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4 再开地府大门(四更)
    眼见小百合替老张头要挡住这一剑,第五念暗恼的咬了咬牙,剑尖一歪,虽然没有刺伤小百合,但是却让张丰得了空子,再次提起了贾杏,愤怒的甩着她的身子,在整个空中飞舞盘旋,何亮一把拉过了第五念,随后跳上了床,朝着上面跳去,一把拉住了受到惊吓的贾杏,一个摔落两人掉在了地上。

    半空中无法桀桀的笑声,显得异常的恐怖,甚至是瘆人,第五念拎着桃木剑,推开了阻挡在自己面前的小百合,脸色直接黑成了锅底,“若是你再阻拦我,小心我对你也不客气了。”

    “别杀他,他只是被仇恨蒙蔽了眼睛。”

    “谁说我要杀他,我只想控制住他。”

    小百合没有想到自己办了坏事儿,连忙拍着自己的胸口,“求你让我试试。”

    第五念蹙眉,“他已经谁也不认识了,被嫉妒所支配。”

    “可是他记得他爱我。”小百合激动的说道。

    不知为何,说到这件事情的时候,她竟会是那么的自豪,自豪这个老头虽然老了,虽然变成了鬼,但是依旧没有忘记自己该爱的人。

    “如果我唤不醒他,一切就交给你,求求你了。”

    第五念收了桃木剑,拉着何亮站到了一边去。

    小百合上前拉扯着扣住贾杏脖子的那只冰冷的大手,“爹,我是妞妞,你的妞妞。”她哭着拍着自己的胸口,不知道该怎么做,才能让他相信自己。

    小时候的事情,她也是忘的干净,只记得自己叫妞妞,喜欢赖在一个男人腿上,喊着他爹。

    “爹,你已经犯下了弥天大错,不能再犯错了,为了她不值得,你的妞妞还活的好好的,我很好,很平安的长大,身体的小问题也治好了,爹,你听见妞妞在唤着你吗?”

    张丰好像听见了妞妞的声音,连扣住贾杏的手什么时候松了都不知道。

    他脑海里晃过了许多的画面,三岁的妞妞,喜欢趴在他的腿上,央求着他讲故事,喜欢拉着他的衣服,甜甜腻腻的喊着爹,喜欢陪他一起下田种菜,喜欢和他一起吃饭,你一口我一口

    可是妞妞后来被人贩子拐跑了,她再也回不来了,他这些年几乎将京城翻遍了,却是失踪没有找到妞妞,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妞妞?

    “爹,我是你的妞妞,你看看我,我长大了。”

    第五念和何亮都紧张了起来,希望张丰能够认出妞妞,不要再造杀孽了。

    老张头从一副鬼样子变化成了平常佝偻的模样,皱纹布满了脸,目光缱绻的望着眼前的女子,从她的面容上映出了三岁时妞妞稚嫩的脸。

    “妞妞?”他不确认的唤了一声,顿时间老泪纵横。“这些年你跑到哪里去了,爹想你啊!”

    “爹,我也想你,我们回家好不好?”她其他想要去牵着他的手,却忽略了张丰此时的表情,甚是狰狞的脸上挂着一丝狠绝,“是你,你这个贱女人,你把我的女儿拐到了哪里去?”他一双冰凉的大手紧紧的扣住了小百合的脖子,掐的她直翻白眼。

    第五念见状,提着桃木剑朝着老张头刺了过去,小百合瞪着大大的眼睛,眼神里充满了绝望,不要,不要杀他爹。

    老张头一把甩开了小百合,她的身体仿若是破碎的布娃娃,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她咳出了一口鲜血,两眼一翻就晕厥了过去。

    “何亮,带着他们母女俩出去,一会儿外面来了一个和尚,带他进来。”如今她大着肚子,行动太不方便,光凭着自己一个人,恐怕根本控制不住老张头,好在之前这间牢房她就设下了结界,让他有来无回。

    何亮也知道这个时候不是逞能的时候,暗自把小百合抱了出去。

    张丰四处离开无路,眼见何亮抱着人出去,他化作一团烟就要跟着出去,却是被第五念甩上了符咒,立刻弹了回来,他不由得恼羞成怒了,朝着第五念龇牙咧嘴的狂吼。

    两方对垒之下,第五念拿出了自己的法器,一块不起眼的玉石,企图想要利用此玉石关押他,却不想他只不过做了鬼两三个月,鬼智已经成熟了,能够看穿她的用意。

    第五念是不想让老张头魂飞魄散,而老张头已经变成了一个黑化的鬼,根本就不记得前程往事,招招致命,甚至企图想要攻击她的肚子,第五念阴沉着脸,换动了剑柄,收起了桃木剑,甩开了九阳神鞭,掩护何亮,让她将贾杏彻底的带了出去。

    她的九阳神鞭甩动之间,带着丝丝灼热滚烫的阳气,老张头只要稍稍接触,就会疼的放声的嘶吼,鬼叫几乎是震得整间牢房都在颤抖。

    正在看着监控录像的重案调查组的每一个人的心都揪了起来,让一个大肚婆这么卖命,显得他们这些人简直就是太没用了。

    付明华和凌启两个人急得团团转,他们仅仅只是会布阵,却是对捉鬼并不精通,也想就这样冲进去,可是想到自己三脚猫的功夫,说不定还会连累别人,他们两个人也只能握紧了双拳,无能为力的看着第五念正在与鬼搏斗。任是谁都能够看得出,她并没有下狠手。

    勿念算是用了吃奶的力气跑了过来,一路上跑的腿都快要断了,才想起来他们可以打车来。

    想到自己做了这么愚蠢的事情,不由得提醒身旁的小伙子,“刚刚咱们俩企图用腿跑过去的事情千万别告诉我们老大,我怕我们老大觉得我拉低了她手下的水准。”

    “这是事实!”

    勿念一把拉过了袁起,“臭小子,我救了你,你就这个态度?”

    “你可别提你救了我的事情,你知不知道你再晚来一会儿,我可能就死翘翘了,明知道有事儿,你还喝那么多的酒。”

    “我喝酒是提神,你懂个屁!”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吵起来了,搞得出租车司机听到他们的话,都想笑了。

    第五念实在等不到勿念来超度张丰,为了自己肚子里孩子,也只能将张丰强行送入地府,她随手打了一个定身咒,双手结手印,双眸紧闭,摒弃杂念,默念着简短精准的二百字咒语,大致意思就是希望外界力量打开地府大门。

    眼见老张头破开了定身咒,在地府大门缓缓推开之前,朝着第五念狂扑而去,眼见他的黑雾一般的气体弥漫,形成了两道又粗又黑的手臂,缓缓的禁锢住了她的圆滚滚的小肚子,只要稍稍用力,兴许就会掐着肚子里的孩子,第五念的咒语一旦开始,就不能再停止。否则一切都要前功尽弃了!

    她额头出现了几许薄汗,甚至能够感受到环在肚子上的阴冷薄凉的气息,第五念感觉心脏都快要提到了嗓子眼里去了。

    就在那双手收紧之际,地府大门敞开,“何人开门?我去,怎么又是她,赶快麻溜点,她要送谁进来,就把那只鬼拉进来。”

    第五念轻蹙眉头,地府的人好像真的很怕她?

    她的咒语并未结束,耳边能够听见一连串佛珠撞击在一起的声音,清脆无比,他使用的力道刚刚好,打散了那团黑雾,却是没有碰到她的肚子。

    千钧一发之际,勿念抬起了自己的脚,朝着那团黑影狠狠的踹过去,直接将他从老大的身上分离开来,他就像是一个球似的,顺着地府大门敞开的缝隙滚了进去,下一秒就听见大门的另一边痛叫哀嚎,“撞死我了!那个老秃驴,我要把他也拽进来。”

    勿念缩了缩脖子,下意识的躲到了老大的身后。

    眼见大门后冒出了一个小脑袋,偷偷的瞄了一眼紧闭双眼的第五念,连忙招呼其他的小鬼,“快,快把门关上。”

    大门瞬间关了起来,一切似乎回复了平静。

    第五念收气,顿时腿一软,缓缓的坐在了地上,捂着肚子,大口的喘着粗气,勿念吓坏了,连忙上前扶住了第五念,“老大,你怎么了,是不是动了胎气?”

    第五念的手都在轻颤,一巴掌拍在了勿念的光头上,“我等你来救我,我不知道要死多少个来回?”

    ------题外话------

    今天的结束了,我要碎觉了,后半夜一点的班,晚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