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35 后山的小路(三更)
    闵御尘错愕的看向了第五念,嘴角掀起了一抹极浅的弧度,甚是危险,“你说你是看电视剧被里面的男主角帅哭的?”

    第五念怔然,她家老公的理解能力好像并不是很好,她明明夸的是对方的演技好吗?

    她怎么觉得有些话不宜说出口,说不准就要被这个小心眼的男人给记恨上了,上次魏玄熙的事情,他就听吃味儿的,就算是雷君霆这个正牌的男友他好像都不是太放在眼里,偏偏到了魏玄熙这里,他就像是过不去这道坎儿似的。

    “我夸赞的是对方的演技好吗?”

    “所以,你并不是因为我这几日冷落了你?”

    第五念纠结着手指头,明知道撒谎不是个好孩子,还是说了谎,“当然,也有那么一点点。”

    她撒谎自然是没敢看闵御尘,但是这副受委屈的模样还是逗笑了闵御尘,揉了揉她的头发,“等我把军装换下来,换件衣服和你们一起去。”

    “好。”

    这时候,她若是还敢拒绝,绝对是夜晚床上欠收拾。

    乐悠悠趴在车窗上,迎着冷冽的寒风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气,正巧赶上了吹来一阵风,全部都灌进了嘴巴里,呛得她直咳嗽,这副蠢模样惹来路过的顾南不禁莞尔。

    她趴在车窗前,猛个劲儿的咳嗽,顾南上前不由得轻拍着她的后背,“好点了吗?”

    乐悠悠一怔,抬眸望向了顾南,不自在的动了动身子,阻挡他进一步的碰触。

    看的出她的排斥,顾南故意当做看不出来,“这么冷的天,还把车窗摇下来,能不灌风吗?”

    “哦。”既然如此,那她就关上车窗呗,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所以当顾南眼睁睁的看着她将车窗关上,差点没把自己的鼻子给气歪了,这丫头就是天生来气他的吗?他深吸一口气,趁其不备,直接打开了副驾驶座的门。

    “喂,你干什么?”乐悠悠竖起了眉头。

    “想和你好好的聊聊。”

    乐悠悠抿了抿唇,“成,你想和聊什么?”

    “聊聊我们之间。”

    “我们之间没什么可聊的。”

    “我知道你恼我不该利用御尘的媳妇儿。”

    乐悠悠一怔,他竟然知道?

    就连念念都以为她是因为顾南是非黑白不分,所以才会有意疏远他。

    “从我见到你的那一天,你就护短,你的人只有你可以欺负,别人怕是谁都不行,拿若芯来说吧,明知道我是堂哥,多说两句都不乐意,我又怎么会看不出你的心思?”顾南苦涩一笑,“可是小爱是我的妹妹,我怎么可能放着不管,这事儿你可能比我更清楚,不管是换做第五念,还是若芯,你只会做的比我还过火。”

    乐悠悠抿了抿唇,没反驳他,因为他说的都是事实。

    “说说看,你为什么不想接我电话?”

    “你想知道?”顾南点点头,笑着说道,“总该知道我哪里不好吧!”

    “你没有不好,只是我有了喜欢的人。”

    顾南脸色一白,连嘴角边的笑容都撑不起来,也是第一次感受到了锥心刺骨的感觉,才不过两个多月,她竟然就在自己的心理留下了那么深的印记,“是个什么样的人?”

    “一个我不能去爱的人。”她轻轻的阖上了眼睛,阻挡那酸涩涌上眼眶。“不是你不够好,是我失去了爱别人的权利。”

    “一个你不能去爱的人。”他轻声的呢喃着,蓦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了她的柔软无骨的小手,“如果是你不能爱的人,那么你可不可以给我一个机会,说不定有一天你会爱上我呢?慢慢的将他淡忘了。”

    乐悠悠不自在的抽回了小手,“你在胡说什么?”

    “我是认真的,如果你还是不能爱上我,我愿意退出你的世界,不再打扰你。”

    “顾南,你”

    此时闵御尘和第五念正好上了车,见到副驾驶座的顾南,第五念打趣道,“你俩聊的挺好啊!”

    乐悠悠瞪了一眼自己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妖精,“别胡说,他现在就要下车了。”

    顾南却是淡定的扣上了安全带,“人家是夫妻出行,说不定哪一下就虐了你这个单身狗,多一个人陪着你,也好过一人吃狗粮。”

    “我一点也不介意。”

    “你被虐我心里也不大好受。”

    闵御尘见到顾南却是一语不发,将头侧过一边,看着窗外的景色,顾南叹了口气,“咱俩那么多年的关系了,我还真能拿你媳妇儿下手吗?你怎么还记上仇了?”

    闵御尘冷冷一笑,“说的倒是轻巧,不是你媳妇儿,你自然不会心疼。”这事儿换做他们顾家的任何一个人,他都能接受,但唯独顾南不行。

    “大不了以后有机会,让你威胁着我媳妇儿,我肯定不与你生气。”

    乐悠悠忍不住嘲讽一句,“做你媳妇儿真倒霉。”

    “还请你以后多担待点。”

    “美死你得了。”立刻就会意了顾南话中有话。

    这两个人怎么就像是小孩子,竟然还在这里拌起了嘴,看了一眼手表,再耽搁下去,下山就要天黑了。

    “算了,既然他想跟着,就让他跟着好了。”

    乐悠悠将车子驶向了郊区,很快就来到了一处类似小公园的山顶,虽然这里没有守山人,但是这里有鬼守着,也是出了名的鬼山,所以这里也没有人靠近,哪怕是平常白天都不太有人靠近。

    山路许久没人走,所以不太好走,闵御尘一直牵着第五念的手,顺着小路而上。

    每走三步的距离,第五念会拴上一根红线。

    乐悠悠走的累不行了,因为是冬天,山路还伴有薄雪覆盖,所以每一步走的都很小心,“第五念,我说你一年也不少赚,拜托你能不能派个人将山路整修一下,谁要是做你的祖宗可真是太憋屈了。”

    第五念轻咳了一声,“这地本来就是个著名的鬼山,我把路修的太好了,人人都以为这里是公园了,还不得上来跳个广场舞啊!”

    “还跳广场舞?我真佩服你的想象,上面全部都是坟墓,谁会跑到上面去跳广场舞?”乐悠悠气吼吼的说道。

    顾南与闵御尘不禁莞尔。

    第五念嘴角一抽,“懒得和你争辩,我这是为了我家老祖宗的清修着想。”

    “不肖子孙,强词夺理。”

    “说正事要紧,上来的路只有一条,可是翻过后面的那座山,有两条路,我们从来没有走过,要不要两条路都试试看?”

    “姑姑的骨灰不是暂时还没有下葬吗?”闵御尘只听说安叔叔只将户头注销了,但是因为安豫想要娶姑姑进门,所以骨灰还没有找好下葬的地方,就一直停放在第五家。

    “冥婚,自然是不能从住人的阳宅迎亲,我之前看过了日子,二十四号适合下葬,反正冥婚那日还要迁坟,下葬礼仪简单一点也没什么?”

    “我们勘察好地形,上山的线路你已经用红线绑住了,毕竟这里的路不好走。到时候我们跟着红线的标识走上来,然后再跟着所绑的红线下山,两条路我们必须要走一遍,看看哪里比较好走。”

    第五念颔首,“下山就可以转去木山公墓了,明天联系一下你那位白来的干哥哥,看看买好的公墓具体位置,合葬的各项事宜可不能马虎了,交换庚帖,毕竟安豫还活着,别弄错了什么,折了安豫的岁数,姑姑可是要会和我拼命的。”

    “你怎么不说他是你白来的表哥呢?”

    “反正都是白来的,交代他给我们找壮丁,最好是一些杀气较重,却又正直的人,才能震得住这附近的小鬼。”

    闵御尘闻言,轻咳了一声,“你找那个小白脸做什么,军区大院就属他没当过兵,你觉得还会有人比我们更适合吗?”

    乐悠悠点点头,“没错,我看也就是他们最适合了。”

    第五念却是拧眉,“我怕他们身上的军魂太浓重,阳气十足,会压得姑姑喘不过气来。”两人不自觉的蹙起了眉头,想了好半天,差点没把自己想想傻了,蓦地相视而笑。

    “芭蕉叶。”

    “芭蕉叶。”

    两个人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出芭蕉叶来,可见默契十足。

    “芭蕉叶有什么作用吗?”

    “芭蕉叶可将人类身上的阳气降到零度,正式迎亲接亲的冥婚礼仪,必须要保持安静,所以在场的每个人都不许说话,以免泄露了阳气,若是有小鬼作乱,你们身上的军魂也能起到威慑的作用。”

    “为什么小鬼要作乱。”

    “因为有很多的孤魂野鬼,像是这种迎嫁娶,有的时候抢到了就会变成你的,他们自然也想做一个有后人孝敬,做个有名有主的鬼,冥婚期间,姑姑不得下轿,提前下轿视为仪式不成,冥婚失败。”

    闵御闻全部听完,有件事情没弄懂,“堂哥和尤嘉的冥婚仪式很简单,也没有这么多的讲究。”

    “因为尤嘉和堂哥都已经死了,但是安豫还是一个大活人。”

    “那好,这事儿我负责找人,你需要多少个人?”闵御尘已经开始盘算谁最合适了。

    “听说过明媒正娶的规格吗?”

    顾南脱口而出,“八抬大轿。”

    “聪明,在古代的迎亲仪式上,八抬大轿显得男方家尤为重视,也视为迎娶正妻的礼仪。”乐悠悠耸耸肩,“所以,这抬轿子的人就劳烦你们两个召集吧,如果有困难,就把这些难题推给我们那个白来的干哥哥身上,让他自己解决。”

    第五念都忍不住替安沛奕牙疼了,“你真是一个好妹妹。”

    “想要有一个妈妈疼,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在场的四个人几乎能够想到,安沛奕有这么两个糟心的妹妹该是一件多么泪奔的事情。

    “翻过后山,有两条路,咱们选择一条路吧!”第五念看着下山的两条路,将选择权交给了乐悠悠。

    她指着一条没走过的路,“走,咱们走这条路,看看通向哪里?”

    “走吧!”

    第五念拿出了一个小型的罗盘,在闵御尘的搀扶下,一路朝着山下走,本是挺难走的一条路,越往下走越能发现一条修的极为整齐的小石板路。

    乐悠悠指着羊肠小路,不可思议的问道,“你,你竟然花钱修后山的路,都不修前山的路,第五念,你的脑袋是不是秀逗了?”

    “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都花了钱修后山的路,不修前山的路。”

    “不是你修的?”乐悠悠回头望了一眼第五家祖坟的山头,山清水秀,隐隐有一股灵气缭绕,大白天的不至于鬼打墙吧?“可是为什么后山多了一条这样的小路?”

    第五念拧眉,“我不知道,这事儿我也从来没有听姑姑提起过,霍姨也没说过。”

    闵御尘握紧了第五念温软的小手,淡淡的说道,“走,我们先下去看看再说!”

    顾南轻咳了一声,“我们不能遇见了鬼打墙。”

    乐悠悠点点头,颇为赞同,“说不准还真的是,要不然你先站在这里等等我们,回头我们再上来找你。”

    顾南决定无耻一回,上前一把抓住了她的手,“不用,我陪你下去看看,别怕!”

    她用力的甩了甩顾南的手,甩了几回都挣脱不掉,不由得咒骂了一句,“无耻!”

    ------题外话------

    今天的结束了,你们猜看见了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