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4 江小山死了(四更)
    第五念低头,看了一眼阻挡自己的那只手腕,明显的有一块被勒痕迹,就好像是长年带着什么东西,然后就留下了某种印记。

    她的眸光闪了闪,然后看着那个方向问了一句,“那是什么地方?”

    李福笑了笑,“是猪圈,你说你这样娇气的姑娘去猪圈多不方便啊!”

    第五念笑着说道,“我长这么大还没有看见过猪圈长什么样子呢,我得参观参观。”他越不让进,证明里面越有猫腻。

    眼见第五念有些拦不住了,李福动手企图抓住她的手腕儿,却没有想到被她轻而易举的避开了,“滚开,不许进去。”一边说一边朝着第五念飞奔而去,站在后面的乐悠悠抬起一脚,直接将他踹到了地上。他的后背带着一阵酸麻,此时此刻连爬起来都费事儿。

    第五念企图要推开了猪圈的大门,却因为门上上了一把锁头,根本推不开。

    李福莫名的松了口气,他以为第五念推不开门就没有别的招数了。

    谁知下一秒,她竟然好不由于的踹开了上锁的猪圈大门。

    李福眼底闪过一丝的绝望,心里尽是忐忑与不安。

    一股扑鼻而来的恶臭,几乎就要熏得第五念连眼睛都要睁不开了,她打量了这个猪圈,大约不到十平米,最里面养着两头猪,还在哼哧哼哧的供着地上踩的的粑粑,另一旁堆放着稻草,铺了一层很薄的被子,上面躺着一个身穿单薄衣裳的孩子,他面黄肌瘦,他几乎瘦成皮包骨头了,浑身上下没有一两肉。

    自从成为了准妈妈以后,第五念好像见不到这样的场景,心头蓦地一疼,上前一步摸了摸孩子早已经冰凉的手,早已就没有了脉搏,连身子都冻僵了,她不由得深吸了一口气,难以言说的悲伤袭上了心头,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在这个猪圈里,留下的是孩子临死之前的孤独与绝望,她放佛看见了江小山小小的身子窝成了一团,不停的拍着墙壁,虚弱的喊着,“舅舅,给我点吃的吧!”

    “舅舅,我想爸爸了,带我去找爸爸吧!”

    “呜呜,舅舅,我不要留在这里,你就放我出去吧!”

    他拖着疲倦的身子,每天要和猪一起抢食,夜里的风太大了,他想要抓着那层薄被将自己裹得紧一点,还是会冷到瑟瑟发抖的地步,江小山用手指扣着最靠近自己屋子里的墙壁,企图能够挖出一条隧道来,说不定下一秒就回家了,回答了爸爸的身边,而不是留在这里,舅舅太可怕了。

    被舅舅发现墙壁上的刮痕,他就打他,疼的他嗷嗷直叫。

    他不懂舅舅打了自己为什么还要打猪,猪凄惨的叫声几乎盖住了他的声音,让他求助无门。

    在江小山的世界里,这里是人间地狱,而他终于等不到爸爸来找自己了。

    爸爸也是坏人,明明说过要给他买玩具的,最后妈妈和舅舅还是将他抢走了,他记得爸爸最后看着自己那绝望的眼神。

    实在是太冷太冷了,冷到他已经开始犯困了

    爸爸,我先睡一会儿,等你来找我的时候,我再醒,你说好不好?

    哦,对了,小山还想吃你经常买的麻花,又甜又软,好吃的不得了。

    虽然很饿,但是却抵不住那深深的困意。

    江小山缓缓的闭上了眼睛,他不知道自己这一睡就是生命的终止。

    第五念默默的流下了眼泪,他只是个孩子,仅仅只是个孩子,不论谁对谁错,怎么能拿一个孩子来撒气呢?

    她哈腰,将江小山抱起来,明明是个七岁的孩子,他瘦弱的就好像没有几两肉似的。

    见第五念把江小山抱了出来,他立刻变了脸,“你们到底是谁,放下孩子。”

    第五念冷冷的看了一眼李福,“难道你不知道他已经死了吗?”

    死了?

    李福浑身一僵,他虽然不喜欢江小山,但是也没想过让他死啊!

    今天外面的人那么多,万一这个女人把孩子抱出去,他这辈子都完了,也不知道从那里鼓足的勇气,狼狈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冲向第五念就要抢孩子。

    只见她微微侧开了身子,还不等李福反应过来,乐悠悠又朝着他的后屁股狠踢了一脚,整个人已经扑向了猪圈,他一头栽进了猪脚下所踩的坑坑洼洼,凹凸不平的粪圈里。

    他嫌恶的抹掉沾染在脸上的猪粪,那股难以言喻的味道令他频频的作呕。

    “该死的!”

    前方搭建的舞台,主持人卖力的搞笑,又是拼命的唱着老掉牙的歌曲,当第五念抱着一个瘦弱的小男孩走出来的那一瞬间,全体都安静了。

    第五念的眸光扫向了已经站起来的闵御尘,在异常寂静且压抑的气氛下,说出口的话很轻很轻,“江小山死了。”

    所有人的目光触及到了第五念怀中那个僵硬冰冷的孩子,不由的惊骇了起来,各个扯着嗓子嚎叫了起来,顿时间鸡飞狗叫的,等到李福从后院赶过来的时候,场面已经是不受控制了。

    他上前就想抢夺第五念怀中的江小山,闵御尘拿起桌子上的碗,快准狠的砸中了李福的膝盖,他没有任何的反击,因为惯性单膝跪在了地上。

    村长带头询问了一句,“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李福暗自咬了咬牙,“村长,是这个贱女人杀了我们家小山的。”话落,又是一个空碗直接砸向了李福的额头,哐当一声,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中招了。

    闵御尘上前,一双阴冷嗜血的双眸紧锁着李福,“我不介意把你的嘴巴缝了,让你这辈子都说不出话来。”

    ------题外话------

    这个虐童的案件是我在微博上看见的,国外的,真有这样的事情,那个小男孩最后死的太惨了。他是死后,被自己的亲生父亲和后妈拖到猪圈里丢掉的,当时天气很热,尸体已经严重腐烂了,是邻居实在受不了了,报警之后才发现这种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