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0 父子相处(三更)
    漆黑的眼眸泛着幽森的冷意,连世界都变得无比安静,第五绝那冷冷的一瞥,仿若是在方以萝的心底投下了一块巨石,她的心因为害怕都跟着瑟缩了起来。

    第五绝这副模样令她下意识有种错觉,此刻在眼前的这个人不是第五绝,而是小阎王阎绝。

    人类遇见危险,本能的都会闪躲。

    方以萝也不例外,下意识的别开了眼睛,暗暗的咽了咽口水。

    她可以不怕第五绝,但是却做不到不怕阎绝。

    想到他折磨自己的手段,她冷的身体都在打颤。

    “我,我没说什么。”

    “走吧,我们去接意墨。”他走在了前面,方以萝却像是小跟班一样,不远不近的跟着,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第五绝回头,轻描淡写的问道,“你很怕我?”这已经不是他第一问了,他想不明白,这么害怕他,还能那么勇敢的一而再,再而三的爬上他的床?

    都快走出小区了,方以萝也没见他去提车,“那个,我车子坏掉了,你不开车吗?”

    “路途不远,我们走着去。”

    方以萝低着头看了自己的七公分高跟鞋,本来打算坐公交车的,算了,认命吧。

    他果然和以前一样,在他的世界里,从来就没有怜香惜玉这个词。

    一路上尽是尴尬,第五绝不是一个会找话题聊天的人,而方以萝也不会像闵御馨一样开朗活泼,相反她是一个非常沉稳的人,毕竟经历了那么多世,经历了那么多的沧桑,她已经不再是他初见的那个活泼的女孩子,如果他现在像当年一样,把玉肌扇丢给了她,她再也不会白痴的丢了出去,而是默默的接过玉肌扇默默的离开。

    阎绝的个性,她也是后来才了解,此人逆着来,必要征服你,顺着又看你不顺眼。

    所以,方以萝总结了一点,珍爱生命,远离阎绝。

    他们刚到,幼儿园的大门就打开了,两人没往前挤,走在了最后面,“一般你忙的话,都有谁接孩子。”

    “你姐姐姐夫经常来接意墨出去玩儿,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才会拜托悠悠和霍姨。”毕竟孩子是她的,总麻烦别人并不好。

    “来我的公司上班吧!你可以随时提前下班接孩子。”

    方以萝一窒,这个提议真不赖,但是和他一起共事?

    竟有着说不出的别扭,“还,还是不用了。”

    “你不是正在找工作吗?正好我们缺一个财务主任。”

    “我去不合适吧。”

    第五绝不懂,她在找工作,他给她提供了一份工作,有什么不合适的。

    此时老师已经拉着第五意墨的小手走过来了,一手牵着一个孩子,将他们安全的交给了家长,忍不住多看了一眼方以萝身后的少年,真是俊美的让人移不开眼睛,与意墨还真是相像。“意墨,这位是你的哥哥吗?”因为老师已经见过了意墨的爸爸,也知道了对方是个大人物,现在对待意墨的态度也大有不同。

    第五意墨看着第五绝,脸上的表情很是复杂。

    第五绝蹙眉,这小子看见自己,一脸的便秘是怎么一回事?

    “老师,这是意墨的舅舅。”

    老师笑着说道,“你好,意墨的舅舅,意墨在我们幼儿园是个很乖的小朋友。”

    第五绝淡漠的颔首,连一句多余的话也没有。

    老师不免有点尴尬,不过想到意墨的来头,也只能呵呵的笑了两声,“我还有别的事情,回家了请注意安全。”

    方以萝牵过意墨的小手,“谢谢老师。”

    第五意墨拉着方以萝的手,将她拉到了一边,小声的说道,“以萝妈妈,他为什么要来接我?”

    方以萝想了想,“嗯,他可能也想和我们意墨多亲近亲近吧!”

    他倔强的撅着小嘴巴,“以萝妈妈,我不喜欢他。”

    “意墨,其实你尝试着与他相处一下,会觉得他其实是个很不错的人。”

    意墨瞪着大眼睛看着妈妈,很是担忧的问道,“以萝妈妈,你是不是有什么把柄落在他的手里啊?”

    方以萝错愕的看着儿子,“没有的事情,就是他正好空闲,打算和我一起来接你。”

    第五绝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不受人待见。

    对于第五意墨这个儿子,他还真是没有做好准备。

    但是不代表他可以逃避责任,只能尽量做的好一点。

    临走之前问过了姐夫,他和意墨的相处。

    母子俩手拉着手,走在前面,而他始终不发一声的跟在身后。

    许是第五绝不多话,就像是不存在一样,第五意墨也就没把注意力放在他的身上,一边走一边和妈妈石头剪子布,谁用什么赢了,谁就走多少步,玩一会儿闹一会儿,母子俩都是彻底的把第五绝隔绝在外了。

    打开门,方以萝立刻脱下了高跟鞋,决定让自己的脚丫子先解放了再说,她也没有想到第五绝真的默默的跟了他们娘俩那么久。“我先上楼换衣服,等一下烧两个菜,我们就可以吃饭了。”

    意墨刚进了屋子,连忙回头说道,“谢谢你送我们回家,再见。”说罢就要关上房门,却被第五绝用脚隔开了大门,“我还没吃饭呢?”

    “你可能不太喜欢我们家的菜。”

    第五绝扬了扬眉头,“你讨厌我?”

    第五意墨立刻颔首,“是的。”

    “为什么?”

    “谁让你欺负以萝妈妈?我是这个家里唯一的男人,当然要保护以萝妈妈了。”

    家里唯一的男人?

    第五绝听到这话,心里竟有些不是滋味儿,毕竟他从小也曾对欺负姐姐的坏孩子如此说过,哪怕姐姐并不用他的保护,他还是想变得强壮,足以保护姐姐。

    如今,他的儿子也说出了这么一番话,在他这个年纪承受他本不应该承受的一切。

    “意墨,让他进来。”

    “让舅舅吃完饭再走,你若是到了霍奶奶的家,她会让你饿着肚子回来吗?”

    第五意墨只能放弃,垂头丧气的打开了门,撇了撇小嘴说道,“今天有我最喜欢吃的蛋黄焗南瓜,排骨玉米汤,我不想与欺负以萝妈妈的人分享。”

    第五绝轻咳了几声,“我不会再欺负你妈,你以萝妈妈了。”

    “意墨,我做了好多,你先去换衣服,洗脸漱口,等一下我们就可以开饭了。”

    第五绝站在厨房门口,看着她一个人忙来忙去,这样的场景莫名的有些熟悉,脑海中却是浮现出古色古香的厨房,她穿着一身粉嫩,为了一个不爱她的人在忙,而他就站在门口看着,从日落看到了天黑,最后只能憋着火离开,像是梦境,却又像是现实。

    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突然变得烦躁了起来,深吸一口气,然后转身不再看她忙活了。

    因为之前将食材都准备好了,如今就是下锅翻炒一下,所以很快出了四个菜。

    蛋黄焗南瓜,蒸鱼,排骨玉米汤,还有一道炒新鲜的蔬菜。

    将碗筷摆好,“意墨,吃饭啦!”

    “好。”

    将儿子喜欢的南国和玉米夹了一块到他的碗里,“吃吧。”

    第五绝夹了一块蛋黄焗南瓜,味道很是鲜香,不免多吃了几块。

    意墨生怕以萝妈妈吃不到了,连忙站在了椅子上,给妈妈夹了好多,“以萝妈妈,你多吃点。”

    第五绝抬起了眼眸,随后又夹了一块排骨,小家伙就像是不要命了似的,立刻夹了好多块排骨放到了方以萝的碗里,“以萝,妈妈你是不是很想吃排骨啊,我给你夹。”

    好吧,他已经看出来了,小家伙分明就是不想让他吃。

    他在脑袋里仔细回忆了一遍,到底以前自己对他的态度到底有多么的恶劣,导致了他现在这么讨厌自己。

    “够了,意墨,我吃不了那么多。”

    第五意墨捧着碗,气鼓鼓的看着第五绝,他吃什么,他就要非多吃两口,到最后第五绝也有自己的小脾气了,好像再和意墨较劲,你吃什么,我就吃什么,谁也不让谁。

    最后一块蛋黄焗南瓜吃掉,第五绝扬起了一抹得意的笑容,气的嘴巴塞的鼓鼓的意墨差点就要飙泪了。

    方以萝蹙眉,“够了,意墨,你吃的太多,晚上肚子会痛的。”随后瞪了一眼第五绝,“你怎么还跟个孩子似的,就不能让着他点。”

    第五绝卡在喉咙里的排骨肉有些咽不下去了,直接被自己幼稚且愚蠢的行为吓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