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09 玩儿的挺开心的
    “你们两个别闹了,我去问问你们下午还有没有药了?”

    第五念夹着意墨,“来,让妈妈亲口。”

    “不要,妈妈你就会欺负我。”

    “来呀,有本事就挣扎啊!”

    “我不挣扎是怕伤了弟弟妹妹。”意墨撅着小嘴巴,气鼓鼓的小脸十分惹人疼惜,惹得第五念又是一阵猛亲,“妈妈,你能不能别把口水都亲到我的脸上?”

    “不能,这么嫩的小脸,我自然要多亲几口了。”

    方以萝失笑的摇了摇头,推开了门,被坐在门口的第五绝吓了一大跳,见他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她轻轻的关上了房门,坐在了他的身边,温热的小手握住了他的大手,“你怎么了?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没事儿,就是有些事情没想通,或许我想明白就好了。”

    方以萝点点头,“你若是想找个人说说话,我愿意倾听。”

    第五绝侧目,精致的脸上,五官竟是异常的妖冶,他怔怔的望着方以萝,气弱无力的问道,“你说这个世界除了我姐爱我,还有没有人爱我了?”

    她一怔,抚摸着他的脸,眼角有水亮的泪珠滑落,她薄唇的轻启,非常坚定的告诉他,“有,还有我和意墨。”

    第五绝的心骤然一缩,说不清是疼,还是欣喜,这一刻他只想吻住她的唇,以此表达自己内心的想法。

    他告诉自己,那些人任由他们来了,又走了,这个世界有姐姐,还有眼前的她和意墨,就足以了。

    方以萝被他吻的气喘吁吁的,顾及到大庭广众之下,她羞红的推开了他,“这么多人看着,你就不能矜持点。”

    第五绝眉眼含笑,已不复方才那般的难过,他的指腹摩擦着她红肿的嘴唇,“很抱歉,是我的原因,让意墨和姐姐受了伤。”

    方以萝怔然,有些没听懂。

    “我今天见到了我的亲生母亲了。”

    “真的吗?”

    第五绝点点头,“与她可能没有母子缘吧,或许她也并不是因为爱而生下我,但是这些对于我来说,都不重要了,只是让我想到了意墨也并不是因为爱而出生,但是幸好,他有你这个妈妈,而我也不会做第五昇空一样的爸爸。”

    “我相信你。”

    “所以,你打算什么时候嫁给我?”

    方以萝瞪圆了美眸,对他毫无预兆的求婚,吓得目瞪口呆的。

    “让你嫁给我这么令人难以置信吗?”

    她轻轻的摇头,“小绝,我暂时不能答应你,你相信我有苦衷的吗?”

    “不能说的苦衷?”

    “嗯。”

    “对我也不能说?”

    “嗯。”她凑到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记住我说过的话,有一天我会堂堂正正的做我自己,哪怕是我向你求婚,但是现在不行。”

    他大手收紧了她纤细的腰肢,将脸埋在她犹如黑稠一般丝滑的发间,“我记住你说的话了。”方以萝有太多的秘密,可是他不敢深挖,深怕她会突然消失不见了。

    明明他们真正相熟也就一个多月,可是他却觉得自己认识了她很久很久了,久远到他只要一看见她的脸,就会克制不住自己想要将她圈禁起来。

    她低着头,连耳后根都红了起来,“我去给念念和意墨看看下午还有没有药了?”

    “我陪你一起去。”他拉起她的小手,朝着护士站而去。

    透过病房门上的玻璃,眼见他们真的走远了,意墨不由得连连叹气,“妈妈,你说以萝妈妈怎么就喜欢舅舅了呢?”

    第五念挑挑眉,“不是挺好的吗?”亲生爸爸妈妈在一起了,对于意墨来说是一件好事儿。

    “可是他比我大不了多少,以后喊他爸爸好别扭。”第五意墨觉得好纠结啊!

    “他整整比你大十五岁好吗?再说了,我们上学的时候,老师就说过了,大十二岁就该喊叔叔了。”

    意墨叹口气,“他要是对以萝妈妈好,我也就忍了。”

    “看把你愁的,要不然我再亲你几口好了。”

    第五意墨一脸恐慌,“妈妈,不要了吧,好在我现在不是小婴儿,否则非要被你亲出哈喇子来。”

    “哼,你知道就好,你说你一个屁大点的小孩,好好做一个天真单纯的孩子不是挺好的,一天为我发愁,又是为了你以萝妈妈发愁,我都快要被你愁白了头发。”

    他掐着腰,表达自己的不满,“爸爸没出现,舅舅还很混蛋的时候,我可是咱家唯一的男人,我能不为你们着想吗?”

    瞧他说的一本正经的模样,差点就把第五念笑坏了。

    搂着意墨的小脑袋,又是一顿猛亲,美滋滋的说道,“我儿子怎么那么可爱啊!”

    傍晚时分,闵御尘来了,让第五绝带着方以萝回来,他在这里守着他们娘俩。

    第五绝是真心的累了,也没有拒绝,看着他欲言又止,最终还是什么也没说就走了。

    第五念摸着意墨的小脑袋,小家伙睡着的模样就像是一个天使,“事情调查的怎么样了?”

    “这件事情是皇甫瑶主使的。”

    第五念摸着意墨脑袋的手不由得顿了顿,“我爸爸的烂桃花?”之前她在清风居见过,虽然没看出她的问题,但是非要赖在清风居,可见关系应该是不一般。

    “其实她还有一个身份,小绝的亲生母亲。”

    “什么?”

    闵御尘望着第五念略显吃惊错愕的小脸,将剥好的橘子瓣塞进了她的樱桃小口里,“很吃惊吗?”

    她嚼了嚼嘴巴里多汁又甜的橘子瓣,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了,“是,是有点吃惊。”

    “所以,打算原谅她了?”

    第五念不雅的翻着白眼,“才怪,好在我们意墨和孩子没事儿,否则我非把她的腿打断,原谅她是不肯能的,可是小绝开口,我肯定会妥协的,我可以对任何人说不,唯有不能对小绝说。”

    “放心吧,皇甫瑶你爸爸替你出气了,至于还剩下皇甫寻麒这个人渣。”

    她颇为小心翼翼的询问,“你真的把他打的就剩下一口气了?”毕竟现在华夏国与x国处于两国友好的状态,若是现在闹僵了的话,对谁都不是一件好事,更何况她现在并不想祸国殃民的妲己好吗?

    “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是动用了点私刑,至少打的他不敢再向我叫嚣了,这两日我学着你的爸爸,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什么好办法?”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第五念的心蓦地一沉,“皇甫瑶她不会真的”接下来的话她没问,但是多少能够猜到。

    “没错,你爸爸果然是好手段。”

    “你该不会也来了一个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闵御尘又往她嘴里丢了一颗橘子瓣,“是的,对皇甫寻麒好了那么一点,找了几个很是丰满的女人,将他们关在一个屋子里,谁抢到就是谁的。”

    第五念蓦地被橘子瓣的汁水呛到了,我去,玩儿的这么大。

    他连忙上期拍扶着她的后背,“慢点吃。”

    “然后呢?”

    闵御尘又剥了一个橘子瓣放到了她嘴里,然后淡淡的说道,“他们玩儿的挺开心的,四个人,马上就快要玩儿一个来回了。”

    面对闵御尘把这样的事情说的这么冠冕堂皇,说的这么淡定从容,第五念就快怀疑自己的听力了,“都是什么样的人?”

    “都是一些渴望被人疼爱的女人,看见皇甫寻麒这样温文尔雅的王子,怎么会不心动呢?”

    第五念觉得这厮的打击报复才是最重的,她几乎能够想象得到,皇甫寻麒的日子恐怕不太好过。但是她很有一方面顾虑,这厮回国了之后会不会趁机打击报复。

    “不用担心我,我拍下了照片和视频为据,所以即使回国去了,也不会找我们的麻烦,除非他不怕丢人,不怕失去皇位继承权。”闵御尘狭长的眼眸闪过一丝暗芒,旋即想了想,然后又说了一句,“你爸爸玩儿的比我更大,就算是倒霉,也应该是他优先,我顶多排第二。”

    第五念抿了抿唇,“我不懂,他不是挺讨厌我的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