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0
    乐悠悠将第五念护在了身后,扬起头冷冷的看着顾南,“你哪只手拿手术刀来着,左手右手我也分不清楚,就不如一起都废了。”

    顾南低眸,看向乐悠悠,眼神之中闪过一丝的无奈与挣扎,“悠悠,带着第五念走吧!我们顾家暂时无法招待客人,今天这事儿我就当做没发生过。”

    还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无耻的人,第五念不禁嗤之以鼻,“没发生过?搞得你们像是受害者似的?顾南,证据抹掉的差不多了吧?”

    顾南一怔,眼底闪过狼狈,不是抹得差不多了,而是抹得干干净净了,各方面都安排好了,也会有人顶替顾小爱认罪,这是他这辈子做过最卑鄙无耻的事情。

    乐悠悠耸耸肩,“没关系,在你掌握第一手资料以前,我已经全部都拷贝了,我就不信你们顾家还能只手遮天了不成?大不了我们网络上发,我乐家请的起水军,将你妹妹淹没在一片口水声之下,成为过街的老鼠,人人喊打也不是什么问题。”

    “悠悠,这件事儿你能不插手吗?”顾南知道,乐悠悠肯定没说谎,如果这件事情她插手的话,顾小爱这辈子就是真的完了,他们顾家最后能做的就是将妹妹推出去,保全整个家族。

    “不好意思,我只听念念的。”

    “放肆,太放肆了,你们是不是当我们顾家的人都死光了不成?”顾家老爷子气的头发丝都站立了,顾家老夫人只能拍抚着他的后背。

    “老头子,咱们有话慢慢说。”

    “根本没法好好说,闵家这个孙媳妇欺人太甚,马上将这个丫头给我赶出去,从此以后都不许踏进顾家的大门。”

    顾家人很少看见老爷子这么生气,也是吓得大气不敢喘。

    第五念无所谓的笑了笑,“顾家爷爷,你家我还真不爱待,能教出顾小爱这样心狠手辣的人,想必家风也不正。”说罢再次用力收回了自己的手,顾小爱就像是被一根绳子牵引了似的,朝着第五念的脚下扑了过去,只见第五念掉头就走,那顾小爱就像是被人拖着,在众人惊恐的目光下,顾小爱趴在地上,被拖着一路前行到了大门口。

    顾岩尧和顾南父子连忙将趴在地上的顾小爱扶起,还不等询问她怎么一回事儿,顾小爱的身子就像是被人拖拽了,失去了定力,双手不停的挥舞着,又一次的扑倒在了地上,只要第五念动,她便动,第五念停,她便停。

    顾家之人再傻也看出不对劲儿了,顾南立刻拦住了第五念,“你对我妹妹做了什么?”

    “没什么,就是让她去陈尤嘉的床前跪着,尤嘉活过来,我就卖给你们一个面子,饶了顾小爱一命,如果陈尤嘉死了,那她就下去赎罪吧!”说到最后一句话,第五念的口气异常的狠厉,本就吓坏的顾小爱忍不住放声的尖叫了起来。

    她缩在角落,捂着自己的头,放声的尖叫,凭什么她要死,她不能死,要死也该是那个贱人去死才对。

    “你你马上放开我妹妹,至于陈尤嘉的事情,我们可以尽顾家最大的能力去补偿她。”顾南这是妥协了,因为她知道第五念说到做到,乐悠悠多半都是听第五念的。

    “怎么补偿?让你妹妹也怀孕,然后我找个人撞她一下,不论生死,扯平了。”第五念良心建议,大有你同意,我们就妥协了。

    顾南缓缓的提起了一口气,再轻轻的放下,他怎么就以为第五念会大事化小呢?

    第五念见他沉默了,猛地用手甩开了顾南,“滚开,既然你们顾家做到,那就别假惺惺的口出狂言。”她抬起了脚,身后的顾小爱又一次被拖拽在了地上。

    这种感觉陌生到令人为之恐惧,太可怕了,那个女人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生活在现代化的世界,如果不是她自己真的经历了,是永远不会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法术这样的东西。

    顾南右手勾成了五指,锁定了第五念白皙美丽的脖颈。

    她放佛早已预料,身子稍稍后倾,头一偏就躲过了对方的制服。

    乐悠悠上前,扣住了他的手腕,随后用力一别,顾南可不是光会做手术的医生,也曾经当过兵,拥有一身的好武艺,两人先下就这般的缠斗了起来。

    顾南招式温和,是真的不忍心伤了乐悠悠。

    但是乐悠悠却可不是这么想,招数强硬,几乎攻得顾南节节后退。

    第五念却是朝着顾小爱阴森的笑了,那笑容好似在说,你可以去死了。

    顾岩舜和顾岩尧两兄弟也加入了阻拦第五念的队列之中,毕竟顾小爱就这么被人拖走了,他们顾家丢不起那个脸面。

    乐悠悠咬咬牙,“真是卑鄙。”

    被一个小辈儿骂卑鄙,的确是有点令人难堪。

    顾南拔开口袋中的钢笔,露出尖锐的鼻尖,这一次他对乐悠悠不再手下留情了,那发狠的样子也令第五念心生不好的预感,眼见她的笔尖落在了乐悠悠的脸上,第五念下意识的去拉扯着好友的胳膊,却没有想到这个举动,却将自己暴露在了危险之中。

    顾南心机何等的深沉,他岂会真的伤害乐悠悠,实际上他的目的本来就是第五念,直到钢笔的鼻尖贴近了第五念的脖子,甚至能够感觉到她紧贴着顾南的胸怀,感受到他跳跃异常的心,他在第五念耳边低吼,“怎么解开我妹妹的束缚?”

    第五念冷眸转动,不见丝毫惧怕,“解不开,除非她死了,要不然你现在让她死一个试试。”

    “第五念,我是一直看在顾闵两家的情份上,我与你老公从小长大的情谊上一再隐忍,你别得寸进尺了。”他的鼻尖更近了几分,第五念甚至能够感受脖子上传来的凉意。

    所有人都没想过顾南会这么做,所有人都是愣在了原地。

    直到一阵狂风席卷过的高大身影蓦地出现,顺便还把枪抵在了顾南的头上,最先尖叫的人是乔辰丹,“啊!”

    闵御尘眼梢冷冷挑起,“阿姨,你吓到我,很有可能就会擦枪走火。”随即将枪口再次逼近了顾南的头部,“顾南,放开我老婆,别怀疑我的话。”

    顾南眼底闪过一丝精光,他竟然不知道闵御尘什么时候来的?

    顾家人陷入了开解闵御尘的工作中,恨不能他能够马上放下手枪,千万别真的走火了,顾南可是他们顾家唯一的男孙。

    “放开我老婆,别让我说第三遍!”

    顾南自是了解好友的脾性,但是他也有自己的脾气,“只要她放了我妹妹。”

    闵御尘唇角绷成了一条直线,“当然,不过你们顾家可得保护好她,因为我有一千种方法可以让她死,这事儿我们闵家与你们顾家没完。”

    “闵御尘,你至于吗?这事儿我们顾家会给御闻一个交代。”有的时候,就连他也对自己的妹妹失望透顶。

    闵御尘的眼睛晦暗不明,“顾南,我给你个机会,交出顾小爱,否则我若是做出了什么事情,可就别怪我们闵家不顾着往日的情分。”说罢,直接收了枪,将顾南的手用力拉扯开,一把将第五念搂进了自己的怀中,看着她完好无损,此时此刻他才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闵御尘拉着第五念的手,只见她顿住脚,回眸望着缩在角落瑟瑟发抖的顾小爱,显然不甘心就这么放过她了。

    “有时候死了可就一了百了,不如活着的好。”他的声音低哑,竟是透着一丝阴冷。

    第五念随手一弹,一条鲜红的线随即断裂,便再也看不见了。

    乐悠悠紧追其后,哪怕是顾南轻唤了她的名字,顿了顿脚,也就当做没听见。

    可是顾南的心却像是死了,连跳跃的起伏都没有了。

    他知道,他在乐悠悠的心里被判出局了,或许他从来就在她的局中。

    顾家却是陷入了一片凝重之中。

    祝明莲尚且有点蒙,其实她也就是气不过,谁能想到第五念真的把动静闹的那么大,害的她现在心都跳的很快,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老公,尤嘉出事儿了,你能不能把堂哥找回来?”第五念拉着他有些冰凉的大手,低着头神情有些低落,声音一度哽咽,“尤嘉,尤嘉或许不行了。”

    闵御尘好似知道了尤嘉的情况,神情显得极为清淡。“嗯,我去接他回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