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05 又死两个人
    漫无边际的黑,她只身一人,无论怎么走,也走不出一条出路。

    无法压制内心的恐惧,她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希望能够尽快冲出重围,她总感觉暗中有一双眼睛在盯着自己,那是一双愤恨到了极点的眼睛,目光打量在她的身上,几乎令她有一种窒息的感觉。

    “妞妞她娘”

    贾杏浑身一颤,双眸映满了不可置信,身体本能的颤抖了起来,是他,张丰,是他来找她了。

    她的腿一动,下意识就想要跑。

    无形中一双冰冷的大手紧紧扣住了她的脖子,慢慢的收紧,她几乎能够感受到空气的稀薄,企图想要挣脱她的束缚,却发现自己根本没法推开他的桎梏,甚至连话都说不出口,“放,放”

    “妞妞娘,今天就下来陪我吧,陪我吧!”

    贾杏极力的想要喘息,却因为他死死的扣着自己的脖子,根本无法呼吸,两眼翻白,双腿乱踢,企图想要将自己的脖子上的那双手扯下来,可是她却抓不住那双无形的手。

    “贾杏,贾杏?”

    贾杏感觉下一瞬间人就跌入了一个深渊,挥舞着双手,直到她惊声尖叫,“啊”

    蓦地睁开了眼睛,一眼撞进了对方满是关怀的双眸里,她蹭的一下从床上坐了起来,一下子扑进了范中文的怀里,“亲爱的,吓死我了。”

    “乖,没事儿,我一直在这里陪着你,别怕。”

    她一连深吸了好几口气,后怕到眼泪直掉,只能无助的紧紧抱住范中文。

    “别哭了。”

    “我太害怕了,我这些天总是做噩梦,我亲爱的,你的身体怎么这么冷?”她本来很担心范中文,推开他也只是为了试探额头上的温度,却是没有想到她看见了一张苍老的面孔,分明就是张丰,满是皱纹的脸,笑的时候几乎能够夹死苍蝇,她吓得嗷嗷直叫,想要后退,却是直接被抵到了床头板上。

    张丰伸出苍老的大手,轻轻的撩起了她的秀发,发出阴冷的嗤笑声,“妞妞娘,你把我的妞妞藏到哪里去了?”

    贾杏吓得一把推开了他,跌跌撞撞的奔下了床,企图想要打开房间的大门离开这个令人无比恐怖的房间,却发现自己根本打不开房门,急的她眼泪都掉了,“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走开。”她几乎能够感觉一阵阴冷的风撩起了耳边的头发,吹得她脖颈的冷汗越发阴凉。

    感觉和梦中的一样,那双无比冰凉的大手以很慢很慢的速度轻抚着她颤抖不已的肩膀,她失控的尖叫,拿起了柜子上的瓶子,朝着身后丢去,“滚开,滚开”

    尽管如此,却依旧未能阻挡那种致命的凉气缠绕在脖子上,莫名熟悉的窒息感袭来,她只能颤抖着身体,却发现自己根本动不得,不,她不能死,她还不想死。

    “妞妞娘,你下来陪我吧,你活着只会害了我们妞妞”他一字一字的说,没有任何温度,语气尽是冰凉。

    贾杏吓得心脏都快要跳出了嗓子眼儿,从内心升起了一抹不甘,整件事情里,她才是那个受害者,今天这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的,凭什么要让她偿还?

    该偿还的那个人也不应该是她!

    她压抑到几乎喘不过气来,憋着一张脸通红,他发出胜利一般桀桀的笑声,听在她的耳朵里几乎揪扯着她最后一根理智的弦,她也终于感受到冰冷刺骨的大手攀附到了她的脖子,慢慢的收紧。

    贾杏因为动弹不得,只能僵硬着身体,瞪大了眼眸,不甘心的看着眼前的门,面对面的距离,她却是逃不出去。耳边还伴随着他阴冷的语调,“妞妞娘,你知道那两个人贩子是什么下场吗?”

    她再次瞪圆了眼睛,耳朵嗡鸣,外界的一切就好像是另一个世界传来的。

    她此时没空担心那两个人贩子怎么了?

    她只知道,自己快要死了,马上就要死了。

    倏然,眼前一道金光忽闪,伴随着张丰愤怒的嘶吼,贾杏感觉自己的身子又能动了,她浑身都是虚的,却硬是强逼着自己能够尽快逃离这个地方,拉开了大门,一路飞奔了出去,“鬼啊,有鬼,有鬼!”

    家里一个打扫卫生的小姑娘,还有一个做饭的老妈子皆是被她这一声尖叫吓坏了,连忙跑上楼了,“夫人,你怎么了?”

    贾杏一下子奔到做饭阿姨身边,一个蹿跳,就躲到了做饭阿姨的身后,瑟瑟发抖的说道,“我,我看见鬼了,我看见鬼了,我不要住在这里!”

    “夫人,今天不是来了一个大师,要不我们给她打电话吧!”打扫卫生的小姑娘也害怕,虽然没见过那个鬼长什么样子,但是架不住夫人天天这么念叨,就算是个正常人也害怕。

    贾杏连连点头,“对,我给她打电话,让她马上来。”

    第五念接到电话的时候,正打算睡觉,听到贾杏的求救,立刻拎着工具箱急匆匆的出了家门,途中还叫上了袁起。

    她在贾杏的家里所贴的符咒有大用处,让老张头进的来,却是出不去,所以多少能够困得住他一时。

    想到了这里,她不由得加快了油门,朝着贾杏郊区的别墅飞驰而去。

    她前脚刚到,袁起就来了,“boss,你不要命了,你家市中心,你竟然比我来的还快?”

    “废话少说,我们进去看看。”

    第五念急促的按下了门铃,很快上午的那个小姑娘就来开门了,身后还跟着一直在发抖的贾杏,见到第五念来了,欣喜不已,“大师,你终于来了,张丰又来了,他这次想要杀了我,她想让我去陪着他。”说罢,她开始害怕的直掉眼泪。

    “你别怕,我去看看再说。”

    贾杏一边掉着眼泪一边哭,“我真的是太害怕了,我只要一想到他现在还在这座别墅里,我就不寒而栗。”

    第五念问了一句,“他刚刚在哪个房间里?”

    “我今天搬去了客房。”

    “我去看看。”

    贾杏一怔,惊恐的问道,“他,他不会是还在这里吧?”

    “我贴了符咒,是可以禁锢恶鬼的,想必暂时还没走。”

    贾杏立刻害怕的摇头,“不,我不要上去,我找个人带你上去吧!”

    那个倒霉的打扫卫生的小姑娘又被推了出来,为了这份工作,也只能咬牙忍一忍,想想这段日子,她一次也没有碰见那只鬼,单单至于夫人一个人碰见了,应该是一只冤有头债有主的鬼,她也只能如此为自己打打气了。

    第五念与小姑娘并肩而行,“别怕,给我指路。”

    “好。”仔细一听,那个好字都带着颤音。

    “袁起,你转转看看。”

    第五念来到了客房,房门还是敞开的,她立刻加快了脚步,看了一眼房间内部,没有鬼影,但是窗户上的那张符咒已经破损,她上前撕下了符咒,眉头深锁,没有想到老张头的法力又高深了一步,竟然能够撞开了禁锢恶鬼的符咒逃跑了。

    袁起绕着别墅转了一圈,什么也没有发现,然后上了楼,看着boss拿着破损的符咒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四周没有任何的鬼魂,“你把他收服了?”

    “没有,跑了。”

    “什么?跑了?”袁起怎么也无法相信,“怎么跑了?”

    “他定然是又杀人了,杀念多了,煞气自然重,法力自然高深,若是再不能抓到张丰,早晚有一天他会变成摄青鬼,到了那个时候我对付他都会有困难。”

    “不是吧,听你说的好像很严重,boss,你不是挺厉害的吗?”

    “我自从怀了孕以后,身体大不如从前,用点灵力就会体力透支,所以很怕收服不了他。”

    袁起咽了咽口水,“不,不至于吧?”

    “当务之急,是必须要找到张丰。”

    “嗯。”第五念途中接到了何亮的电话,说是又发现了两名死者,这次不同的是,一男一女,男的死法还是一样,阉割痛到窒息,女的被人扒光了一幅,浑身遍体鳞伤,活生生的疼死了。

    第五念拧眉,直觉告诉她,肯定是张老头干的,要不然他的法力也不会增长的这么快。

    “我马上过去。”

    ------题外话------

    不好意思,今天回家比较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