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65 洗头发(四更)
    “不论妈妈怎么说,哪怕你不同意,我也要和她在一起,就算是死,我也要和她在一起,之前我娶了你满意的儿媳妇,可是我不快乐,如今我想为自己活一回。”

    “你为了这个女人和我作对?你是想气死我是不是?”

    陈尤嘉拉着他的手,“别为了我和你妈妈吵架,咱们俩不是说好了吗?”

    “闭嘴,我们家的事情,轮不到你来插嘴。”

    闵爷爷也看出了端倪,恐怕今天御闻妈指桑骂槐的人就是眼前这个女孩子,“御闻,不论发生什么事情,都不要和你妈妈这么说话,你喜欢的女孩子很懂事,你暂时先带她离开,我和你妈妈谈谈。”

    闵御闻看向了妈妈,“妈妈,对不起。”说罢拉着陈尤嘉离开了,临走之前的对着每一个长辈微微颔首。

    抱歉的看了一眼第五念,与她挥挥手道别。

    闵家老爷子喊了大儿媳妇去书房,“念念,我们吃,先别管他们。”

    第五念已经没有心情吃饭,突然就很庆幸自己遇见的婆婆是宋莫兰。

    想到这里,又剥了一只虾放到她的碗里,“妈妈,你多吃点。”

    “你这丫头算是贿赂我的吗?”

    “不,是孝敬妈妈的,感谢我遇见这么好的婆婆。”

    宋莫兰吃掉了虾仁,笑道,“这话受用。”

    闵奶奶叹了口气,“你大伯母可能是有心里阴影了,想要同意这门婚事恐怕并不容易。”可怜了御闻兜兜转转了那么多年。

    宋莫兰原来听说过,大嫂从小生活的环境太过优渥了,没嫁给大哥的时候,遇到了感情的创伤,对方就是看中的她的家世,后来分手了,就发誓一定要找一个门当户对,至少就不会存在欺骗。

    第五念没接话,对祝明莲无好感,不参与评价。

    方以萝听到门铃声,差点没把自己的心脏病吓出来,这几天她还真是怕死了第五绝,没有想到来了一天之后就没有了下文,心里还惦记着他什么时候能够捐献一颗小蝌蚪,却又害怕他再次突然的出现,现在站在她眼前的可是阎绝,她能不害怕吗?

    打开了大门,方以萝趴在了门边,露出一双眼睛来。“你有事儿吗?”

    “今天请了客户,那家餐厅的蛋糕特别好吃,所以我给他带了一块。”

    “哦!”

    她侧开身子,让他进来,“意墨呢?”

    “他去洗澡了,你等一会儿吧!”

    第五绝绝世容颜上快速的划过什么,挽起了袖子,“我去和他一起洗。”

    “意墨不习惯和别人洗澡。”

    “他都和姐夫洗了。怎么会不习惯和我洗?”突然让他一下子接受意墨,他的确有点做不到,但是他唯有努力的去做好一个爸爸的角色。

    姐夫能做的,他也能做。

    第五绝走了一半楼梯,突然顿住了脚步,然后回头看向了方以萝,有些欲言又止。

    方以萝询问,“怎么了?”

    “我没,没有换洗的衣服。”

    “你姐夫在这里有新的睡衣,若是你愿意的话。”

    “给我送上来。”说罢转身就上了楼。

    方以萝一怔,他竟然还是以前那副大男子主义,即使面容不够成熟,但是这种反感却没有半丝的减少,她不由得朝着他的背影龇牙,变成了小屁孩也这么讨厌!

    察觉到第五绝回眸,甚至是以一种错愕的表情看着自己,她立刻收回了自己愚蠢龇牙的动作,然后当做什么事儿都没有发生过,“等一下给你放到浴室门口。”

    第五绝怔了怔,眼见她一路跑进了厨房,却又不知道自己该怎么问出口,又该问什么?

    难不成问她,为什么朝着自己龇牙?

    第五绝转身上楼,然后轻轻的推开了浴室的大门,还能听见小家伙非常愉悦的轻哼着歌曲,许是听见门开的声音,他闭着眼睛抓着满是泡沫的头发,“以萝妈妈,不用你帮我洗头发了,爸爸说我是男子汉,我已经学会洗头发了。”

    第五绝将手轻轻的放在他的头发上,感觉他的小脑袋比自己两个拳头大不了多少,他轻柔的为他用手指肚抓头发,小家伙也不动了,“你不是也告诉我,要学会照顾自己吗?怎么今天要帮我洗头发?算了,我不问你了,反正问你也不会说,以萝妈妈,你说你什么都不说,让我多为你担心,你是不是害怕第五绝那个臭小子来找你麻烦?放心吧,有我在,我肯定会保护你的。”

    第五绝微微眯起了眼睛,没有想到自己这个亲生父亲在他的眼里是臭小子?

    第五意墨这个孩子果真是不讨喜。

    他拿下花伞,然后为他冲干净头顶上的泡沫,然后拍了他光溜溜的小屁股,“我这个臭小子为你服务的还算是周到吗?”

    听到如此熟悉的声音,第五意墨睁开了眼睛,怔怔的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第五绝,他甚至没穿衣服,露出精壮的身子,顿时一张小脸就变质了,“你为什么在这里?”

    “当然是陪你洗澡的。”听听,说的多么理所当然。

    意墨蹙眉,“你家的浴室坏了?”

    “算是吧!现在轮到你为我这个臭小子洗澡了。”

    第五意墨黑着脸,“我才不用。”

    “可是我刚才帮你洗过了,你现在帮我洗,只是礼尚往来,难道你以萝妈妈只教过你怎么学会照顾自己,没教你还人情吗?”

    “我又没让你帮我洗头发。”

    第五绝直接闭上了眼睛不作声了,第五意墨忍不住龇牙了,这个动作绝对是遗传的。

    那模样和方以萝还真是神同步。

    “是男子汉就还人情。”

    第五意墨甚是委屈,这是谁家的臭小子,怎么就知道欺负小孩子啊?

    不喜欢他是有道理的,太霸道了!

    尽管不乐意,意墨还是认命的给他洗起了头发。

    ------题外话------

    有的亲说到更新问题,想必看过之前的章节,也知道筱萋并不是专业的写手,我还有工作,没事儿了还要接送孩子上下学,所以这世间真心不够用,自然更新就不能及时,感谢各位亲们的理解与包容,下个月中旬筱萋会有爆更,所以最近时间存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