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46 没觉得咯牙(二更)
    闵御馨肚子都快要笑抽筋了,“意墨,你为什么长大成了男人还喜欢吃棉花糖?”原来这个世界最天真单纯的是小孩子,这句话一点也没错。

    第五意墨为难了,“我都变成大男人了,吃棉花糖是有点不大符合形象。”

    轩奇很良心的建议,“意墨,你吃棒棒糖吧,换个口味他们就不会笑话你了。”

    轩奇的话一说出口,换来更多人的笑声,这会儿第五念都快要挺不直腰了。

    “意墨,太爷爷他们笑什么?”

    第五意墨摇摇头,“我也不知道,我都害怕结婚了。”

    在场的人恐怕没人能懂意墨如此惶恐的心情,甚至恐惧的心里促使他都不想长大了。

    唯有轩奇最能明白意墨的无助,然后拍拍可怜的好友,“没关系,意墨,你若是结婚的早,我就晚点,给你多存两年的私房钱。”

    意墨听到此话,大为感动,拍了拍轩奇的肩膀,“好兄弟。”

    看着两个小家伙难兄难弟的样子,真是快要笑死在场所有的人了,这可比看什么晚会儿要有意思的多了。

    许是换不来大家的同情,两个小家伙牵手跑去房间玩儿了,里面的玩具多半都是两个,几乎全家都有的买,所以就堆积了整个房间,有的时候他们两个人坐在这里玩儿,玩儿玩儿也就累倒在了小帐篷里,正好足够容纳他们两个人,第五念来的时候,就看见两个人睡着了,她拿出了小被子,轻轻的为他们两个盖上了。

    临走之前,留了一个廊灯。

    生怕两个人醒了,因为屋子太黑而害怕,将窗帘拉好,悄悄的退出了房间。

    “孩子们睡了?”

    “嗯,睡着了,十二点之前再叫他们起来吃饺子,正好趁着这个时候补补精神。”

    “你困吗?爷爷奶奶让你回房休息一会儿,等一会儿,我叫你们三个人起床。”

    “不用,我下去陪陪爷爷他们,第一年我就躲回了房间不好。”

    “没关系,大家都知道你最近嗜睡,过了十二点,我们还要带着孩子去八大家族拜年,他们一直延续到现在,爷爷让你回房睡会儿,咱家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第五念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气,“那好吧,十二点以前叫醒我们。”

    “好,用我搂着你睡吗?”他抚摸着她白嫩柔软的小手,声音低沉迷人的问道。

    第五念笑着推了推他,“你还是下去陪大家看电视吧!”

    “爷爷好像批准了我可以哄你睡觉。”说罢,在她没有准备下,一把将她抱了起来,吓得第五念差点轻呼了起来,连忙捂着自己的小嘴。

    她小声的喊道,“闵御尘,放我下来,万一孩子醒了怎么办?”

    “我就是哄你睡觉而已,你怕什么?”他说的相当无耻。

    第五念恼羞成怒,“谁要你哄了,你都不知道我自己现在是吃嘛嘛香,沾枕头就见周公,用不着你哄我。”

    正好走到了楼梯口,撞见了上楼的宋莫兰,如此情形与自己的婆婆打了一个照面,第五念一张脸红的快要煎鸡蛋了,弱弱的唤了一声,“妈。”轻拍着他的肩膀,示意他将自己放下来,可是这个人好像是看不懂似的,将怀中的第五念抱的更紧了。

    甚至还能不要脸到面不改色,“妈。”

    如果此时给她一条地缝,谁也别拦着自己,她肯定勇往直前的往里钻,不钻她都没脸过好这个年。

    宋莫兰也没有想到自己一上楼就遇见了这样的情况,尴尬的咳嗽了两声,“我就是上来看看轩奇和意墨有没有睡着?”

    “睡着了,念念给盖的被子。”

    “哦,那就好,我先下去了。”说罢转身就要下楼了,走了没两步就停了下来,回眸看着闵御尘,很是诚恳的说道,“虽然月份大了,也还是要多节制一点。”

    一听这话,第五念连想死的心都有了,将自己火红滚烫的小脸深深的埋入了他的怀里,恨恼的她只想咬下闵御尘一块肉下来。

    当然,她也这么做了,尖锐的贝齿隔着衣服咬住了他的肉,闵御尘纹丝不动,细看能够看见他的喉咙有什么在吞咽,幽黑如深潭的眸光忽闪而过一抹阴郁。

    宋莫兰叹了口气,“念念,这两天妈给你多做点汤,给你好好的补补身子。”说罢,她就下了楼。

    第五念内心是无比的崩溃,婆婆最后一句话说的相当富有深意。

    闵御尘却深吸了一口气,直接将她抱回了房间,这回长了一个心眼儿,直接反锁上了,第五念听出了落锁的声音,“你为什么要反锁?”

    “别让别人打扰了我们。”

    第五念推了推他,“我们没什么事儿能被人打扰的,我要睡觉了,你要是愿意唱摇篮曲你就唱,你要是不愿意唱,我也不勉强。”她嫩白的小手推搡着他。

    闵御尘将她柔软的娇躯放在了宽大的床上,顺便握住了她推开自己的小手。眸光深邃,望着她的眼睛里,充满了掠夺,侵占,惹来第五念胆怯的后缩了一回。

    他声音已然是沙哑,“老婆,你知道你刚刚咬我哪里了吗?”

    第五念微微一怔,“哪,哪里?”

    “没,没觉得咯牙?”

    “我咬你衣扣了?”她顺着自己的视线看了过去,胸前的衬衫因为口水湿了一片,那个地方很显眼,根本没有衣扣,她竟然咬到了他的

    一张俏丽的小脸瞬间绯红,她捧着自己滚烫火辣的脸颊,一副生无可恋的架势,“我,我不是故意的。”她根本就没有想过会咬到他的胸。

    他得寸进尺,再次上前一步,目光如勾魂的使者,死死的紧锁着她水润的双眸,唇角勾起一抹极浅的弧度,“我以为你在勾引我!”

    她连忙摆摆手,很是急迫的证明着自己的清白,“没,没有的事儿,我就不是小心咬到的,根本没看见。”

    光洁白皙的额头上已经渗出了几许冷汗,五官棱角分明,俊美绝伦的脸上闪过一丝的隐忍,他如黑潭一样深邃的眸子定格在她白皙小巧的耳垂上,优美的天鹅颈上,五官瞬间邪佞肆意,那模样活似要把第五念瞬间生吞活剥了似的。

    他将身子贴近她,几乎能够立刻感受到他身上的火热,“可是成功的勾引了我。”

    第五念咽了咽口水,被他的无耻言论彻底的征服了。

    闵御尘的手抚摸过她滚动的喉咙,“你是不是也想要了?”

    “胡说,我根本就没有那个意思,唔,今天是除夕,你就不能节制点。”

    “那我们就以这样的方式迎接新的一年,谁让你勾引了我。”听听他的借口都说得这么冠冕堂皇。

    第五念有些不自在的推了推他,“等等一会儿轩奇和意墨醒了怎么办?”

    “我反锁了。”

    和这个一点关系也没有好吗?

    就算是再没有关系,也能被他无端的扯上关系。

    第五念算是看明白了,平常他装的像个正直的人似的,到了这种时候就变脸了,完全没了她心目中最初的样子。

    最没脸的是,她竟然分不清自己是累的睡过去了,还是极度兴奋之中晕厥过去了。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外面的鞭炮声已经噼里啪啦的响个不停,“醒了?”

    第五念眨了眨眼睛,看着他一脸精神饱满的状态,甚是不齿。

    扭个头决定再眯一觉,不想搭理她。

    “该起床了,现在已经是夜里十一点半了,轩奇和意墨都醒了,等着你吃了饺子,然后出门拜年收压岁钱。”

    第五念打了个哈气,“竟然都这么晚了。”连忙从床上爬了起来,“都怪你,要不然我还能多睡会儿!”她一脚踩下床,感觉是真心的疲惫,两条腿就像是灌了铅似的,这个没节制的男人。

    闵御尘一把扶住了她,关切的说道,“你坐着,我给你穿衣服。”见他一把抓起了自己的内衣,第五念的脸腾的一下都红了,一把夺了过来,“不用你,我自己来。”

    “你的内衣哪回不是我解开的,上一次你放在盆里的内衣,还是我帮你洗的。”

    第五念睁大了眼睛,“不,不是我自己洗的吗?”

    闵御尘挑挑眉,“你这是一孕就开始变傻了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