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19 我是能让你生孩子的人(二更)
    闵御尘回家之前,给念念打了一个电话,宁瑶得知是闵御尘,连忙问道,“念念,你叫他一起来吃饭。”

    第五念点点头,“宁姐让你一起来吃饭,你有时间来吗?”

    自从知道宁瑶是念念的妈妈,所以在情感上他是真心把宁瑶当成自己的岳母看待,“好,我等一会儿过去。”

    挂断了电话,宁瑶问道,“他有时间来吗?”生怕这个地方破,甚至是不吉利,他不愿意来。

    “嗯,等一会儿就来。”

    第五念这话刚落下,缘起的大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了,竟然是第五绝和方以萝带着意墨来了。

    “姐,你怎么在这里?”

    “嗯,闲着没事儿过来蹭饭。”

    因为闵御尘这几天身体不舒服,所以也没有回家,自然很少见到了意墨,小家伙一看见妈妈在这里,立刻就要飞奔到她的怀里。“妈妈!”

    第五绝眼疾手快的一把提起了儿子肥胖的小身体,“你小心点,别撞到你妈妈!”

    第五意墨气的轻哼了一声,“以萝妈妈不让碰,我要抱抱我妈妈,你还不让,舅舅,我已经开始讨厌你了。”

    第五绝一把抱起了意墨,捏了捏他粉嫩的小鼻子,“总之就是不许,我抱你不是一样的吗?”

    “怎么就一样了,你的身体一点也不软,抱着我硌得慌。”

    听着儿子的抱怨,第五绝就是不撒手,“你身体软,我不硌得慌。”

    一大一小的就这么瞪起了眼睛,方以萝不由得叹了一口气,将自己做好的小甜点递给了宁瑶,“上次过年的时候,我发现程诺挺爱吃的,这次做的多一点,就过来给你们送一点。”

    宁瑶接过盒子,“你现在大着肚子也不方便,以后别再做了,他若是想吃,我自己做一点也行。”

    “宁姐,我喝了你那么多汤,做点点心不算什么。”

    “以萝,小绝,你们吃过晚餐了吗?”

    第五绝摇头,“我们打算一会儿出去吃点。”

    “我今天做了很多,你姐和你姐夫晚上在这里吃饭,你们一家三口也别走了,正好尝尝你爸的手艺。”宁瑶的话刚落下,第五昇空端了一盘清蒸鱼放到餐桌上,随后又进了厨房开始忙活起来。第五绝觉得肯定是自己的眼睛花了,要不然怎么看见那个高傲到不可一世的男人心甘情愿扎进厨房里洗手作羹汤。

    “他”

    宁瑶淡淡的说道,“他说他的厨艺好,想要展示一下自我,所以我们就等着吃现成的。”

    第五绝看了一眼姐姐,只见她耸了耸肩,“确实是这么回事儿,没毛病。”

    打死了第五绝都不相信,这事儿绝对不会是出自第五昇空之口,只是他甘愿留在这里下厨房,的确是挺令人震惊的。

    “留在这里吃饭吧,姐姐好久没和你吃过饭了。”

    第五绝颔首,算是答应了,然后问了一句,“宁姐,程诺呢?”

    “那孩子在楼上。”

    “我去找他。”说罢,第五绝抱着意墨就上楼了,上楼梯回头嘱咐她,“不用帮他,让他自己一个人忙活吧!”

    方以萝知道小绝指的那个他是谁,不由得娇嗔的瞪了他一眼,轻声的说道,“他是你爸爸,怎么还有那么大的深仇大恨?”

    第五绝轻哼了一声,抱着意墨上楼了。

    “看来我家小绝被你教导的特别有方。”

    面对好友的打趣,方以萝蓦地红了脸,“别胡说,其实小绝倒是不在乎你爸爸对他什么态度,就是心疼你这么多年所受的委屈,一时之间不能原谅他对你的忽视,你说你们这对姐弟多有意思,他心疼你,你心疼他不被你爸爸待见,两项僵持着,谁都不原谅他。”

    第五念叹了口气,看了一眼厨房里正围着灶台忙活的爸爸,久久的没说出一句话来。

    宁瑶见不得女儿哭闹,拍拍她的小手,“既然不知道如何处理这个关系,那就再慢慢的品品,你和他,还有小绝都需要时间而已。”

    第五念一怔,下意识的问道,“那么你呢?你和我爸还需要多少时间?”

    宁瑶轻咳了两声,“你这孩子怎么还拿我打趣?”

    “想叫你一声妈妈呗!”光明正大的叫声妈妈,这是她现在唯一的心愿了。

    “你叫我宁姐挺好的。”说罢扭头进了厨房,“我,我去帮帮你爸。”

    “好。”

    方以萝看了一眼落荒而逃的宁瑶,笑着询问第五念,“你爸和宁姐这事儿真有谱?”

    “不知道,全看我爸追妞的功夫高不高深了。”

    “宁姐真的挺好的,是个过日子的好女人。”

    第五念看了一眼,方以萝略渐微微凸起的肚子,“你也有快要四个月了吧,最近感觉怎么样?像怀意墨那样辛苦吗?”

    “孩子让我很省心,不像是怀有意墨那样的辛苦,倒是你,第一胎,别那么拼命,大着肚子还去捉鬼,我偶尔听悠悠提起,都快要被你吓死了。”

    “你也知道,我闲不住。”

    “你现在都快要七个月了,就算是闲不住也要闲着,别让我为你操心!”她还记得前世,姐姐为了生下王爷的孩子,那真的是九死一生,差点难产到命都没有了,她跪在了佛堂祈祷神明整整三天三夜,知道她平安的那一刻,她几乎是喜极而泣。只是后来的那段岁月,怎么就变了滋味儿,她如愿以偿,终于嫁给了自己喜欢的人,却是在新婚之夜才知道,苏子寒爱的是姐姐,娶她只是因为她是秦忆烟的妹妹。

    如今那段撕心裂肺的回忆在想起来,她的心也不再痛了,甚至对往事多了一丝的感慨,对回忆多了一丝的释怀,或许这就是最好的结果,她不再喜欢苏子寒,不再对他有所执着。

    “我知道了,怎么感觉我在你们的眼里,就变成了让人操碎心的孩子。”

    “你知道就好,我们去帮忙端菜。”正说着话,闵御尘提着东西走进来,第五念迎上前去,“你怎么买了这么多的东西?”

    “算是第一次正式见面,怎么也要带点礼貌,表示我的尊重。”

    第五念想到前两天和他说的,难得他这么细心。“谢谢你!”

    他宠溺的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要是真想感谢我,接下来咱们就停工。”

    “万一你们领导死皮赖脸的找我呢?”

    闵御尘嘴角一抽,若是陆上将听到这番话,估计能够气抽过去吧!“天王老子来了,都不能让你开工了,谁家媳妇儿怀孕都没像你这么辛苦。”

    “以前吧,我并不是太喜欢天师这份职业,可是做了二十多年,我蹒跚学步就开始练法术,一下子不让我捉鬼,我还浑身难受呢?放心吧,我有分寸,毕竟生完了孩子,我也该收收心了。”她摸着自己圆圆的小肚子,认真思考了一番,“我觉得这事儿不能怪我一个人,肯定是你的闵宝不闲着,所以我根本闲不住。”

    闵御尘听着她胡诌的本事,真是又好气又好笑,“我听你再胡说。”

    方以萝捂着小嘴,别过头去偷笑,这一世的姐姐好像变得更加活泼了,与之前雍容华贵的秦忆烟大有不同。

    今天来的人很多,宁瑶显得非常开心,捧着一盘牛肉,喊道,“吃饭了。”看见闵御尘来了,宁瑶也是真的很开心,在她的心里是真的将闵御尘当成自己的女婿看待。

    “怎么还带着这么礼物,你下次就当回家吃顿饭,没有那么多的讲究。”

    “好。”

    闵御尘不善言谈,宁瑶也了解他的个性。“那你下次要记得,经常带着念念回来吃饭。”

    “那就麻烦宁姐了。”

    “不麻烦。”闵御尘既然能松口,就足以证明以后看见念念的机会会更多。

    “爸爸!”第五意墨看见闵御尘可谓是异常的兴奋,挣脱了第五绝的怀抱,开心的不得了,甚至还得意的对着他说道,“我要去抱我爸爸,他没怀孕,你可别再拦着我了。”

    第五绝嘴角一抽,明明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却是与自己不亲,非要喊姐夫‘爸爸’‘爸爸’的,他听着心里真的太不是滋味儿了。

    第五意墨挣脱了他的怀抱,直接投奔到闵御尘的怀里,搂着他好一顿的撒娇,“爸爸,我好想你,好想你!”

    第五绝抽了抽嘴角,十分不齿第五意墨狗腿的行为。

    方以萝笑问,“你吃儿子的醋了?”

    第五绝死鸭子嘴硬,“没有。”她但笑不语,第五绝却有点恼羞成怒,“方以萝,你又把我当成看孩子看待。”

    “你不是吗?”

    “不,我是能让你生孩子的人。”

    望着他特骄傲的嘴脸,方以萝错愕了半响,随后低下头狠踩他的脚,他怎么就不知道害羞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