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77 那就换我来喜欢你(三更)
    正在做饭的方以萝有些心不在焉的,不知道这个时候他到底有没有顺着窗户爬出去,千万别让意墨发现了什么?

    因为她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向意墨解释他们两个人现在的关系,总之太乱了,意墨所能接受的爸爸,暂时只有闵御尘,如果告诉他,第五绝才是他的亲生爸爸,她几乎能够想象到意墨的脸,肯定比便秘了还要难看。

    “以萝妈妈,早上忘记把牛奶拿回来了,现在去拿牛奶。”

    “呃,哦,好不行,等等,外面太冷了,还是我去拿吧!”她是怕第五绝没跑利索,儿子一开门就看见了他爬窗户的身影,所以还是自己拿牛奶比较稳妥点。

    “不用了妈妈,牛奶箱子就在门口了,不会把我冻感冒的。”

    “别,我去,你是我的心肝宝贝,冻坏了我就心疼死了。”说罢,他关上了煤气灶,然后一路小跑抢走了儿子前头,瞧瞧的打开了门,透过缝隙看向外面,看向自己的窗户下,发现并没有第五绝的身影,不由得松了好大一口气,想来他应该是走了。

    “以萝妈妈,你在看什么?”

    意墨疑惑的探出了小脑袋,也朝着外面东张西望的,“外面有人吗?”

    方以萝吓得浑身一激灵,差点没喊出声音来,暗暗压下了内心的慌乱,“意,意墨,外面太冷了,我们快回屋。”

    “好。”

    两母子探头探脑的,转身的那一瞬间,很有默契的叫出了声音,方以萝这次是真的没控制住,本以为他已经爬窗户走人了,却没有想到他根本就没走,光明正大来到了客厅,还大摇大摆的给自己倒了一杯水。

    方以萝咽了咽口水,眼睛里的挣扎一闪而过,她该如何向儿子解释他们之间的关系呢?

    第五意墨掐着腰,立刻凶巴巴的问道,“你为什么会在我们家?”

    第五绝将眉头挑的老高,“我为什么不能在这里!”这个小鬼现在的态度,可一点也不像对待自己的爸爸,倒像是仇人。

    “我喜欢你。”

    理由多简单,多么的充分。

    第五绝拿起了一旁的炸虾,放到了嘴里,一边吃一边说道,“那就换我来喜欢你。”

    “你”第五意墨还是第一次被第五绝堵的一句话也说不出口,在他小小的观点里,他可以不喜欢别人,却无法阻止别人去喜欢自己,“你为什么要喜欢我?”

    方以萝连忙朝着他使了使眼神,示意他不要说实话,意墨本来就不怎么待见他这个亲生父亲,如果现在说出实情的真相,很有可能会吓坏意墨。

    第五绝想了想,决定使用迂回的办法,“你姓什么?”

    “我跟妈妈姓,我叫第五意墨。”

    “那么我也姓第五,可能我们本来就是一家人,或者我也可以把你当成儿子一样的喜欢。”

    第五意墨瞪圆了大眼睛,很快就蓄满了泪水,看的第五绝一愣一愣的,方以萝连忙给儿子擦眼泪,“意墨别哭,你怎么了?”

    他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搂着方以萝抽泣道,“我不要他做我爸爸,我有爸爸,我不要他做我爸爸。”

    第五绝脸色蓦地一暗,有梗在喉,不知道是因为意墨哭了,还是因为他的话而难受,虽然他并没有期待过他的出生,可是他却从来不想做成像自己父亲那样的男人,甚至现在也极力的想要做一个好爸爸,可是这种得不到儿子认可的感觉,还真是他妈的有点糟糕。

    方以萝抱着哭泣的意墨,声音尽量放的温柔一点,“意墨不喜欢他吗?”

    第五意墨搂着方以萝,将小脸埋在她的怀里,用力的点点头,生怕别人看不见似的。

    “为什么?喜欢一个人可以没道理,但是讨厌一个人必须要有一个理由吧!”

    “他总是欺负你,我不喜欢他。”

    方以萝的心头一软,原来儿子是因为他欺负自己,所以才不喜欢。

    第五绝错愕的看着儿子,这小子还真记仇,他就那么一次推开方以萝,被他看见了,居然就这么记恨到心里去了,想起来,心里其实挺不是个滋味儿的。

    轻轻的揉了揉他的小脑袋,“意墨不哭,他以后不会再欺负我了,你可不可以试着喜欢喜欢他。”

    第五意墨直接别过头,轻哼了一声,“不要。”

    第五绝轻咳了一声,“我在改变,你别那么快否定我。”让他向一个小鬼低头,说句老实话还真的有点不太好意思。

    第五意墨还是用敌视的眼神看着他,倒是闭上了小嘴巴,便不再出声了。

    将方以萝拉走了,小声的问道,“以萝妈妈,他大概什么时候走啊?”

    她将小手放在嘴边,小声的说道,“大,大概一会儿吧!”

    “哦。”得知他不是马上就走,第五意墨的情绪显得有些低落。

    第五绝有些无语,他这是有多不招人待见,让他离开的话说的声音有点大,他想听不见都不行,让他留在这里吃了饭再走的话,他又好像有点说不出口,“那,那我先回去了。”

    意墨兴奋的点点头,“再见。”

    见他真的朝着大门口走去,方以萝喊住了他,“你等我一下。”

    第五绝顿住了脚步,看向她急匆匆的跑回了房间,然后又拿出了一件宽松的大衣,塞到他的怀里,“外面太冷了,你还是把这件衣服套上吧!也不知道你能不能穿上?”

    他穿上了大衣,方以萝穿很是宽松,他穿上却是正好,成了束身衣。

    “再见。”

    丝毫挽留也没有,第五绝很难想象这样的落差,真的是床也上了,连口饭都没有,就被打发了。

    将第五绝送走了,方以萝和第五意墨开始收拾碗筷,准备吃饭。

    意墨可能是饿了,吃的特别多,还喝了一碗汤,“意墨,不能吃的太饱,别撑坏了肚子。”

    “可是以萝妈妈,我真的好饿。”

    “等一下我们去超市,看看晚上给你准备什么好吃的夜宵?”她想了想,询问道,“你想吃什么?”

    意墨偏着脑袋想了想,“我晚上可以吃芒果糯米饭吗?”

    方以萝笑着说道,“没问题,等一下我们就去超市买材料,夜宵给你做芒果糯米饭,粘糯的东西不可以吃的太多。”

    “好。”

    吃过饭后,已经是下午两点半了,这顿饭吃的也不知道是早饭还是午饭了。

    “你先上楼去换衣服,等一下我们在一楼集合。”

    “好。”

    眼见意墨小小的身影消失在楼梯的拐角,方以萝微微勾起了唇角,如果能够看着他长大,那该有多好?她舍不得错过他的每一个成长。

    听着门铃声响起,方以萝转身去开了门,惊见门外的第五绝,不由得微微一愣,“你,你怎么又回来了?”眼见他拖着一个超大的行李箱进了屋子,她急忙问道,“你,你这是做什么?”

    第五绝淡淡的说道,“你该不会以为一次就能中奖吧?”

    方以萝一怔,当时怀意墨的时候,的确是一次就中了,记得当时她之前还做了排卵测试,的确是排卵日才做的那件事儿,可是昨天,她根本就什么都没有做。

    倏然脸色一白,“不会是白做了吧?”

    第五绝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这个问题,别过微红的脸,想了想说道,“也许吧,或许我们那么幸运就中了!”

    “要不然还是做试管婴儿吧!”

    “悠悠姐说,试管婴儿不是回回都可以成功,而且每次都要做好多的检查,对身体也很有伤害,所以”

    方以萝呼吸一窒,她好像把这件事情想的太简单了,还以为上了床就可以等好消息了,完全忘了自己是不是排卵期。心情有些不大好,“那,那就在这里住几天吧!”

    然后去厨房给他热了饭菜,“你先吃饭吧!我等一下要和意墨出门,稍晚点回来。”

    “我和你们一起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