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3 放跑了老张头(三更)
    眼见自己就要跌在了湿滑的瓷砖上,袁起紧紧闭着眼睛,手捂着宝贝,已经认命的接受等一下而来的痛击,却没有想到不知从哪里飞出了一个塑料洗脸盘,正好接住了自己,给他来了一个缓冲,不至于等一下跌落在地上缓不过劲儿来。

    “都这么个时候了,你还护着那个地方做什么,也不怕摔死你?”

    听到了勿念的声音,袁起差点就要激动的哭了,“你总算是来了,你知不知道老子差点就要命丧黄泉了吗?”

    “这不是还没死吗?”勿念感觉自己也就是眯了一小会儿,却没有想到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要不是他感觉有点冷了,想拿条被子,要不然还得等一会儿才能感觉这个厉鬼。

    没有想到他死了不过两三个月而已,道行竟然是如此的高深了。

    企图隐藏自己的气息,让自己感受不到,这样的鬼亦是最难解决的。

    袁起连忙站了起来,一溜烟的躲到了离自己最近的勿念身后,“我去换件衣服,你先慢慢收拾他,千万别让他跑了。”

    只见老张头咧着嘴笑,一张被碾压扁平的脸看起来变得更加惊悚了,连勿念都捂着自己的嘴干呕了两声,“我的娘咧,我刚刚吃了那么多好吃的呕”他手扶着马桶,朝着老张头打了一个停止的手势,“别动,让我吐一吐再说,你先别动,呕”

    老张头根本没给他过多的缓冲时间,五指形成了鹰勾爪,朝着勿念的心脏就掏了过去,所经之处必定形成了一道极为强烈的冷硬之风,刮得勿念肥胖的脸都走形了,他却是扶着马桶依旧呕吐不止。

    但是他另一只手也没有闲着,从脖子甩下了一长串的佛珠,带着一股势不可挡之气,横扫了老张头,只听见他痛苦的哀嚎。

    “告诉你,等我一会儿,等我一会儿,你是听不懂还是怎么回事?”勿念来不及脾气再多暴躁一点,继续抱着马桶呕吐。

    老张头被勿念的佛珠打的灵魂都在颤抖,极力的稳定后,再次朝着勿念攻击而去。

    他再次抬起的头看见老张头那张变形的脸,再一次控制不住又呕吐了起来,想到自己之前吃的那么卖力,他现在吐起来也是非常的卖力,心疼那么多好吃的了。

    他一把抓过了袁起放在卫生间的眼罩,直接罩上,看不见就不会再呕吐了。

    这招果然有用,凭借着他超高的记忆力,对这间屋子适应的能力还算是不错,至少到现在为止,他没有受伤,这就是一个再好不过的事情了。

    感受到了耳边的冷冽的寒风拂面,他机敏的闪躲过攻击,扯出一抹胜利的笑容,“你的道行与老衲相比,可是远了一点。”

    袁起快速的穿好了轻便的衣裳,一出卧室,就看见勿念自己一个人玩儿的挺嗨,私下寻找老张头,却是已经不见了踪影,他立刻吓得脸色都白了,勿念光顾着耍帅去了,把老张头放跑了。

    “勿念,老张头不见了。”

    勿念闻言,一把落下了眼睛上的眼罩,环视了一圈,果然不见老张头的踪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完了,我的娘咧,我的好吃的一样都没有了。”

    袁起连忙拿出了电话,拨给第五念,将这边的事情交代了一番。

    听到是勿念耽误了自己的好事儿,气的直咬牙,勿念这个坏事儿的臭和尚。

    她挂断了电话,立刻让在牢房里布置监控的人全部清了出去。

    “小百合,你出去。”第五念冷着脸,让小百合暂时先离开,别真的撞见了老张头,谁知道他现在变成了什么样子,说不定已经是六亲不认的怪物了。

    小百合摇摇头,“他要来了是不是?”

    “是。”

    “那好,我在这里等他。”

    “别胡闹,他说不定已经记不得你了。”

    小百合朝着第五念笑了笑,“不记得也好,反正我也不记得他,就当这是我们第一次见面吧!我们一家三口第一次见面。”说罢,眼睛看向了一直蹲着角落的贾杏,缓缓来到了她的面前,蹲在她的面前,目视着她略有空洞的眼睛,“西贝姐,你还没有告诉我,对我所做的一切,你有没有后悔过?”

    贾杏仿若是置身在自己的世界里,听不见小百合说的,亦是看不见蹲在自己面前的小百合。

    她期初一笑,“我对你就不该有所奢望。”

    看见她衣领有些不平整,令她想到了这些年,与她朝夕相处的每一瞬间,她都是一个非常非常爱干净的人,从来不会有这么不整齐的时候,伸出手企图想要为她整理衣领,却没有想到换来她更为激动的行为,伸出手用力的拍打着小百合,“别碰我,你别碰我,我求求你张叔,我有喜欢的男生,我们两个人说好了,要一起考大学,求求你放过我吧?”

    小百合微微一顿,怔怔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贾杏。

    结合她所说的话,联想到了之前自己听过的那段故事,当年的贾杏是不是就这么跪在地上求过爹,求他放过自己?

    她眼眶微红,阻止不了鼻头的酸涩,当年的她也不过是个孩子,不是爹的错,不是妈妈的错,那么到底是谁的错呢?

    小百合默默的擦掉眼角的泪珠,低着头朝着贾杏看去,移动的脚步再次惊扰了贾杏,吓得她连连后退,“张叔,求求你放我一条生路吧,下辈子我做牛做马都会报答你的,别,别过来”她甚是绝望的呐喊刺痛了小百合的心。

    心头有什么松动了,好像曾经对自己做过的那些事情,她可以一概都记不得了。

    第五念站在角落,地垂着眼睑,好像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倒是变得异常的沉默。

    “啊!”小百合失声的尖叫,换来第五念立刻会过神来,眼见跪在地上的贾杏被一个血红色黑影桎梏住了脖子,整个人定格在了半空中,双腿不停的倒腾着,她一双惊恐眼眸映满了浓浓的恐惧。

    第五念连忙招呼着其他人退出去,握紧了手中的剑柄,随手一按,甩出了一条长长的桃木剑。

    朝着拿到黑影刺了过去,只见黑影的背后就像是长了眼睛似的,桃木剑袭来,黑影化散成了一团黑色的烟雾,随后贾杏从半空中坠落了下来。

    小百合想要上前扶住她,却被惊恐的她又踢又踹,根本进不得身。

    眼见铁门忽闪的一拍,何亮将小方踢了出去,独留自己一人与第五念并肩作战,总不能留下一个大着肚子的女人单独杀鬼吧!

    第五念微微变了脸色,“你留在这里做什么?”

    “帮你。”

    “碍手碍脚的。”第五念毫不客气的说道。

    何亮也懒得和她生气,而是这个女人的身份太重要了,坚决不能出任何一点事情,否则他们重案六组的人就要跟着吃不了兜着走了。

    眼见那团黑影慢慢聚拢,凝聚成了一个佝偻枯瘦的苍老身影,何亮不得不承认自己有一瞬间想要跑,第五念给他的牛眼泪还没有喷,他就能够看见这只鬼,可想而知他的怨气有多么的重了?

    今天若是能够逃过一劫,何亮发誓自己每个月都要抽出一天吃斋,不杀生。

    小百合惊恐的退后了几小步,在她的眼里,张丰不该是这个样子,她有些害怕张丰下一秒的变化,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只见张丰的脸从狰狞的模样慢慢一点一点的被碾压平了,变成了一张血肉翻滚的肉饼,甚至还带着碾平的五官,有牙齿都呲呲在肉饼外,他的身体以一种极为诡谲的速度朝着失声尖叫的贾杏爬去,“妞妞她娘,你别走”

    “啊,救命,救命,你不要过来,你离我远一点,滚开,滚开!”

    第五念执起了桃木剑,随手捻过了一道符咒,以剑尖抵着聚阳符咒,轻轻朝着符咒吹了一口气,只见符咒无火自燃了,剑尖凝聚了浓烈的阳气,凡胎肉眼都看得一清二楚,金光四射,夺人眼眸,虚空之中画下了一道困鬼符,主要是想困住张丰,小百合还以为第五念下了死手,朝着第五念的桃木剑冲了过去。

    “不要!”

    ------题外话------

    今天有四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