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2 二十二更
    阮家两位老人回家了以后,先去看了看自己的孙子,只见他的脸一片绯红,额头上还贴着退烧贴,嘴里吱吱唔唔的不知道在说着什么,看的两位老人那叫一个心疼。

    看着晨晨难受,就像是在拿刀子在剜他们的心一样,坚决不能让他们唯一的孙子出事。

    现在当务之急是支开儿媳妇儿和儿子,两个老人绞尽了脑汁在想办法,到底用什么办法支开他们呢?

    严絮这些日子一直没有睡过一个好觉,为了儿子几乎就要操碎了心,看着退烧贴,想来已经有些时间了。

    “妈,晨晨头上的退烧贴已经过了时间,你去再帮我拿一个。”

    “我去拿吧!”阮何看着无精打采的父母,立刻说道。

    阮家老太太瞬间想到了什么,拉住了儿子,“你在这里陪晨晨,我去拿。”说罢拉着自家老头子立刻去翻找医药箱,拿出了里面的退烧贴然后塞给了老头子,无声的说道,“藏好。”

    阮家老爷子立刻会意,趁着儿子儿媳妇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自己儿子身上,连忙揣着退烧贴偷偷摸摸的溜走了。

    阮家老太太‘咦’了一声,“严絮,我找了,怎么没有呢?”

    “怎么可能,我昨天才买的。”

    “是不是用光了?”

    “不能这么快就用光了,我还买了五盒呢?”就是最近晨晨的特别容易发烧,她才想着多买一点,在家里留着备用。

    “不信你过看看,医药箱就这么大的地方,我还能找不到吗?”

    严絮站起身子,也是一顿翻找,一边找一边嘀咕着,“奇怪,怎么会没有了呢?我买了挺多的。”

    “严絮,你和天儿再出去多买点。”

    “也只能这样了。”

    因为公婆催促着,他们只能再出门去买退烧贴,坐在车上,严絮还觉得乖乖的,她明明买了那么多,甚至还是自己亲自放上去的,怎么就一下子就用光了呢?

    想起了临走之前,公婆的眼神还很怪异,严絮就觉得有些不大对劲儿,“你觉不觉得爸妈有点奇怪?”

    “没有,他们不是挺好的吗?”

    “就是好像特别希望我们赶快走。”她想了想又说道,“明明昨天我买了很多的退烧贴,可是我刚才去找的时候就没有了,不对劲,你爸妈肯定又背着咱们不知道找什么人来害我儿子了。”

    阮天蹙眉,“严絮,你说话有点太难听了,晨晨是我爸妈的孙子,他们怎么可能会害晨晨呢?”换做是谁,都不愿意听见这样的话吧!

    严絮冷着脸,“我不管,你赶快把车开回去,若是咱们的儿子有个什么三长两短的,我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你的。”

    “你能不能冷静一点,万一家里是真的没有退烧贴了,我们现在什么都不买,就这么回去,等着儿子发烧越来越重吗?”

    严絮不再说话了,紧绷着唇线,“你快点,咱们买完了退烧贴马上回去。”

    第五念没有想到会那么快的接到阮家老太太的电话,听着对方很着急的口气,想来是刚刚把人支开,可能要不了多久就会回来,幸好自己之前将工具箱整理了一遍,眼见她穿衣服要出门,闵御尘轻咳了两声,“你就打算自己去?”

    “嗯,有什么不对的吗?”

    “外面天黑了,我陪你去。”

    “我又不怕鬼。”

    “谁说你怕鬼,我是担心你被别人欺负了。”

    第五念立刻就听明白了,他口中的别人指的是严絮。

    抿了抿唇笑道,“我也不是软柿子。”

    他迅速的穿好了衣服,然后拉起她的手除了家门。

    一路上,他都没有说话,第五念问了句,“你在想什么?”

    “想别人的媳妇儿什么都喜欢依赖自己的老公。”

    听到这话,第五念有些哭笑不得,“有一个自力更生,从来都不会麻烦别人的好媳妇儿,你偷着乐吧!”

    闵御尘轻叹一口气,“你有老公,为什么要自己一个扛?”

    “等我老的走不动了,我就让你扛着我,放我下来走一步,我都拿小鞭子抽打你,疼的你嗷嗷叫。”

    他抿了抿唇,好久才说道,“你的喜好挺特殊的。”

    “你是不是脑补画面特别强烈。”她拉着他追问道,“和我说说,你现在敢绝哪里疼?”

    “给揉揉吗?”

    “成啊。”

    “屁股。”

    第五念闻言,嘴角一抽,“你自己揉吧!”

    说话间的功夫,两个人就到了阮家,阮家老爷子早就在门口等候多时了,看着第五念和闵御尘来了,瞬间乐开了花,“念念,御尘啊,你们总算是来了,来来,快进去。”

    在阮家老爷子的带领下,来到了晨晨的房间,第五念看了一眼孩子,之前见到的还是粉雕玉琢的小娃娃,现在这一见,竟是瘦的有点脱相了,粉嫩的脸颊也都消失不见了。

    摸了摸孩子滚烫的额头,她刚才外面进来,身上还带着丝丝的寒意,一下子就灼烫了她手心的凉意,可想而知烧的有多么的严重。

    孩子的脸上忽明忽暗,看在第五念的眼里,隐隐好像少了两魂三魄。

    “阮奶奶,把孩子的生辰八字告诉我。”

    阮家老太太报了一个出生年月日外加时辰,第五念掐指一算,这孩子命格很好,竟是一位金童,只不过通常这样的孩子都不是太好养活。

    金童一般都是仙人身边的童子,如今降落凡胎,不是为了报恩,就是求来的。

    “你家这个孩子是个童子。”

    阮家老太太一听这话,心里对第五念更加的信服了,“我这孙子是我三跪九叩求来的,你竟然能够看得出来,陈老哥说的果然没错,你真是有本事。”

    “念念,你可是看出了什么?”阮家老爷子着急的询问。

    第五念蹙眉,“但是晨晨三魂六魄丢了两魂四魄,三魂六魄必不可少,如果三魂再丢,唯恐性命不保,一般童子的魂魄没人敢随意勾走,破触犯了神明。”

    “那怎么办?我们阮家可就晨晨一个孩子,他可千万不能出什么事儿啊?”阮家老太太说罢,就哭了起来,当第五念说出晨晨是金童,她就已经彻底的相信了第五念的说辞。

    “孩子不能这么烧下去,就算是一个正常的孩子也都有危险,我给他画道符,你们将符纸放在他的枕头下面,先让孩子降降温再说,至于他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你们最好好想想,是不是带着孩子去了哪里,冲撞了什么?”

    “这阵子哪里也没有去,晨晨一直发烧躺在床上。”

    “你们再好好的想想,没有发烧之前去了哪里,做了什么?最好说的具体一点,否则我也不知道出了什么原因,因为这孩子根本就不像是撞邪,也不像是被人勾了魂。”第五念从工具箱里拿出了一个叠的三角形的符纸,然后放到了枕头下面,随后又拿出了一张干净的符纸,只见她咬破了自己的手指,挤出了鲜血,开始在符纸上画符。

    闵御尘蹙眉,随随便便就咬破自己的手指头这个举动真的不好。

    汇聚灵力画完最后一笔,只见一抹金光微闪,阮家老太太还以为自己的眼睛花了,“这是”

    “阮奶奶,你去拿我一杯清水来。”

    阮老太太一路小跑端着一杯清水回来,第五念低头一吹,符纸无火自燃,她将符纸丢到了水杯里,不过眨眼的功夫,就消失不见了,还是那杯清水,阮老爷子正感觉新奇不已呢,“老公,扶着晨晨,这杯水喝下去,半个小时就能退烧了,至于其他的问题,我们再慢慢想办法。”

    闵御尘夫妻孩子,第五念轻轻的掰开了他的小嘴,喂他喝下了符水,孩子的嘴闭合的有点紧,所以喂下去的符水多半流了出来。

    只是还没来得及再多喂两口,就听见了咚咚的跑上楼的声音,阮家老爷子和老太太吓得脸色都白了,这事儿是背着儿子和儿媳妇的,若是让他们知道的话,还不知道怎么闹腾。

    第五念也知道他们回来了,所以扣着孩子的下巴,希望他能够多喝一点。

    “你们对我儿子做什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