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59 现在技术那么发达(二更)
    “我可能连多看他几眼都会举白旗,我唯一能做的就是就不再见他。”

    “馨儿”

    “大嫂,别自责,你没有错,阿绝也没有错,只是命运太过捉弄人罢了,今天换做是我,可能也会和阿绝一样的选择,我会没事儿的,也会再回来的。”

    她上前,抱住第五念,“本来还以为你会成为我姐姐的,可是现在我只能叫你大嫂了,与大嫂想必,其实我已经很幸福了,所以,你要很幸福很幸福,不论最后怎么样,请不要辜负我哥哥的情深,这就是我最大的心愿了。”

    她沉默了,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馨儿,没有人要你和他分开。”

    听到第五念的这番话,她泪眼含笑,“我做不到,阿绝也做不到。”

    闵御馨决定出门旅游了,在全家一致反对下,毅然决然要出过旅游。

    离别前,第五绝来送机。

    闹哄哄的人群,甚至广播杂乱的声音,偏偏他一出现,让整个吵杂的世界都变得安静了下来。

    眼前的他依旧还是她喜欢的那个样子,干干净净,优雅如漫画中走出来的人物。

    只是这样绝美的少年,已经不再属于她了。

    第五绝知道,她走了,短时间就不会再回来了。

    可是他却说不出挽留的话,因为留下来更加伤人。

    闵御馨张开双手,似是若有似无的叹息道,“阿绝,离别前再抱抱我吧!”

    第五绝上前,轻轻的将她拥入怀中,闵御馨莫名的红了眼眶,紧紧的环住了他的身子,在他的耳边轻声道,“阿绝,别难过,如果换做是我,我也会为了你我哥哥舍了你,老天只不过是把那题丢给了你而已。”

    “馨儿,你真的很好。”

    她吸了吸酸涩的小鼻子,“阿绝,你喜欢我吗?”

    他点了点头。

    闵御馨嘴角勾起了苦涩的笑容,“但是还达不到爱的地步,不过没关系,我只要知道曾经有一个我很喜欢的男孩子,也喜欢过我就足够了。”

    “我”

    “阿绝,别说话,我怕你再多说话,我就会后悔今天这个决定,你听我说,别有任何的负担,我知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既然想到了怎么做,那就去做吧,之前我见过了意墨,他真的是一个很可爱的孩子。”她再次用力抱紧了第五绝,再三叮嘱登机的广播响起,“阿绝,我要真的要走了。”

    他抿了抿唇,最终说了还是说了那句,“珍重。”

    她挥了挥好看的藕臂,与其他人道别,转身的那一刻,就再也不会回头了。

    出了机场,第五绝将手搭在了姐姐的肩膀上,“不要再替我做任何的决定,该怎么做,我比任何人都清楚,不光是为了你,也是为了意墨,既然我已经知道了,就不会去逃避做怎么做一个好爸爸,要不然我岂不是和他一样了吗?”

    第五念自然懂,那个他指的是谁,她蹙了蹙眉头,“小绝,他是我们的爸爸。”

    “嗯,我知道。”当他知道事情的真相那一刻,对这个男人就再也没有分毫的期待。

    “好了,我们不提他,以前没有他,我们过的也挺好的。”

    “小绝,其实他”

    第五绝打断了姐姐的话,“姐姐,以前我不懂事,以后不会了,以后我会是你的天。”

    闵御尘上前,很随意的拍掉了他搭在自己老婆肩膀上的手,“不好意思,变天了,她现在头顶的天是我。”

    第五绝错愕的看了一眼姐夫,想不到他冷酷的外表下,也藏着一颗吃醋拈酸的心。

    不过,他又把手搭回了第五念的肩膀上,“姐夫,以后若是多个男人爱我姐,你怎么办?”

    他冷冽的眸子闪过了一道暗芒,“谁?”

    “说不定是你的儿子。”

    闵御尘抿了抿唇,“女儿。”

    这两个人有点无聊,直接蹲下了身子,从他们环住的胳膊压迫下撤了出来,“你们两个人不觉得压着我一个孕妇的肩膀很可耻吗?”

    他直接迈开长腿,大大方方的环住了她还非常纤细的腰肢。

    “妈说,今天晚上她和爸爸要在外面请我们吃饭。”

    “有什么事情吗?”

    “不知道。”

    第五绝回家从姐姐的手上接过户口本,“小绝,你可以先和以萝培养一下感情。”

    “我不能让我的儿子做私生子。”

    “他现在父亲的那一栏是你姐夫的名字。”

    第五绝看了一眼姐姐,眸中尽是温柔,轻轻的别过了她的耳边的头发,“在我心中,你就是我的家,没有你哪有家,如果我能和她培养出感情,还能救你,不是皆大欢喜吗?”

    “对于我而言,我已经拥有了全世界的幸福。”

    “还不够。”他挥挥手上的户口本,“我会再三考虑好再做决定,不会冲动。”

    方以萝带着一副宽大的眼镜,正趴在报纸上,勾勾画画了一大篇,就是没有合心意的工作。

    听到了门铃声响起,想到有可能是乐悠悠,立刻跑去开门,惊见第五绝,她面色略显苍白,“你,你找我?”

    第五绝说不清,此时此刻面对方以萝的感觉,以前的接近本来以为是她的另有所图,现在知道她都是为了姐姐,却又怪不得她,若是说对她有别的感觉,暂时还没有。

    “嗯,晚上带着意墨出去吃饭。”

    方以萝蹙眉,“不好意思,我在家煲汤了。”说到汤,她又掉头冲向厨房,垫着毛巾拿开了砂锅盖,浓香四溢的骨汤散发着鲜美的味道,随后将切好的胡萝卜和玉米块全部下锅了,随后再盖上锅盖。

    本以为第五绝已经走了,却没有想到他进了屋子,就在客厅里看着她在找工作的报纸,覆盖了整张报纸的红圈,第五绝几乎看不见工作的本身是什么?

    “没有合你心意的工作?”

    “嗯,方位不好,我本来就容易招鬼,这些地方都不太适合我,万一带什么厉鬼回家,伤害到意墨怎么办?”

    他们两个人还是第一次这么心平气和的说话。

    “你是学什么专业的?”

    “会计。”

    “原来呢?a市你在哪里工作?”

    “念念拖了关系,在政府部门给我找了一个对口的工作,那个地方正气足,我一般也看不见鬼。”抬眼看了一眼时间,已经到了意墨快要放学的时间了。“我要去接意墨了。”

    急匆匆的上楼换了一件衣服,然后又奔着厨房,把煤气灶关好,正准备拎着包,发现第五绝还没有走,有点搞不懂他想做什么,难不成真想带着他们母子出去吃饭吧?

    “我和意墨到了晚上一般都不出门的,夜里的鬼太多了,我怕吓坏了孩子,谢谢你的好意。你若是还想多坐一会儿,麻烦你走的时候把门关好,再见。”说罢,真的当着第五绝的面,直接关门就走了。

    第五绝坐在沙发上,眨了眨眼睛,好像有点没缓过神来,她竟然当着自己的面真的走了?

    他站起了身子,打开了门,发现外面她真的已经走出了好远的距离。

    他还是第一次被方以萝搞得有点晕头转向的,他连忙追了上去,“我和你一起去接意墨放学。”

    方以萝拧眉,有些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许是看见她投来质疑的眼神,想到他们之间的关系不应该再像以前一样紧绷,应该解释一下,“生孩子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更何况我和你”

    方以萝一听到孩子,眼睛里顿时闪过了一丝惊喜,唇角勾起,她的笑容多了几分明朗。“你想通了?”

    记忆里,他从未看见过方以萝的笑容,第五绝顿了顿,面色略显几分尴尬,“这事儿就那么令你开心?”

    方以萝嘴角边的笑容一僵,深怕自己的这幅模样吓坏了第五绝,轻咳了两声,“其实现在技术很发达的,我们,我们也不一定非得”当着第五绝的面提到那种事情,她总觉得自己充满着罪恶感,好像在引一个少年犯罪。“所以,我们可以做试管婴儿,还可以直接做一个女儿,这样岂不是更好。小绝,你还小,我这么算计你,的确是我的不对,日后将来你若是还想和闵御馨在一起,这两个孩子与你一点关系也没有。”

    第五绝黑了脸,那股阴冷怪戾的气息瞬间窜了出来,薄凉的瞪着方以萝,“把你刚才的话再说一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