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7 宁姐的秘密(三更)
    她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觉得自己好像有点太卑鄙了,正在偷窥别人的**,这简直就是太不道德了,可是心里却又十分的好奇,宁姐为什么要去第五家的祖坟,她唯一认识的就只有姑姑,可是姑姑的坟已经牵到了安家,所以整座山都是第五家的先祖,她到底要祭拜谁呢?

    在好奇心的趋势下,她终究是卑鄙了一把,继续看下去再说。

    直到她来到了一片极其偏僻的山腰,有一处很老很老的坟,从千纸鹤的角度看不见墓碑上的字,第五念调整了千纸鹤的视线,终于看清了墓碑上所写的人物,第五飞扬/第五氏慕玲珑之墓。

    如此眼熟的名字,令第五念莫名的蹙了蹙眉头,宁姐是来祭拜他们的?

    看着坟头的老旧,足以想得出来,这坟地的主人已经有年头了,连她都有点想不起来看见这个名字为什么这么眼熟。

    宁瑶将坟头一圈的草拔掉,然后在坟墓前画了一个圈,摆放了玲珑最爱吃的东西,摆放着精致可爱的点心,桂花糕,绿豆糕,还有一些糯米之类的点心,随后点燃了清香,开始默默的烧起了纸钱。

    一边烧纸,一边闲聊着天,“玲珑,今天是你的生日,我做了你爱吃的点心。”

    她嘴角微微勾起,“你说这命运怎么那么会玩儿,我稀里糊涂的做了你的后人。”

    第五念不由得瞪大了眼睛,宁瑶做了他们第五家的先祖的后人,这关系怎么有点乱?

    “第一次和阿昇来祭祖,我就看见了你的墓碑,你说这是不是命运的安排,我以为我们再也不会见面了,却从来没有想过,昨天我们还在一起玩闹儿,第二日我就来到了这个陌生的世界,甚至认识了你和第五公子的子孙,嫁他为妻。”

    第五念咽了咽口水,感觉自己的心都快要漏跳了半拍。

    阿昇?

    她口中的阿昇该不会就是爸爸吧?

    她嫁给了爸爸?

    那她是

    她暗自喘了好几口气,双手都在颤抖,几乎是不能克制自己异常激动的情绪。

    她是妈妈!

    第五念捂着嘴,默默的掉着眼泪,她说不出内心的激动。

    “玲珑,其实我挺没用的,没有你那么坚强,乐观,你和第五公子给我一个答案,阿昇是你们的子孙,身上流着你们的血,你说他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要把我的死归咎到念念的身上,难道他不知道,念念是我拼死拼活生下的宝贝,正因为是我用生命换来的,他也该好好的疼惜我们念念才是,可是他却”想到阿昇所做的一切,宁瑶抬头仰望着天空,擦了擦眼泪。

    “当我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我重生在十年后了,我迫不及待的回来了,想回到阿昇和念念身边,却没有想到我竟然会面对这样的结局。”

    第五念傻傻的看着眼前的视角,能够看见她的无助,她的挣扎,甚至是怨恨。

    她伸出手,企图想要摸摸近在咫尺的妈妈,却忘了眼前全部皆为幻影,她触碰的只是车窗上冰冷的玻璃,心头蓦地一慌,有些不敢相信老天对自己会这么好?

    竟然把妈妈还给了自己,妈妈,宁姐竟然是自己的妈妈!

    “算了,不说他了,说起他我就一肚子的火,玲珑,我有时间再来看你。”抚摸着老旧的碑文,她眼底闪过了一丝对另一个世界的向往,那个世界有爹娘,有沐王府的一切。“玲珑,我走的时候是三月吧,还记得那个时候,沐王府的桃花肯定很漂亮很漂亮,这些年我一直梦见后院的桃花,美的我在梦里都哭了,你若是有时间,就帮我去看看,也看看我爹娘,他们身体可好?我走了以后,他们是不是满世界的找我?”

    第五念越听越糊涂,沐王府?

    她对妈妈的身世一概不清楚,当初她问过姑姑,妈妈的娘家人都没有了吗?还记得姑姑说,妈妈是孤儿。因为没有爸爸求证,所以这事儿也就不了了之了。

    她和第五家的老祖宗第五飞扬,慕玲珑是认识的,甚至还有可能与慕玲珑是闺蜜,然后穿越了时空,来到现代,嫁给了爸爸?

    眼见宁瑶下了山,第五念随手一挥,半空中飞舞的千纸鹤一下子就消失不见了。

    第五念立刻转过车头,朝着郊外清风居开去,她必须要向第五昇空求证一件事情。

    她已经等不及,必须马上知道妈妈的身世。

    去的时候很不凑巧,赶上了第五昇空正在开视频会议,武鸣没拦住,第五念一路冲到了第五昇空的办公室,他抬起了头,朝着第五念看去。

    第五念拖着肚子,有些气喘。

    第五昇空挥挥手让武鸣暂时先出去,“今天的会议暂时结束。”说罢,直接按下了遥控器,淡淡的看着第五念,你不说,我也不问。

    第五念深吸了几口气,压抑不住内心的狂跳。

    再次咽了咽口水,不得不承认自己多了一点小激动。

    “我就问一个问题,问完我就走。”

    第五昇空抿唇不语。

    再次深吸了几口气,才张嘴问道,“我妈妈是不是来自古代,是不是沐王府的人?”

    第五昇空闻言,直接变了脸色,“你从哪里知道的?”他第一个反应就是宁瑶自己主动说的,不对,她瞒着自己,也瞒着念念,肯定是有自己的理由,这个时候不可能只告诉念念,却不告诉自己。

    见他的反应有点过激,只能证明这件事情是真的。

    意识到这件事情是真的,第五念几乎克制不住嘴角的上扬,想到妈妈以另外一种方式存活在这个世界上,她就无法克制内心的喜悦。

    “这是谁告诉你的?”

    第五念扬扬眉头,“你以为是谁说的?不管是谁说的,都不重要了。”说罢掉头就走,第五昇空却是有些慌神,立刻站起了身子拉着女儿的手腕。

    “别去找宁瑶求证,她不告诉我们肯定有不告诉我们的理由。”这件事情,第五昇空绝对不相信是宁瑶主动说的,只能说念念无意当中得知的。

    微垂眼睑,爸爸竟然很早就看穿了宁瑶。

    “你知道她是我妈妈,却不告诉我?”

    第五昇空微微一怔,“你妈妈一向有自己的主见,她不说肯定有自己的理由,我想时机成熟了,她自然会说,而我也会说的。”

    “这些年,我被妈妈的死几乎压得喘不过一口气来,我总以为,是我的出生才让她”说到这里,第五念莫名的有些哽咽,“我整整背负了二十六年,马上就要二十七年了,你心里有妈妈,我自始至终没觉得这有什么不好,但是这么大的事情,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也想喘口气,我也不想变成杀死自己的妈妈的凶手,可是你什么都不说。”

    第五昇空松开了手,看着第五念眼眸深处的痛苦,心里的某个地方好像是被什么蛰痛了,泛着难以言喻的疼。

    “念念,对不起。”

    第五念笑着擦掉了眼泪,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这些年来,我既期待见你,又怕见你,怕你满眸都是对我的厌恶,如今我终于不用背负这个枷锁了。我虽然与她相处只有短短的几年,但是我要告诉你,我不比你少爱她,该怎么做?我自然会有分寸。”

    “我知道,即使再给她一次机会,云瑶依旧会选择生下你,我不想为自己曾经做过的事情去辩白,但是我想告诉你,她很爱你,真的很爱你。”

    第五念转身,走出门口,顿住了脚步,终究是什么都没说的离开了。

    其实她从清风居出来了以后,特别想去见见妈妈,生怕自己的激动会吓到她,而且她感觉妈妈好像也有自己的顾虑,当然在此之前,她必须要搞清楚,该如何帮助她。

    一路咧着嘴,笑着回家的,闵御尘刚从超市回来,就看见自家媳妇儿站在电梯门前傻笑。

    电梯都不知道上去了多少趟了,她还是站在眼底不停的笑,若不是笑的有点渗人,吓到了从电梯走出来的男男女女,他还真想一直看下去,至少他媳妇儿的傻笑可不是常有的。

    想到了这里,他拿起了手机,开始默默的录制了小视频。

    第五念抿了抿唇,想到宁瑶就是沐云瑶,又开始咧着嘴笑,闵御尘叹了口气,上前一把搂住了自家媳妇儿,“说说今天发生了什么好事儿,让你笑的这么没有节操?”

    她微微一怔,连忙搂住了他的脖颈,给了他一个火辣辣的吻,换来闵御尘错愕的表情。

    “念,念念,你怎么了?”平常这种事情都是他偷着来,没有想到今天她这么热情,害的他差点有点招架不住了。

    “没有啊,就是心情好,想要亲亲你,不行吗?”

    闵御尘淡淡的问道,“还能在亲亲我吗?”

    第五念勾着他的脖子,踮起脚尖,再次送上自己的吻,闵御尘震惊到手中的购物袋都快要提不动了,啪嗒一声掉落在了地上,怔怔的看着她,若是往常,她准保招呼自己一拳,可是今天确实异常乖巧的再次亲吻自己。

    “念念,是不是今天下午发生了什么事情?”有点受刺激了?

    第五念颔首,“的确是有点好事儿。”

    “什么好事儿。”

    “回家再说!”她作势要蹲下身子,闵御尘连忙拉起她,自己捡起了购物袋。

    一路上,闵御尘将好事情都过滤了一遍,婚结了,孩子也有,就连方以萝都怀孕了,可以活下去了,还有什么好事儿?

    第五念将自己今天所看见的事情娓娓道来,闵御尘听得很是认真,也没有打扰第五念,而是静静的听完她语无伦次的总结,总之三句不离口,我有妈妈了,可见她是真的很高兴,闵御尘也很高兴,自己的岳母活着,压在念念身上的枷锁也会自动消失,她终于可以不用自责的生活了。

    “老公,我有妈妈了。”

    闵御尘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念念,恭喜你!”

    “你不知道我现在多想冲到她的面前,抱抱她,喊她一声妈妈,老公,你说我怎么那么笨,当年,她带着程诺,哪里不好去,非要上我们缘起这个买骨灰盒的小地方,我当时还在想,她时不时认定了我会心软,这些年来,我留在a市,她每个月都偷偷摸摸的坐好火车去看我,那火车票都快要攒一摞子了,她对我那么好,好到我有时候都羡慕程诺,却是从来没有想过,她就是我的妈妈。”

    “现在我终于知道她是我妈妈了,我怎么就胆怯了,甚至害怕看见她!”

    “别怕,明天我陪你一起去,如果她有苦衷,那我们就慢慢来,她能够陪在你身边那么多年,必定是极为关心你,所以我们也不急于这一时,先搞清楚她的顾虑再说。”

    第五念颔首,搂着他的脖子,撅着小嘴巴说道,“老公,我饿了。”

    “我还以为你高兴的已经不饿了呢?”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