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3 西贝姐就是贾杏(二更)
    袁起蹙眉,这个声音他百分之百在哪里听见过。

    让他一时之间去想,却又想不起来,就是那种听过,却想不起来是谁的声音,让袁起捉急不已。

    接通了电话,对方没有说话,电话那头的西贝姐有点不大乐意了,“小百合,我再和你说话,你到底有没有听到?”

    “喂,喂,我让你马上给我回来。”

    袁起故意压低了自己的嗓音,装作很气愤的说道,“你是谁?老子他娘的付完钱了,为什么她不能出台?她不出,你出吗?狗屎。”

    对方怔了怔,想到有可能是客人,不由得谄媚的说道,“你是包夜的客人吧,现在小百合有一个更加重要的客人,所以必须要马上赶回来,你看钱能不能退给你,下次你再来大皇宫,提我西贝姐好使,你要什么样的女孩子,都随你免费带。”

    袁起故作一声冷笑,“瞧不起老子能力不如人家是不是?你让那个人去死比较快一点,敢和本少爷抢人,也不去道上到听到听,我是什么人?”

    西贝姐生怕对方是什么不好得罪的大人物,此时此刻也只能赔着笑脸。“我们现在这边可是一些大官带来的客人,你恐怕得罪不起吧!”

    要说狂妄,那肯定是谁都不如袁起狂,毕竟傍着他们boss这么牛逼的人,看谁还敢在他面前装大尾巴狼。“有屁用,老子还认识八大家族的人,你敢不敢过来给我磕头赔罪?”认识八大家族的人绝对没有吹牛逼,还原了真实。

    西贝姐一怔,一时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对方直接骂了一句,“傻逼,再打电话就把你剁了喂狗。”

    “等,等等”声音略显气若游丝,甚至是虚弱。“请问你是哪一位贵客,我若是不小心得罪了你,也得上门赔礼才是。”

    袁起握着电话的手顿时一僵,他终于知道这个人是谁了?

    贾杏?

    贾杏竟然是大皇宫的老板?

    她来的时候,一直都是细声细语的说话,根本就不像刚刚那么咄咄逼人。

    他连忙挂断了电话,听着小百合要出来了,他想不到别的好办法,他只能趴在了床上呼呼大睡,再顺便打一个震天响的呼噜声。

    小百合满脸茫然,小声的呢喃着,“刚刚还听见和别人吵架,怎么这么一会儿功夫就睡着了?”也就是说,她今天不用陪客就能白拿钱。

    袁起呼噜声四起,此时此刻,他只能说自己胆怯了,从来没有这方面的经验,他嘴皮子功夫一流,却是一个清纯的小处男,还想着把第一次给自己喜欢的女孩子,若是能够相伴到老,就皆大欢喜了,但若是不能,他以后也就不在乎这些了。

    只是这事儿坚决不能让boss和晓婷知道,说不定还要怎么嘲笑他呢?

    贾杏是大皇宫的老板,这事儿一定得让boss知道,留个心眼儿。

    她不是给人当小三吗?

    怎么又跑去干这种买卖了?

    他喝了点酒,满脑子就快要变成了浆糊,怎么也理不清楚一个头绪来。

    最后不知不觉地睡着了,等到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小百合正在穿衣服,这一幕被袁起不小心的看见了,瞬间脸色涨红。

    小百合只顾着穿衣服,并没有注意到袁起的脸色,自顾自的说道,“虽然昨天晚上我们什么都没有发生,但是包夜的钱肯定是不会退给你了,好了,我要走了。”小百合朝着他挥挥手,随后上前一步,作势要去亲吻袁起的唇,立刻换来了对方的闪躲,反正这样的待遇她已经习惯了,耸耸肩无所谓的说道,“本想赠送你给道别吻,但是你好像不大愿意,那就算了,我要先走了。”

    袁起一怔,连忙回过了神,看向了已经走到门口的小百合,追问道,“你们那个西贝姐对你好吗?”

    小百合愣了愣,不懂他怎么会突然问出这么一句,挑挑眉反问道,“如果她对我不好,你还能解救我于苦海吗?”

    袁起醒过来之后,大脑也开始恢复了运转,如果西贝姐是贾杏的话,简直就是太可怕了,她又和老张头生了妞妞,他们老大又怀疑老张头是小百合的爸爸,这身份越是捋顺越是惊心动魄,也就是说贾杏在给自己的女儿拉皮条。

    最关键的一条就是,西贝姐是否知道小百合就是自己的女儿?

    如果知道的话,他也只能说是最毒妇人心了。

    虎毒不食子,她可能比老虎都要狠毒。

    “说不定你还真能梦想成真呢,看你能不能用自己的可怜打动我了?”他故意将这样的话说的半真半假,也说的很是暧昧。

    看着袁起的笑脸,有那么一瞬间,小百合是嫉妒的,也是羡慕的,可以像他一样无忧无虑的,什么都不想,只等着自己的爸爸妈妈心疼。

    此时此刻不免卸下了心防,耸了耸肩说道,“如果她能把我陪睡的顾客换成像你这样年轻一点的,我想我会更加乐意的。”

    她说不清西贝姐对自己的感觉,好像是专门针对自己似的,给她安排陪睡的客人清一色都是一只脚迈进了棺材的老头,还说,这些人出不了什么力气,让她每每和他们做的时候都异常的作呕,还记得第一次她都吐了,后来她还是跪在地上,不停的膜拜那个老头的脚,这件事情才作罢。

    有时候她也搞不懂有钱人的变态想法,总之她后来学聪明了,有特殊癖好的客人要格外的加钱。

    要说是,西贝姐对自己有偏见,她却又买好多好多的漂亮的包包衣服送给她,还说要把自己当成亲闺女一样的疼,毕竟别的人根本没有这个待遇。

    记得有一次她生病了,她劳累了一天一夜,还给她做好吃的粥,那一刻她感动到泪流满面,可能就连自己的亲生妈妈都未必能够做到这种程度。

    后来她一点一点的也就想开了,毕竟西贝姐也要做生意,不能当着那么多人放纵自己?

    袁起拧眉,“问你一个问题,如果你觉得不方便,可以不用回答我,你接的客人平均年龄在多大?”

    小百合微微一怔,脸上闪过一丝的狼狈,随后扭头转身离开,临走前丢下了一句话,“平均年龄六十到七十岁,像是你这样的小鲜肉偶尔有过几回,不过他们挺倒霉,最近好像都死了。”

    袁起的心被她的自嘲狠狠揪了起来,她竟然都接这么老的客人?

    “所以,你可要当心了!”

    “什么?”

    袁起被她这么一提醒,瞬间感觉自己一个人呆在这个房间里有点瘆得慌。

    连忙穿好了衣服,顺便再给自己boss打了一个电话,然后将刚刚从小百合嘴里套取的信息全部转达,第五念听后沉默了片刻,然后就没有再说话。

    “boss,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

    “听到了,我先见过贾杏再说。”第五念挂断了电话,然后安静的坐在了位置上,想着袁起和自己说过的话,全身汗毛孔都扩张开了,端起了咖啡杯的手都在轻颤,世界上会有这么可怕的母亲吗?

    很快,贾杏就来了,因为之前看过个人的资料,所以对她的容貌并不算是太陌生。

    因为之前告诉过对方,大师是一个年轻的女子,穿一套白色的休闲衣,所以贾杏直奔着她就来了。

    “你好,大师,我是贾杏!”

    “你好,贾小姐。”第五念并没有自报姓名,有一层顾虑,如果她是撞死老张头的元凶,不难保证她不会知道老张头将房子过户给了一个叫第五念的人。

    贾杏对这些也不甚在意,全当是大师的个人癖好,不喜说出自己的名字。

    “大师,我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道了吧!”

    第五念颔首,“嗯,听我的助理说了,你能把你前夫,还有你女儿的生辰八字给我吗?给你推算一遍,看看这两个人是否还尚在人世?”

    贾杏报出了两个生辰八字,一个是张丰的,一个是妞妞的。

    想到了女儿,她默默的擦擦眼泪,“我女儿被拐的时候还小,所以她还没有来得及起名字,那个时候农村太落后,生了孩子一般都要等到上学才会去上户口。”

    第五念掐指一算,“张丰的确是死了,而且就是在最近才死不久,还是横死,化成厉鬼是有极大的可能,如果他能够找上你,只能说你是不是之前欠了他什么,毕竟恶鬼不容易净化。”

    贾杏一脸惨白,“那,那我该怎么办?”

    “我先看看你女儿妞妞吧!”她掐指算了算,双眼放亮的说道,“你家妞妞还活着。”

    贾杏立刻追问道,“真的吗?”

    她脸上的笑容看在第五念的眼里有些虚伪,甚至是做作。

    “嗯,是的,如今看来,我们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找到你女儿,然后让她化解你前夫心中的怨恨。”

    贾杏沉默着不说话了,思前想后了好久,然后问道,“如果这个办法不好用呢?”

    “他也就是埋怨你弄丢了孩子,你们两个人毕竟是一日夫妻百日恩,哪有什么深仇大恨,贾小姐,你说是不是呀?”第五念故意如此说,她能够清楚的看见贾杏脸色都变了,然后故作关切的问道,“贾小姐,我希望你和我说的一切都是真的,要不然到时候我可能也帮不了你的忙?”

    “我”她想了想,终究还是没能说出口,“我和你说的当然是真的,只是我有些担心,我们那么多年没见了,尤其是他现在变成了鬼,还想找我算账,我也挺怕他的。”

    “如果你担心的只是这些,那么请你放心,这都是什么困难的事情,毕竟你又不是欠了他人命,他也就是顶多心愿未了而已。”第五念的话就像是戳在了贾杏的心口窝上,她变脸的速度很快,旋即又变了回来。

    失笑的说道,“这个我可以向你保证,肯定没有,不过我有点好奇,若是真的欠了对方一条命,通常遇见这样的鬼,你们都会怎么做?”

    “若是收服不了的话,就只能将他灭了。”

    贾杏眸光微闪,透着一抹尖锐的光,“如果你无法感化张丰,你也要灭了他吗?”

    第五念低头喝了一口咖啡,然后轻声的‘嗯’了一声,“通常我们是不愿意做到这一步,毕竟有损公德,但是没有任何办法之下,他以一种阴间的形体出现,甚至还要干涉阳间的事情,甚至是取舍对方的性命,我肯定是要为活人做考虑,就算是人犯错了,也该是阳间的律法惩处,而不是他一个小小的鬼魂所能干涉的。”

    听她这么一说,贾杏暗暗的松了一口气。

    “如此便最好了!”她的声音很轻很轻,几乎让人听不太清楚。

    第五念一直在观察她,所以她说了什么,多少能够从唇形猜的出来,但是她故意装作没有听见,“贾小姐,你和我说什么?能再重复一遍吗?”

    贾杏笑着摇摇头,“没什么。”

    “那我能去你家看看吗?是否进了什么脏东西?”

    ------题外话------

    三更等我闲岗的时候回来更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