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79 二十九更
    阮奶奶浑身一震,吃惊的看向自己的儿媳妇,“严絮,你没去还愿,这是为什么?”

    晨晨四岁多了,距离生完孩子怎么说也有三年了,隐隐约约只能记着那天,婆婆准备好了东西,然后让她和老公一起去还愿,那天老公好像是工作上的事情就耽搁,让她自己一个人去。

    阮奶奶急的吼了她一嗓子,“严絮,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阮爷爷扯了扯老伴儿的衣袖,“你还嫌不够丢人的?就不能小点声音,冷静一点。”

    阮奶奶气的眼泪都掉了,“我怎么冷静,他们说那个庙的送子娘娘香火很旺,为了能够求得一个孙子,我从山下三步一叩首,五步就是一跪的跪上了山,好不容易求得晨晨这么一个宝贝孙子,生下晨晨,我东西都备好了,照着师太所说,上山虔诚的拜一拜,还了愿,可她倒好,她根本没去。”

    严絮自知理亏,含着眼泪说了一句,“妈,我去了。”

    “师太说,没有你还愿的记录。”

    “严絮,你今天不给我说清楚,你就滚出我们阮家。我们家不欢迎你!”

    严絮吓坏了,连忙坐到了婆婆的身边,“妈,我是晨晨的妈妈,你不能赶我走,我和你说,都和你们说清楚,当初我是去了送子庙,可是我把东西放下就走了,所以也根本没有找师太,至于你说的那个瓷娃娃,我,我。”她低下了头,甚是紧张。急的阮奶奶差点又低吼了一回。“我也不知道弄到哪里去了,我也没当回事,所以这事儿也过去那么久了,为什么晨晨偏偏这段时间出事儿了,所以你别听她的,说不定根本就不是没还愿的事情。”

    第五念看向了阮家奶奶,“那个瓷娃娃有什么标记吧,阮奶奶是否能够想的起来?”

    “脚下有一颗痣。”说完,严絮就倒抽了一口气,她是晨晨的妈妈,自然知道晨晨身上的每一块胎记,所以晨晨的脚下也有一颗痣,想到这里,她不禁浑身发抖,就好似一桶冰水迎面泼了过来,冷的她浑身都在发抖。

    此时阮天拿着寿衣回来了,第五念轻声的说道,“给孩子盖上。”

    将衣服盖住了以后,阮天坐在了另一侧,跑的有点喘,所以此时正在极力的平复自己的心情。

    “这段时间,你们谁带晨晨去过距离这里七八十里的送子庙?山下有集市,挺热闹的。”

    严絮脸色一白,紧张到嘴唇都哆嗦,“我,那天我闺蜜邀请我到他们家附近的集市,所,所以我就带着晨晨去了。”记忆深刻还是闺蜜说山上的送子庙很是灵验,如果她想要二胎可以去求,但是当时她并不相信这个,听后也是嗤之以鼻。那个时候她都深信不疑自己是喝中药才有的晨晨,和送子娘娘没有半点关系。

    阮天很迫切的想要知道,“晨晨和你说的有什么关系吗?”

    “我已经打听过了晨晨这样的情况,孩子是你们所求,所以送子娘娘赐予给你们,但是你们并没有好好的还愿,将瓷娃娃送还回去。师太说过,如果是这样的情况,那就带着孩子离送子庙远一点,这辈子都不要再出现,否则送子娘娘会以为,你想把孩子送还给她,是来还愿的,而送子娘娘如今也不过是收回自己的孩子而已。”

    听到这,大家也都突然明白,晨晨为什么总闹病,还一直没有好转,原来一切的问题都在这里。

    宋莫兰听得很仔细,“念念,有什么事情能帮助晨晨的吗?”

    “我查询过了一些记录,但是不知道行不行,不管行不行,总需要试试,毕竟神明是不能得罪的。严絮,你可以不信神明,但是必须要抱着敬畏的心里,决不能随意的侮辱,触犯神明的罪责,没有人能够帮得了你。”

    “我暂时能够想到唯一的办法,就是将瓷娃娃找回来的,然后去还愿,这个办法还不行的话,那就只有晨晨亲自醒过来,然后虔诚的祭拜上山,表达自己的意愿。毕竟晨晨是从她的膝下赠送过去,就相当于自己的孩子,若是自己孩子受苦了,最不忍的就是自己的母亲,所以我们只能赌神明也有情,如果连这个办法都救不了晨晨的话,我也无能为力。”

    听到第五念这么一说,阮家所有人不禁颜面痛哭。严絮更是自责的想要死去,一切都是因为她,如果不是她怠慢了神明,没有好好的还愿,晨晨也不会也有今天。

    可是想到那个瓷娃娃根本就不知道被她放到哪里去了,严絮恐慌的问道,“瓷娃娃,我的瓷娃娃早在那个时候就送上山了,我们手上根本就没有瓷娃娃。”

    阮家老俩口只觉得呼吸都变得稀薄了,放下狠话,“如果晨晨有个什么意外,你以后也不要回来了。”

    严絮狠狠的咬住了下唇,侧目看向了阮天,他紧绷着下巴,丝毫不想与她说半句话。她的心沉了称,此时此刻欲哭无泪。

    第五念轻叹一口气,“你在哪里生的孩子?”

    宋莫兰立刻说道,“在我们军区医院,严絮还是我接生的。”

    “这样最好,妈,可能要麻烦你了,将晨晨出生的资料全部调出来,刚出生的小孩都会有车辆头骨,精准到各方面的检查,我需要那份数据,我要重新给晨晨做一个替身,由他暂时去代替晨晨,只是不知道送子娘娘是否会接受?”第五念颇为头疼,面对的是神明,一切都变成了未知数。

    “好,我现在就找人去调出资料来,怎么也需要半个小时左右。”

    第五念喊了闵御尘一声,只见他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另一只手搂着意墨,以防他翻身掉了下去。“老公,你带着阮爷爷阮奶奶去客房休息吧,你们留在这里也不帮不上什么忙,为今之计只能等到明天早上,亲自上山一趟了,阮天和严絮如果想救你们的晨晨,明天最好带着你们一颗虔诚的心,从山底叩拜到山顶,端看送子娘娘能不能接受你们迟来的还愿。”

    阮爷爷和阮奶奶只能抓着第五念的手,不停的道歉。

    第五念淡淡的说道,“你们不必谢我,若是救得了晨晨,咱们就明码实价,若是救不得,全当我无能吧!”这件事情,她不敢咬的太死,所以暂时也只能这么说。

    见她这般,阮家皆知,今天他们另外找了方师傅,她肯定是动怒了,想来也没脸再说别的,就算是倾家荡产,他们也认了。

    阮家老两口去客房歇息了,阮天坐在晨晨的脚边,眼眶微红,看着儿子这段时间被折腾的都不成人样了。严絮却是坐在孩子的身边,摸了摸他的额头,已经变成了正常体温,心口悬得那块大石头尚未落下来,此时此刻的严絮无比的自责,是她害的晨晨变成了今天这个样子,明天别说让她山脚下跪到山上,就算是让她上刀山她都愿意。

    很快,宋莫兰就拿来了最新的数据,第五念一页一页的翻看,做这个替身才是最难的,因为画心画形,都画不出一个人的骨骼,就算是长得相似,纵然这个世界,有那么多长得相似的人,但是因为从一出生,头围的围度不一样,头骨的重量不同,所以都会大有不同,如今想要设计一个与晨晨相似的替身,却是十分的困难。

    好在她工具箱里的东西很是齐全,所以翻一翻都能够找出她所需要的东西。

    “喝杯热牛奶吧!”闵御尘见她一直在忙,而他却什么忙都帮不上,也只能给她弄点喝的东西。

    第五念接过杯子,然后拿出笔开始在纸上描绘,闵御尘站在她的身后,虽然看不懂她画的到底是什么,但是隐隐约约能够看得出大概,一个头,两只手好像是没有什么任何的绘画的技术含量,从画上就能够看得出,她没有这方面的天赋。

    他不仅开始担心,这样的替身在他的眼里都过不了关,到了送子娘娘的面前,恐怕更加困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