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29 谋职(三更)
    乐悠悠叹气,“各人有各人的缘法,我想这对于轩奇来说,算是最好的结果了。”她突然想到了什么,笑的有些不怀好意,用手肘拐了拐第五念,“听你这意思,你已经做好准备给干妈冥婚了?”

    “反对的人本来就不是我,我只是想让姑姑自己做决定,毕竟活人与死人做冥婚,并不大好,也不能坑了安豫一辈子吧!”

    “就你最精明,把事情全部丢给了干妈,让她自己一个人苦恼去了,你都不知道安豫缠干妈缠的有多紧。”

    “我估计姑姑也坚持的差不多了,尤嘉的事情过了之后,你也准备准备。”

    “准备什么?”

    “天要下雨,姑姑急着要嫁人,我们能怎么办?”

    乐悠悠轻咳了两声,“自然是要大办!”

    冥婚是喜事儿,也是白事儿,整个大厅呈现出红白两种颜色。“大嫂,我和心妍姐都烧完纸钱了,还需要再烧点吗?”

    “再多烧点,这些钱是给外面那些鬼差和小鬼的,毕竟等一会儿我有事儿拜托他们,花钱买个方便。”

    “好,我知道了。”

    今天算是闵家和祝家的人到的最齐的一回,都是为了等待闵御闻回家。

    外面的风起了,即使坐在了屋子里能够感受到外面冷风呼呼的吹,吹得人心发慌,连窗外的树枝都跟着摇晃起来。

    第五念和乐悠悠站了起来,整个屋子里人都为之紧张了,“走吧,悠悠,鬼差已经带着堂哥回来了,你去接应一下,我和鬼差谈谈尤嘉和堂哥留在人间的事情。”

    “好。”乐悠悠擦了擦早已经准备好的牌位,赫然印着闵御闻/闵氏陈尤嘉之灵位,捏了捏轩奇的小脸,“抱好你爸爸妈妈的牌位,等一下你就能够看见他们了。”

    轩奇一直很乖,可是想到能够看见爸爸妈妈,他还是不免激动的问道,“悠悠姨,我等一下就能见到爸爸妈妈了?”

    “能,你要相信你小婶。”

    第五念穿着棉袄推开了门,对正蹲在大门口烧纸钱的两人说道,“够了,不用烧了,你堂哥已经回来了!”

    闵御馨和祝心妍抬眸望去,因为之前他们就被喷过牛眼泪,所以自然也看见了堂兄,身后还站在一位身材高大的清秀男孩,想必他就是小婶所说的鬼差,竟没有想到这么年轻,恐怕死的时候也就是十**岁的模样。

    “堂哥。”

    “表哥。”

    闵御馨几乎是和祝心妍异口同声的唤着闵御闻,“小丫头离家那么长时间了,终于知道要回来了?”

    闵御馨默默的擦着眼泪,深吸了一口气,笑着对他说,“堂哥,我为你骄傲!”

    因为祝心妍是军人,所以朝着同是军人的堂弟敬了一个军礼,“表哥,我也为你骄傲,你是我们祝家和闵家的英雄,我会为你报仇的,将那些企图侵犯我们华夏国的罪犯绳之于法。”

    “我相信,我们华夏国没有孬种。”

    w看向第五念说道,“陈尤嘉的事情,我已经与闵御闻说过,他也有心里准备了。”

    闵御闻身穿一袭军装,眼神微微闪烁着几许泪光,“念念,尤嘉和孩子都没了是吗?”

    有些时候,有些话格外的难以说出口,她哽咽的点了点头,“嗯,想必w也和你说了尤嘉暂时不能投胎的事情,只要你和尤嘉结成冥婚,供奉你们享受人间的香火,还可以再陪着轩奇留在人间几年。不知道堂哥对我自己擅自做主的安排是否满意?”

    “谢谢你,我不在,她肯定受了不少委屈,堂哥在这里谢谢你为我和尤嘉所做的一切。”他朝着第五念微微颔首,然后望了望不见尤嘉的身影,“她在哪里?我想见见她。”

    第五念摊开了手掌,手掌心里平放着一颗五彩石,“出来吧,尤嘉,堂哥回来了。”

    只见她的手心窜起了一层的白烟,很快一抹纤细的身影落在了他们的面前。

    “我们给他们两个一个单独相处的时间吧!w,你先跟我进来。”

    陈尤嘉抚摸着他的脸,触感和活着的时候没什么两样,就是有点凉。“你终于回来了!”

    他握紧了尤嘉的手,噙着眼泪点点头,“对不起,是我把你害成今天这个样子。”

    她摇摇头,“好在我终于把你等回来了,我这辈子最不后悔的事情就是遇见你,生了轩奇,只是我却没能力保住我们家的老二,我知道你想参与这个孩子的出生,成长的每一天。”

    “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没有保护好你们母子。”

    “御闻,我们好不容易才见面,就不谈论谁对谁错了,如果爱你是个错误,我下辈子还愿意再错一回。”

    闵御闻将她抱进在怀中,“好,我们什么都不说,就这样让我抱着你。”

    w边走边说道,“看来你在京城过的挺好。”

    “嗯,没有你缠着我,倒是过的挺逍遥自在的。”说完这话,第五念自己先笑了起来。

    w叹了一口气,“亏我还以为m找你麻烦,我得赶快申请调令回来,以免你被人欺负了。”

    “笑话,我是被欺负的人吗?就算是被欺负了,我也事后找回来。”

    “看得出来,你不是受委屈的人。”隔了那么久,再次相见的时候,两人好像还是会像以前一样耍嘴皮子,这种感觉倒是挺像许久不见的老朋友。

    第五念扬起了小脑袋,甚是骄傲的口吻说道,“那是!”

    闵御馨不客气的偷笑了,换来第五念脸一红,“小丫头,不许偷笑你的大嫂。”

    “好,不过,我还是第一次看见大嫂这么可爱的一面。”

    祝心妍率先推开了门,只见全体人都站了起来,场面还挺壮观的,没有看见闵御闻,纷纷有些急了,“御闻呢?怎么没有看见御闻?”

    “在外面,和尤嘉先说两句话,等一下就会进来,各位别着急。”

    “好,我们再多等一会儿。”

    “别着急,让他们小俩口说说话。”

    祝家老爷子一眼就看见了第五念身旁的w,疑惑的问道,“这位是?”

    “祝爷爷,这位是接送堂哥的鬼差,w。”

    今日在场所有人能够看见w也不是什么稀奇事儿,毕竟要办冥婚,最起码得先见鬼再说。

    “小伙子,我怎么瞅着你有点眼熟呢?老闵,你说呢?”

    闵仓很认真的细看了w一眼,然后说道,“是有那么一点面熟。”

    w闻言笑了起来,“这是人间初次见面的口头禅吗?”

    第五念和乐悠悠狠瞪了他一眼,带着w到了一处安静的地方,然后问道,“对了,我说的事情,可难办到?”

    w正色,提到公事一向不马虎,“陈尤嘉尚且能够留在人间,可是闵御闻的死虽说是横死,可是命簿显示,他的运气也就只有如此。”

    “那我之前为什么没有看出来?”最起码一个人死之前,眉心间都会有一团黑气缭绕。

    “军魂加身,尤其是身为军人,哪怕是保护祖国,还是要背负杀戮,你无法判断也在情理之中。可是在地府,我们只有东方地狱与西方极乐之分,并没有国界之分,所以保护祖国只是你们的爱国情操,但是并不能与你曾经杀过人这样的事情相抵。”

    第五念嘴角一抽,“什么狗屁理论。”

    w笑了笑,并没有生气,“虽然我也觉得这事儿有些不合理,但是阎王没更改规矩之前,每个人都要照做。”

    “如果闵御闻想投胎还不能马上投胎,想留在人间还不能留是吗?”

    “投胎之前,他需要在地府做义工,偿还生前的杀戮,对于保护祖国的人,阎王一向是很尊重的,不会多加为难。如果你想让他留在人间,必须要有个正当的名目。”

    “什么意思?考地府的公务员。”

    w打了一个响指,“聪明!”

    乐悠悠蹙眉,“听说地府的公务员很难考的,万一考不上怎么办?”

    “连这个你都知道?”

    “那当然了,我听我干妈说的,考试题目太过变态,她自己就没考上。”

    “谁?”

    第五念解释,“她干妈就是我姑姑,第五姗姗。”

    w嘴角一抽,不得不提醒这两个小笨蛋,“第五姗姗从来没有参加过地府的任何考核。”

    第五念和乐悠悠傻眼了,“我去!”

    “当初我让她考公务员,好歹能帮帮我,她竟然连考都没考就这么打发了我,第五姗姗果然好样的。”第五念握紧了粉拳,恨不能现在手上就捏着第五姗姗,给她揉圆捏平了。

    “好了,说闵御闻的正经事儿。这事儿其实也不难办,只要你开口找黑白无常,我想也就是一句话的事儿。”说罢,朝着第五念眨了眨眼睛。

    第五念轻咳了两声,“我和这两位并不熟好不好?找他们走后门,不会一拳把我下巴打掉了吧?”

    w笑了笑,很是神秘的说道,“你不试试,怎么会知道自己不行?”就连他都不禁感叹念念的机遇,有小阎王转世的弟弟,黑白无常怎么会连这个小小的事情不答应呢?

    “可是我”

    “你不是一直想要地府有认识人吗?”

    第五念猛地点点头,“此提议甚好。”这让第五念蓦地想起了曾经在云家村大开鬼门关的时候,这二人好像挺怕自己的,或许这事儿还真的能成。

    “如此,你就写一份帖子,我顺道回去就给递给他们二人,到时候调任下来了以后,我会亲自来培训新人,算是送给你的一个大礼。”

    乐悠悠也有点怀疑了,“你怎么那么肯定写一份帖子,黑白无常二人就会同意?”他们会是这么好说话的鬼?

    w耸耸肩,一副无所谓的口吻,“这事儿不试试肯定不行,试了说不定就行了。”

    “此屁有理,你等我,我去找张纸和笔,写完拿给你。”第五念一溜烟冲了出来,拿了笔和纸想到自己老公写这种东西最擅长,立刻将他拉到了角落里,小声的说道,“w说让我给黑白无常写一封堂哥谋职信,这样就有了留在人间的理由,你写这样的东西最在行了,你帮我写,我签个名字就行了。”

    闵御尘站在上位,一向是高高的口吻惯了,所以写出来的东西比较生硬,甚至还多了几分见字就有的气魄,多了几分的命令,第五念看了一眼,正好她也想试探一下黑白无常对自己的容忍底线,如果连这个都答应了,就该好好的弄明白黑白无常为什么害怕她?

    洋洋洒洒的签了自己的名字。

    闵御尘轻咳了一声,“你确定我写的可以?”

    第五念点点头,“你写的就是我想表达的。”

    w也不看,揣着东西就离开了。

    闵御闻拉着尤嘉也回来了,小家伙一直抱着牌位,看见爸爸妈妈的时候,还是朝着他们扑了过去,却是扑了个空,好在离他最近的祝闲歌一把将他捞起来,“小心点。”

    轩奇微微颔首,“谢谢表叔。”回眸,双眼满含委屈的他们,哽咽的唤道,“爸爸妈妈!”

    闵御闻和陈尤嘉半蹲着身子,想要轻拍儿子的肩膀,想到他们已经不再是人了,再也不能抱抱他,亲亲他了,又缩了回来,“我们轩奇是个小男子汉,在爸爸妈妈眼里是最坚强的孩子,所以不可以哭,要坚强知道吗?”

    轩奇重重的点了点头,硬生生的逼回了自己的眼泪。“轩奇明白!”

    ------题外话------

    今天的已经结束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