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426 卖骨灰盒男人是总裁(三更)
    能够拿到myy集团的请帖,对于程德电子来说,绝对是一件扬眉吐气的事情,毕竟来到了这里,那就是真的融入进了京城的上流社会,毕竟他们程德电子刚刚回国,对于京城这块硬骨头,真的不是牙口好,就能啃动的,地处华夏国的皇城脚下,军界政界有八大家族一手遮天,在这里商人好像并不是那么的吃香,至少没有立足之地。

    但是myy集团不同,在国外早已经是炙手可热,在国内早已经扎稳了根基,如今回来,随随便便拿出半壁江山一年的总收入送给国防部,早已经引起了各方人士的正视。

    所以此次参加聚会的人还有八大家族,程德电子在这茫茫砂砾之中,也就是一粒不起眼的沙子,能够迅速在京城站稳脚,恐怕少不得要打点八大家族的人。

    程之风早就做好了准备,今日来参加myy集团20年纪念酒会也是下足了本钱,花了大价钱买了一份请帖,然后又托关系再托关系认识了myy集团亚洲区域的销售总监,倒不期盼程德电子称霸华夏国,好歹myy集团所涉及的领域能够带着程德电子一起发财。

    王欢拉着自己的儿子,小声的嘱咐道,“程林,你今天给我老实一点,别给你爸捣乱,你爸今天可是非常看重这个酒会的。”

    程林穿着一身黑色西装,模样倒是很清秀,好奇的看着如此盛大的舞会,这比国外的酒会还要豪华,至少他们程德电子没被邀请过这样正式的场合。

    他所有好奇的注意力全部放在了上流社会那些富二代,官二代的圈子里,大家谈论的东西都是他听都没有听过的,本以为自己在国外呆了那么多年,好歹也算是渡了一层金回来的人,面对这些公子哥,名门淑媛,他发现自己就是个土包子,连张嘴说话都怕掉份儿。

    王欢努力挤进这群贵妇人的圈子,随便叫上来一位,都是有名号的人物,她此刻和自己儿子的感觉差不多,融不进别人的圈子,多说两句话都会让人觉得不舒服。

    太累了,实在是挤不进那些狗眼看人低的贵妇人的圈子,王欢默默的退了出来,隐约还能听见背后那些人议论纷纷,“你们听见她刚刚说自己是什么电子的夫人了吗?”

    “程德电子。”

    “那到底是个什么公司,我怎么从来没听过?”

    “说不定只是个小门市,卖点什么电饭锅,微波炉之类的电子业能被称为电子。”说罢,众位太太笑成了一团,气的王欢脸色都变了,果然京城这片地界不是什么人都能混的。

    深吸了一口气,看着自家老公屁颠屁颠的跑在别人身后,又是赔笑,又是殷勤,顿时感觉一阵心凉,本来程德电子挺好的,后来老公经营不善,导致现在就有点跟不上大潮流,他们需要依附一个庞大的企业,哪怕变成分支也好,本以为携着程德电子所有的股份会被人高看一眼,回到京城这片地方才知道,商人想在这里立足简直就是难上加难,更何况他们又没有家族可依靠。

    眼见儿子也被挤出了富二代的圈子,王欢的心里特不是滋味儿。

    程林走向王欢,“妈,我和他们谈不来。”

    “怎么就谈不来,你就没好好和他们聊,你在国外那么多年,懂得还比他们少吗?”

    “他们生物学聊到医学,又从医学聊到军界,什么八大家族,现如今最牛的就是闵家,可是我什么都不知道,连话都插不进去,刚刚又聊到娱乐圈天后韩娜娜什么的,我想见都见不到的大人物,我怎么和别人家聊?”程林觉得真心疲惫。

    王欢张了张嘴,她也没脸说儿子,那些名门夫人的话题她也是听不懂。

    两人有些无精打采的站在角落,看着一个一个的小圈子,却没有他们母子的立足之地。

    程林眼梢一瞄,看见了一个根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连忙拉了拉妈妈的胳膊,指着某个方向,“妈,你看!”

    王欢抬眸,看见了一张妩媚明艳的脸,十年过去了,岁月好像没有在她身上留下半点的痕迹,她还是那么的年轻,那么的明媚,那么的有活力,看的她心中异常的恼火。

    动作永远比脑袋还快一步,提着裙摆就冲了过去,程林勾起得意的嘴角,连忙追了过去。

    宁瑶环视四周,没有看见念念的身影,不禁有些失望。

    程诺关切的问了一句,“妈,你渴不渴,我给你拿瓶饮料。”

    “不渴,我随便找个地方透口气,我不太习惯这样的场合。”

    “我陪你一会儿吧!”

    “你去找小绝吧,让他带着你走走,去开阔一下视野,男孩子总是要独当一面的。”

    程诺颔首,“好,那你有事儿给我打电话。”

    “宁瑶?”

    宁瑶与程诺抬眼望去,竟然是王欢母子,若不是这个身体对眼前这个女子记忆太过深刻,她恐怕还需要费一些力气才能想起来。

    “程诺,去吧!”宁瑶想要打发儿子,程诺却是不忍心见妈妈受委屈,以前他还小,没能力帮助妈妈,如今他长大了,怎么还能让这个女人欺负自己的妈妈。

    宁瑶打发程诺,是怕自己等一下太张扬吓坏了孩子。

    “我不走。”

    “宁瑶,没有想到这么多年了,你还真是一点也没变,怎么傍上大款了?竟然还能来得了这样的地方?”这是王欢内心最不平衡的事情,他们为了这张请帖,废了多大的功夫,又花了多少钱,其中心酸也就只有他们自己清楚,本以为这样的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却没有想到宁瑶母子有资格来这样的地方,她能不受刺激吗?

    宁瑶不再是以前的宁瑶,她此刻的灵魂是沐云瑶,自然是不可吃半点亏。

    “你还真说对了,的确傍上了一个大款,人傻钱多,就爱给我们母子花钱,不过,你是哪位来着,我怎么有点记不清楚了?”

    王欢一怔,若是以前的宁瑶现在就会冲过来撕烂自己的嘴巴,时隔多年不见,她竟然学会装傻充愣了?

    “真讨厌,我老公不是说舞会管理很严格的吗?怎么现在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了?凭白的降低的了我们酒会的品味,害的我都不太想参加了。”

    王欢眨了眨眼睛,这话明明是她想说来着,怎么感觉自己的台词被人抢光了?

    “程诺,你给我过来。”程林冷着脸呵斥。

    宁瑶抬眸,随意的将目光打量在程林身上,好似在看一只卑微的蝼蚁,“你是程林?程之风认下的便宜儿子?”本来她这人一向恩怨分明,小孩子的问题就由小孩子来解决,她只针对王欢就好,但是这孩子竟然当着自己的面命令程诺,是不是有点太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了?

    程林脸色一变,小小年纪气性大的很,握紧了拳头就要朝着宁瑶砸去。

    “到底是个孩子,你可要知道,这一拳砸下来,整个华夏国可就没有你们程德电子什么事儿了。”第五昇空给的权利,不用白不用。

    王欢立刻拉住了儿子,生怕这个宁瑶真的傍上了什么大款,到时候坏了老公的好事儿,就真的是得不偿失了。

    “程林,别冲动,他们母子不过就是我们母子的手下败将,与他们计较凭白的掉了身份,你爸心里还是有我们母子的,这是他们母子努力一辈子都得不到的结果。”

    宁瑶认真的点点头,“你说的不错,承蒙你的破坏,才能让傍上大款,要不死守着程之风,恐怕我现在过的日子还不如外面乞丐。”

    “你……”

    程诺惊讶的看向妈妈,小时候的记忆太深刻了,妈妈不是一个玩儿嘴皮子的人,通常被王欢刺激几句就要动手了,如今她竟能将对方说的节节败退,这种感觉真是太爽了。

    “宁瑶,程诺,你们怎么在这个地方?”程之风陪着myy集团亚洲区域总监聊了不久,就被一个又一个的大人物挤到了一边,怎么也想不明白,他在国外混的还算尚可,怎么回到国内,竟然混的这么碎。

    刚刚看见王欢和程林的表情不对,顺着他们的视线很轻易的就看见了宁瑶和程诺,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能够来到这样的地方。

    想到给程诺开家长会的军装男子,他事后调查了一翻,唯一符合的人选只有八大家族之首的闵家,想到这种可能,他就笑自己是不是傻了。

    一个卖骨灰盒的女儿怎么可能会是闵家的儿媳妇,打死他都不相信这是真的。

    只当他有点门路,或许只是装腔作势,为了给程诺撑门面。

    生怕王欢为难了宁瑶和程诺,所以他放弃了融入这个圈子的好机会,专程赶来搭救。

    王欢见了程之风,立刻亲昵的挽起了他的胳膊,“老公,你怎么来了?你前妻可了不得了,她说她傍了一个大款,你说好不好笑?”

    程之风吃惊的看向宁瑶,“你当着我们儿子的面胡说什么,程诺都快要被你叫坏了。”

    程诺气愤不平,想要说点什么,却是被宁瑶拦了下来,“我有没有教坏程诺,我比你更清楚,但是麻烦你好好教教你的继子,若是再敢欺负我儿子,打小的说我不爱幼,那我就打他老娘,他敢让我儿子挂伤,我就让他老娘变成猪头,还有你最好也精明点,别亲生的他生的分不清楚。”

    程之风立刻黑了脸,程林的小暴脾气立刻被点着了,握紧了拳头,朝着宁瑶就要砸过去,却是被身后的一股强大力量扣住手腕儿,别过后背去。

    程林立刻喊了声疼,苍白的脸上冒出了冷汗,王欢立刻尖锐的叫嚣道,“你是谁?凭什么抓着我儿子?”

    第五绝优雅的面容上没有过多的表情,嘴角若隐若现着一丝极其清浅的弧度,程之风认出了他就是绝色的老板,只有十九岁,却是得了myy集团的帮助,现在也走上了华夏国的上流社会。

    他连忙恭敬的说道,“第五总裁,小犬唐突了,年纪小不懂事儿,冲撞了你不好意思!”

    王欢一听这话,也不敢嘚瑟了。

    只见他的目光移向了宁瑶和程诺的身上,“你们没事儿吧?”

    宁瑶摇摇头,“没事儿。”

    许是这边的骚动惊动了其他人,纷纷投来注目礼,暗地里纷纷猜测着最新剧情。

    在场真正的名流,谁不知道绝色的老板和myy集团的总裁是什么关系,他们更加清楚的知道闵家的孙媳妇儿是什么人?

    没有想到还有傻帽敢惹第五绝?

    真是脑袋秀逗了!

    程之风震惊的看向了宁瑶,好半响才问道,“宁瑶,你,你认识绝色的老板?”

    宁瑶懒得搭理他,而是看向了第五绝,关切的问了一句,“你姐怎么还没来?”

    “他们马上到,路上塞车了,生怕你会被人欺负,让我时刻盯着点。”

    “放心吧,我没事儿。”

    “我爸正在和闵爸爸闵妈妈聊天,让我带你过去。”

    这是谈论婚事的节奏,宁瑶连忙点点头,“我说我来这里怎么没看见他?”还以为他说了谎,故意骗自己来的。

    第五绝看了一眼程之风,“你们若是想在这里找事儿,我会派人请你们出去的。”

    程之风一家眼睁睁的看着宁瑶和程诺走向了八大家族的圈子,刚刚那个地方他连挤都挤不进去,此刻看着宁瑶和程诺轻而易举的进去了,急的他们三人一路跟随,垫着脚尖朝着八大家族的圈子望去,直到看见宁瑶走向了那个卖骨灰盒的男人面前,听着耳边有人在问,“刚刚走到myy总裁身边的那个女人是谁?”

    “不知道,看样子来头不小,连绝色的老总都对她礼遇有加。”

    王欢一口气憋在了胸口,上不去下不来,满脑子想的都是,那个女人真的傍大款了?

    程之风却是涨红了脸,死也不相信那个卖骨灰盒的男人是myy的总裁?

    程林用力的握紧了拳头,只觉得眼前的世界都是黑白色的,程诺竟然这么快就挤进了上流圈子?

    ------题外话------

    今天的结束了,筱萋下半夜一点上班,扛不住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