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385 令我很熟悉(三更)
    “我的亲生父亲,我妈的前夫。”

    第五昇空在调查宁瑶的时候,就知道了程之风这个人,却是没有想到,他们两个人会这么快的见面,而且还是再这样的情况下。他不甚在意的‘哦’了一声,连招呼都懒得打,她知道第五昇空一直都是这样的脾气,对于不想搭理的人,通常不会有什么好的态度。

    随后看了一眼程诺脸上的伤,淡漠的问了一句,“谁打你的?”

    程诺听到这话,很想哭,连一个相处不过两个月的人都知道他不是轻易找事儿的人,而他的亲生爸爸,宁愿相信别人,都不相信自己的继子。

    “爸,这是我的亲生父亲,同样也是和我打架的同学的继父。”

    程诺的这番介绍,无疑是触怒了程之风。

    宁瑶揉了揉泛疼的太阳穴,有些头疼。

    第五昇空冷漠的扫了程之风,“你是过来讨要医药费的?”

    程之风涨红了脸色,憋在胸口的恶气始终盘踞不下,他没有想过,程诺对自己的意见会这么大。

    “等我儿子什么时候真的主动动手打了你儿子,你可以随时过来,就算是打死了,我也能赔得起。”第五昇空的这番话真是打脸,打的自然是程之风这个亲生父亲的脸。

    宁瑶和程诺冷冷的看着他,眼眸之中闪过的是对他的失望。

    第五昇空低声询问宁瑶,“今天煲汤了吗?”

    宁瑶一怔,才想起了这些日子,她经常煲汤给以萝和念念,而他都是充当司机的那个。

    只是今天被程之风闹的,什么都忘了。

    “忘了。”

    “上次念念留下的药膏还放在程诺的房间,你上去给孩子上药。”

    宁瑶看了看眼前尴尬的场面,也没当场驳了他的面子,就牵着儿子的手上楼了,程之风想要追上前去,第五昇空却是挡住了他们的去路,“抱歉,他们现在是我的妻儿,你上去不合适。”

    “你是谁?”

    “宁瑶的现任丈夫。”第五昇空撒慌起来,可以做到面不改色。

    “她结婚了?”在他的印象里,宁瑶非常爱他,是绝对不可能与别的男人结婚的。

    第五昇空没吱声,反而是走到一旁规整的各种殡葬用品,看起来特别娴熟,当真就像是在自己家里一样,程之风说不清心里是什么滋味儿,有点失落。

    他以为宁瑶不会再嫁给别人的,却没有想到她离开了自己之后,竟然真的再嫁人了。

    “你们什么时候结婚的?”男人有种通病,那就是你和我在一起各种烦,巴不得你快点死远点,可是女人真的走远了,哪怕不爱了,都不希望对方过的好,潜意识觉得离开了自己,过得更好,只能证明前夫的无能。

    此时他就是这样的心态,至少宁瑶过的不好,他还可以来帮助他们母子,但是他们母子离开他之后,反而过的更好,让他有些无从下手。

    “想给我们庆祝结婚纪念日?”

    程之风一窒,觉得有些事情,甚至是感觉都脱离了原本的轨道。

    他握紧了双拳,“告诉我儿子,我还会再来的。”

    第五昇空淡定的询问,“你哪个儿子,嗯,不好意思,我忘记了,我暂时只认识程诺这一个,我会为你转达的,再见,不送。”

    程之风是被气走的。

    当大门被人甩上的那一刻,第五昇空抬起了双眼,望着被关上的房门,略有片刻的失神。

    宁瑶下楼,看见他还在,就说道,“你先帮着我看会儿店铺,我去一趟市场。”

    “程诺喊我爸爸?”

    宁瑶一怔,解释道,“孩子心里有点委屈,利用你给他撑腰,给你造成了困扰,我很抱歉。”

    第五昇空淡淡的说道,“那么你呢,想让我给你撑腰,想让我做程诺的爸爸吗?”

    宁瑶猛地抬头朝着他看去,“你胡说什么,你做好念念和小绝的爸爸就好了。”

    “正在努力,但是他们两个人好像都不太喜欢我。”

    宁瑶冷笑,“真感谢老天,你竟然还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女儿和儿子对你不喜。”

    第五昇空上前一步,手指的指腹摩擦着她软嫩的嘴唇,这是他从前最喜欢对沐云瑶做的小动作,亦是到这个举止有点暧昧,宁瑶连忙退开,一脸防备的说道,“你想干什么?”

    “你的反应”

    宁瑶的整颗心都揪了起来,好像被一双无形的大手紧紧的握在手心里,莫名的产生了一丝的恐惧感。

    “令我很熟悉。”

    宁瑶感受到不规则的心跳,脸上闪过一丝狼狈。

    “你好像很在意念念和小绝的感受,尤其是念念。”他故意将这个名字的音量挑高,换来宁瑶又是一阵紧张。

    “当,当年,念念帮了我,我自然关心她。”

    他淡淡的‘哦’了一声,然后在茶几前坐下,“麻烦你给我倒一杯咖啡。”

    “你以为这里是咖啡厅吗?”说罢,气冲冲的拿着钱包就出门了,被第五昇空搞得心烦意乱,宁瑶来到菜市场都不知道自己要买些什么?

    程之风回家后直奔程林的房间,看见他受了伤,心蓦地一沉,想到程诺脸上的伤,心中顿时冒了火,冷着脸问道,“程林,你这脸上的伤怎么弄得?”

    程林只当程之风是因为担心自己,连忙说道,“爸,我没事儿,就是今天与一个同学发生了口角,没想到他二话不说,就打了我。”说到这里,他的双眼绽放出不符合年龄一般的嗜血表情。

    程之风一直在观察,自然也没能逃脱得了他的眼睛,他心头暗叫一声糟糕,没有想到程林小小年纪就隐藏的这么深沉,看来都是他以前小看了这个孩子。

    王欢心疼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忍不住痛骂,“到底是哪一个小畜生,对我儿子下手这么狠,老公,我们儿子太可怜了,你可要去学校找老师问问。”

    听到王欢这么咒骂程诺,程之风的脸瞬间黑如锅底。

    程林这招分明是搬弄是非,诋毁自己的儿子,看着程林脸上的伤虽然很重,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程之风却是觉得甚是解气。

    程之风心中的天平,在亲生与他生之间很显然的倾斜了于前者。

    如果今天程林能说出与谁打仗,那人叫什么名字,他或许还以为这之间还有什么误会?可是如今看来,这事儿八成就是程林挑拨的,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默默的欺负自己的儿子。

    “程林,与你打仗的人是谁?”

    程林微微一怔,也以为是继父想要替自己出头,连忙说道,“爸,你放心,自己能解决,下次见面,我绝对让他好看!”

    程之风用力握紧了拳头,微微眯起了眼睛。很好,他这是非要找程诺的麻烦了。

    程林眼见爸爸的眸光中隐藏着一丝质疑的打量,心中不禁泛起了嘀咕,难不成是他发现了什么?很快的在心里否定了,他们刚回国不久,他也是才遇上程诺,爸爸怎么可能会知道呢?

    接到缘起的电话时,第五念正在打扫新房,毕竟好多天没有回来了,有些地方都落灰了。

    她怀孕才五个月,正是该多加运动的时候。

    “boss,有笔单子可能会让我们大赚一笔,对方找我们找的挺急的,预约款都打过来了,你猜猜看多少钱?”

    “你说的价钱乘以二倍。”

    袁起嘴角一抽,“老大,你这么玩儿就不好了,太破坏我们之间的友谊了。”

    “咱俩之间友谊的小船无数次翻船,无数次又奇迹般的好了,我都在真心的期盼哪一天永不再好。”

    “得了,我看这单子我不能接了,我报实数还得自己自掏腰包,要报少了,说不定你还要多想。”

    “宁姐说我生完孩子以后再说,我想着也就还有四个月,等四个月以后再说吧,这两日让你和晓婷两个监工,现在建的怎么样了?”对于新的缘起,她也是非常的期待。

    “太金碧辉煌了,我都不敢相信这是卖骨灰盒的地方。”

    第五念嘴角一抽,瞬间就没有了和袁起继续说下去的**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