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1 张丰的前尘往事(三更)
    当一切归于平静,第五念已经不知道该如何的形容自己的心情,看着闵御尘苍白的脸颊,却是心疼不已,是自己害了他受伤。

    第五念拿起了电话,拨通了袁起的电话,“boss,我正想找你呢,却没有想到你先来找我了。”

    “我交代你一个任务。”

    “我一听说你要交给我一个任务,我这心脏就砰砰的跳,要不然你还是先听听我和你说的事情吧,我觉得你肯定感兴趣。”

    第五念揉了揉太阳穴,“你是不是又轻易的接了什么单子,然后现在搞不定,让我给你摆平?”

    袁起干咳了几声,“单子肯定是经过了慎重的考虑我才接下来的,但是我想你肯定有兴趣。”

    “我没兴趣,但是我给你安排的任务,你肯定有兴趣。”

    “什么任务?”袁起听着boss斩钉截铁的说出这番话,他就已经非常的有兴趣了。

    “我给你钱让你去大皇宫往死了玩儿,但是你只能单点一个叫小百合的台,剩下所有人你都不许点。”

    袁起一窒,“boss,你是不是哪里不舒服?”打死他都不敢相信,竟然还会有这样的好事儿降临,还有人给他钱,让他往死了作,这事儿在以前连想都不敢想,他爸若是知道了,在政绩上给他抹黑,说不定还要打断他的小狗腿儿。

    “别和你开玩笑,暂时给你一千万够不够?”她为了能够将老张头找出来,也算是下了苦力了,丝毫不想耽误一丁点的时间,说不定他还会接着出来作案,必须要派人主动出击,连后路都想好了。

    “一,一千万?”袁起差点就要咬掉了自己的舌头,可怜兮兮的问道,“boss,我不享受了,这钱能不能我自己留着。”想着自己抱着这多钱睡觉,感觉人生就快要爽到了极点,将这些钱都用来点一个小姐的台,想想他都觉得心疼,甚至是肉疼。

    “袁起,我真想用高尔夫球杆将你的脑袋打出去,让你这么做肯定是有用意的,你都快要掉进钱眼里去了。”

    袁起深吸了一口气,“好吧,我现在就去,你能把你的车子借给我逐个开个遍吗?”

    “你想开哪一辆就开哪一辆,你给盯紧了小百合,若是他身边有鬼出现,你就立刻通知我。”

    “boss,你说的鬼是什么样子的?”

    “记得前些日子,我姑父送给我一块地皮,有一个钉子户,后来他横死了,临死之前指明将房子过户给了我,叫张丰,个人信息有照片,你对他应该不陌生吧?”

    袁起瞬间怪叫了起来,“boss,我接的任务就是有关张丰的,所以我才说你会有兴趣。”

    第五念拧眉,立刻焦急的询问道,“你现在立刻来医院,把事情仔细的给我说明白。”

    “医院,你怎么了?”

    “不是我有事儿,而是我老公,所以我现在不能离开他的身边。”

    “成,我现在马上就过去找你。”袁起挂断了电话,急匆匆的拿起了衣服就要走,单晓婷端了一盘肥牛,眼见他要走,立刻暴怒了。

    “袁起,你个混蛋,在我这里卖可怜,说你想吃火锅,现在你这是要走的节奏?”

    袁起连忙伸手求饶,“晓婷妹妹,我真是有急事儿,老大让我去我找她,等我回来,哥哥我今天带着你去大皇宫逍遥。”

    大皇宫?

    单晓婷嘴角一抽,他竟然要带自己去大皇宫那样的地方?

    “你找死啊,我和你可不一样,我正经清白的姑娘为什么要去那种地方。”

    “咱们boss安排的,还拿钱让我挥霍呢?”说罢,还笑的特别淫荡,看在单晓婷的眼睛里,特别欠扁。“我先走了,肉给我多留一点。”

    “不好意思,吃不了我也想喂狗,不想留给你。”

    “无情的女人。”

    袁起急匆匆的赶到了医院,第五念见他来了,直接给他拎了出去,“我们去外面说,别打扰我老公休息。”

    “boss,你现在怎么变得那么贴心?”他笑的有些不怀好意。

    第五念狠瞪了他一眼,“该你屁事儿,滚出去。”

    “好吧,你的温柔分明是针对人的。”两人来到了走廊外面,袁起拿出了一份资料递给了第五念,“这个单子是我刚刚接到的,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打扮的很时髦,保养的也特别不错,打眼一看,还以为就是三十岁出头呢,她在网上预约的,名字叫贾杏,今年四十七岁,据她描述所说,她说这位张丰是她的前夫。”

    第五念一怔,“前夫?她今年四十七岁,张丰已经七十三岁了。”

    “我也挺纳闷的,然后我就问她具体的原因,能不能讲讲他们相识的过程。毕竟年龄相差太过悬殊了,很有疑点。”

    当时张丰的娘给儿子取名,单字一个‘丰’,就是希望今后的每一年都能够大丰收。

    本来也就是希望的寄托,可是天不遂人意,张丰他们村子太穷,太穷了,一直苦熬到四十二岁都没能娶一房媳妇进门,母亲的年龄越来越大了,想抱孙子的想法越来越强烈了,本村的嫌弃张丰家穷,邻村的打听了一下,更是没有人敢嫁进他们老张家。

    被逼无奈,他们只能将这辈子攒下的积蓄用来买一个媳妇儿,多半儿都是从人口贩子的手里买一个媳妇儿,价钱也就几千块钱,在那个年代来说,已经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了,但是与娶媳妇的钱相比较而言,简直就是少了一大截。

    十六岁的贾杏就被卖到了张丰家,面对比自己大了那么多的张丰,贾杏吓哭了,她跪在地上苦苦的哀求,求他放过自己,还告诉张丰,其实她有一个相处很好的同班同学,两人约定好了多年以后上同一所大学,甚至还以后还打算结婚生孩子。

    张丰听着心里也是非常的不忍,毕竟她才只有十六岁,他做她的爸爸都绰绰有余。

    张丰告诉娘,毕竟是小孩子,先培养培养感情,张丰的娘信了。

    直到有一天听到儿子与对方谈心,竟然要把这个姑娘放了,气的当时就翻了病。

    老太太一病不起,临死前都在担心自己的儿子后半生无依无靠,或许连个养老送终的孩子都没有,逼着张丰发誓,一定要把贾杏留住。

    张丰在母亲去世的当晚,他就去了关锁贾杏的房间,她害怕极了,当时还说要送她离开的张丰此时面目可憎,甚至是一边脱衣服一边朝着她走来。

    贾杏揪着自己的衣服,跪在地上,头都磕出血来了,“求求你,张叔,你放过我把,我有一个很好的男朋友,我真的不能留在这里,他会找我的,我们两个约定好了一起上啊,你放过我吧!”下一秒,她的衣服都被撕碎了,哪怕是跪在地上哀求都不能换回这个禽兽的良知。

    她企图想要逃跑,到底只是一个小女孩,那大腿都没有张丰的胳膊粗,没两下就将她拽了回来。

    很快贾杏就被压在了身下,无力反抗,只能任由张丰为所欲为。

    事后张丰将贾杏锁了起来,跪在门外不停的磕头,“贾杏,你就留下来和我好好过日子吧,就算是我求求你了。”

    张丰将娘下葬以后,开始重新打造这座院子,贾杏试着砸开了几回门,甚至是跑出了十几里以外的地方,但是因为对山林不熟悉,又被张丰给抓了回去。

    后来张丰找了铁匠,给她打了一副铁链子,拴在了贾杏的脚上,让她跑不得,贾杏闹过了一段时间之后,见自己闹腾也没用,也就不闹腾了,反倒是安静了不少。

    没隔多久,贾杏就怀孕了,她不哭不闹,就像是一个破碎的布娃娃,每天透着自己的那一方小天平,看着外面的世界,看着太阳升起,然后又看着太阳落下。

    十个月以后,张丰有了一个女儿,白白嫩嫩的长得很像贾杏,很漂亮的女娃,与他这个土老帽一点也不像。

    在农村或许生儿子很重要,但是对于张丰来说,只要老天爷赐给一个流着他的血的孩子,他就心满意足了,孩子的一切不假他人之手。

    偶尔会经常抱着孩子给贾杏看一看,而她每一回都是冷漠的别开了眼睛。

    他给孩子起了一个小名,叫妞妞。

    许是妞妞慢慢的会爬了,会喊妈妈了,贾杏才开始搭理孩子,这在张丰的眼里看来,简直就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再后来,张丰已经不再锁着贾杏了,她甚至抱着孩子在院子里喂鸡鸭,甚至还会陪着他下田做农活,晚上也不会排斥他的亲近。

    如果妞妞没有生病的话,他们很有可能就会这么幸福的过下去。

    后来妞妞生了一场病,在村里的那些土郎中根本没用,他们只能上乡镇去,可是妞妞的情况太过特殊了,去转了一大圈,钱没少花,硬是没检查出什么毛病来。

    在张丰眼里,妞妞就是他的命根子,就算是拿他的命去换,他都会心甘情愿。

    大夫说,这种病就只能去大医院,尤其是京城的大医院,用人家那个什么机器,一检测就能知道孩子得了什么病,说不定在人家眼里看来,这都不是病。

    贾杏哭着喊着要去京城,要去京城救妞妞,哭的张丰的心都碎了,妞妞是他的孩子,他自然也想去,可是他们没有钱,一直以来都是自给自足。

    看着妞妞哭着喊着疼,喊爸爸,张丰心一狠,就回家卖掉了老房子,哪怕那是父母留给他的唯一积蓄,如今此刻在他的眼里看来,都不如妞妞的生命重要。

    因为妞妞生病的原因,买房子的人格外照顾他,多给了点钱,可是这些钱对于他们上京城来说,简直就是杯水车薪。

    张丰想着,到了京城他就去找活儿,努力治好妞妞,让贾杏过上好日子,她那么小就跟了自己,没捞着一天好日子可过。

    他们都说,京城的钱也好赚,到时候他们也可以在这里安家落户。

    他对今后的生活充满了希望,只是好景不长,带着妞妞看病的途中,贾杏竟然把妞妞弄丢了,张丰急的扇了她一巴掌,然后就就急匆匆的跑了出去,贾杏也满世界的寻找妞妞,却是再也找不回自己的女儿了,当时的他们并没有电话,对待京城也很是陌生,根本不熟悉,所以两个人就解散了。

    再后来,贾杏就在京城扎根了,希望可以找到自己的女儿,与张丰的那件事情就像是灵魂深处里,最不堪回首的记忆,她也从来不主动与别人提起。

    贾杏本来就是城里人,也很快的适应了京城的生活,对于张丰她是真的不想再提起,后来在酒店上班,她又遇见了曾经约定的那个男生,约好了一起上大学,只不过她已经是狼狈不堪,与王子已经不再相配了。

    但是王子不在乎,王子有了铁饭碗,年轻有为,甚至愿意拿出一半的工资来资助她继续上学,贾杏变得更加优秀了,与王子在一起也更加的般配了。当她憧憬自己可以与王子结婚的时候,突然得知了一个惊天霹雳的消息,王子原来早就结婚了,而她竟然变成了人人喊打的小三。

    但是,她太喜欢王子了,舍不得与他分手,更何况王子也喜欢着她,要不然怎么会一直资助着她改变自己。

    说到底贾杏还是有点自卑,她觉得自己已经不完美了,王子都不嫌弃她了,她又怎么能要求王子完美呢?

    她做小三,一做就是快三十年。

    直到近期一段时间,贾杏感觉自己撞鬼了,偶然从镜子里竟然看见了张丰的脸,她吓得嗷嗷叫,实在是承受不了如此大的打击,然后才找到了第五念,希望能够帮助她。

    ------题外话------

    过年期间,请容许筱萋放纵一下,人家去打麻将找找灵感,今天只有三更,谢谢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