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14 未登记成功(二更)
    寂静的夜里,安豫点燃了三炷香,插入香炉内,“姗姗,你可知道这个好消息了?”

    立时,从牌位中幻化出一抹俏丽的白色身影,“今天哭的声音那么大,我怎么可能听不见。”

    安豫就这么静静的看着她,听着她喋喋不休的说着话,神情是异常的平静,祥和。

    “安豫,你怎么不说话?”

    “姗姗,你说有一个人能够为你这么拼命该有多好啊?”他最初听到第五家即将有下一任继承人的那一刻,是真的很开心,也很激动,至少姗姗疼爱的侄女可以打破命运,能够顽强的活下去。

    之后,却是满腹的酸楚,如果姗姗也有这样好的机遇该有多好?

    第五姗姗瞪了安豫一眼,“你胡说八道什么,我死的时候,阿昇才十二岁。”

    安豫眉眼噙着一抹温柔的笑,她一如多年前的模样,而他却已经变成了糟老头子。“你不让我说,我便不说。”

    “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看你好看。”

    第五姗姗一怔,心底异常的苦涩,但是有些事情,她还是容不得他不管不顾的,“安豫,回家吧!”

    “想赶我回家?”

    “不是赶你走,而是你爸妈和沛奕需要你。”

    “那你就嫁给我,也省得我天天留在这里遭霍语的白眼。”

    乐悠悠故意轻咳了两声,然后从楼梯拐角走了下来,笑的一脸贼兮兮的,“不好意思,打扰了,我就是想倒杯水喝,你说你俩有房间,非要在客厅谈情说爱,霍姨能不对你翻白眼吗?”

    第五姗姗一窒,就连安豫脸上的表情也是极为扭曲,对着心爱女子说话甚是委屈,“还有咱们的干女儿时不时总是来破坏我们聊天”

    乐悠悠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别,别叫我干女儿,你还没娶我干妈呢?”

    这话真戳心窝。

    “你瞧,悠悠都笑话我们的关系不明不白。”

    第五姗姗被他的表情气笑了,倒是乐悠悠说了一句,“干妈,要不然你就嫁给他得了,你说他也这么大岁数了,兴许也没多少年的好日子。”眼见姑姑瞪着自己的表情有点恐怖,她连忙喝了口水,压一压那颗狂跳不止的心,太吓人了。

    但是有些话她还是想说出口,“干妈我是说真的,就这么蹉跎下去,万一哪天我安叔叔真的两眼一翻,你觉得你俩就真的在一起了?活着娶不到你,死了不能和你死守,他可和你不一样,可以选择暂时不投胎,日后想投胎了,地府还得好好供着你,到时候再冒犯了地府的哪样规矩,到时候没有好的来世,你可就是个罪人。”

    第五姗姗怔怔的看着乐悠悠,被她的这番说辞说的一愣一愣的,安豫叹了口气,继续火上浇油,“姗姗,我可能会做错事情!”对于乐悠悠的诅咒论,他还真的不大在乎。

    乐悠悠耸耸肩,“我言尽于此,干妈自己考虑吧,就是别坑了别人。”

    安豫见她是真的为难了,一张小脸皱巴巴的,不由得叹了口气,“姗姗,别想了,如果这事儿你觉得为难,我就不逼着你了,但是你也别再赶我走了,咱们已经把一辈子的时间都浪费在赶对方走了,其实我还想带着出去领略一下华夏的山河,就你和我。”可是第五姗姗不是安家的人,他是带不走的。

    “安豫?”他们有多年不见,这些年他也成熟了,就连恳求都说的这么委婉了,她的确是有些心动了。“我会认真,好好的考虑。”说罢就钻回了自己的牌位之中,安豫嘴角扯出一抹胜利的笑容,乐悠悠这个干女儿他认了,就是第五念这个侄女有点麻烦。

    想到第五念的难缠,安豫从心底溢出一抹无奈,打不得,骂不得,好花好果供着,都觉得自己哪里做的不够周到。

    看来,这事儿还得请教干女儿。

    翌日,安豫就跟着乐悠悠出了家门,然后询问怎样讨好第五念,让她心甘情愿同意第五姗姗嫁给自己,毕竟现如今她才是第五家的继承人,拥有决定权。

    “念念从来不会参与这样的事情,我干妈同意了,那么这事儿也就没有什么好说的,准成,你还是想想怎么搞定你未来的媳妇儿比较好。总住在这里,我和霍姨还真的不方便,我想你都这么大的岁数了,肯定是没想过求婚的事儿,我干妈虽然死了那么多年,但是这些年的心态依旧保持在二十八岁,正是需要浪漫的时候,你说你怎么连个求婚都没有呢?”乐悠悠觉得自己就是那个唯恐天下不乱的人,生怕看热闹不够火辣。

    安豫连连点头,“你说的没错。”

    第五姗姗若是知道乐悠悠这么鼓动人心,肯定会气到火冒三丈。

    看见宁姐的电话,第五念顿时来了精神,“宁姐,是不是我有工作了。”

    闵御闻挽着尤嘉的手,结婚报告早就下来了,就连户口本也都在他的手上,他们故意选择在相识的这一天登记,就是希望可以一起携手走过每一个具有纪念意义的日子,直到变成了白发苍苍的老头子,老婆婆,还能够记得他们在相识七年的那一天结婚了。

    “御闻,你说今天晚上你妈妈见到我们轩奇会喜欢吗?”他们今天登记过后,去买见长辈的礼物,然后接轩奇放学,带着他堂堂正正的进闵家大门。

    陈尤嘉的心情异常的复杂,既怕未来的婆婆还是不喜欢自己,顺便连带着也不喜欢轩奇,也怕他们怨恨自己把闵家的孙子藏了那么多年。

    闵御闻拍了拍她的小脑袋,“你放心吧,他们看见了轩奇,肯定什么都忘了,兴许还会奖励你。”

    陈尤嘉被他夸张的语气都笑了,“真的吗?”

    “我们轩奇那么可爱,他们一定会非常的喜欢。”

    她挽着闵御闻的胳膊,轻轻的靠在他的肩膀上,“我怎么觉得幸福来的那么突然呢?”生怕这是场梦,会有醒过来的那一天。

    “以后在一起的每一天,我都会让你幸福的。”

    两人来到了婚姻登记处,今天登记的人好像多的不像话,他们排在了最末尾。

    闵御闻握着她柔软无骨的小手,“走,我记得陈家”正说着话,电话铃声打断了他的话,他拿起手机,竟然领导的电话,他严肃对待,快速的接通的电话,听着电话那头一系列的指令与交代,拧着眉说道,“我马上就回去。”

    陈尤嘉见他挂了电话,问道,“是不是部队召集你回去?”

    闵御闻沉重的点点头,“嗯,很紧急。”要不然也不会明知道他今天登记,还把电话打来了。

    “既然是公事,那等你忙完了,我们再登记也不迟。”

    “我找找关系,咱们俩先登记了再说。”他那份猴急的模样,逗得尤嘉捂着小嘴不停的发笑,“你笑什么?”不登记,他这心里总归是不大舒服。

    “你说咱俩之间那么多年了,孩子都给你生了,你还能怕我跑了不成?”

    “可是”

    陈尤嘉打断了他的话,一本正经的说道,“御闻,我等你,等你回来我们再登记,但是别为了儿女私情耽误了你的工作,我喜欢你认真的样子,喜欢你军人的模样,你守着国家,我守着你。”

    闵御闻听到最后一句话,鼻子不知怎么就酸了,身为一个军人,多么渴望拥有像陈尤嘉这样的妻子,这若是换做别人,登记这么大的事情早就翻脸了,可是她毫无怨言,还要催促他回部队。

    他拥抱了这个可爱的小女人,在她的唇上深深的印上了一个吻。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陈尤嘉很是羞涩,但是他的激动感染了自己。

    吻罢,他朝着尤嘉行了一个标准军礼,“尤嘉,等我回来。”

    “好!”

    那个‘好’字还未彻底的落下,他的身子已经像是一只离弦的箭,冲出了好远好远

    没一会儿功夫就连背影都看不见了,她默默的擦掉眼角的泪珠。

    轻笑了一声,“真像个孩子!”

    她也永远不知道,这一别,竟然是永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