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66 十六更
    “w,你能说说你是怎么死的吗?”

    他嘴角边的笑容隐去,侧目看向第五念,“你问这个做什么?”

    “就是想知道你年纪轻轻的怎么就死了?”

    w微微一怔,不再看她,反而是说了一句风马牛不相及的话,“今天我就送你到这里吧,你老公跟着我们一路了,那人醋劲儿大着呢?”回眸,还能看见闵御尘的车子缓慢行驶,就跟着她的屁股后面。

    第五念苦涩的笑了,“能再帮我个忙吗?”

    “京城精神病院附近有一块地皮,那里有个钉子户,老张头,你们鬼市就在他家门前。”

    w微微一怔,“我有听说过,那老张头好像从来不要鬼的钱。”

    “你能不能帮我去问问,他想找谁?顺便帮我看看,此人是死是活?”

    “好,我去看看。”

    “谢谢你。”

    “你今天怎么这么文静,我都有点不习惯了。”说罢,他状似无意的询问,“对了,上次看见与你在一起的那个朋友,她最近好吗?”

    “你喜欢她吗?”

    w蓦地脸色涨红,“别胡说八道,我和她也就见了一面,谈不上喜欢吧。”

    “真的只见了一面?”

    “算了,不和你说了,你今天太怪了,怪的我心里发毛。”

    第五念抬眼望着漆黑的夜幕,将眼睛里的泪水逼回了眼眶。“w,你让我想起了我一个挺好的朋友。”

    他若是还活着,心脏都要漏跳好几拍,“谁?”

    “就是你知道我经常在小公园等的那个人。”

    “你这不是和你老公过的挺好的吗?总想着别的男人算是怎么回事?”

    “没事儿的时候想起来就骂一骂他。”

    “你这结婚了,就连脾气都暴躁了?没事儿骂他干什么,说不定人家也是有苦衷的。”

    “有屁苦衷,他来不了有事情和我说,我是那种胡搅蛮缠的人吗?再说了,就算是不来了,打个电话,或者找个人来告诉我,我们三个人的感情什么时候差到这个地步了?我看他就是个骗子,小时候让他去我们家玩儿就扭扭捏捏的,不像个男人。”w听得心都难受死了,他很重视他们之间的友谊好不好?只是有些话他想说,可是说了也只会伤了最爱的人的心,还不如什么都不说。

    第五念怪叫了一声,吓了w一跳,“你,你干什么,吓死我了?”

    “那个臭小子从小就很娘,长得也眉清目秀的,还愿意陪着我和悠悠玩儿过家家,从来不爱跑步,不爱登山,走两步路就气喘吁吁的,还不如我和悠悠这个女生来的强壮。”

    “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说他是不是根本就不想做男人,所以长大后去做了变性手术,变成了一个女孩子回到我身边了?”第五念故作大惊小怪的问他,故意忽略了w的臭脸,几乎是每根眉毛都跟着愤怒的跳跃。

    好半响才咬牙切齿的说道,“第五念,你果然很有想象力。”

    “我思来想去,就只有这一种可能了。不行,我得找找我身边的女性朋友,说不定那个臭小子就隐藏在了其中。”

    w冷冷的抽了一口气,嘴角勾起了一抹抽搐的笑容,他觉得自己再呆下去有可能会杀人,“再见!”话落,整个影子就彻底的消失了。

    第五念用力的握紧了小拳头,看着他消失的地方,轻哼了一声,“装,你就接着继续装下去,我看你能装到什么时候?”

    彼时,闵御尘下了车,看着她气愤不已的表情,有些无可奈何,“以后自己一个人和鬼说话,注意一点。”幸亏在军区大院,人少,不容易被人发现异常。

    “你怎么知道?”

    “你一个人走走停停,说话的时候整双眼睛都冒着火光,凶神恶煞的表情,我都能猜得出你是和魏玄熙再说话。”

    第五念惊奇了,“你大学主修心理学吧!”

    “外面天凉,我们回家吧!”

    “魏玄熙说你的醋劲儿大着呢?”如此心平气和的说出魏玄熙这个名字,她怎么觉得自己有点瘆得慌呢?

    闵御尘眉头一挑,眼底闪过一丝精锐之光,如果魏玄熙还活着,他肯定能够喝干一坛老陈醋,但是他人都死了,他再吃这样的醋就有点没容人之量了。

    “别听他胡说,他是嫉妒我娶了你。”

    “这种实话我爱听,老公,你以后多说点。”

    回家的时候,爷爷奶奶都回房间休息了,这几日过年期间,他们也是去了这个人家里,又去了另个朋友家里聚一聚,说是初九那些人还要来闵家,也算是轮流做客,过年也就是为了图一个热闹。

    两人回到了房间,闵御尘坐在床上翻开这手机,第五念却是无聊的播着遥控器,正在播报一条新闻,正好接近了尾声,只是大概了解了京城市区的一个地方,车子超速行驶轧死了一个老头,死相相当的凄惨,被害人抬出来的时候,已经裹上了装尸体的袋子,所以没有看见有多么的凄惨,但是却看见了案发现场触目惊心的鲜血,大过年的出现这样的事情,哪怕与自己不相干,她看了心里都觉得不好受。

    本以为是与自己不相干的人,却是没有想到,翌日清晨就接到了霍姨的电话,“念念,你还在睡觉吗?”

    “霍姨?”

    “警察局的人来咱们家找你了。”

    警察局?

    还来不及细想,电话里已经换了一个陌生男子的声音,“你好,请问你是第五念小姐吗?”

    第五念含糊的嗯了一声,“请问你是?”

    “我们是京城c区的刑事案件调查组,我是组长何亮,我想请你配合我们调查一起蓄意谋杀的案件。”

    “什么案子?”别怪第五念吃惊,往常别人找她是为了捉鬼,如今有人找她居然是为了调查谋杀案的?

    “请问你认识张丰吗?”

    张丰?这名字有点耳熟,可是她就是一时想不起来了,“耳熟,但是我实在想不起来。”

    “精神病院附近那块地皮的法人代表是你吧。”

    “是我。”第五念脑海中突然窜出了张老头的模样,记得姑父将那份文件送给自己的时候,钉子户的户名好像就是张丰,只是大家都习惯叫张老头,她也就对张丰这个名字并不是很熟了。心中有种不好的预感,“是不是张老头出了什么事情?”

    “张丰死了,昨天晚上九点二十分,在繁华区城南十字路口被超速车辆撞到了,当场死亡。事后我们调查出他有一处房产,那块地皮就等着他搬家就可以开发,而你是这块地皮的法人代表,希望你可以来警局配合我们的调查。”

    这种怀疑也是有理由的,毕竟老张头死了,她才是受益人,积极配合警察的调查也是一个好市民应该做的。“把准确地址发给我,我马上就赶过去。”

    挂断电话以后,何亮将手机交还给了霍语。

    霍语一直在一旁,多少也听了个大概,一想到这件事情根本就不是什么捉鬼的案子,而是怀疑念念杀人了,一想到他们警察办案,除了吓人就是吼人,生怕念念的火爆个性和人家吵起来,霍语就心慌到不行,连忙抓住了何亮的手臂,“那个小伙子,我不管你们怎么办案,有话问话,但是绝对不允许吓我们念念,她都怀孕了,可别给我们吓出个好歹来。”

    何亮依旧是面无表情的脸,“你放心吧,只是例行公事,询问一下。”

    不行,这事儿可不能让念念吃亏了,刚刚那个何组长连个笑脸都没有,还能指望审问的时候对念念笑脸相迎吗?

    正准备掏出电话,大门就被打开了,是拖着行李刚下飞机的乐悠悠,一连奔波了好多天,准备回家好好的休息,却是没有想到,霍姨好生猛的扑了过来,将她的瞌睡虫都吓跑了,“霍,霍姨,你这是干什么?”

    霍语连忙将所有的一切都与她说个一清二楚,“你快去警察局帮帮念念,可别让她吃亏了。”

    “我不在家也就这么几天,她竟然能把自己搞到进了监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