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88 你脑子有病吧(二更)
    “如果我不愿意吗?”

    第五念耸耸肩,表现出相当理智的一面,“那就没有办法了,这帮忙纯属是自愿,就像是你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我的帮助,而我又无能为力,所以你也不可能怨我吧!”

    韩之寒眼底闪过的一丝冷光,这个女人在拿媛媛威胁自己?

    “你在威胁我?”

    监狱狱长蹙眉,这位爷光是冷着脸就够让人心神俱裂了,发出了近似方才冷哼,果真是有些骇人。倒是眼前这位小姐,依旧是那副笑意盈盈的模样,根本不在乎韩之寒此刻的表情有多冷硬。

    第五念吃惊的问道,“这怎么能算是威胁呢?就好比这件事情你本来就办不到,我也不可能会想,你是不是因为看我不顺眼,所以才故意办不到。”

    韩之寒冷冷一笑,“第五念,跟在闵御尘的身边这么久,他倒是改变了不少。”

    “你没有听说过一件事情?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狱长,劳烦你带着我这个朋友去见她想见的人。”

    监狱狱长虽然不知道韩之寒明明很生气,为什么还要答应她,但是他亲自交代的事情,自然不会怠慢了这两位小姐。

    第五念挥挥手,“谢谢你,韩大队长。”

    韩之寒回眸,将第五念从上到下好好的打量的一番,始终搞不明白,闵御尘的脑袋是不是进水了,怎么会喜欢这样一个女人,她到底哪里比得上媛媛?

    乐悠悠上前几步,“念念,你感觉到了没,你和他穿着同款情侣大衣?”

    第五念深深的恶寒了一回,“别胡说八道,你眼瞎啊,我这袖口上英伦标,他那个没有,没有好吗?”

    “款式差不多,你何必在乎那个小小的商标?”

    “乐悠悠,这是对我的奇耻大辱,我的品味会和他一样低?”

    韩之寒握紧了双手成拳,这个女人总让他有一种冲动,抓过来好好的暴打一顿。

    深吸了一口气,迈开了腿,大步离去了。

    因为韩之寒的交代,第五念如愿以偿的见到了李晓娟。

    乍一看,李晓娟长得并不太像农村女人,皮肤白皙,眼睛很大,带着几分胆怯,眼底又很浓的黑眼圈,可见这些日子她每天都活的异常的煎熬。

    李晓娟茫然的看着第五念和乐悠悠,好半响才张口问了一句,“我认识你们吗?”

    “不认识,但是我们想要和你了解一些情况。”

    李晓娟怔怔的看着第五念,随即低下了头,能够感觉到她打从心里升起的一丝惧怕。

    她低着头,纠结着手指头,却连再次抬头的勇气都没有了。

    “我们想和你了解一下江大山的情况。”第五念也不寒暄了,直接奔入主题。

    李晓娟浑身一颤,震惊的抬起头来,望着第五念明亮的眼睛,不知道想了什么,随即又低下了头,声音带着几分轻颤,“是我杀了他。”她双手捂着脸,眼泪顺着指甲缝划过,她哭的泣不成声。

    乐悠悠和第五念对视了一眼,这情绪未免也太激动了,根本没办法好好的问下去。

    “我该说的已经说了,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么你的儿子呢?”

    李晓娟震惊的看着第五念,激动的说道,“你知道小山在哪里?”

    “不,我不知道,但是我需要你告诉我一些事情,我们或许能够帮助你找到江小山。”

    “告诉我,你们怎么才能找到小山?”她的情绪异常的激动,瞳眸扩大,几乎能够从她的眼睛里看见一丝的急切。

    她激动的样子已经引来了狱警,由于是狱长亲自交代的,所以对待第五念和乐悠悠的态度和蔼了不少,“她现在的情绪很激动,你们还是等着有机会再来吧!”

    第五念颔首,“让我再和她说最后一句话。”

    她尽量安抚着李晓娟,却发现她哭的更加厉害了,直到第五念嘱咐她,江大山已经化成了恶鬼,让她多加小心。

    李晓娟惊恐的瞪大了眼睛,怔怔的看着第五念,最后竟是放声的痛哭了起来,“他不想放过我,我就知道他不想放过我,果真是他来找我了。”

    第五念轻蹙了眉头,和乐悠悠心事重重的离开了。

    “念念,你感觉到这事儿透着几分古怪吗?”

    “嗯,有点理不清头绪。”

    离开监狱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第五念提议,“我们去他们家看看吧!看看江大山到底在不在出租房内?”

    “走吧!趁着天黑之前去看看。”

    虽然命案不是发生在出租房,但是房子的主人横死的,另一个女主人还在坐牢,孩子也失踪了,这座小破房子怎么看都有些阴气沉沉的,自然也就没有人敢住。

    本来他们不租房子,还要跑到这里看房子,房东自然是不乐意,第五念甩了一千元之后,自然是笑脸相迎,说不定以后还可以看办个鬼屋,增加一些额外的收入。

    点亮了晕黄的灯光,许是冬日里的风太过冷冽,房东没来由的搓搓手臂,“这个屋子太阴森了,你们慢慢看,我得先回去了,走的时候就直接把外面的锁头落上去就行。”

    “谢谢你,房东。”

    “你说你们两个小姑娘,跑到这里来也不害怕?”

    乐悠悠和第五念笑了笑,“我俩就是好奇。”

    “得了,你们两个留在这里慢慢好奇吧!”房东一进这间屋子就有脑补画面,“你们小心点。”说罢人就跑的不见踪迹了。

    第五念和乐悠悠环视着整个屋子,大约也就五十多平米的大小,客厅和厨房挤在了一起,锅碗瓢盆并不多。外面有一张孤零零的小床,差不多只能容纳一个人的位置,乐悠悠环视了一圈,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发现。

    卧室内,里面有一张床很大很大,许是黑夜降临了,整间屋子只有晕黄的光,有些东西照的并不是很清楚,第五念翻了几个抽屉,发现李晓娟和江大山留下的东西真的很少,或许他们来之前,警察把调查取证的东西该收走的都收走了吧!

    但是这样的房子,令第五念有种不像家的感觉。

    但是有种住旅馆的感觉。

    “这哪里是过日子,这么小的衣柜,竟然一家人的衣服都塞不满。”乐悠悠随手拨弄了一件衣服,‘咦’了一声。

    第五念连忙上前,“怎么了?”

    “这件衣服算是最新的,但是和另外两件男装的型号有些不大一样。”

    两人将衣服拿出来对比了一下,果真是型号不一样。

    “这个家还有一个男人?”

    此时,院落刮起了一阵阴风,摆放在院子里的洗脸盆被风刮的满院子飞,拖在地上造成了很是诡异的钝声。

    紧接外面有些破旧的小木门发出吱呀吱呀的声音,偶尔伴随着小男孩微弱的哭泣声,第五念和乐悠悠几乎是异口同声的问道,“是谁?”

    两人跑了出去,却发现院子里只有风呼啸而过,甚至还飘了雪花,根本就没有什么小孩子,两个人几乎又将屋子翻了个遍,也没有发现其他的异常。

    乐悠悠叹了口气说道,“念念,太晚了,我们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也好,你能不能打听到江小山的生辰八字?”

    “你怀疑那个孩子死了?”

    “不知道,总是有种不好的感觉。”第五念显得有些心事重重的。

    江小山的生辰八字还没有打听清楚,第五念竟然接到了韩之寒的电话,“怎么?韩大队长这么快就有事儿需要我帮忙了?”

    韩之寒气恼的咬着牙,“你昨天对那个李晓娟说了什么?她为什么会在狱中自杀?”

    自杀?

    第五念瞬间从床上弹跳了起来,“她为什么要自杀?”

    “这正是我要问你的事情!”韩之寒字字磨牙,搞得第五念大脑都是一阵空白,根本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我去哪里知道啊?”

    “你在哪里?”

    第五念报了一个地址,“你要干什么?不会是来抓我吧?”

    “你说对了,最好给我束手就擒,否则我就以拘捕通缉你。”

    “你脑子有病吧!”第五念被气坏了,这男人肯定是脑袋有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