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50 女天师(三更)
    “鄙视你的眼神。”第五念挺直了脖颈,很是傲娇的说道,“你过来。”

    对方火了,他们可是鬼,岂能被一个小小的人类瞧不起了,“老子让你过来,你命令谁呢?”

    第五念伸出了纤细的手指,食指微微一勾,只见那只鬼根本不受控制的就要飘过来,吓得他的那两个朋友死命的抱住了他,却是未能拦住半分,甚至大有拖着他们一起往前飘的趋势,吓得那两只鬼连忙松开了好友,连滚带爬的跑掉了。

    独剩下刚刚那个叫的最欢的鬼,本就灰白的面色,变得更加白了,他一紧张害怕,就露出了临死之前的样子。

    他前是一个还没有杀过人的土匪,第一次出师不利,就被官差腰斩了,虽然没有犯下什么大错,但是死的时候,样子极其的恐怖,连副全尸都没有留下,浑身上下也没有一块好的地方,刀疤不仅遍布了全身,就连那张脸都是血肉翻滚,眼珠子都快要掉了出来。

    所以第五念勾住了他的上半身,下半身却还是朝着后面退步,眼睁睁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就连闵御尘等人都是眉头一皱,顾南虽然经常看见鲜血,但是也没有看见死的这么惨的人。

    更别提快要吓得昏死过去的安沛奕,我去,这到底是什么鬼?

    两眼一翻就要晕倒在陈慕君的怀里了,这话绝对是发自内心的。“你敢晕,我就敢把你丢在这里。”

    安沛奕深吸了一口,将老妈送的令牌握的更紧了,“别,我不看了。”他现在的形象尽毁,也只能在电视剧上找找平衡感了,要不然他都快忘记自己顶天立地的样子。

    比他死相还惨的鬼她都见过,更别提这种形象的鬼,顶多就是死的时间久一点,但是道行却并不够。

    她再次用力一勾,将他半截身子直接够到了自己的身边,坐在她身边的闵御尘抬眼淡漠的看了他一眼,随后相当从容的移开了自己的视线,倒是另一边的顾南深吸了一口气。

    这死相的确是有点太惨了,别说他一个搞医学的见了都害怕,更何况是安沛奕这样没胆量的男人。

    陈慕君觉得自己可以做到不看不停,就一门心思的和韩之寒,闵御尘聊天,至于聊了什么,好像那话过了脑子以后,他就连一个字都想不起来了。

    “说,老张头给你看了什么?”

    那只老鬼是真的害怕了,蓦地就想到了那些人能够拉帮结派的跑到鬼市来,没有点真本事儿,谁也不敢如此胆大妄为,如今见这个女人轻轻的勾了勾手指,就将自己勾了过来,可见就是个本是高强的人,想到他刚刚自己说过的话,恨不能咬掉自己的舌头。

    好汉不吃眼前亏,这个时候自然是要俯首称臣,“天师饶命,刚刚我也就是开个小玩笑而已。”

    “瞧你说的,我其实也是和你开个玩笑。”

    “既然我们话都说开了,那就别为难我一个老鬼了,其实刚刚那个老头给了我看的是张照片,是个小女孩,大约三四岁,长得很是水灵,可爱。”

    第五念手指一松,那只鬼的上半身就一下子弹了回去,与自己的下半身黏合在了一起,甚至是恢复的相当好。

    老张头立刻端着早餐出来,眼见就剩下了一只鬼,顿时愣了愣。

    只见那只老鬼摸了摸自己黏合完美的身子,他一个蹦高就跳了出去。边跑边放声的嚎叫,那声音很是凄厉。

    第五念招招手,笑的一派纯真。“老人家,他们既然不吃了,那就给我们吧,我们都饿了一夜,都饿坏了。”

    老张头愣了愣,想到眼前这个女人姓第五,与那个非要逼着自己搬家的什么歪歪集团的老总一个姓氏,第五这个姓氏那么少,肯定是那个奸商一家的,如此一想就对她没有多少的好感。将托盘的早餐放到桌子上,一一拿出,随后扭身就走。

    对第五念那副深恶痛绝的模样,连迟钝的安沛奕都看出了端倪。“表妹,你怎么把人家老头子得罪了?”

    说到这里,第五念也挺委屈的,“不知道。”拉过一碗豆腐脑吃了两口,汤头浓厚醇香,乳汁绵密爽滑,味道是真的不错。

    闵御尘也拿了一碗,打了一晚上的麻将,他也有点饿了。

    这两口子好像一点也不建议这些东西是给鬼吃的,竟然还能捧着碗吃的那么香。

    他们也有点饿了,自然也不想在这个时候委屈了自己的胃。

    “你不是挺擅长聊天的吗?都能把死人聊活了,怎么到了张老头这里,就莫名其妙的把人得罪了?”顾南说道。

    第五念瞪了他一眼,“我暂且全当是你对我的夸奖。开始我来找他,聊得还算是不错,谁知道他问了我一句,你叫什么名字,我就说我叫第五念,这老头就彻底翻脸,还拿扫把将我赶了出去。”

    安沛奕蓦地打了一个响指,“我知道他为什么那么排斥你了。”

    “你知道?”

    “嗯。”

    “你怎么会知道?”就连顾南都好奇。

    安沛奕很是得意的说道,“我爸当初买这块地皮,你知道是从谁的手上买来的吗?”

    众人沉默了,他们有那么的白痴吗?

    既然话都这么问了,那个老头一听第五念报出了名字,如此罕见的‘第五’姓氏,若是还猜不出门道来,是不是有点太白痴了?

    众人默默的低着头吃早餐,安沛奕还等着揭晓答案呢?他们却一个一个都不出声,是想要怎么样?

    “你们还想不想知道答案了?”

    闵御尘放下碗,淡淡的说道,“谢谢你相告,我们已经知道了。”

    安沛奕一怔,“可是我什么也说!”

    第五念给他剥了一个茶叶蛋,然后放到了他的碗里,甜甜的说道,“表哥,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惜你没有,来,吃个鸡蛋补一补,虽然没有多少用处,但是我想总比什么都不做要来的好多了吧!”

    安沛奕若是再听不出她的讽刺,就真的是白痴了,“不用你心疼我,给你老公剥一个吧,没劲儿!”

    第五念总算是找出了老张头为什么讨厌自己的原因,倒是一件好事儿。

    “对了,姑父从我爸手中花了多少钱买来的这块地皮?”

    “你爸其实挺仗义的,听说是给你的,就原价转让了,还说,那个张老头的事情他来搞定,不过我爸拒绝了,你也知道你爸的手腕儿有多狠,他一出手难保不玩儿出点人命来,这也是我妈格外交代我爸,一定要亲自处理那位张老头,别让你爸来插手。”

    第五念有些不大相信,“他真的是按照原价给姑父的?”

    安沛奕点头,“处理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跟着去的,所以他拿出的安分合同,我看的很清楚,一毛钱都没加。”

    第五念有些不大理解,爸爸到底在想些什么?

    此时隔壁桌又来一桌客人,老张头又是一番热情的招待,然后小心翼翼的拿出张照片给每个人看,低声吓死的询问那些鬼,“可有见过这个孩子?”

    遇到耐心一点就会好好的回答他,遇到态度恶劣的说不定还要露出原本的样貌来吓唬老张头,有的他并不害怕,毕竟这么多年了,见到的鬼没有十万,也有七八万了,怎么可能会被他们轻易的吓到,遇见着实可怕的,他从惊吓之中回过神来,依然还能面带笑容的服务每一个鬼,只因他有事相求。

    第五念看见了他的无奈,他的隐忍,甚至是期盼。

    她抿了抿唇,声音有些低落,“他要找的那个人死了。”他死都不愿意离开这个地方,因为这里是他唯一能够联系到另一个世界的方式,所以他不舍得走,而她在老张头的眼里看来,就像是一个侵略者,剥夺者,怪不得他会那么的排斥自己。

    众人沉默,人生世事无常。

    闵御尘握紧她的小手,“你若是想帮他,就去帮帮他。”

    “我现在过去,会不会觉得我心机不纯。”

    安沛奕这个耿直的孩子连忙点点头,“肯定了。”

    第五念狠瞪了他一眼,“哪儿里说话都有你。多嘴!”

    “第五念!”蓦地,不知谁凭空喊了一句第五念的名字。

    “在,可是我的物件做好了?”

    “那是自然,好在赶在下市之前给你做好了,接着。”只听其音却并无任何的声音。

    她伸出素白的小手,手中多了一个根雕,两个女人的样貌的确有点模糊,唯独那只变色雕刻的特别好,隐藏的角度都显得他有点畏畏缩缩的,甚至是贼眉鼠眼的,第五念很是满意,果然高手都在阴间了。

    “你怎么喜欢这么个东西,买回去摆在床头当摆设?”

    第五念已经是懒得看他一眼了,“我还是喜欢你做为国际巨星时候的人设包装,至少不会像现在一样的傻逼,我都提不起力气去骂你。”

    “你”

    “你若是愿意放在床头上,这东西我可以送给你。”

    “你自己留着吧,这阴间买来的玩意儿,我害怕。”

    这话听在众人的耳朵里,理解成了另外一个意思,若不是在阴间买的,说不定他还真的能够放到床头当摆设。

    众人只觉得安沛奕可能是被刚才的那只鬼吓到了,精神有点不大对劲,没救了。

    “是谁竟然敢在鬼市捣乱?”鬼市一阵骚动,鬼生前都是人,自然死了也改不了爱凑热闹的心思,所以朝着声音的来源望去,刚刚逃离的那三只鬼带着两个鬼差朝着他们这边奔过来了。

    鬼差虽然官职很小,可是在一隅偏安的,且从未有鬼敢闹事的鬼市显得格外尊贵,相当于他们这群人的父母官。

    只见那三只鬼指着第五念,“就是他们,是他们刚刚在闹市。”

    距离隔得有些远,鬼差看不得太清楚他们的容貌,但是能够感受到他们身上活人的气息,气哼哼的说道,“人类来了我们这鬼市,就该遵守我们鬼市的规矩。”

    第五念抬眸望去,不见丝毫惊慌,倒是多了几分从容,本来还想去找鬼差,看来现在不必了,人家主动送上门来了。

    “究竟是何人在此捣乱?”

    两人来到了第五念面前,从上看到下,打量了一眼,“你是女天师?”

    “是。”

    “既然你是天师,就应该更懂我们鬼市的规矩,现在已经马上要下市了,你和我们去阴间走一趟吧!”来的两个小鬼差恐怕是连那样的等级都算不上,自然也不认识第五念。

    去阴间?

    此话一出,不禁安沛奕吓坏了,就连陈慕君和顾南都是一脸的凝重,若是去了阴间,还能活得过来吗?

    买早餐的张老头端着托盘一出来,自家门口怎么会这么热闹,一看见鬼差,瞬间就明白肯定是这桌人闹事儿了,连忙出来打人情牌,“这位鬼差小哥,他们几个人就是误闯到了这里来,没有鬼差大人说的那么严重,下市了他们也就走了。”

    “老张头,咱们鬼市允许你在这里摆摊已经是够给你面子了,你知不知道这个人是谁?”

    眼见一命鬼差指着第五念,老张头有些发愣,“她是谁?”

    “天师。”

    “天师?”这还是老张头第一次看见女天师,还是这么年轻的女天师。

    “一个天师怎么可能不懂我们阴间的规矩?”

    那三只鬼立刻起哄,“我看她分明就是故意的,来我们鬼市捣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