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6 我怕自己太耿直了(三更)
    第五念匆匆赶回icu,赶上了殡仪馆来人运走陈尤嘉的尸体,“袁起,晓婷,你们做过白事儿,先帮着我跟着点,等一下我忙过了之后,再给你们电话商讨。”一般上有老,尸体不会停三天,第二日就要火化。

    “boss,你先忙,陈尤嘉的后事你就放心交给我们两个吧!”说罢,袁起和单晓婷就跟着殡仪馆的人走了。

    第五念回来的途中,被乔挚亚拦住了,将大伯母再次昏倒的场面讲给她听,多半是受了老大的刺激才晕倒了。

    今天绝对是一团乱,闵御尘放下了电话,转身就看见了第五念,不由得叹了一口气,“这几天把你累坏了!”

    “大伯母刚没了堂哥,你说话也别太耿直了。”

    乐悠悠耸耸肩,“耿直boy,你等着她起来开始闹你。”

    闵御尘的脸上无奈与忍耐交错而过。“虽然我没有问过堂哥和尤嘉的意思,但是我相信他们两个人一定是愿意合葬的,但是大伯母好像又变卦了。”

    “正好我也想和你说这件事情,尤嘉的情况比较特殊,所以”

    “念念快,快去拦着我妈妈。”远远的听见陈尤嘉的声音,从病房区跑了过来,慌张且无助。

    陈尤嘉发现自己凭借着自己的想法,就能加快速度,几个眨眼的功夫就来到了第五念的面前。

    “尤嘉,发生什么事情了?”

    “念念,我妈妈要把轩奇抱走,你,你快去拦着她点。”

    闵御尘哑声道,“刚刚陈妈妈和大妈有发生不愉快。”

    陈尤嘉慌了,“我妈这是想带着轩奇走,这辈子都不想让闵家看见轩奇。”

    “你妈妈现在朝着哪里去了?”

    “楼下,我看着她带着孩子坐电梯下楼了。”

    “老公,堂哥的骨灰盒放在了轩奇的病房,我和悠悠去看看。”

    “你自己小心点,忙完直接回家,爷爷坚持出院了。”

    “好。”

    “悠悠麻烦你了。”

    “好。”

    他们下了楼以后,就找不到陈妈妈了,急的陈尤嘉团团转,第五念告诉她摒弃杂念,想着陈妈妈的样子,自然就能找到他们。

    陈尤嘉试了几次,最后终于发现妈妈往家的方向而去了。

    此时乐悠悠已经把车子开了过来,几人急匆匆的赶回家了。

    “尤嘉,你别急。”

    “念念,闵家只要知道轩奇的存在,就绝对不可能让她带走,我真怕我妈妈想不开,做错了什么事情?若是日后再想见轩奇就难上加难了。”依照闵家的能力,找到妈妈和轩奇简直就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第五念颔首,表示明白她的担忧,“尤嘉,鬼差暂时无法接你到地府了,你知道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我还想过去见见御闻,我为什么不能去地府报道?”

    “你先别急,听我问完问题。”

    乐悠悠专心开着车,之前已经听过念念提起这件事情了,虽然她也觉得像陈家这样的普通人,有续命的古法很令人吃惊,但是错误已经发生了,自然要先弥补错误。

    “尤嘉,如果你不能去地府报道,你觉得堂哥知道这件事情还会去投胎吗?”

    陈尤嘉的眉头紧拧了起来,“他是肯定不会去的,一定会陪着我有机会投胎了为止。”

    “如此,我便为你想了一个最好的办法,那就是冥婚。”

    “冥婚?”她蓦地想到了妈妈奔回了病房,说了一些难听的话,她能够猜得出来,肯定是御闻的妈妈说了一些不中听的话,要不然她也不会激动的将孩子抱走。

    她略显忧伤的问道,“念念,御闻的妈妈不会同意的。”多年以前她就不喜欢自己,多年以后,她的儿子都没有了,更不可能会让她进门。

    “没关系,我会让她同意的,我能够给你想到最好的办法,就是将你和堂哥的牌位供养在家中,你们以夫妻的形式还能继续陪在轩奇的身边,尽量在轩奇天眼闭合的之前,解决你不能去地府报道的难题。”

    陈尤嘉欣喜不已,“真的可以吗?”

    “但是绝对不能让你妈妈带走轩奇,如今大伯母没有了儿子,孙子就是她的命根子,为了轩奇,她也会妥协的,至于你妈妈,日后我会带着轩奇常去看看你妈妈,关系以后可以慢慢的缓和。”这只是她给的建议,还是要靠她自己做主。

    “谢谢你念念,你为我考虑的够多了,本来带轩奇认祖归宗是一件喜事儿,却没有想到中间会发生这些事情,如今用孩子威胁两个老人,我都觉得自己挺卑鄙的,可是你知道吗?如果能让我陪在轩奇的身边,就算是没有来生我都愿意。”

    “我明白。”

    “可是我和御闻毕竟已经死了,这样陪在轩奇的身边会不会对他不好?”

    “我每年将你们的牌位送到庙里一个月,听听佛音,净化浊气就不会有事。”

    他们赶到的时候,陈妈妈拖着行李,带着一直苦恼的轩奇,正准备走人。见到第五念和乐悠悠,一下子就愣住了,面上闪过一丝的狼狈,“念念?”

    “陈妈妈,你走之前我们可以谈谈吗?”

    “我”她咬了咬牙,“好,你们进来吧!”她搂着轩奇坐在沙发上,爱抚着外孙子的小脑袋。但是眼底的谨慎是骗不了人的,她一直都在防备着第五念,生怕她抢走了孩子。

    “尤嘉的葬礼还没有结束,你就带着孩子这么走了,对谁都不好。”

    第五念开口第一句,她就掉下了眼泪,“轩奇是我一手带大的,我把他看作我的命根子,如今御闻的妈妈将一切都推到我们尤嘉身上,我知道她肯定要和我抢轩奇,我也知道你自然会将我们尤嘉的葬礼办好,可是我也是没有办法,尤嘉她爸没了,尤嘉和肚子里的孩子都没保住,我到老了,就剩下我自己了,如果再没有了轩奇,这不是要我的命吗?”

    轩奇连忙替姥姥擦眼泪,“姥姥,别哭,妈妈已经死了,我陪着你,我哪里也不走。”

    陈妈妈抱着轩奇不住的哭泣,眼泪掉的更凶了,“轩奇,我的宝贝,你说你的命怎么会那么苦?”

    第五念微微一怔,轩奇竟然知道陈尤嘉死了?

    抬眸朝着陈尤嘉的方向看去,只听她说道,“他总归是要知道的,我只是没有给他解释的那么可怕。”

    既然轩奇已经知道了,她说话也就没必要再去顾及什么,“陈妈妈可知道,尤嘉被续命后,偷活了六年,她死后是没有机会去地府报道的,甚至没有投胎的机会,如果她不能嫁进闵家,只能在外游荡,做孤魂野鬼?”

    陈妈妈震惊的问道,“我们尤嘉”

    尤嘉也是第一次听过续命一说,几乎不敢相信,从来不信鬼神的父母会给她续命?

    “是的,我已经问过鬼差了,现在尤嘉也在我的身边,你要见吗?”

    陈妈妈忙不迭的点点头,“见,我要见我闺女。”

    “小婶,我也想见我妈妈。”

    给他们全体喷了牛眼泪,看见了变成鬼魂的陈尤嘉,陈妈妈和轩奇的情绪很不稳定,哭闹了好一会儿,在女儿的追问下,开始讲起了续命一事儿。

    尤嘉快被自己的爸爸妈妈气哭了,“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傻,为什么要这么做?”只要一想到爸爸不是寿终正寝,而是因为她的原因,她就无比的心痛,自责。

    陈妈妈哭着说道,“你是我身上掉下的一块肉,明知道有救你的办法,我们怎么可能不去尝试,只要你能够好好的活着,就算是老天爷要了我和你爸爸的命,我们俩都会毫不犹豫的给她,可是我们两个也是万万没有想到,有些违背天意的事情是不能做的,我没有想到会惩罚的这么严重,你最终还是死于非命。”陈妈妈抱着外孙子,哭的更加伤心了。

    事到如今这个地步,陈尤嘉也只能安慰妈妈不要难过了。

    情绪稳定了之后,第五念讲了利害关系,陈妈妈抱着轩奇又哭了好一会儿,“为了我闺女,我愿意,哪怕这辈子都看不见我的轩奇,我也认了。”

    轩奇抱着陈妈妈,“姥姥,你别哭了,轩奇不想离开姥姥。”

    “你们别事情想的太糟糕,轩奇回到闵家也是一件好事儿,可以接受更好的教育,他又是堂哥唯一的儿子,大伯母绝对不会亏待他的,就是暂时沉浸在堂哥的死里,有点别不开劲儿,等过段时间想开了就好了,说不定她会亲自带着轩奇来看你,之前,她还一直拉着奶奶陪她一起参考堂哥在哪家酒店结婚比较好,可见她对尤嘉是上了心,要不然也不会做到如此地步。”第五念尽量宽慰陈妈妈。

    乐悠悠也加入了的劝说的行列,“陈妈妈,这事儿你也别想的太悲观了,轩奇到了闵家,有念念帮忙照看着,以后也能时常见到爸爸妈妈,多些人疼爱,不是更好吗?至于你想怎么看轩奇,很简单,想要认祖归宗,那你就把条件谈妥了,闵家老爷子是个明理的人,不会像闵御闻他妈胡搅蛮缠的。”

    乐悠悠的话虽然有点糙,但是在理,第五念也没有反驳。

    陈妈妈不禁咬咬牙,“只要他们同意轩奇每个礼拜来我这里住一天,我就同意。”

    听到妈妈的要求如此简单,陈尤嘉只能不住的朝着她道歉,“对不起,真的对不起,我总是让你们为我操心。”

    “尤嘉,如果你的悲剧是爸爸妈妈造成的,妈妈愿意用一切去弥补。”

    闵御尘接到爸爸的电话,爷爷已经回家了,奶奶哭晕两回了,询问他什么时候带着御闻的骨灰回家。

    “大妈在医院昏倒了,我等着她醒了以后就回去。”

    祝明莲醒过来后,就抱着闵御闻的骨灰盒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自然也说了许多难听的话。

    闵御尘决定,这会儿功夫不与大妈说话,省的又被他气晕了。

    只是他没有想到,不说话也有不说话的错误。

    祝明莲抱着儿子的骨灰盒,哭的都快要岔气了,“闵御尘,好歹我是你的长辈,问你话为什么不说话?”连名带姓的都叫了,可见已经丧失了理智。

    “大妈,我怕自己太耿直了,再把你气晕了就是真的不孝了。”

    “你你堂哥一死,你这和我说话的态度都不一样了,我也最后告诉你一遍,那个女人活着没进咱们闵家的大门,死了我也绝对不允许她进来。”

    闵御尘决定不与大妈辩解这些没用的事情,所以就沉默了。

    却没有想到他的不说话,看在祝明莲眼里,就是不将她放在眼里,抱着闵御闻的骨灰盒又是哭的一阵天昏地暗的。

    开车的乔挚亚觉得他们老大简直就是太不容易了,安抚情绪被说成是欺负人,不说话就是不放在眼里,总之做什么都不对。

    哭了好半响,祝明莲才委屈的憋出一句话,“御闻,我的儿子,妈妈带你回家!”

    乔挚亚和闵御尘眼眶倏然红了,车内的气氛更加僵凝了。

    ------题外话------

    今天立春,大家要记得吃春饼。

    今天的结束了,筱萋得加快脚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