她以前真的很怕很怕他,可是总比眼前这个臭流氓要好。

    “小绝?”

    第五绝一把将方以萝拉了回来,“你大晚上不回家,独自一个人跑到这里陪色狼喝酒。”

    这种事情方以萝还是第一次遇见,以前在a市上班,有袁起的爸爸罩着,像是类似潜规则这样的事情从来没有人敢打她的主意,如今换了新的新环境,领导又没说清楚,见到王总后,她也很害怕,也很无助,可是第五绝的话就好像是她主动这么做的。

    见她神情有些低落,第五绝也绷着脸没再说话。

    王总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流下了两道鼻血,吓得哇哇直叫。

    指着掉头就走的方以萝大声的喊道,“老子一定要让你在京城混不下去。”

    第五绝冷眸扫过,不知死活的东西,“你试试看。”

    面对第五绝死气如水的眸子,只觉得心头一凉,他吓得顿时收回了自己的手指头。

    第五绝起身追了出去,眼见方以萝跑的脚步都在漂浮,他一把拉住了她的手腕,“我送你回家,你”紧接着方以萝没绷住,几乎将所有的呕吐物全部吐在了第五绝的身上,换来他阴森的黑眸变得越加愤怒,越加的不耐,“你竟然吐了我一身?”

    方以萝难受的还想吐,第五绝却是更快一步的甩开了她的手,许是因为用力过猛,直接被第五绝甩到了地上,甚至磕在了台阶上,疼的她双眼顿时升起了一团水雾。她疼的小声啜泣了起来,几次挣扎都没能站起来。

    第五绝无语望天,自从遇见方以萝,就准保没有好事儿。

    他自知心中有所愧疚,这个时候又不能不管她。

    将她轻轻的扶了起来,“我的公寓就在这附近,我必须得先去换件衣服。”抽了纸巾擦了又擦,那种混种酒精的味道令他都快要作呕了起来,再多耽搁一分钟的时间,他恐怕都会受不了。

    这一阵子,闵御馨忙的不可开交,就连朋友都找不到她,打听之下才知道,第五绝要过生日了,她想为他准备一个惊喜的生日宴。

    他最近正在拼事业,两个人正好不常见面,给了她很多充裕的时间。

    闵御馨把乐悠悠和第五念都召集到阿绝的公寓里,也找来大哥,堂哥,陈慕寒,还有阿绝的两个好朋友帮忙。

    一般小绝不来这里,能尽量回家就回家,实在无法回去了,才会上这边凑合一夜。

    今天他们提前上这里布置房间,等到明天他们直接过来准备蛋糕和吃的东西,这样就会轻松多了。

    看着闵御馨在卖力的打气球,第五念美滋滋的说道,“小绝真幸福,有你这么贴心的女朋友,本来我还寻思着,一家人吃顿饭就打发他了。”

    乐悠悠没搭话,因为她总觉得自己说多了,就有些虚情假意,毕竟还想着怎么拆散人家小俩口呢?

    之前整理了好多的方案,还没有实行呢,小绝第一个就先忙的见不到人影。

    “悠悠,你今天怎么话也少了?”

    乐悠悠瞬间回过神来,“我,有一笔生意难倒我了,刚刚想事情呢?”

    “别太累了,好歹让自己也放松一下。”

    “嗯,打算忙过这一阵子就出去转转。”

    第五念立刻紧张的问道,“还回来吗?”

    “你胡思乱想什么?当然回来,就出去玩儿个十天半个月的,瞧把你紧张的。”

    闵御馨抬眸看了一眼自己大哥打的气球,大小不一致,一看这人就从来没有为别人布置过生日宴,“大哥,你能不能把气球的大小控制均匀了?”

    闵御尘看了一眼其他大小不一的气球,“其实参差不齐更好看。”

    闵御馨差点就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喊了第五念,“大嫂,你看看我哥他欺负我。”

    “你可以打他。”

    “他皮糙肉厚,一点也不知道疼,你就代替我惩罚他,不许爬上你的床。”

    第五念连连点头说道,“嗯,这招好。”

    闵御尘变了脸,“参差不齐是有点不好看。”

    “馨儿,你们看看我们里面布置的怎么样了?”

    “走,我们一起去看看。”闵御馨四人进了卧室,差点被这花瓣似的海洋给吞没了。

    看来,馨儿有一颗粉红的少女心。

    也不知道小绝看见眼前这一幕是什么感想,第五念只能没良心的偷笑。

    直到外面传来开门声,惊扰了卧室里的几个人,闵御馨顿时有些手足无措,阿绝怎么会来到公寓?他不是多晚都会回家的吗?也就是在公司中午偶尔会来这里歇一歇。

    她连忙朝着其他人‘嘘’了一声,所有人很默契的不出声了。

    下一秒房间又多出了一个女人的声音,“你说这个公寓是不是就我们两个人啊?”

    第五绝一怔,“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方以萝暗暗压下心中忐忑与不安,“我想故伎重演不行吗?”

    故伎重演这个词将某些不美好的回忆又带了回来,第五绝眼睛里深深刻印着厌恶。

    乐悠悠却是在房间里快要急出火疖子了,想出点声音提示她,念念也在这里。却被第五念狠瞪了一眼,直接就扣住了手腕。

    难道说小绝和她

    他们之间发生过什么?

    第五绝指着门口,“方以萝,你给我滚,你真是无时无刻不令我作呕,我真是犯贱了才会救你。”

    方以萝因为喝多了酒,就连胆子也大了起来,上前踮起了脚尖送上了自己的吻,换来第五绝甩手就是一巴掌,众人正想着冲出去,却没有想到又响起了第二个巴掌,令他们集体顿住了脚步,第五绝捂着自己的脸,微微眯起了狭长阴冷的眼睛,“方以萝,你竟然敢打我?”

    她却是痴痴的笑了起来,“第五绝,你清醒一点吧,你姐给了你编了一个美梦,你就真的打算在里面住一辈子?”

    ------题外话------

    今天的七更结束了,然后明天恢复万更,我要上班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