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298 回魂夜(四更)
    翌日,就传来的案件的最新进展,起初李福死活不承认他虐童,甚至他带着孩子回白沙村是深夜,所以也没有人发现,李福是带着江小山回村的,案情进展的非常不顺利。

    当时李晓娟哭过之后就所有的事情全部都招了。

    江大山带着江小山李家出走是为了做亲子鉴定,后来鉴定结果出来了以后,江大山给李晓娟打了电话,决定将这件事情解决了。

    约好了地点,在离家不远的小旅馆见面。

    后来江小山饿了,江大山带着孩子去买东西吃,就在回旅馆的路上,偶遇了李福兄妹,两个人发疯了一样抢走了孩子,江大山心疼孩子,也就松手了。

    后来李晓娟跟着江大山去了小旅馆谈判,两个人发生了口角,李晓娟说了很难听的话,最后两个人撕扯在了一起,还是李福来了以后,抄起了桌子上烟灰缸发狠的砸在江大山的后脑勺上,那凶狠的架势连李晓娟都吓坏了,怔怔的看着江大山倒在了自己的面前,还睁着眼睛死不瞑目的看着她。

    李福也是被自己的行为吓傻了,跌坐在了地上,好半响的没有反应过来。

    最后他抱着李晓娟大哭着,“我杀人了,晓娟,我杀人了!”

    李晓娟急中生智,想了一个好办法,那就是让李福带着小山先回白沙村,她来替哥哥顶罪。

    江大山为了李晓娟什么疯狂的事情都做过,与别人打架毁了容,哪怕他并没有错,但是附近的邻居都挺怕他的,他也不善和别人交际,所以代价一直以为江大山有暴力的倾向。

    邻居以为江小山喊得那句,爸爸别打妈妈,以为爸爸指的是江大山。

    殊不知,江大山不在家的时候,李福会逼着江小山喊自己爸爸。

    对于虐待孩子一事儿,李晓娟也是供认不讳,她因为与哥哥的禁忌恋而心里扭曲,甚至带有很严重的负罪感,明知道不可以这样,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爱,常年压抑在心里,还要敷衍一个不喜欢的人,不明白自己的儿子为什么要管另一个不相干的男人叫爸爸,还相处的那么融洽,甚至忽略了自己的亲生爸爸。

    所以每当江小山有不顺她心意的时候,她就会将怒气发泄在江小山的身上,甚至连后来李福对他们母子的殴打,都觉得自己是在赎罪。

    经过医学鉴定,她患有严重的产后抑郁症,狂躁症,甚至是自罪妄想症。

    当李福得知妹妹全部交代了,不由得痛哭流涕,最后也交代了自己是如何谋杀江大山,甚至将江小山连夜带回白沙村,将他关进了猪圈,稍有不顺心就会虐打他,他生气江小山明明是自己的儿子,却张口闭口的要找江大山,因为忙着结婚的事情,所以他就真的把江小山的事情给忘记了。

    至此,案情已经是真相大白了,还了江大山一个公道。

    第五念收拾好了工具,和乐悠悠,闵御尘出门了。

    他们花费了一笔高价,租用了出租屋一个晚上,不论他们做什么,房东都不能来打扰,否则就要还钱,房东开心的应下了。

    案件结束了,江小山的尸体转交到了闵御尘这里,第五念布了一个超度的阵法,乐悠悠给江小山清洗遗体,闵御尘却是带着宋阳乔挚亚布置灵堂。

    几个人的心情都有些沉重,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气氛都异常的压抑。

    直到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妥当,第五念也布好了阵法,唯有静静的等待,他们不知道先来的是江大山,还是回魂夜回家的江小山。

    吱吱呀呀的木门好似被人从外面推开了,一阵风吹过,扬起了火盆里的纸钱,在如此漆黑的夜里竟是无比的渗人,尽管宋阳和乔挚亚见过了比这个还可怕的画面,但是再一次面对,还是会有些心悸。

    他们可不像老大,习不习惯都是那张面瘫的冰块脸。

    江大山从外面飘了进来,望着前方江小山的遗像,震惊到脸上的刀疤都开始狰狞了起来,他凄厉的叫了起来,“小山,我的儿子。”目光触及到那口小棺材,他猛地扑了过去,看清楚棺材里的人,果然是自己的儿子,江大山又是一阵愤怒的嘶吼,“李晓娟,李福,你们这两个贱人,竟然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不放过?”眼见着他下一秒就要窜出了门外,第五念随手丢了一个符咒,打在了门上,江大山又被无情的弹了回来。

    “大师,不要拦着我,我要杀了那对贱人,替我的小山报仇!”他不敢相信,那么活蹦乱跳的孩子,前几日还好好的,怎么就死了呢?

    第五念丢了些纸钱到火盆里,然后淡淡的说道,“今天是小山的回魂夜,错过了和小山的见面,你们可能永远都没有机会再见了!”

    江大山深深的看了一眼孩子紧闭的双眼,躯体早已经是冰凉一片,和他一样,变成了一个死人,他悲戚的问道,“我们小山是怎么死的?”

    “江大山,我知你心中有气,也有恨,报仇之后虽然解恨了,却错过了唯一投胎的机会,至于李晓娟和李福的报应自有天收,有法律公道。”

    “可是法律公道不是每一次都站在对的一方,杀我的人明明是李福,最后顶罪的人却是李晓娟这个贱人!”

    “真相已经大白了。”闵御尘看着江大山,“别惩罚别人把自己陷了进去,若是你下辈子可以和江小山再续父子缘,而你却因为仇恨自损了自己的造化,岂不是得不偿失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