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8 我要走了
    见他们两个人回来了,闵家老夫人招招手,“来,念念,上奶奶这边坐。”

    第五念乖巧的坐到了奶奶和安家老夫人的中间,“奶奶,爷爷,我们回来了。”

    闵御尘依此唤道,“爷爷,奶奶,安爷爷,安奶奶。”

    “念念,安爷爷和安奶奶你还有印象吧?”

    对于姑姑喜欢的人的父母,她怎么会没有印象呢,恐怕他们对自己的印象更深,或许还不是什么好印象。她默默的点头,“嗯,安爷爷,安奶奶好。”

    “哎,你很漂亮,和你姑姑真像。”说话的是安奶奶。

    第五念不知道她在这个时候提姑姑是什么意思,仅仅只是笑了笑,转移别的话题,“安奶奶和安爷爷今天是来找我的吗?”

    “是,我们老两口找你的确有点事情。”

    “你说。”多半,她也猜得出他们两个人来这里是为了什么,并且已经做好心里准备的。

    安爷爷看了一眼安奶奶,“这事儿,你说吧!”

    安奶奶拉着第五念柔嫩的小手,说道,“今日我是来这里向你们家提亲的。”

    第五念抿了抿唇,“安奶奶,我听不太懂您说的话,你要给谁提亲?”虽然有大胆的猜测,可毕竟这事儿有点匪夷所思。

    “昨儿个夜里,安豫回家了,和我们说他要娶你姑姑,希望求得我们的同意。我们就想着,第五家应该是你在做主,就先来找你商量商量。”

    此话一出,就连闵家老爷子和老夫人也是一脸的震惊,听老战友的口气,分明就是答应了。

    第五念此时也笑不出来了,声音清冷,让人看不出喜怒,“安爷爷,安奶奶,我姑姑已经死了快三十年了,恐怕和安叔叔不合适吧!”

    闵爷爷和闵奶奶也没做声,毕竟是孙媳妇家的事情,他们不方便插嘴。

    安奶奶叹了口气,虽然他们夫妻俩也是千百个不愿意,哪怕他们儿子娶一个没有家世,没有相貌,没有才学的女人,哪怕是二婚的也行,也好过娶一个鬼,这是他们作父母的心声,可是安豫偏偏认定了第五姗姗,而他们夫妻俩一起见证了最初找到儿子时,问他这些年过的好吗?

    他当时怎么说的,我遇见一个很好的人,她让我的一切不好都变得美好。

    当时他们真的很欣慰,却是没有想到,再次看见儿子的那一刻,他就像是一个没有生气,没有灵魂的布娃娃,本以为他过两年就会好起来,可是几十年过去了,他们都两鬓斑白了,连儿子都老了,他依旧活得像是行尸走肉一样。

    想到他自杀的那天,他拉着他们两个人的手,说,“我真的是太想太想她了。”

    所以,他的自杀不是懦弱的行为,仅仅只是想见见那个喜欢的女子,即使过去了几十年,他对她的爱没有丝毫的减少。

    这几天,他们一直都知道那个女孩子陪在儿子的身边,却是说不出的酸楚,直到昨天晚上,他提出自己的想法,想与第五姗姗冥婚,他们老两口吓坏了,死活不同意,还是后来孙子来到他们房间劝说,有句话说到了他们的心坎里,我想要一个活着的爸爸,希望爷爷奶奶成全,如果这是爸爸这辈子唯一的幸福,我们一起去替他守护。

    他们一夜未睡,终于下定了决心,大清早就来到了闵家,就是希望给儿子一个惊喜。

    本以为这事儿应该没有多大的问题,毕竟他们的儿子才是活着的那一方,只是今日见到了第五念,事情好像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

    “念念,你是不是有什么话对我们说?”

    “这件事情,我不会答应,我姑姑更不会答应。”

    闵爷爷和闵奶奶拿起了茶几上的杯子,笑了笑,喝了口水,却是谁也没有说话,这个答案好像很意外,却又像是知道第五念会拒绝似的。

    只是安家两位老人,好像不明白第五念为什么会拒绝,虽然算不得好事儿,但是这事儿放在别人家,避讳都来不及,可是安豫铁了心非要娶第五姗姗,他们宁愿娶一个鬼儿媳妇进门,也不愿意来一次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剧。

    “念念,是不是我们安家的礼数做的不够周到,你看看你们那边有什么习俗,我们可以在研究。”

    第五念沉静的水眸扫过了安家的两位老人,“照理说,占便宜的该是我们第五家,可是冥婚这种事情,把活人的姻缘套在了死人身上,我做不到,你们身为安叔叔的父母,我难道就真的打算认下我姑姑这个鬼儿媳妇?”

    听到第五念这么说,安奶奶一下子就红了眼眶,眼泪就像是止也止不住似的,“你是个好孩子,见你品行这么端正,我对你姑姑连最后一丝的介怀也没有了,说到底我们也是怕了,安豫虽然很沉稳,但是他下了决定就不会轻易的更改,这些天,我们看见他脸上的笑容也多了,这是他离开你姑姑后,过的最舒心的一段日子,我和你安爷爷起初也不想同意,可是我们怕了。”安奶奶哭到眼泪也止不住。

    第五念抽出一旁的纸抽,递到她的面前。

    安爷爷接着说道,“我们已经有了安沛奕这个孙子了,至于安豫,只要他别让我们白发人送黑发人就好,其他的事情,我们选择依他,我们对安豫亏欠的实在是太多了,我们也愿意选择相信你姑姑,可以让我们安豫变成一个更加积极向上的人。”

    第五念眸光微微闪烁着几分,她不知道该如何的解释内心的复杂。

    安奶奶不死心的问了一句,“难道就真的没有给活人和死人做冥婚的?”

    第五念低着头没说话,“安爷爷,安奶奶,这事儿能不能容许我和我姑姑商量商量,虽然故去了,但毕竟是我的长辈,有些事情我还是要听她的意思。”

    “好,好,若是你有了答案一定要尽快的告诉我们。”

    第五念颔首。

    老两口把事儿说开了,也就不久留了,与老战友和老嫂子打了一个招呼,第五念和闵御尘起身相送。

    其余再多的事情,爷爷奶奶也没有追问第五念,而是给了她足够的空间。

    “奶奶,馨儿在家吗?”

    “今天这丫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还学着赖床了,到现在还没有走出房间呢?”

    “嗯,我上去看看她醒没醒?”

    “你自己当心点走楼梯。”见奶奶的样子比自己还小心紧张。

    第五念笑了笑,“没事儿,我从小练武,强壮着呢?”

    缓缓走上了楼,来到了馨儿的房间,轻敲了几下房门,“馨儿,是我,我们两个可以谈谈吗?”

    房间没有一丁点的声音,第五念倚着墙壁深吸了口气,她都不知道事情是从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遭了?

    好久,房门打开,露出了一道缝隙,闵御馨看见门外只有第五念一个人,才敞开房门,“大嫂,你进来吧!”今天她本来谁也不想见的,可是想到大嫂还怀着孕,万一累到大嫂了,大哥肯定会心疼的。

    “饿不饿?要不要先吃点早饭?”

    闵御馨摇摇头,“心里难受,我吃不下。”

    “难受得想哭吗?”

    说到哭,她昨天晚上回到家以后,就压抑着自己,不能哭,也不敢哭,怕爷爷奶奶担心,更怕爸爸妈妈失望,她愣是一声都不敢吱,生怕吓坏了家人,导致她最后真的哭都哭不出来了。

    偏偏心里难受到,她很想大哭特哭一场。

    她委屈的撇了撇小嘴,“我想哭,但是哭不出来。”

    “那咱们就转移注意力,我给你讲讲我捉鬼的故事吧!”

    听到自己感兴趣的,她还是会好奇,连连点头,“好啊,我们听故事。”

    第五念从之前a市接触的李西西,到后来的云娃,再到最近的于小曼,每一个故事都很令人揪心,疼的她泪眼汪汪的,不停的吸着鼻子,她明白了大嫂的用意,想让自己哭出来。“他们真的是太可怜了,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幸运。”

    有的时候,哭并不可怕,可怕的是哭不出来。

    闵御馨哭的畅快淋漓,几乎将脑袋埋在第无念的胸口里,她轻拍着她的肩膀,“可好受点了?”

    她点点头,带着浓浓的鼻音说道,“大嫂,我可能要走了。”见她神情有些焦急,闵御馨伸出手打断她,“大嫂,你先听我说,我或许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坚强吧!”

    ------题外话------

    这几天的评论太多了,筱萋没回并不代表我没看,会抽空回复大家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