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4 容易得老年痴呆(三更)
    在贾杏的带领下,来到了郊外的一处别墅,她刚要开门,从里面走出一位文质彬彬的中年男子,带着一副眼镜,遮挡住了眼底的精光,与第五念正好打了一个照面,他微微一愣,眼底划过了一丝不悦,恐怕是因为在这种地方遇见了第五念,所以觉得不太舒服。

    第五念打眼看了过去,只觉得眼前这个人有点眼熟,好像是经常上电视的那种,要不然她不会一看见这个男人,就有种他应该呆在电视里的错觉。

    发现第五念正在打量自己,范中文颦蹙眉头,但是看向了贾杏,语气很是温和,“杏儿,这位小姐是?”

    “对了,我还没给你介绍呢,这位小姐是咱们在网上照的那位很厉害的大师,你是不是忘记了,这位是我家男主人。”

    她说的是男主人,却并不是丈夫,大概也知道袁起会将他们的关系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

    第五念落落大方的伸出了手,“你好。”

    范中文再次蹙眉,随意的打量了一眼第五念伸来的小手,然后将视线调整到了她的肚子上,嘴角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讥讽,“大师都这么辛苦吗?怀孕了也要出门打工?”果然网上的不可信,他当初过目一下就好了,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是这么小的小女娃,还怀着孕,若是真的有鬼,她自己还不得先吓流产了吗?

    第五念也不介意,笑着说道,“身为天师也要吃喝拉撒,女人还是自立一点比较好。”

    范中文笑了笑,没再说话,反而拍了拍贾杏的肩膀,“既然人都请来了,好好让天师看看,若是他不行,我们就换一个,我听说京郊很旺盛的寺庙里有一个勿念住持很是灵验。”

    贾杏微微一怔,当着别人的面这么说多不好,“好了,你快去上班吧!”朝着第五念尴尬的笑了笑,然后领着她进屋了。

    第五念拿出了罗盘,然后四处观看,走到了二楼某间房的时候,她蓦地顿住了脚步。

    盯着那扇门看了好半天,贾杏见状,心都快要提到了嗓子眼儿里去了,连忙上前询问,“大师,是不是哪里不太对劲?”

    这间房可是她的卧房!

    “这件房煞气特别重,看样子是你前夫残留踪迹最多的一间。”

    “什么?”贾杏的鸡皮疙瘩瞬间就起来了,不自在的搓了搓手臂,有些胆怯的看向了自己卧室的那扇门,“不会吧,这间房是我的卧室。”

    “方便我进去看看吗?”

    贾杏点点头,第五念看着罗盘上不停晃动的盘针,轻轻的压下了房门把手,然后缓步进入了房间,贾杏跟随在身后,她也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心里作用,听过第五念的话,她就觉得再次走进这间房间,与外面分明是两个温度。

    她害怕到牙齿都在打颤,“大师,他是不是来了?”

    第五念摇头,“放心,他不在这个房间,但是他肯定之前来过,因为这个房间煞气太重了,等这件事情过后,我给你清洁一番,保管这间房就会恢复成以前一样,阳光充沛。”

    “谢谢你。”

    “你晚上最好换一个房间,然后我在某些房间门口贴上了符咒,切记你不可以拿下来。”她打开了工具箱,从里面拿出了一个平安符,“这是送给你保命用的,最好别轻易的拿开,因为我不确定张丰什么时候还会再来,所以暂时你先拿着,这两天你有什么事情尽快联系我。”

    “好,我知道了。”

    “你能给我,你的血吗?”

    “你要这个做什么?”

    “我们家有一种法术,可以利用血缘关系寻找到至亲,所以我想利用你的血寻找到你的女儿,说不定就能解开张丰的仇恨。”

    贾杏一怔,连忙说道,“你有容器装吗?”

    第五念递给她一个试管,“用这个就行了。”

    “你稍等我一会儿,我不太敢,等一下我弄好了拿给你。”

    “好。”

    目送着贾杏上了楼,第五念嘴角边始终挂着浅浅的笑容,只是笑意未达眼底,贾杏表现出的太淡薄了,换做任何一个丢失孩子的母亲,尤其还是找了快要三十年的孩子,她的态度有点太冷淡了,好像并不期待。

    多半上楼单独取也只是个借口,说不定拿下来的就知道是谁的了。

    没多大一会儿,有一个年轻的小姑娘拿着试管递给了第五念,“我家夫人有点晕血,她让我拿下来给你,你就别等了,我送送你吧!”

    第五念接过试管,“好的,那就麻烦你了.”眼睛不经意间瞄到了小姑娘的手,有一个针尖的小眼儿,果然猜的没错。

    从郊外别墅离开以后,她就回了自己的家,闵御尘还躺在床上睡觉,脸色稍稍的好了一点,她摸了摸他的额头,已经恢复了正常,不由得放下了心。

    闵御尘闭着眼睛,精准的抓到了第五念柔软的小手,声音有些嘶哑,“这么晚回来,事情有了进展?”

    “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也没有想到走投无路的时候竟然还有贾杏这么一出戏。”昨天夜里,闵御尘醒来的时候,她就把贾杏的事情讲给他听了,自然也知道自己今天是去见谁?

    “那就好,本来要给你当助理的,没有想到又要便宜了袁起那个臭小子。”

    第五念搂着他的脖子,将小脑袋埋在他的胸前,“你为了救我都生病了,不许你瞎折腾,否则我真的要生气了。”

    “我知道,重活累活交给袁起,有危险我们就不干了,知道吗?”

    “好。”

    “你饿不饿?”

    此时的闵御尘身体虚弱到根本从床上爬不起来,动一动浑身的肉和骨头都疼,就像是得了重感冒似的,问过了念念,她也只是说,阴气入体时间太久,导致身体负荷不来。

    他从早上还真就没有吃什么?

    还真是有点饿了,点点头说道,“你给我下碗面吧!”他老婆好像除了面条什么都不会。

    第五念尴尬的笑了笑,“等会儿我就回来。”

    她没打算下面条,自家老公都虚弱到躺在床上了,她还下面条是不是没有天理了?

    捉鬼的本事一流,就不相信下厨房炒两个菜还能难倒她了,洗了米,做了白粥,她打算做个西红柿炒鸡蛋,再做一个拍黄瓜。

    绝对是两道快收菜,十分钟搞定的菜,她竟然做了快要一个小时了。

    开始不敢加盐,她是一点一点的加,所以不会导致一下子放多的情况,好在之前下面条她还认识许多的调料,不会把糖和盐整混了,所以这顿饭做得还算是挺成功的。

    一盘子西红柿鸡蛋,一碟黄瓜拌木耳,还盛了一碗白粥,回到房间,他又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老公,起来吃饭了。”

    闵御尘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空气中有白粥的清香,眸光闪了闪,“你没下面?”

    “我老公为了救我都生病了,我还能下面糊弄你吗?”

    “你亲自为我下厨做的?”

    第五念点点头,“我尝了一口,然后瞬间发现我自己其实除了捉鬼,下厨的手艺也是不错的,等一下你一定要尝尝”她接下来的话被他的吻消音了,她搂着他的脖颈,回应他的吻,直到两个人吻得气喘吁吁才放开彼此。

    闵御尘双眸波动诡谲,藏着忍耐,手指的指腹摩擦着第五念红润的小嘴,“老婆,其实这个时候我更想吃你,可是你第一次为我做饭,我怕我不吃会后悔。”

    第五念上前亲亲他的唇,换来他的喉头滚动,极力的克制住自己的**,他怕自己还没翻身,就趴在了自己媳妇儿的身上,万一再压倒了闵宝该怎么办?

    “趁热吃饭,你都病成这个德行了,还想着那些事情?”

    “你知道我对你没有任何抵抗力的。嗯”话还没有说完,第五念一勺稀粥直接塞到了他的嘴巴里,本能咀嚼,白粥绵软可口,根本不用嚼。

    他媳妇儿果然做什么都很成功。

    “你还是吃饭吧!别的事情想多了,容易得老年痴呆。”

    ------题外话------

    今天的结束了,筱萋还要去上岗,爱你们,么么哒,明天更新不定时,我姑娘要去走秀,所以不知道忙到什么时候,群里通知大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